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四十九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血腥扑鼻。

    拜皇台下,尸骨堆成了小山,黏稠的鲜血,在人们地脚下流淌着,只是看一眼,众人都感觉一阵心痛,那可都是他们势力的天才,是未来的武圣。

    但,这就是拜皇台,要么不上去,既然上去了,那就是血腥厮杀,不死不休,他们技不如人,让得各大势力也只能沉默不语。

    沉默,不代表不愤怒!

    而在这个时候,凌风竟然站出来,扬言要杀人,一副要和各大势力不死不休的模样,这是打脸啊,死的人不是如涅盘,而是他们所在的势力。

    最令他们生气的是,凌风只是炼丹师!

    一个炼丹师就要杀了他们,如涅盘到底嚣张到了什么程度?完完全全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

    “炼丹圣师!”很多人咬牙切齿,都快气死了。

    “炼丹师怎么了?”凌风气呼呼的小脸都通红,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跳出来了,戾气十足的说道:“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他指着那一堆尸体说道:“他们欺负了舒舒,不过,不是他们想要联手杀掉舒舒,她会受这么重的伤吗?”

    “……”人们脸都黑了,他们的武者战死也就算了,还有被这个家伙指着鼻子骂,让他们无比憋屈与愤怒。

    “那你要怎么做?”叶欣然淡淡的说道。

    “我要挑战,他们欺负了舒舒,我就要欺负他们!”凌风气恼无比,疾步走向了拜皇台,眼睛闪闪烁烁。

    “回来!”叶欣然大声说道:“你只是炼丹师,难道要和武者拼命吗?白痴!”

    “额……”

    凌风怔了怔,小脸羞怒交加,涨得通红,他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光幕之中,整个人都微微一颤,他感觉到体魄金光竟然被压制了,全部凝缩在血肉之中,无法催动出来,而后,一道淡淡的古铜色,从血肉上浮现了出来。

    青铜灵体。

    凌风心头一怔,眼神无比诧异,拜皇台很神秘,也很恐怖,竟然可以把他的黄金灵体给压制下来,就连血肉都“退化”了,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刚刚突破一样。

    不!

    是比他刚晋级的青铜灵体更强一些,约莫青铜灵体巅峰的境界。

    他眼神恍惚了一下,瞬间就明白了过来,炼体武者境界不同,每个境界跨度都很大,比如宝体境界,就是从武师到武灵,而一旦晋级灵体,就发生了质的变化,比一般的武皇要强大很多,而白银灵体就更加厉害了,而现在的凌风的黄金灵体都可以媲美九级武圣了。

    当然,这也得益于他涅盘、吞噬了太一真水、七色圣金源的关系,让每一个境界都比一般炼体武者强大许多的缘故。

    而现在他被压制在青铜灵体巅峰境界,也就相当于九级武皇,这让得凌风惊喜了一下,看样子拜皇台并不排斥他。

    “呵呵,一位炼丹师不会想要进入拜皇台挑战吧?”樊楼一众人望着踌躇难定的凌风,出言揶揄道。

    凌风在听到冰圣的话时,那僵硬、羞怒的表情,自然落在了众人的眼里,让他们蔑视不已,这个少年也太不自量了,更不懂得掩饰自己内心的愤怒。

    可能是被人宠溺习惯了吧。

    这也能够看出柳舒舒在他心中的重要性,让得他不顾一切都要给柳舒舒“报仇”。

    “只怕他不敢上去啊。”另一位武者很配合的说了一句。

    讽刺、蔑视,让得凌风骑虎难下。

    “你!”

    凌风大怒,表情狰狞的说道:“谁说我不敢,今天我必须要给舒舒讨回一个公道。”

    “不要胡闹,给我回来!”

    叶欣然眯了眯眼睛,冷冰的说道:“你是炼丹师,你的天赋在丹药上,而不是在武道上,没必要和他们较真,回来!”

    “可是……”凌风一下子蔫了,很是难堪地挠了挠头说道:“我答应过她的爷爷,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害,可是……”

    他又气愤了起来,说道:“你看看一个花季少女,就这么给毁容了,伤的这么严重,幸亏我是炼丹师,不然想要救都来不及了。”

    “……”众人感觉很想打人,如果不是忌惮冰圣的话,他们很想把凌风给捏死。

    “这不是你战斗的借口。”

    叶欣然摇了摇头说道:“机会总会有的,但你……还是回来吧。”

    “是啊,天凌你虽然是武皇,但是,也才刚刚突破不久,没必要和他们硬拼。”隐目光一闪,很是紧张的说道。

    “要么,我和他们比拼炼丹,如果我赢了,就让他们给我揍一顿?”凌风蹙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

    “……”众人心中中了一刀,面庞扭曲了起来。在场的有几个是炼丹师?鬼才和你比炼丹呢。

    “呵呵,这里是拜皇台,是武者战斗的场地,不是炼丹之所。”樊楼的那位青年冷笑着说道:“炼丹圣师,你不会是胆怯了吧?”

    “谁说我胆怯了。”凌风脖子都气红了,怒视着樊楼众人,说完,就要向拜皇台内走去。

    “天凌!”

    叶欣然嘴角抽搐了一下,俏颜顿时就变了,她向前走了一步,喝道:“你这个冲动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你年纪也不小了,凡事多动动脑子。”

    “我……”凌风又停了下来,小脸憋的通红。

    四周众人心头都是一笑,感情这个家伙是要一怒为红颜,结果,自身战斗力并不强大,这让得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泛起了杀意。

    如果,如涅盘一位炼丹圣师死掉,他们会不会悲痛的想死。

    那会比死还难受啊!

    “原来,这位炼丹圣师还要听命一个女人啊,不像个男人。”有人小声的嘀咕,无比鄙视。

    “炼丹圣师,即便是武尊都要奉为上宾,谁敢得罪他?”一位少女瞥了一眼,压低声音说道:“他在如涅盘的地位也不怎么样嘛。”

    他们的声音虽然很轻,但以凌风的耳力,自然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他的小脸一下子就涨红了,执拗的说道:“我也是武皇至境,在拜皇台上,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她的人。”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进入了光幕之中。

    “天凌!”隐、叶欣然几个人“大惊失色”,他们“急速”地向前冲去,可还是慢了一步,而后,那光幕汹涌了一下,一股澎湃的力量,把两人阻拦了下来。

    “白痴!”

    叶欣然怒了,怒视着那一众人,冰冷的眼眸像是要杀人一样。

    这让得众人心头都是一跳,那天凌是被他们刺激进去的,自然也担心叶欣然杀了他们,要知道,那可是一位炼丹圣师,要是死在他们手上,估计就是一门二宗那等恐怖的势力,都要和他们拼命的。

    “这个笨蛋,怎么就真的进去了呢?”云溪一愣,“焦急”的跑了过来,冲着拜皇台喊道:“天凌,你怎么可以听他们的啊。”

    “你快出来。”秦傲也喊道。

    “他听不到。”叶欣然咬了咬牙,很是痛苦的揉了揉脑袋,显然,“倔强”的天凌,让她很头疼。

    “如涅盘的天才炼丹师,挑战拜皇台,我们怎么能让他失望?”

    那樊楼青年终于流露出了森然的杀机,他等得就是凌风进入,而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和炼丹师战斗过呢。”圣楼一位少年走了出来,冷着脸说道:“这里是拜皇台,即便是被人杀了,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

    众人都笑了。

    毫无疑问,他这是担心在凌风被杀死之后,如涅盘会杀人。

    叶欣然冷酷,不言不动,只是眼睛紧盯着拜皇台,而隐、秦傲、云溪虽然“焦急”,却也不敢在说什么了。

    这像是暗示,一下子就让得人群沸腾了起来,在他们看来,如涅盘这是吃了哑巴亏,有苦说不出。

    “走吧,我们去回一回如涅盘的天才炼丹师,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拜皇台啊。”

    “炼丹师都有这样的胆色,我们如果不上的话,是不是太让人失望了?”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我也去看一看。”

    ……

    有一个人站出来,就会有第二个人站出来,因着凌风那句“我要杀人”,把仇恨拉的满满的,而他进入拜皇台之后,简直“一呼百诺”,仅仅在一刻钟时间,就有着数百人站了出来,他们笑嘻嘻的,本着“以和为贵”“不伤和气”的原则,走进了拜皇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足足有上千人走了进去,这让得叶欣然、云溪几人眉头皱的更紧了。

    “少主,不愧是少主,这拉仇恨都是无敌的。”隐苦笑的摇了摇头,凌风太狠了,一次性要坑死多少人啊。

    柳舒舒百战为王,令得各大势力对于如涅盘都忌惮无比,但是,凌风却是一个例外,如果他强势的走进去,估计都没有几个敢去和他争锋的。

    于是,他就使用这一招,摆出了一副“我是炼丹师,我武道天赋很烂”的模样,被众人挤兑进去了。

    于是,在此之后。

    凌风有了“无耻”“卑鄙”“血皇”“坑神”……这样的“美誉”。

    疲倦,求各位大神在咪咕阅读给评个分,拜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