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一丹定胜负

    风冷、人寂寞!

    荒城龙岩上,无数道人影林立,一些围观的众人都退了下来,给炼丹师门留下了足够的空间,今天必然是他们的争锋,其他人都要黯然失色的。

    最重要的是,每一位炼丹师都代表着一个势力,谁也不想打搅他们的。

    这必然是西神岛年轻一代最精彩的炼丹师战斗,虽然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让所有人期待了起来,毕竟,这种盛况百年难得一见啊。

    阳光正好,风光无限。

    云溪飞上了天空,望着那四周的众人,嘴角微微掀起,流露出一个唯美的笑容,而那声音也瞬息间响彻起来:“决战龙岩,一丹定胜负,时限为十二个时辰。”

    本来这一战,就是因着如涅盘而起的,所以,规则也自然由她来制定,不过,因为炼丹师太过特殊了,不可能像武者那样,一个个地战斗过去,更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就分出胜负的,而为了照顾到所有人,她也是和凌风商量过了,想来这个规则,大家都是可以接受的。

    果然,在她话音落下,众人都微微点头,炼丹师不同于武者,哪怕是炼丹宗师在炼制的过程中,也会有失败,而想要炼制出品质更高的丹药,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十二个时辰,也就是整整一天世间。

    一枚丹药定胜负,比的则是那最佳的一枚丹药。

    “可以,我没有意见。”圣楼周天淡淡的说道,虽说他炼制出一枚宗师级丹药,根本不需要一天的世间,不过这也是为了照顾其他炼丹师,他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触犯众怒的。

    “很合理!”肖雨雨也出声说道,一旦进入了战斗状态,她的神色就变的前所未有的肃穆,之前那羞涩之意,都匆匆消散了。

    “没意见!”张开点头,他的对手是圣楼、一门二宗,必须要以最佳的心态来炼制出一枚丹药,而一天的时间足够他调整的了。

    不朽门时容、傲世宗阎青、斩天宗毕乐先后点头,面庞酷酷的,这一战关系着彼此势力的丹药坊,还有荣耀,哪怕是他们都要小心谨慎的。

    “既然各位没有任何意见,那么,我宣布龙岩决战正是开始!”

    说完,她飘身而下,只余下一缕芳香在天空中飘荡。

    几乎,就在云溪落下的时候,龙岩上就冲起了一股热浪,有着十几位炼丹师,当即就取出了丹炉,体内的武皇之力,演化成了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他们没有挑选药草,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也是他们能够炼制的最强丹药,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一门二宗那等炼丹宗师的天赋与实力,只能竭尽所能,争取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

    毫无疑问,这些人在众多炼丹师中,实力都是垫底的。

    而像时容、肖雨雨、张开等人,则是眼神肃然,双目微闭,他们正在调整自己的状态,等到心态平和,整个人都沉浸在那炼丹之中,他们才纷纷取出了丹炉。

    “呼!”

    一道赤色火浪,从肖雨雨指尖飞出,携带着炽热的气息,灼烧着她面前的一顶紫玉丹炉,在众人炼丹师中,她就像是萤火中的星辰,一闪一闪,晶莹剔透,让人无法忽视。

    炎火!

    所有人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那赤色火浪绝对可以和九级武皇相媲美了,虽然还不是九阳炎火,却也是七阳炎火,格外的罕见啊。

    众所周知,火焰就是炼丹师的命脉,掌握着一种强大的火焰,对于炼丹的意义不言而喻,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可以说,炼丹才刚刚开始,而胜负高低却可以看出一个所以然来。

    “呼哧!”

    下一刻,有一道火焰飞射而出,缠绕在丹炉之上,就像是一条灵蛇,吐着蓝色的蛇信,把那顶丹炉点缀的瑰丽无比。

    “是张开,他也炼化了一种七阳炎火!”有人惊呼了一声,本来肖雨雨的赤色炎火一枝独秀,可此刻却被分去了光辉。

    显而易见,张开也是一个极强的炼丹师。

    “嗡、嗡……”

    如果张开、肖雨雨只是这绚烂焰火的前奏,那么,周天、时容、阎青、毕乐就是那焰火盛开的时候,他们指尖不断地涌现出一道道火光,就像是拔地而起的天雷,不仅炸裂了人们的眼球,更震撼了他们的心神。

    赤色、金色、白色、黄色!

    四种火焰一下子全面闪耀起来,比天上的太阳都要夺目,而四人又是分别站在了龙岩的四个方向,看上去就像是整条龙都亮了起来。

    炙热气势,澎湃而至。

    它们比张开、肖雨雨的炎火更加耀眼几分,也更强几分的,清一色的八阳炎火,这让很多人都瞠目结舌,什么时候炎火这么不值钱了。

    要知道,炎火、圣火比圣药还要难寻的,一些炼丹师终其一生都找不到一道的,而在此刻,一下子就出现了六道,蔚为壮观,让人眼神都跟着璀璨起来。

    “太厉害了,六种炎火这可不多见啊。”

    “炎火炼丹,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呢,今天有幸能够见到,简直太惊喜了。”

    “阎青太酷了,白色炎火把的气质全部衬托了出来。”

    ……

    人群沸腾了,特别是一门二宗的武者,天然地带着桀骜的傲气,龙岩决战他们是势在必得,光是炎火就把其他人给比下去了。

    “炎火很厉害么?”柳舒舒撇嘴,她虽然没有凝练出火焰,但自从吞噬了小圣丹之后,她的武皇之力都不逊色于五阳炎火了。

    何况,炎火她早就司空见惯了,在凌风身上不止是有顶尖的焚焰,还有着二阳圣火,七阳、八阳炎火还真不被她放在眼中。

    “不是每个人都是妖孽的。”傲娇鸟咧嘴,凌风这几年经历的太过了,他不止是炼丹师,更是一个强大的武者,他的火焰都是一点一点磨砺出来的,自然不是那躲藏在房间里面,不断炼制丹药的“温室花朵”可以相提并论的。

    “谁能告诉我,那个家伙在干什么?”

    这时,叶欣然开口问道,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凌风,嘴角都抽搐了一下。

    “……”

    当众人的目光都转向凌风的时候,也不禁气的牙痒痒,满脸都是黑线,只见在龙首上,凌风衣衫徐徐地飘飞着,他正在轻点储物戒,把一株株药草都给扔了出来,都快堆砌成小山了,不仅有宗师级药草,还有地级药草。

    他要做什么。难道要炼制一枚地丹出来吗?

    要知道,宗师级丹药是以宗师级药草为主,点缀着圣药,才能炼制出来的,和地级药草根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现在凌风取出这么多地级药草、宗师级药草是什么意思?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那各种药草还杂乱无章,快要把凌风给掩埋了,这让每个人都无语了。

    “这个家伙到底要做什么?”柳舒舒小暴脾气都无法忍受了。

    “不玩心跳会死啊!”傲娇鸟都想冲上去,把凌风暴打一顿了,它不知道凌风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是,它敢肯定这一次凌风又要让人担心了。

    ……

    这一幕,自然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在众人火焰之中,凌风“一枝独秀”,竟然开始堆砌药草山来了,想不吸引人都难啊。

    而且,凌风是代表着如涅盘来的,自然也是众人关注的重点对象,只是……

    “谁能告诉我,那一堆药草是怎么一回事?”

    “这货是要炼制地丹吗?这和变相的放弃有什么不同?”

    “完全就是胡乱的堆砌啊,哪个炼丹师会这么干,他不会是准备把所有药草都融入进去,形成一枚丹药吧?”

    “太极品了!”

    人群都炸锅了,虽然他们不会炼丹,但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画面啊,一个个感觉都被雷到了,他们甚至怀疑,这个少年根本就是如涅盘抓来充数的。

    如果,那个少年可以炼制出丹药来,他们都能把那一堆药草给吃了。

    “还没有战斗,就最先失败了。”有人失望的摇头,从凌风的出现,他们心中就已经有这种预感了。

    “呼哧,呼哧……”

    整个龙岩上,炙热的浪潮翻滚着,让得不远处的草木都开始枯萎了起来,毕竟炎火实在是太恐怖了。

    “砰!”

    突兀地,那龙岩上传出了一声轻响,紧跟着,一顶丹炉中冒出了淡薄的黑烟,这让得所有人都摇头不已,显然是炸丹了。

    “云空坊的人失败了。”

    “喀擦”一声。

    那龙岩上,又冒出了一道亮光,只是太轻微了,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可是,那炼丹之人却是神色一暗,他所炼制的第一枚丹药,就这么裂开了。

    失败!

    事实上,这就是炼丹,不是每一次都可以成功的,哪怕是一门二宗的天才丹师,也不可能达到十成的成功率,不过,相比那些急躁之人,他们的心态要平稳很多,选择的也不是最难炼制的丹药,自然不会第一次就失败的。

    那很丢脸的!

    更何况,他们有着炎火的帮助,要比其他人从容很多,炼制出一两枚宗师级丹药并不是难事,而真正比拼的却是丹药的品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