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五十二章 千人斩

    拜皇台上。

    古朴的气息,跌宕起伏。

    天地无风,只有那汹涌的杀意,形成了狂潮,在跌宕,在喷薄。

    “杀!”“杀!”……

    众人大吼,他们眼睛都红了,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举起战刀、战剑,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战斗,哪怕是必死,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堕了各大势力的威仪。

    他们要以死来捍卫武者的尊严!

    必死之战!

    “战!”凌风心头震动,望着黑压压的人群,他心头也无比激动,这就是斗志,哪怕对这些人没有什么好感,但也被这群人的斗志感动了。

    他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即便是死,也要死的有尊严,死的其所。

    于是,他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呛!”断刃轻鸣,火如冰、焚炎火种都涌上来,形成了硕大的光剑,上面的气势一下子就冲击到了武圣之境。

    不止如此,他还催动了体魄灵光、雷火劫念力,整个人都如同燃烧了一样。

    “天人合一!”他心中喝道,双目微微一闭,四周的一切都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底,而后,他人如龙一般杀出,断刃扬起,肆虐的杀气,如瀚海一般的倾泻而下。

    “噗!”那最先冲上来的武者,仅仅一个照面就被斩杀了,胸口被劈开,殷红的血水,让那五脏六腑变得更加刺目、凄艳。

    “天光剑!”一位武者大吼,手中的战剑飞离而出,化成了夺目的长虹,眨眼间就杀到了凌风面前。

    “噗!”

    然而,那一剑落空了,它劈中了凌风的残影,而凌风的真身已然杀到了他的面前,断刃刺杀而出,如流星从天空坠落而下,让人连阻拦都是那么的徒劳。

    “咔擦!”那人的脖颈被斩断,仅仅粘着一层血肉,而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轰隆隆……”正在这时,天空上的光芒全部压落而下,足足有数百道之多,恐怖的力量,如山河大川,从天空中砸落下来,令得凌风都动容了。

    “开!”

    虽然凌风可以躲闪开,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这些人固然可恶,但也是值得尊敬的对手,换做是他的话,也会这么做。

    随即,他仰头望天,眉心一块石头飞了出来,带着澎湃的力量,化成了十丈巨石,在这方天地之中,俨然就是飘飞在众人头上的乌云。

    而在体魄灵光的催动下,二重石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光辉,它打破了天地的极致,与那浩荡的力量,轰然碰撞,爆发出了天地爆炸般的气势、威力。

    人们只觉得脚底下都跟着震颤了起来,罡气纵横,天地浩荡,一些实力比较弱的武者,当即就被掀飞了出去,就连武皇至境小高手,都无法阻挡这样的波澜,因为在碰撞的那一瞬间,两者之间的力量,就已经打破了武皇的封锁,上升到了武圣程度。

    “啵!”气浪翻飞,就像是疾风吹动书页的声音,哗啦啦作响,夹杂着,武者吐血的声音,他们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只能把手中的兵器,插在地面上,以此才能不会被震飞出去。

    气浪过后,凌风已经杀出,他是唯一一个不受影响的武者,数百人联手,那威力的确达到了数十万斤,但以他青铜灵体的强横,完全不惧这样的杀伤力。

    “噗噗……”

    鲜血在飞,一位少年如人形凶兽,杀进了武者之间,势如破竹,更如狼入羊群,所过之处,人们都翻飞了出去,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眼神涣散,再也没有机会爬起来了。

    这是血腥战场,是武者的末路。

    十位武者瞬间被杀。

    凌风的武者境界太强大,而现在加入了二重石,简直就是如虎添翼,没有人可以阻挡他的一石头,重达数十万斤的巨力,连人们的骨头都拍成了粉末。

    “啊……为什么?”

    “我不甘心啊,怎么会这样!”

    “如涅盘到底是怎样的势力啊!”

    人们纷纷惨叫,自始至终他们都不知道如涅盘到底有多么恐怖,有多么深邃,连炼丹圣师都强到这种程度,而他们的势力与这样的妖孽为敌,当真是一件幸事吗?

    眨眼之间,百位武者倒下了,他们目光暗淡,尽管不甘心,尽管心愿未了,但是,他们也只能吞着鲜血,闭上了那苍凉悲壮的眼睛。

    整个拜皇台都是尸骨,鲜血汩汩流淌,人们是沾染着鲜血战斗的,也有一些少女都被这种场面吓哭了,那个少年是嗜血的恶魔吗?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可这就是武者的世界,每一步都是血腥,每一个武者的身后都堆满了尸骨,要么,变强,要么,被杀!

    三百人战死!

    空气都被血腥气息点燃了,浓稠的血雾,好似黄昏镶嵌在西方的那一抹余霞。

    五百人被杀了!

    这是一个惨烈的数字,凌风的二重石上都是鲜血,断刃的光芒也被掩盖,连雷火劫念力都暗淡了许多,哪怕是一位武圣杀了这么多人都会疲倦的,他是妖孽,但不是神明。

    而人们已经完全被吓破胆了,满目都是惊恐,有些人已经向后退了,大声呼喊着,希望可以有人来拯救他们。

    可惜,封圣已经切断了他们与这拜皇台的联系,凌风身上的秘密太多了,而现在已经暴露了出来,自然不可能让这些人活着出去。

    尽管,他们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让人怜悯,一些少女花容失色,哆哆嗦嗦的远离,可是,只要他们可以走出去,必然又会成为可以咬人的豺狼,只要一有机会,一定会杀掉凌风。

    给敌人机会,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噗噗……”

    他一个都没有放过,不断地向前,如入无人之境,而在他走过之后,一个个武者都栽倒了下去,连那些少女都不放过,他也于心不忍,可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如果,你不能忍受武者世界的黑暗、血腥,那就赶紧回家老老实实抱孩子吧。

    他杀了八百人!

    拜皇台的尸体已经堆成了小山,地面上的鲜血已经汇成了小溪,而在那堆尸体中,还有一个个死灰的眼眸,他们闭不上眼睛,他们在等着凌风战死的那一刻。

    可惜,最后他们还是失望了。

    ……

    拜皇台外,一个个武者都带着狰狞的微笑,距离“天凌”进入拜皇台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直到现在,已经没有一个武者走出来,没有一个伤亡。

    这说明了什么。

    每个人的嘴角都流露着残忍的微笑,而一些人甚至后悔了,应该早点进入,至少可以踹上一脚,出了胸口的那一口恶气。

    “天凌完了,如涅盘损失一位炼丹圣师。”樊楼的人咧嘴微笑,显得无比残忍,对于如涅盘,他们可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这么长时间过去,就是每一个人打他一拳,都已经化成血泥了。”圣楼的人也嗤笑着。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明亮。”

    “太阳很刺目啊。”

    人们笑了,感觉天朗气清,之前武者的战死形成的阴霾,也被那一缕“阳光”给驱散了,如果,数十人可以换一个炼丹圣师一条命,那也死得其所,值得了。

    因为,一位炼丹圣师所耗费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哪怕是一门二宗只怕都要倾尽所有,可以想象,这样的圣师死掉,会引发天大的波澜。

    “凌风已经进入了吗?”这时,柳舒舒醒了过来,小脸上也荡漾出了血色。

    “进去了。”隐点头说道。

    “只有他一个人进去吗?”柳舒舒又问道。

    “已经进去一千多人了。”傲娇鸟笑道。

    “那为什么现在还没有人出来?”柳舒舒蹙眉问道,她知道凌风有多么恐怖,如果实力展现出来的话,只怕会吓死人的,她不相信各大势力的武皇都那么悍不畏死。

    “进去容易,但是出来的只会是一个人,以及……”秦傲目光冷酷,声音如出鞘的利刃:“一千具尸体!”

    “……”柳舒舒莫名。

    “快了,百战为王,我想这一天开始,就不会再有人记得了。”叶欣然说道。

    “这不会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啊。”傲娇鸟笑道。

    这是相同的话语,却是截然不同的心境,各大势力绝对想象不到,此刻人们在拜皇台遇到了什么样的怪物。

    “噗!”

    又一刀斩下,整个拜皇台就只剩下了一道孤零零的身影,他气色苍白,满脸的血气,疲倦无比,可他也充满了肃杀的味道,充满了死亡之力。

    任谁杀了一千多人,都会形成这样的煞气,连火焰都变得猩红起来。

    千人斩!

    百战为王算什么?

    在这一刻,被凌风秒杀成了渣,他也证明了一点,武皇之中,他若为皇,则无人敢称皇。

    而在那些人的眼中,他则是实实在在的魔鬼。

    “三个时辰了,想来有一些人,只怕该着急了吧?”凌风嘴角上扬,恶魔般的笑了,他相信这会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而后,他飞上了天空,焚炎火种、火如冰发光,冲进了那块美玉之中,一刹那封圣光芒暗淡了下去,急速收缩。

    下一刻,拜皇台如地震一般的震动了起来,掀起了滔天气浪,笼罩向那群尸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