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百零七章 担心你们被卖了

    荒城西城。

    地处茂山之上,一座古院森森,四周被老树环绕着,石墙上斑驳着青苔,里面被分割成了数个庭院,郁金香的香气,扑鼻而来,把这个古院点缀出了古风韵味。

    “轰!”

    突兀的,一声巨响,从古院中传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劲风,把四周的落叶、尘沙都吹拂了起来,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冷厉的刀锋,破空的锐气格外惊人。

    紧跟着,一座庭院的竹门被推了开来,一位锦衣青年缓步而出,他眉宇之间镀上了一层喜色,就像是镶金了一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背负着双手,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凌厉的气息,澎湃而出。

    “如涅盘名不虚传。”

    他望着前方,说道:“一枚小小的丹药而已,竟然蕴含着一丝涅盘之火,的确让我完成了一次小涅盘,不过,还是欠缺了一些。”

    “恭喜少主又进了一步。”一位大龄青年无比恭敬的说道,如果云溪在这里,一定会发现这个青年正是在如涅盘拍卖下丹药的那一个人。

    “恩,辛苦你了。”

    那被称为少主之人,淡淡地点头,眼神突兀地阴沉了下来,说道:“这枚丹药很非凡,可惜涅盘之火太少了一些,不然真的可以让我脱胎换骨。”

    “那就多拍买下几枚,让少主可以真正的涅盘。”那大龄青年聂陨笑道。

    “如涅盘自然不可错过的。”

    那少主点了点头,可是那阴沉的眼神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闪过,他沉声说道:“从色泽上来看,这枚丹药绝不是在蛮荒秘境中得到的,而是最近才炼制出来的,令我吃惊的是,在年轻一代之中,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可怕的炼丹师了?”

    “少主怀疑?”聂陨吃惊的问道。

    “怀疑!”

    那少主无比认真的说道:“这种丹药何其珍贵,即便是我们得到了,也不会舍得拿出来兜售的,我真正担心的是,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

    “仅仅是为了圣药么?”

    “而且,最让我担心的是那冰圣!”那少主脸色难看了下来,寒声说道:“武圣至境,在蛮荒秘境近乎是无敌的存在,而且还不是那几个家伙,神秘又强大,那么,如涅盘的来历就更让人深思了。”

    “只怕,接下来荒城不会这么安静了啊。”

    ……

    半个月匆匆而过。

    在这段时间中,如涅盘如日中天,席卷了整个荒城,很多武者都慕名而来,对于那种丹药渴求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特别是这些天,不断的有“如涅盘”洗尽铅华的消息传来,更是让人疯狂了。

    而如涅盘门前,早已门庭若海了,甚至有人在拍卖结束之后,都不愿意离开,一直等待门前,就是为了可以购买到各种丹药。

    对此,凌风几人是又惊又喜,这么恐怖的风暴,让他们都深感棘手,不过为了让更多人可以购买到丹药,他们也开放了一些,限定人数为百人,每隔三天都会兜售一次,美其名曰:这种丹药数量不多,这样的兜售的话,很快就会售罄的。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惊喜不已,这也意味着有更多人可以购买到丹药。

    “想办法拍下’如涅盘’小圣丹!”一处庭院之中,一位大龄青年站起身来,俊朗的面庞上,写满了凝重,他已经听说了,那几个家伙似乎借助这种丹药,又进境了一步,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好现象。

    “是!”

    “不惜一切代价,把小圣丹拍到手!”另外一处庭院中,一位少女冷眼望着窗外,目光有一丝阴翳闪烁。

    一直以来,他们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荒城的格局,可是,却因着一枚丹药而彻底动乱了起来,可以想象,各大武者以及那几个绝顶天才,在得到了这种丹药之后,还能这么淡定吗?

    可以说,那如涅盘就是动乱的根源!

    她蹙着眉头,望着远方,对于如涅盘更加的好奇了,到底是什么的勇气,才能让他如此大胆,在这个时候引起这么大的波澜,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上,要知道一旦大战爆发,如涅盘必然首当其冲,会被人杀光抢光的。

    不过,这种微妙的平衡,还没有被打破,那么,这种丹药自然是不能放过的。

    ……

    相比外界的议论纷纷,处于颠覆的状态,凌风所在的小别院,却格外的安静。

    在这半个月中,凌风已经把人绝武技,书写成了文字,又勾勒出了一幅幅武之图册,交给了叶欣然、隐以及秦傲,这让得他们欣喜若狂,奉为珍宝。

    并且,隐亲自动身,把《人绝》拓扑了一份,匆匆地赶往了鬼斧之中,这对于逆神的意义太重大了,古武传承牵动着每一个古武者的心神。

    毫无疑问,整个逆神一片沸腾,连逆神之主都不能淡定了,如果不是担心会引起太大的波动,他都要亲自赶往荒城了。

    “人绝!”

    他手捧拓本,双目绽放出了瑞彩,仔细端详了片刻,才深吸了一口凉气道:“这的确是一种强大的武技,但似乎还局限于武圣与武尊之间。”

    “正如逆主所言,人绝只是九绝之一,在其之上还有着更加恐怖的几绝,只是……”隐双目火热,对于他们来说,人绝已经足够强大了,即便是逆神之主领悟了之后,也会如虎添翼的。

    只不过,他却犹豫了一下,才缓声说道:“少主,他似乎有所隐瞒。”

    “哈哈……这个小家伙,也太谨慎了一些,担心逆神会鸟尽弓藏么?”逆神之主苦笑了一声,也不气恼,换做他是凌风,也会这么做的。

    “行了,你们全力辅佐他,这人绝也足够了。”

    逆神之主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道:“你们都要小心一些,不要小觑了凌风,他远比你们想象的要聪明很多。”

    “少主的确很聪明,不过小叔祖更厉害。”隐抿嘴轻笑道。

    “这也是我要提醒你们的地方。”

    逆神之主脸色一肃,认真的说道:“人绝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死物,早晚要交给逆神的,而’如涅盘’则不同,那是他立足的根本,每一枚都可以拍出一个天价,而且他又是炼丹师,对于圣药的渴望,正如你们对于人绝的渴望一般。”

    “逆主的意思是?”隐一惊,不禁问道。

    “如果这是他故意为之,从一开始他就准备把《人绝》交出来呢?”逆神之主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这……可能吗?”

    隐张了张嘴,他脑海中全都是凌风气急败坏的样子,怎么可能是故意的?何况,那是小叔祖出手的啊,难道也在凌风的预料之中?

    “他有那么聪明吗?”隐不禁问道。

    “比你们想象的还要聪明!”逆神之主无比肯定的说道,一个能和逆神周旋这么久的家伙,岂是那么简单的货色。

    “逆主在担心什么?”

    “担心你们被他卖了,还在帮他数钱啊。”

    ……

    凌风消失了,就那么的突兀,让得叶欣然都措手不及,如果不是云溪、傲娇鸟都还在的话,她都担心凌风逃跑了。

    古武塔第一重门内。

    凌风盘膝而坐,双目微闭着,正在全力的吸纳四周的天地玄气,虽然他很不想再走进来,不过,他也隐隐地感觉到了荒城沸腾之下,所汹涌的浪潮。

    对于危险无比警觉的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劲,所以,他对傲娇鸟、云溪交代了一番,就进入了古武塔之中。

    如今,他的实力相比叶欣然还是弱了太多,尽管倾尽全力、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可以杀掉一个雨凌天,但是,自身也会彻底的枯竭,很长时间都无法恢复过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一旦对上两三名这样的武者,他必死无疑。

    所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就变得迫在眉睫了。

    “《人绝》已经到手,想来那几个家伙会安静一段时间了吧?”凌风咧了咧嘴,那叶欣然从一开始就给他挖坑,真当他是白痴呢?

    “三个白痴!”凌风爽快的暗骂一声,心中的郁气终于松懈了几分。

    盘坐在古武塔一重门中,那六臂神猿并没有出现,这让得凌风暗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后者已经认可了他的存在,不会再对他不利了。

    而一想到,这里可是五倍时间流速,他就开心了起来,这里俨然就是洞天福地,可以让他最快的突破武皇至境,乃至于是武圣之境。

    “来吧,我要突破!”

    凌风深吸了一口气,彻底地平静了下来,随着吸纳的天地玄气越来越多,他整个人都散发着蒙蒙灵光,身上的气息惊起的波动也越来越大。

    他全力运转虚空道,让得那缕缕天地玄气,在古武血脉之中转化成了精纯的武皇之力,不断地汇聚向丹田,初时如稀薄的白雾,随之不断地浓郁,化成了淡薄的雨丝。

    一天之后,那雨丝越来越厚重,变成了晶莹无暇的水滴,浓缩在一起,隐隐之间,有潺潺之声缓缓地传了出来。

    “呼哧……”

    这般几个时辰之后,那水滴猝然间燃烧了起来,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化成了炽热的火焰,暗金的光芒,也从中间迸射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