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一十六章 应战

    风聚云动,大战一触即发。

    整个荒城,最安静的地方只怕也就剩下了叶欣然所在的小别院了,他们依旧很平静,不受外界影响。

    叶欣然、隐、秦傲每天都在领悟《人绝》,这对于逆神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虽然逆主等人也都在领悟,可是进展都不大,人绝太深奥,很难在短时间内有所突破的。

    而云溪、柳舒舒半个月来,也都沉浸在修炼之中,她们知道自己和叶欣然等人差距太大了,急于突破,而有着众多药草、丹药的帮助,她们一路坦途,在一个月中,就全部突破了。

    云溪晋级到了三级武圣,傲娇鸟、龙狮也都成为了二级武圣,就连柳舒舒也冲击到了九级武皇,距离凌风也只有一步之遥,而以她的天赋,也是有资格晋级到武皇至境的。

    古武塔一重门。

    “喀擦、喀擦……”

    金色丹炉中,不断传出破碎的声音,就像是布帛被人撕裂了一般,紧跟着,一缕缕白烟从里面腾升而出,夹杂着一股焦糊的味道。

    “砰”的一声。

    不多时,那丹炉猛烈一颤,里面的药渣四散纷飞,溅落在凌风那洁白的衣服上,也让得他小脸一暗,显而易见,他又一次的失败了。

    “太可惜了!”

    凌风心疼的咧了咧嘴,那可都是圣药啊,即便是粉碎了,依旧带着淡淡的药香,让他颇为遗憾。

    外界半个月,古武塔中就是将近三个月。

    在这段时间里,凌风不断的炼丹,小圣丹、如血丹、辟谷丹……都被他炼制了出来,无一例外都是“如涅盘”丹药,他在炼丹宗师这一境界全面开花,不再是单一的小圣丹了。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的失败,哪怕是天赋极佳,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而最令他头疼的是,在最近的半个月里面,他所炼制的那枚丹药,不断的失败,损耗的圣药让他心疼的都快哭了。

    “近三个月了,想来叶欣然应该消气了吧?”

    凌风龇牙,本来他也想出去看看的,不过一想到暴怒下的叶欣然,他就果断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可现在他炼丹已经到了一个**颈,想要打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即便这里时间流速比外界要快上五倍,但那也只是奢侈的消耗而已。

    他决定出去了。

    “嗖!”

    下一刻,他就冲出了古武塔,出现在小别院中。

    夜空如洗,繁星点点,小别院异常安静,叶欣然已经闭关了,她已经触摸到了门槛,又有这么长时间的揣摩、推敲,她对于《人绝》的感悟,日渐加深,而今已经到了真正打破的时候了。

    这也让得凌风松了一口气。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如同晴天霹雳一样,把他雷的外焦里嫩。

    “凌风!”

    在他出现不久,云溪、柳舒舒就有所感应,瞬间飞了出来,满脸的惊喜之色,在后者消失的这半个月中,外界的压力几乎全都落在了他们身上,让她们身心俱疲,早就盼着凌风可以出来了。

    “咳咳,大家都在?”凌风小心翼翼的问道。

    “少主,你要害怕,小叔祖已经闭关了。”隐似笑非笑的走了出来,一句话正中了凌风的心事,虽然凌风精神念力已经“观察”了一番,可是他还是要确认一下的。

    “……”

    凌风小脸扭曲了一下,咬牙切齿地瞪了隐一眼,他哪只眼睛看我的害怕了?让我戳瞎它。

    “咳咳,人绝对于逆神来说很重要,自然是要闭关的。”凌风很气馁地笑了笑,现在他的确不是叶欣然那个女暴君的对手,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最近,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凌风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

    在他想来,如涅盘火爆是必然的,而有着叶欣然、隐、秦傲三人的存在,也没人敢触他们的眉头,那可自掘坟墓无异。

    “如涅盘的确出事了。”柳舒舒神色一暗说道。

    “什么。”

    凌风一惊,脸色顿时就凝重了起来,他知道柳舒舒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否则,也不会愁眉深锁,其他人也都是这个样子了。

    真正令他吃惊的是,以逆神的实力,有谁敢这个时候招惹他们?而如果连逆神都对付不了,那么最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

    “有人挑战如涅盘。”云溪重重地点头,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和凌风说了一遍。

    “炼丹挑战。”

    凌风气的鼻子都冒烟了,他瞪了一眼隐、秦傲说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小叔祖说等。”隐龇牙,无论是叶欣然,还是凌风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不过他也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叶小妞!”

    凌风咬牙切齿,心中怒的不行,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她可以静下心来去领悟了,感情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荒城各大势力都旗帜鲜明的要和他战斗,形成了一股逆流,即便是逆神再强大,也不可能是触犯众怒的。

    要么,如涅盘倾倒,要么,就只能迎战了。

    而且,凌风敢肯定,哪怕是如涅盘倾倒了,这些人也会穷追猛打,这是一个必杀之局,如涅盘的“洗劫”了太多药草,圣药数千,这可比一座秘境还要多啊。

    在如今的蛮荒秘境,还有比如涅盘更大的机缘吗。

    “我不就是拍了她臀部,偷袭了几下胸口吗?她至于这样对我吗?太腹黑了,太无耻了!”凌风气愤的骂道:“如果不是她闭关了,现在我就把她臀部打烂了。”

    “……”

    众人脸直抽,眉心黑线直闪,到底是谁无耻啊。

    叶欣然可是逆神的骄傲,有谁可以这么羞辱她?他怎么好意思说只拍了臀部,偷袭了胸口。

    他们敢肯定,如果叶欣然此刻走出来的话,凌风必然是第一个跑路的。

    “一门二宗,看样子是对上了。”

    凌风很快沉默了下来,双目一冷,戾气就从心中腾起来了,虽然他不知道圣楼的来历,但是能令得整个荒城风云滚动的,也只有一门二宗了。

    永远不要小觑敌人的手段。

    他们能够压制各大圣岛势力这么多年,绝非侥幸,在这荒城之中,也是一样的,如果他们不眼红不妒忌,那么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而现在荒城大乱,证明他们想乱了。

    乱中取利!

    “不过,叶小妞太坑了点。”凌风无奈地摇头,说道:“如果我早知道的话,至少可以把圣楼嚣张的气焰打下去。”

    “可是,那样一来不是会暴露你可以炼制出’如涅盘’小圣丹的秘密吗?”柳舒舒蹙眉问道。

    “这是叶小妞和你们说的?”凌风当场就炸毛了。

    “是啊。”

    “如果是以前的确会这样,想要从焚焰之中分离出来极火与极水是很难得,消耗很大,而且会让人看出来我是在掩饰。”

    凌风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是,自从我凝练出了焚焰火种之中,对于焚焰的掌控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方,自然可以分解出来的。”

    “……”

    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满脸的惊诧与深思。

    凌风可以炼制出阴阳丹药,在这个年纪能做到的不多,想要战胜圣楼自然不是很难,而即便是败了,也不至于让这股风暴这么快形成的,可偏偏被叶欣然给拦了下来,而以后者的眼光,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那是火种。

    是火种,自然可以彻底掌控火焰的。

    可以说,如今的局面,叶欣然功不可没啊。

    忽然之间,隐、秦傲几个人又浑身一寒,就连云溪、柳舒舒都无语了。

    “那现在怎么办?”柳舒舒愁眉苦脸的问道。

    “战!”

    凌风杀气腾腾的说道:“我们已经被人推上去了,就很难再下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门二宗断然不会容许我们在这个时候退出的,我们躲不掉,那就只能一战。”

    “他们想要乱中取利,那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这固然是必杀之局,谁又能肯定不是送死之局?”

    “少主,这样一来会不会冒险?”隐担忧的说道。

    “哼!”

    凌风冷眼瞪着他,说道:“不要认为我是白痴,这不正是逆神所想要看到的吗?”

    说完,他转身离去,声音却是徐徐地飘来:“三天之后,荒城龙岩我凌风决战整个荒城炼丹师。”

    杀气腾腾,豪气干云。

    “以前我认识我很聪明,现在我才发现我是白痴!”

    隐望着凌风离去的方向,无奈地苦笑了一声,凌风比他们想象的都要聪明,简直就是一活妖孽。

    的确,荒城的风暴因着叶欣然而酝酿成了这个模样。

    可是逆神呢?

    他们显得太安静了,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这就显得很不正常了,以逆神的控制力,加上如今少主又在荒城之中,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们就会知道。

    可是,逆神却选择了沉默。

    这说明他们也需要这场大乱!

    更准确的说,逆神需要一个敢于叫板整个荒城,整个蛮荒秘境,整个天下的少主。

    这是霸气,这也是气魄!

    不如此,如何让古武争锋天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