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五十三章 武神年轻时

    金光喷薄,直冲天穹。

    整个古城都跟着震动了起来,一道道的闪亮,像是从天空中垂落下来的匹练,一股强横的力量,激荡八方,把天与地都轰动了。

    “怎么回事?”

    “拜皇台,为何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人们大吃一惊,这显然是超过了人们的预料,在这几天中,拜皇台一直都很平静,还从来没有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这让得他们都暗自动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

    “嗡,轰……”天地炸开,一道道金光从拜皇台中冲出,包裹着一具具尸体,砸落在人们的脚下,鲜血都已经快干涸了,苍白的脸,不甘的眼眸,如同一柄柄利剑,刺伤了他们的心。

    “啊,是樊楼的王鑫,圣楼的裂于。”

    “天云宗的精神念师,霸山的炼体武者……”

    人们大脑一片轰鸣,被眼前的那流着鲜血的尸骨活生生地震撼了,他们想到了开头却没有想到结局,凄凉、艳丽的光芒,在这一刻,是那么的刺眼。

    天昏了,地暗了,他们的心也碎了。

    “扑通,扑通……”那不是一个人,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有上百位武者被送了出来,每一个还活着的,鲜血已经流尽,瞳孔都已经涣散。

    可这远远不是尽头,不多时,人们的眼前就被堆成了小山,有人被劈开了头颅,有人被斩断了身躯,凄惨的让人不忍目睹。

    全都败了!

    而下场则是死亡!

    樊楼、圣楼那一群武者脸上的笑容冻结了,心头不断地抽搐,而后,他们脸色灰白,连身躯都哆嗦了起来,这一次两大势力进入拜皇台的武皇,几乎涵盖了全部,而一下子就被凌风屠杀了个干净,这是什么感觉。

    被人抽了筋骨,被人斩断了手脚,让他们浑身冰凉。

    怎么会这样。

    一刻钟的时间,这被后来人称为死神时间。

    上千位武者都被扔了出来,无一活口,全部都死在了拜皇台上,连一丝一毫的气息都没有了,这也意味着,他们不是刚被斩杀的,而是在被扔出来之前就已经死掉了。

    这也是人们想不通的地方,虽然他们不知道天凌会强大到这种程度,但是,只要发现了这一兆头,那些个武者就会主动认输的,虽然脸面上很难看,但至少不会死啊。

    可特么这是怎么了。

    各大势力武者,一个个脸色铁青,心中恨透了如涅盘,同时也暗自震惊,后者到底来自哪里,有着怎样恐怖的背景?

    上千位武皇,即便是武圣都会被摧毁的,可是现在他们都战死了,这说明那炼丹圣师强大的近乎逆天了。

    更恐怖的是,人们虽然知道凌风很恐怖,却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么恐怖,更不知道他恐怖在什么地方。

    慌乱、惊恐……

    这两种情绪,从他们心头浮现。

    第一次,他们不敢直视如涅盘众人的眼睛,甚至感觉有种被凶兽盯上的感觉,让人呼吸都变得不稳定起来。

    “都死了!”

    “骗子,如涅盘都是骗子!”

    “我们上当了,那天凌才是最恐怖的一个家伙。”

    ……

    樊楼、圣楼一众人脸都气绿了,他们又不是白痴,死了这么多人,他们自然明白了过来,从一开始天凌、冰圣就是在演戏,他们演的太逼真了,让得人们都以为天凌是一个可以任意欺负的软柿子。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深刻的反思,以冰圣的战斗力,想要拦下武皇境界的天凌,那是举手投足就可以做到的事情,为何她还要多此一举,反复的提醒?

    那是在“提醒”他们,赶快上当吧!

    极度腹黑,玩弄众人于鼓掌之间。

    “我们败了!”樊楼一众人脸色彻底暗淡了下去,尽管心中怒火冲天,但却也不敢触怒如涅盘,连不朽门的天才都敢斩杀,他们自认为还不能和如涅盘匹敌的。

    “一败涂地!”

    他们摇头,从心头对如涅盘无比畏惧,这群人都是疯子,不仅实力强大,而且腹黑,一个不慎就会被吞的尸骨无存。

    这是从身体到内心的完败!

    “千人斩!”这是人们对于凌风的印象,只怕多少年过去都无法磨灭了,一个强大的武皇,一个逆天的炼丹师。

    试问,一门二宗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妖孽吗。

    这一天,西神岛“沉没”,而凌风傲视当空!

    “的确是有够妖孽的。”

    望着那一群尸体,连隐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凌风在武皇境界是很逆天的,他自问如果是一个境界,他只有被欺负的份,只怕就连叶欣然都不是对手。

    “他的武道太强,不低于两位武皇至境的高手。”傲娇鸟点头说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早就晋级武圣境界了,而一旦让他达到武圣至境,只怕连体魄灵光、精神力都不及他武道强大。”

    “的确如此。”秦傲点点头,无比认同,无论是焚焰火种,还是火如冰都与众不同,成长空间太大了,而且,他还能涅盘。

    要知道,现在也只是第二次涅盘,如果他完成了五次,乃至于六次之后呢?

    “等他出来的时候,我要和他谈谈。”叶欣然淡漠的说道。

    “……”

    众人都诧异地望着叶欣然,凌风的表现的确很勇猛,但现如今还不是叶欣然的对手啊。

    不过,叶欣然并没有解释,只是那眼神却很璀璨,她对于那种涅盘很心动,别人不敢,但是以她的彪悍心态,绝对做的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凌风是一类人。

    时间过去了三刻钟。

    可是,让所有人蹙眉的是,凌风没有出来,而拜皇台则是越来越灿烂了,一道道金光化成了雨丝,从天而降,让人们的眼睛都洋溢着金灿灿的光辉。

    “咦,难道天凌也死在了里面吗?”人们暗自说道,这是他们最希望的事情,谁也不想这样的一个妖孽活着。

    “不对,如果他死了,那么,拜皇台早就应该平静下来了。”有人脸色凝重的摇头反驳道。

    “那是……”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脸色骤然苍白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也是这几天人们一直都在期待,却又从没有发生的。

    “轰!”像是印证了人们心头的猜想,那拜皇台千万金光,骤然一缩,一个清澈又大气的声音响彻了起来。

    它似天上的音,似地上的虹。

    “千人斩,人中称皇,可对决武神年轻时。”

    它惜字如金,但却是石破天惊,整个天地都在轰鸣,人们的耳畔、心头都在颤抖,最令他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对决武神年轻时!

    这是连一门二宗绝顶天才都渴望的事情,能与远古时候的年轻武神决斗,也从中可以发现彼此的差距,进而弥补不足,对于以后的武道之路,有着无与伦比的好处,而一旦战胜了武神年轻时,那就代表着他有武神之姿,这是惊动天地的事情。

    “少主,要对决曾经的武神。”隐激动了。

    “太霸道了,原来要千人斩才可以。”秦傲也动容,不得不承认,凌风运气很不佳,而且嘴碎,一下子拉了那么多仇恨,可是,也正因为这样,才能够斩杀千人啊。

    有因才有果。

    古武劫让他被天道所不容,但也让他可以不断的磨砺,从血腥之中成长起来,这样的武者,要么夭折在武道之上,要么,就会经天纬地的可怕武神。

    而他们相信,凌风会是后者。

    “他要对决的是古武!”叶欣然说道。

    一刹那,所有人都怔住了,秦傲、隐都是惊喜了一下,随即有紧蹙着眉头。

    要知道,这古藏是远古时代就形成的,那个时候古武盛行,其他武道一直都被压制着,都头都抬不起来,而能够成为武神,在年轻的时候,只怕就已经迈入了古武之路,那会有多么强大呢?

    这可能是大惊喜,也有可能是大悲哀。

    “他已经向古武之路迈出了半步,希望这是一个契机。”叶欣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神也炽热了起来,古武代表着她的生命,也是她的全部。

    可是,逆神功法残缺的太厉害了,她虽然也是古武者,也根本就不能和远古时代相比的,情况也和凌风相差不多。

    而在这个时候,凌风对决真正的古武者,对他,对逆神都是一个启发。

    这对于其他人只是一场战斗,但对于逆神来说,却代表着太多,自然而然压力更大。

    “希望少主,可以战胜!”隐、秦傲都紧紧的握着拳头,如果败了,那自然不会明白古武者到底有多么厉害,唯有胜出,才有深有体悟。

    ……

    此刻,拜皇台上,那千万道金光垂直落下,形成了一道金灿灿的身躯,他只有六尺高,面庞冷酷又英俊,即便是凌风也是一个小帅哥,都对他暗自嫉妒了。

    丰神如玉!

    大概就是形容这样的美少年。

    身上披着战袍,眼神凌厉,有种傲视天地的霸气,他虽然只是武神年轻时的烙印,但武神那股睥睨天地的味道,却是始终不变的。

    他手握战戟,直视着前方,身上的金光就是他的武皇之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