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四十四章 拜皇台

    尘埃落定。

    那个声音显得无比沮丧,又带着点沧桑与不甘的味道,对于逆神而言,在别人斩杀了数个人之后,而他才杀掉第一个人,是很丢人的一件事情。

    “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小师弟不要那么着急。”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飘来。

    “师兄说的对。”另一个声音懒洋洋的,就像是叼着一根草,说道:“小师弟,这一战五大势力上千人的规模,一定会让你尽兴的。”

    “可是,小叔祖、少主就要进入古藏了。”那被称为小师弟的人,无比哀叹的说道:“我才杀了一个人,这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我还不如一头撞死呢。”

    “哈哈,我想也是。”

    “赞同!”

    “……”

    刚才还在安慰小师弟的两个家伙,瞬间就反捅了一刀,这让得小师弟很受伤。

    这只是古藏深处的一幕而已,五大势力这一次可谓是倾巢而动,来了太多人,不乏八、九级武圣,他们并不比逆神弱多少,几乎清一色的都是武圣,也只有圣岛才有这样的底蕴。

    也正因为如此,逆神才很忌惮,他们专门挑选重伤的武者下手,死在古藏之中,这也并不能引起五大势力的重视,毕竟,妖兽众多,每一头圣兽都无比强大,他们战死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连尸骨都未必能够找到。

    当然,像四五级武圣、六七级武圣,更是逆神众杀伐的对象,面对八、九级武圣,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低调、隐忍,做到一击必杀,论隐忍的功夫,逆神绝对是天下一绝。

    而在这十来天时间,五大势力死伤惨重,先后有近百人死在了逆神众的手上,这也让得五大他们心疼不已,这都是武圣啊,可不是大白菜。

    ……

    在古藏一处隐蔽的山谷之中,不朽门少主脸色阴沉,眼睛都布满了血丝。

    “古藏深处,太过凶险了,这才过去多久,已经有三十位弟子埋骨,照这个势头下去,那如涅盘一众人还没有进来之前,我们就先撑不下去了。”儒雅的面庞上,一根根青筋暴跳。

    他虽然愤怒,但也知道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想要得到资源,就要付出代价,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不过,他也没有看出,这其中还透着鬼魅的味道。

    “少主,要不要把他们都召唤回来。”一位清丽少女,懒洋洋地趴在不朽门少主的胸口,吐气如兰的说道。

    不得不说,不朽门少主的确有这样的想法,在进入蛮荒秘境之前,不朽门主是把整个年轻一代都交给了他的,如果死伤太多的话,他也没有办法交代的。

    可是,在犹豫了一番之后,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缘,如果我把他们都召唤回来,也不利于不朽门的利益,强者是在血腥中磨砺出来的,而不是畏惧。”

    另一处山巅之上,一位少女身披薄纱,美腿、丰满的胸口,若隐若现,让人眼睛都发直,充满了诱惑之意。

    “又战死了十人。”她手捧着玉杯,轻抿着,吐气开声说道:“当真是很失望啊,心态还是太过急躁,不利于修炼。”

    “对风饮酒,这不是很有乐趣的事情么?何必,要去争夺资源呢?”她望着天空,又森然的笑了起来:“五大势力联手,完全可以来一场围猎嘛。”

    冷酷、嗜血!

    她有着与那俏丽的面庞不相称的冷厉,原本很血腥的事情,从她口中说出来,就像是清风明月一般清新洒脱。

    峡谷之中,傲世宗少宗主,正眉头紧锁。

    “战闪已经跟踪十来天的时间了,怎么还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他独自呢喃的说道。

    “少主,那如涅盘一众人也都还没有进来,估摸着战闪是想跟随他们一起进来吧。”一位冷酷青年站在傲世宗少宗主身后,低声说道。

    “派出去的人回来了吗?”傲世宗少宗主摇头,脸色依旧不好看,他可以低估 其他人,但冰圣的实力有目共睹,哪怕心存一丝侥幸,等待他们的都是灭顶之灾。

    而在第十天的时候,傲世宗就派人翻过古藏深处,去搜寻战闪的下落,他不想等下去,必须尽快得到如涅盘的消息。

    “还没有!”那冷酷青年摇了摇头。

    傲世宗少宗主眉头紧紧地蹙起,脸色也难看了下来,战闪可是傲世宗的精英,他可不想后者有什么意外,不过,旋即他又笑了起来:“这一次,我们只怕遇到了一个劲敌。”

    “神秘的冰圣,你到底有多强呢?”

    ……

    在五大势力因着武者战死而心疼不已的时候,凌风、叶欣然几人已经进入了古藏深处了,这里远比他们想象的要荒凉一些,草木很繁茂,一座座山脉阴森又可怕,里面不时有妖兽的吼声传出,光是那声音都让得众人心头一沉。

    在这里,凌风愈加小心了,他精神念力全面放开,也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既然运气变差了,如果再不小心,真的会死人的。

    “嗖嗖……”他们从翻过了几座山头,而后,眼神顿时一亮。

    只见,远远的在一个开阔的平原上,荒草都被斩断了,一座半残的城池浮现在了他们的眼前,那城池上,一块块黑石的石头,已经坍塌了下来。

    不过,能在这里见到一座城池,已经很难得了,而此刻,在那城池之中,挤满了武者,远远地看过去,足有数千人,黑压压的一片。

    里面大多是武圣,因为能走到这里的,没有武圣实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当然,一切武皇也在其中,他们是跟随着势力中的武圣而来的。

    “那里发生了什么?”柳舒舒一怔,远远地眺望着。

    一般来说,一座古城中多多少少会有资源的,不过,从五大势力最先进入古藏深处以来,这么多天,即便是古城是一座山,也被搬空了,也不会云集这么多武者的。

    “过去看看。”凌风也很好奇。

    “嗖嗖……”

    下一刻,他们就飞进了古城之中,向着古城中央进发。

    “这位大哥,这城池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多武者啊?”在破碎的街道上,柳舒舒向着一位大龄青年问道。

    “你们是新来的吧?”那黑袍青年眼睛一亮,有种惊艳的感觉,这可是极品萝莉啊。

    “是啊,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这里。”柳舒舒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那就不奇怪了。”

    那黑袍青年微微额首道:“这座城池可不简单,在中央有一座很大的石台,那可能是武神留下的东西……”

    黑袍青年对柳舒舒很有好感,因此滔滔不绝的说了小半个时辰,而凌风、叶欣然也终于知道这么多武者都是冲着那座石台来的。

    石台名为拜皇台!

    它纵横约莫十里,悬浮在半空中,充斥一股威压,让得武者们望而止步,里面有着景秀的山林,不过,那都是力量演化而来的。

    拜皇台来历非凡,在远古时候,它是武皇争锋的擂台,是一个很厉害的武神炼制出来的,武皇可以在里面冲杀,而武圣却被阻隔在外面,而真正令人们心动的是,如果武皇可以在里面百战百胜的话,不仅可以得到惊人的奖励,还可以与远古时代年轻的王者一战。

    何谓王者。

    那也是曾经在这拜皇台上,百战百胜的天才,甚至人们猜测,那些人都是年轻的武神,这岂能不让人心动?

    “与武神年轻时候一战?”凌风心头大喜,这是他一直渴望的事情,不管能不能战胜,都是一个映照,日积月累之下,必然会蜕变的。

    “只可以武皇?”云溪蹙眉问道,这样的战场,让她也心动不已。

    “在拜皇台上,有一股威压,如果武圣冲上去的话,会被直接拍下来。”那黑袍青年眼睛又亮了,很耐心的解释道:“之前已经有人尝试过了,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云溪遗憾地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

    傲娇鸟、隐、秦傲也很气馁,之前他们拼尽全力地想要晋级,现在却巴不得回到武皇境界,如果能和年轻的武神一战,他们再突破武圣之境,必然会上升一截的。

    叶欣然酷酷的,不喜不悲,对那拜皇台漠不关心。

    “拜皇台,还真是让人期待啊。”凌风咧嘴一笑,幸亏他隐忍了下来,如果早先吞下那枚圣丹的话,可能就要错过这样的机会了。

    “百战为王,最终会封为最强武皇。”柳舒舒也兴奋了,她现在可是武皇至境,一直以来,她都感觉自己是个累赘,好无用武之力,而现在一个活生生的机会就放在了她的面前。

    你说她能不机会?能不兴奋。

    “喂,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呗。”柳舒舒对凌风勾了勾手指头,笑眯眯的说道。

    凌风吓了一跳,柳舒舒的笑容太诡异了,他双手抱胸,很严肃的说道:“你不要打我的主意,我可以卖艺不卖体的。”

    “……”

    柳舒舒拍死他的心都有了,这个家伙脑袋里都是些什么浆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