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三十四章 论人成精

    “太没节操了,愧对龙蛇异种。”

    凌风临风而立,意气风发的大骂一声,结果,下方一片无语,云溪、柳舒舒、隐、秦傲都翻了翻白眼,这个家伙才是真的没有节操了。

    “的确很没节操,我还想着上去补一爪呢。”傲娇鸟深表赞同。

    “……”

    叶欣然很疲倦,一直维持着锁龙缚,消耗颇大,而在龙蛇溜走之后,她也吞下了一枚丹药,默默地调息。

    “隐,之前叶欣然施展的是什么武技?”凌风眨巴了一下眼睛,若有所思的说道。

    “锁龙缚。”隐目光闪了一下,不过还是如实的回答。

    “逆神众都领悟了吗?”凌风问道。

    “锁龙缚很厉害,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领悟出来的,在逆神之中能够施展出来的,屈指可数。”隐很骄傲的说道,这可是逆神的绝学,一旦被困住,那等待对手的可就是灭亡了。

    “我是不是逆神少主?”凌风指着自己鼻子说道。

    “少主,为什么这么问?”隐疑惑了一下,不知道凌风这是要闹哪一出。

    “既然你都知道我是少主,那为什么我不知道这门武技?”凌风气愤的说道:“我也是逆神众一员,那么,我就有资格修炼锁龙缚。”

    “少主,你可以直接向小叔祖索要。”隐咧嘴一笑,敢情少主是想要修炼锁龙缚,虽然这是逆神的绝学,可是凌风要修炼的话,也不会有人阻拦,当然前提是他可以领悟出来。

    “你没有?”凌风问道。

    “逆神众是不会把这种绝学带在身上的,万一落入旁人手中,那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承受的损失。”隐说道。

    “你觉得你的小叔祖,会不会把锁龙缚交给我?”凌风愁眉苦脸的说道。

    说实话,他真的被锁龙缚震惊了,连龙蛇都挣扎不开,换做是一般的武者,会被死死困住的,这对于武者来说是灾难,也是他的幸运。

    特别是对上比他厉害的武者,如果锁龙缚能够困住对方,哪怕只是一个短暂的时间,也足够逆转形势了,因此,他心动了。

    而且,更让他担心的是,万一哪天叶欣然要暴打他的时候,一个锁龙缚杀出,把他困死了,那么,他连哭死的心都有了,这样看来,他还要感谢龙蛇了,否则,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必学!

    知己知彼,才能战胜对方,等到他晋级武圣的时候,至少也可以困住叶欣然,不至于被动挨揍。

    “会……吧?”隐很不确定的说道,叶欣然性格冷,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的,就连逆主都不能强迫她,而今,凌风已经把她得罪了,谁也不能肯定叶欣然会不会交给他了。

    “你想修炼锁龙缚?”这时,叶欣然睁开了眼睛,神色古怪地盯着凌风。

    “咳咳,是有这么一回事。”凌风尴尬的说道。

    “你害怕我会用锁龙缚擒住你,暴打一顿?”叶欣然直视着凌风的眼睛。

    “……”

    凌风张了张嘴,小脸一阵抽搐,叶小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不能不要用“暴打”这样的词汇。

    “呵呵,叶姑娘实力强大,即便是不使用锁龙缚,我也不是你的对手。”凌风揉了揉头鼻子说道。

    “我会!”叶欣然肯定滴点头。

    “……”凌风差点没被噎死,心中气极,叶欣然本来就强横的一塌糊涂,还用这么欺负人的绝杀,还能不能有点节操了。

    “不过,你是我逆神少主,修炼锁龙缚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叶欣然说道。

    “那就交出来吧?”凌风大喜,叶欣然都明确地告诉他了,如果两者交战的时候,一定会使用锁龙缚,你说他能不着急吗?

    “我要《人绝》九重天秘本,另外你要告诉我你的感悟。”叶欣然嘴角微弯说道。

    “……”

    凌风愣了一下,随即转身就走,这个贪心的女人,人绝何等珍贵,绝对比锁龙缚还要强大,如果他突破了武圣境界,糅合三种力量绝对可以撕开锁龙缚的,如果是同一个等级战斗的话,即便是锁龙缚对他也构不成威胁。

    何况,这种战技有九重天,对他至关重要,全部交出去的话,他还怎么威胁叶欣然,怎么威胁逆神。

    更让他生气的是,如果叶欣然领悟出真正的人绝,他施展出锁龙缚纯属找虐,这样只会把差距越拉越大,他又不是白痴,能够接受才有鬼。

    “两重!”叶欣然语气松了几分,她对人绝的渴望远远超过锁龙缚。

    “就只有《人绝》,不过我可以给你讲解一番。”凌风妥协了,锁龙缚的强大,让他感觉后面还有应变,总不能真的被她困住暴打吧?

    “成交!”

    ……

    古藏黄昏,夕阳如血。

    在古道上,几位青年一路疾驰,他们左顾右盼,显得很警惕。

    “咦,药草的芬芳味道。”这时,一位青年怔了一下,旋即脸色大喜的说道。

    “恩,的确是药草的清香,看样子我们选对了方向。”另外一位青年说道。

    “我们沿着这个方向找下去,说不定这一次我们会得到顶尖的圣药,乃至于是武尊级药草呢。”

    话音落下,一行六人就向着那药香弥散而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哇,一株银龙!”

    在一片药园中,他们见到了通体银灿灿的武尊级药草,而在其四周,各种药草都已经枯萎了,它一株独秀,威风凛凛就像是一位王者。

    它桀骜不群,迎风挥叶,烁烁发光。

    “太惊喜了,没想到才进入古藏不久,就得到了一株银龙啊。”几位青年冲了过去,紧盯着银龙,满脸的垂涎之色。

    “惊喜吧?这是我专门为你们准备的。”

    突兀地,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响了起来,那几个人的语气又多么惊喜,这道声音就有多么狂喜。

    “谁?”那几个人大惊失色,他们一路上都很小心,在进入药园的时候,也曾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可他们却没有想到,在有人可以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正当他们想要转身的时候,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当即就昏倒在地上了。

    ……

    “这几个家伙是从另一个方向来的,当时我就觉得他们鬼鬼祟祟,没安好心。”凌风把手中的棍子扔掉,很是得意对着叶欣然几人,扬了扬手中的储物戒,一面说道:“你们看看,我猜测的果然没错。”

    “……”

    云溪、柳舒舒都无力的翻了翻白眼,隐、秦傲嘴角都抽搐了一下,这个家伙还能不能更不要脸一点?

    是谁要效仿龙蛇成精的?

    是谁远远地看到这几个人,于是,把银龙栽种到这个破碎的药园子里?

    又是谁背后偷袭,把人给敲昏过去的?

    这分明是他故意把人诱惑过来,下黑手的好么。

    ……

    “那是……银龙!”

    在漆黑的晚上,一株璀璨的银龙,正俏生生地立在一片老林之中,四周的老树都腐朽了,连地面都裂开,唯有那一株银龙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银龙果然不凡,它汲取了天地精华,导致四周的草木都枯萎了。”

    几位少男少女走黑暗中走出,一脸狂喜的望着那株银龙,虽然他们在古藏之中,也得到了几株武尊级药草,但却没有一株可以与银龙相提并论的。

    “咚”“咚”……

    正当他们快要把银龙抓在手中的时候,脑门后却是一阵剧痛,随即,他们就翻了翻白眼,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脑门后鼓起了一大大包。

    “白痴!”

    一个声音骂道:“你家银龙会生长在这样的地方?”

    “圣药要在灵土之中,才能汲取庞大的精华,而武尊级药草更是要夺天地造化的,你看看,这片古林之中有什么?”

    “……”那几个人双目昏沉,根本就抬不起来,但是还是气的要发疯。

    “这是一个陷阱,还懂?”

    “……”

    那几个人根本就说不出话来,那一棍子太狠了,即便是身为武圣都难以承受住,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确被银龙吸引住了,疏忽大意。

    虽然知道掉进别人的陷阱了,这是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劫匪”,竟然当面训斥他们起来,似乎他们没有发现这是一个陷阱,是让那个家伙感觉很羞耻的一件事。

    扑通!

    他们气的浑身直哆嗦,而后两眼黑沉了下去,脑袋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而后,他们的储物戒就被人强行剥落了下来。

    “唉,我知道你们见到银龙很惊喜,但是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好吗?”凌风颇是失望的摇头说道:“这是我的,随便抢走别人的药草,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看……”

    云溪、柳舒舒、龙狮、隐、秦傲全部颜面奔走,他们都被凌风的无耻干败了,就连叶欣然嘴角也抽搐了一下。

    这就是他们逆神少主?

    太丢脸了。

    论人成精,凌风绝对是巅峰第二。

    什么?第一是谁?

    凌风都只是第二,还有第一么?

    而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先后有数拨人倒在了凌风的脚下,这样的凌风与傲娇鸟喜的合不拢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