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零九章 绝世火种

    古武塔中,一片死静。

    一股奇异地波动,突兀而来,让得四周的天地玄气刹那间就飞散了出去,整个场面呈现出一种空灵的状态。

    气氛诡谲!

    像是爆炸的前夕,像是山雨之前,那黑压压的天空,更像是蝴蝶即将破茧而出。

    “轰!”

    蓦然,一声巨响从凌风的丹田之中响起,震得他整个人都抽搐了一下,卷带起四周的天地玄气,乃至于连古武塔一重门内都轻嗡起来,那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里面不断的回荡着。

    一刹那,那死静就被撕裂了,黑暗的光芒也随之溃散,一簇晶亮的火种,不受控制地从凌风的丹田中飞了出来,定格在凌风腹部,四周缭绕着淡淡的火苗,上面布满了血色的纹路,如同是裂开的镜子。

    不同于焚焰,它的色泽更加的昏暗,深邃的如同沾染了墨的鎏金,无比圆融,每一道纹路都如同是神秘的血脉,构成了独一无二的火种!

    火种,这无疑是代表着火焰一个境界的极致,比如九阳炎火种,九阳圣火种,都意味着它们站在了炎火与圣火的顶端,可以俯视这种火焰,而现在凌风竟然凝练出了这种火焰,那自然也代表着他的焚焰在武皇境界达到了一个极致。

    焚焰火种!

    它神秘优雅,气势磅礴,只是悬浮在凌风的身前,就让得四周出现奇异的平静,上面惊射出来的每一道火苗,都充斥着毁灭的味道,令得凌风自己都心惊肉跳。

    毫无疑问,这是融合了焚焰与涅盘之火的全新火焰,而论毁灭之力,绝对不逊色于一般的圣火了,焚焰与火种之间,有着天壤之别,而现在的凌风毋庸置疑是发生了质的蜕变。

    “我做到了!”

    凌风深吸了一口凉气,让得心中的股隐痛,缓缓地散开,而后小脸窃喜不已,他能够感觉出焚焰火种有多么可怕,只怕武皇至境沾染上一丝,都会瞬间被焚烧个干净,就连武圣都要忌惮万分,毕竟火焰对于圣光还是很克制的。

    当然,如果圣光足够强大的话,也会克制住火焰,这就如同水来土掩一样,可如果那是瀚海呢?

    杯水车薪不过如此。

    “似乎并不逊色于现在的火如冰多少了。”

    凌风双目爆睁,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此时的焚焰火种代表着怎样一种毁灭,它可以与如今的火如冰媲美,而且更加的危险,因为它更加“低调”隐晦,色泽更加的暗淡,它没有火如冰那么璀璨,并且是凌风自己凝练出来的力量,所以他完全可以压制着火焰气势。

    没有了大气磅礴,只有凌厉如剑的鬼魅!

    而这也正是凌风所需要的,他还不够强大,那么就要尽可能的低调,让别人感觉不到他的强大,那样才能出其不意,把对手干掉。

    不过,他还是很谨慎的,焚焰火种的气势太强了,需要他进一步的琢磨,否则只怕很难彻底控制住,而真正让他担心的是,焚焰火种他还没有研究出来,就被火如冰吞噬了。

    要知道,焚焰火种可不是焚焰啊,万一火如冰强行吞噬,所能带来的后果就只会是玉石俱焚了。

    但是,他多虑了。

    火如冰很平静,就像是昏睡过去的老人,对周遭的一切都不闻不问,这倒是让凌风紧绷着的神经舒缓了几分,如果真的发生了冲突,那后果不堪设想,他都会死在这里的。

    “火如冰,不会真的诞生灵智了吧?”

    凌风蹙了一下眉头,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如果火如冰里面住着一位灵智生物,比如炎榜器魂一般,不断地吞噬他的焚焰、圣光,逐步地成长起来,那是养虎为患,最后连他都会被吞了。

    这才是最可怕的!

    “要尽快想办法炼化掉!”

    凌风低头沉思,只有纳入自己的怀中,才是最安全的,毕竟,火如冰太妖邪了一点,焚焰火种不吞噬,二阳圣火也不吞噬,唯独焚焰不放过,你说吓人不吓人。

    他能不担心吗?

    “不管如何,我还是突破了武皇至境了!”

    凌风摇了摇头,暂时把这个念头抛开,而后露出一口小白牙笑了,一跃三级,冲击到了武皇至境,距离武圣境界只有一步之遥,战斗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丹田中一枚焚焰火种,一蹙火如冰,加在一起,那就是绝杀啊。

    虽然此时的凌风还不可能对雨凌天那样的八级武圣一战,但像五、六级武圣,他还是有机会干掉的,毕竟,他们可以抵挡住火如冰,未必可以躲开焚焰火种啊。

    “只差一步了!”

    凌风双目炙热,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武圣境界的渴望,那曾经是他独霸的境界,在九级武圣的时候,傲视群雄,虽然现在他已经不可能回头了,但是,他还是希望可以重新回到武圣境界,走的比之前更强,走的比之前更远。

    “古武塔里面两个月了,外界已经过去了十来天了。”

    凌风很惊喜,古武塔的霸道就是这样,五倍时间流速,别人在蛮荒秘境一呆就是一年,而他可以撑到五年,以他现在的天赋,哪怕是叶欣然,他也有信心在很短的时间内超过。

    随后,他又闭上了眼睛,徐徐地吸收着四周的天地玄气,不断地淬炼焚焰火种,直至彻底掌控,如臂所指的时候,他才站起身来。

    “这是绝世火种!”

    凌风以一种无比认真肯定的口吻说道,他的心中有一种野望,火如冰只是一个起点,他可以成为最好的火种胚胎,也可以化作给养,融入到焚焰之中,但最终的选择权在他手中。

    从一开始,他就想把焚焰融入到火如冰里面,但是,现在他见到了焚焰火种,却改变了念头。

    他准备不断的淬炼焚焰火种,让它茁壮起来,成为圣火种,到那时他自然也可以控制火如冰了,但这都会成为他武尊战力的一部分,让他在武尊这一境界走的很远一些,更强一些,只有这样他才晋级武神时,才会有质的飞跃,否则,越级战斗都是空梦。

    神!

    这一个字代表着绝对的强横,不容越级触犯的。

    “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啊。”

    凌风摇了摇头,收敛了一下自身气息,而后,走出了古武塔一重门。

    ……

    “我还以为你逃跑了。”叶欣然望了一眼那突兀出现的凌风,淡淡的说道。

    “……”

    凌风一愣,旋即鼻子都气青了,他有那么不济么?难道就只有逃跑这一条路了?

    他有那么蠢萌么?如果真的是逃跑的话,他绝对会把逆神给捅出去,让整个荒城都疯狂起来,那样的话,他才有机会。

    这个白痴女人!

    “一跃三级……”忽然,叶欣然双目一亮,在凌风身上扫了又扫。

    “三级而已!”

    凌风傲然地扬了扬下巴,这个女人太欺负人了,而且又那么暴力,他也只能在天赋上欺负一下对方,有这么好的机会,凌风自然不会放过的。

    他戏谑地望着叶欣然,一副自得的模样,但是,叶欣然接下来一句话,又把凌风打回了原形:“可惜,还只是武皇而已。”

    “……”

    如果不是这段时间,凌风心气儿顺,早就冲上去了,他极度不满,什么叫只是武皇而已!

    你见过这么年轻的武皇至境吗。

    十四岁!

    你懂不懂!

    就是曾经的他,也是十五岁才达到九级武皇的,而这一世他可是后来居上,而且还是重生在一个玻璃脉身上,有这样的天赋,已经是无比惊人的事实了。

    你以为每个人都是生来近妖的叶欣然吗。

    不过,凌风也要承认,就是曾经的自己,在巅峰时期,也绝对不是叶欣然的对手。

    “你身上的气息很不同,很古怪。”

    叶欣然坐在庭院中,手捧一杯兰花茶,沁人心脾的香味,弥漫向四周,她眼睛偶尔会抬起来,望凌风一眼,而大多时候,眼睛还是落在手中那徐徐散开的兰花花瓣上。

    兰花盛开,茶水稍温,正是味正浓时。

    它比凌风更有味。

    这让得凌风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怎么说他都是逆神少主,有这么和他说话的吗?

    于是,凌风撇嘴,他决定反击,就算打不过,也不能输了气势:“你身上的气味也不同,你用兰花洗澡了,还是喝茶了?”

    他笑眯眯的深深一嗅,神情陶醉,微微闭上了眼睛。

    呼啦……

    下一刻,隐、秦傲都和他拉开了距离,一脸震惊地望着凌风,少主果然很彪悍,连小叔祖都敢调戏,要知道叶欣然对于兰花很钟情,无论是饮茶,还是洗澡都会放入兰花花瓣的,里里外外都透发出兰花的天然香。

    而凌风分明就是在嘲笑叶欣然喝的是洗澡水。

    “你不服。”叶欣然说道。

    “什么?”凌风警惕的问道。

    “你才突破三级,成为武皇至境高手,心境自然是不同的,有点气傲了,而这样说你,你是不是心里不服气?”叶欣然说道。

    “……”凌风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你想说什么?”

    “你来挑战我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