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五十五章 辉煌古武

    轻若拂叶,重若泰山。

    那金袍少年林立在半空中,眼神如金光在尽情的释放,气势滂湃,一戟杀出,就像是从平静的湖底掀飞出了惊涛骇浪,那杀出的飞影,都飞了过来,形成了一场风暴。

    轻松写意,举重若轻!

    这不是一般武者可以做到的,哪怕是叶欣然都无法做到这一步的,也只有真正的古武天才,才可以如此,他如同一个书法大家,泼墨挥毫,看似凌乱,像是要毁掉一幅画,可是铁笔银钩勾勒之间,却是震撼世间的画面。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把身上的力量发挥到淋漓尽致地步的天骄,一举一动都带着桀骜不群的气势,以及那要和天地争锋的豪情。

    飓破!

    这是远古时代的古武战技,威势十足,充斥着一股霸道又凌厉的气息,绝不是一般的武技可以相提并论的,而当它杀出之后,拜皇台都颤抖了起来,四周的飞影化成了飓风,围绕着凌风盘旋了起来。

    “嗡嗡……”劲气四溢,锋锐的力量,把凌风的袍衣都撕碎了,澎湃的杀机扑面而来,那不是一柄战戟,而是无数道战戟,如果被击中的话,凌风整个人都会被捅成千疮百孔的。

    这显然是凌风不能容忍的。

    他大喝一声,身体拔高,想要绕过飓风的范围,断刃与二重石都发挥出了极其灿烂的暗金色光辉,三种力量在涌现,向着一起融合。

    只不过,那金袍少年好似料到了他会这么做,那飓风猝然向上,以闪电一般的势头,把凌风笼罩了起来,这让的凌风小脸越来越冷,他还是小觑了古武时代的天才,能够成为武神,绝对不是白痴,对于战斗有着先天的感知。

    想要躲闪,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那就试一试,曾经辉煌过的古武,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凌风深吸了一口气,他不再躲闪了,而是全力催动二重石,令它散发出了金灿灿的光辉,而后,在低沉的力量之中,凌风身上的气势骤然一弱,无论是焚炎火种、火如冰,还是雷火劫、体魄灵光都进入了二重石之中。

    下一刻。

    “嗷!”无声龙吟,罡风激荡了起来,而在二重石下方,那一个空间如同裂开了一样,从里面飞出了一头漆黑的龙,鳞甲铮铮,光辉惊人。

    骊龙!

    它是深渊中的王者,也是主宰暗黑世界的神兽,虽然这不是真实的,但是,那龙息却是喷薄而出,令得拜皇台幻境中的松鼠、鸟雀都噤若寒蝉,这是来自于血脉的本能畏惧。

    这是绝杀!

    “轰隆隆……”

    拜皇台发生了大地震,幻境都一块一块的破碎了,就像是瑰丽的画稿,被徒手撕裂,没有任何规则的破碎开了,而后,一股涟漪从那爆炸的中心飞散出来,不断地向上盘旋,最后形成了飓风,又从中心炸了开来。

    “轰!”

    一道金色的光焰,从上了天空,就像是一缕烟花,极其灿烂,所不同的是,在那光焰之中,却夹杂着鲜血,在灿烂之中,又多了几分凄艳。

    “啊……噗!”

    在第三道金色光焰冲起来的时候,凌风也被炸飞了出来,他遍体鳞伤,嘴角还在不断的滴血,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小脸显得很狰狞,那骊龙很厉害,但它的对手却是武神年轻时,轻描淡写的就是飓破,轻描淡写的超级掌控,令得凌风都要吃瘪。

    “嗖!”

    这时,那金袍少年扑杀了过来,他无比冷酷,虽然是烙印,不能开口说话,但是,目的就更直接也更加强烈,那就是斩杀凌风。

    “呛!”金色战戟带着颤抖的声音,一刹那就杀到了凌风的眼前,而战戟上更形成爆破般的力量。

    一击必杀!

    不得不说,金袍少年有着和叶欣然一样的骄傲,直来直往,明知道这种招式一点都不高明,但是,他们还是会这么做,这是骨子里的骄傲。

    “太真是骄傲啊!”

    凌风冷然一笑,他不避不闪,但是在战戟还有两尺的时候,他抬起了断刃,眼中闪烁着凶戾的光彩,一股恐怖的力道,骤然从他双手之中打了出来。

    “呜!”

    断刃轻鸣,是那么的细微,在爆炸声中,这道声音可以忽略。

    可是,当凌风抬起断刃时,一股诡异的力量,就迸发了出来,三种力量如同倾盆大雨,纷纷地涌入了进去,化成了给养,化成了那深邃光芒的一部分。

    它是武者的天地玄气。

    它是火焰的生生不息。

    它是斩绝!

    是的,凌风全力催动二重石,只是为了掩盖斩绝的事实,他知道二重石虽然强大,但是,他没有体修的战技,最多也就能和金袍少年拼个两败俱伤,而结局也不出他所预料,骊龙被一寸寸地刺穿了。

    但是,在风暴中心,他就祭出了这一杀招。

    骊龙在前,斩绝在后。

    在落败的情况下,这一定会给那金袍少年一个惊喜的,果不其然,那金袍少年杀来了。

    “当……砰砰……”

    在身前一尺距离,断刃恰好挡住了战戟,而在这时,那上面的气势完全暴乱了,三种力量在断刃上初步融合,形成了浩荡的力量,一下子斩了出去。

    如刀劈竹!

    “咔擦、咔擦……”战戟被震的一寸一寸的弯折了下去,尽管是武神年轻的时候,也没有古器在手的,那战戟也就是顶尖的圣兵而起,自然无法阻挡古器的威能,甚至,上面还裂开了一个小豁口。

    “砰!”

    随后,断刃上面的光芒,越来越刺目,一道刃芒脱离出来,飞斩向了金袍少年,去势如电,让人防不胜防。

    尽管金袍少年躲闪了,速度也奇快无比,但是,还是没能完全躲开,“噗”的一声,他胸口被撕裂了一道大口子,没有鲜血流出来,但是,却有金光从体内粉碎,身上的气势也暗淡了几分。

    “呛!”

    下一刻,那战戟也被震开,凌风一脚就踹在了金袍少年的大腿上,“噗嗤”一声,那金袍少年闷哼了一声,大腿上的“血肉”就被剖开了,金色的骨头露了出来,上面金光四散纷飞。

    他又向后退了一大步,虽然体魄也很强大,但是,他是被动承受凌风的暴杀,自然也受伤了。

    “要你命!”

    凌风龇牙一笑,这无疑是最佳击杀时间,趁其病要其命,他一向都使用的很妙。

    断刃跟了过去,直冲着金袍少年暴杀,九天杀全部被打了出来,一刃比一刃更凌厉,而且凌风是直接从第七杀开始的。

    “蹭蹭……”

    “啵啵……”

    那金袍少年反应很快,虽然落入了下风,但是,反手就挑杀出了一戟,封住了断刃的光芒,而自己也借助着一击,迅速后退。

    然而,凌风却早已料到了,只要那金袍少年进入了被动状态,就是他打杀的时间了。

    “轰落!”

    拜皇台直颤,二重石被凌风抗在了肩头上,用力一挥,横扫方圆十五丈,强势的一塌糊涂,将金袍少年都打飞了出去,而这一次他身上的金光飞散的更多了。

    显然,在这样的暴击下,连他都要受伤的,而且还是不轻的伤势。

    如果让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只怕眼球都要惊掉出来,那可是武神年轻的时候,代表着一种无敌的境界,却被暴打了,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金袍少年退了五丈,与凌风拉开了距离。

    尽管,他体魄也很强大,但是有体修兵器与没有体修兵器,差距实在太大了。

    没有人白痴地去用身体硬撼兵器的,除非是妖孽到了极点。

    “竟然还是让你躲开了。”

    凌风满是遗憾的望着金袍少年,无比的幽怨,他可是拼着重伤的代价,才让后者上当的,但是,也只是把后者打成了重伤而已。

    这笔买卖不划算啊。

    “嗡!”

    这一次,那金袍少年明显的有了怒意,虽然金灿灿的面庞已经暗淡了下去,但是手中的战戟,却旋转了起来,又急又凶,像是要把凌风钻出一个窟窿来。

    旋即,他单手擎起了战戟,整个人都肃穆了起来,身上金光弥漫,锐气闪耀,一股强大如浩瀚海洋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攀升而出,全部用上了战戟。

    风在吼,天地在咆哮。

    那一柄战戟又呼风唤雨的威势,而三种力量竟是在急速的融合着,在他身后,有一道虚淡的影子闪过,不断的被拉长。

    但是,凌风还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那是一头金龙。

    “轰!”

    突兀地,拜皇台剧颤,一道道光芒从天上落下来,都涌入了那柄战戟之中,而三种力量正急速融合,金光越来越暗淡,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与众不同的力量,它在其中酝酿,就像是破茧而出的蝴蝶一样。

    天地安静,空气粘稠。

    凌风心都在往下沉,武神年轻时候到底有多么强大?哪怕是圣主都不能给出定论,在此之前,他认为自己有叫板武神年轻时的实力,可是,现在他心中却只有惊骇。

    武神年轻时,不该是那个样子。

    武神年轻时,就应该咆哮大陆。

    终于,金袍少年吃了大亏,也忍不住暴露出来绝杀了,这是古武真正的武技,三种力量“融合归一”,形成了古武之力。

    “古武……曾经有多么辉煌啊!”凌风惊叹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