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九十二章 杀到天流血

    阴河森寒。

    猩红的河水,就像是鲜血一般,徐徐翻滚,在暮色四合的时候,都散发出妖异的气息,阴寒的气流从河水中翻滚出来,令人浑身发寒。

    可是,就在此刻,人们的眼中却只有那一个人,那一只鸟,他们一路俯冲杀戮而来,沿途都是鲜血与尸骨,比阴河还要森寒可怖,令人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同的是,玄空宗那仅剩下了四十余人是激动的颤抖,而绝云门则是无比惊颤,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少年会这么的果决、这般的迅速,直扑而来,势不可挡,一块巨石铸就了一个可怕的血路。

    他是魔鬼么。

    他是从地狱里面跑出来的修罗吗。

    人们惶恐不安,相比金鹏,他们更畏惧于凌风,这个少年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心境都是出类拔萃的,一路横杀而来,把他们即将胜利的喜悦与心中的信念都拍成了粉末,连三级武圣都难以抵挡住他的一石头,试问四级武圣,五级武圣又能不能抵挡?

    最关键的是,谁能肯定这就是那少年最强的战斗力。

    地面上到处都是血,尸骨散乱的分布在四周,空气中弥散着浓烈的血腥气味,可是,在这样的场面下,所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每个人的眼睛都落在了凌风身上。

    天地诡谲!

    就连李风雨眼角都冷不丁地抽搐了一下,那个少年给他的感觉谈不上很危险,但是金鹏却是实实在在的九级武圣,让他都无比忌惮,而这一行人杀来,已经有三、四十的武者倒在了血泊里面,还不够更惊人的吗?

    他虽然年轻,但却有着不相称的战斗力,他比他们更残忍!

    “你是谁?”良久,李风雨才开口说道:“是玄空宗余孽?”

    “余孽。”

    柳舒舒一愣,双目顿时阴沉了下来,眼前的这个青年一上来就给玄空宗摁上了一个罪人的名头,这显然超出了小刁蛮的底线。

    “在我看来,你们绝云门才是余孽。”柳舒舒气的浑身直哆嗦,她歇斯底里的怒吼道:“绝云门杀我玄空宗弟子,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去!”

    “就凭你们几个?”李风雨轻蔑的说道。

    “你觉得不够吗?”

    凌风向前走了一步,把二重石直接扔在了地面上,众人只觉得脚下一沉,心神都不禁颤抖了一下,由此可见,那块石头有多么沉重了。

    “凌风是么?”那李风雨抬头直视着凌风,冷酷的笑道:“你们的战斗力是比这帮废物要强大一些,但是,就凭你和金鹏,似乎还不是我们的对手,何况,你不是玄空宗的弟子,何必要趟这一趟洪水?”

    “谁告诉你,我不是玄空宗弟子?”

    凌风目光一闪,有些嗜血的笑道:“再说,你和我很熟吗?”

    “玄空宗得罪了我们绝云门,在大战之前,我们自然是要好好了解一下对手的实力,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李风雨笑眯眯的说道。

    “那么,我杀了你们三十人,这样的血腥,你们满意吗?”凌风没有回答李风雨的话,他知道对方根本就没有说实话,以绝云门的强大,想要灭掉玄空宗,根本就不会费太多力气,他们只需要知道玄空宗最强天才有多么厉害就足够了。

    而无论是柳舒舒,还是他,都是微不足道的人物,绝云门会事无巨细都要打听一番?

    以绝云门一众武者的骄傲心性,他们会做这样的事情吗?

    所以,他反击了,就像是一柄匕首,狠狠地扎在了那李风雨的心脏,杀了绝云门那么多人,还要问对方满不满意,还有比这更欺负人的吗。

    “呵呵,你果然是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但是我却可以亲手杀了你。”李风雨冷蔑的笑道。

    “这也是你们打听到的吗?”

    凌风一点都不生气,只是饶有所思地望着李风雨说道:“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对我了解的这么透彻,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请他喝一杯?”

    “这一战之后,如果你还活着,我想我会很乐意请你喝一杯断头酒。”李风雨依旧嗤笑,放佛就没有听到凌风说话似得。

    凌风似笑非笑,虽然那绝云门这位高手所说的不多,但是,他已经从只言片语之中,推断出来,玄空宗绝对不是一块铁板,有人出卖了所有人,而一切的根源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却是有点扑朔迷离了。

    他拭去了脸上的鲜血,而后,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矮山,它陡峭林立,就像是一柄宽厚的利剑,直插在山石之中:“你觉得那块山石如何?”

    “你想说什么?”李风雨眯着眼睛说道。

    “我想立两面墓碑,一面写绝云门葬身之地,一面写叛徒自掘坟墓。”凌风冷酷的说道。

    “……”

    李风雨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那是气的,在他看来凌风实在太狂妄了,虽然那金鹏是九级武圣,令他都没有战胜的把握,可是,现在绝云门武者很多,想要拦住它并不是难事,而凌风几人虽然也不弱,但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是必死的一战,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傲气。

    “你想怎么死?”李风雨气的眉宇都倒竖起来,他知道凌风口齿伶俐,比逊色于刀兵,但事实比他想象的还要“残酷”一些,在这样下去,他估计会被气疯了。

    “杀!”

    柳舒舒已经忍不住冲了过去,直接迎上了面前一位武圣高手,七道金色的武皇之力,形成了冷厉的剑芒,一剑比一剑更凶狂。

    “噌噌……”

    在这一刻,他施展出了九天杀,那肃杀的杀气,瞬间就弥漫了开来,卷动着空气,隐隐的像是有一柄夺命的利剑,从数道剑芒中冲杀了出来,气势澎湃。

    “当!”

    可是,她的境界还是太弱了,那人只是挥出了一剑,手心飞出了一道圣光,凝成了一柄战刀,狠狠地迎击了上去,一下子就把九天杀给斩碎了,就连柳舒舒也被震飞,嘴角流血。

    “舒舒!”

    慕容皓然以及玄空宗一众弟子都是大惊失色。

    之前,他们见到了金鹏、凌风,都被那股强大的气势所震慑,可是,却忽略了柳舒舒,终究是起步太晚了,哪怕很天才,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面,也不可能晋级武圣的,就是七级武皇都已经很惊人了。

    “舒舒,你不要意气用事,快走!”慕容皓然血泪长流的大吼道:“苏灿、雨凌天大哥都已经战死了,我大哥与姐姐也都死于这一战中,你就不要做傻事了,活着离去。”

    “蓝雨大哥、秋兰姐姐战死了?”柳舒舒娇弱的身躯猛地颤抖了一下,小脸瞬间就苍白了下去,形势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他们都死了啊,所以,舒舒你一定要活着!”慕容皓然目眦欲裂。

    “我会活着!”

    柳舒舒杀气凛然的道:“你也要活着,我们要杀光绝云门,要他们为死去的玄空宗弟子陪葬,不是谁都可以欺负我们的。”

    “舒舒,不要胡闹!”慕容皓然声音冷厉的说道:“我承认你这段时间进步很大,可是,你们还不是他们的对手,一旦金鹏被人拦住,那么,你我、凌风都会被杀,那时候就真的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速速离去!”

    “皓然大哥!”柳舒舒忽然笑了,笑得狰狞可怖,又充满了血腥的味道,她仰天长啸,道:“你小觑了我,更小觑了凌风。”

    “今天,谁也救不了绝云门,神来了都要摇头!”

    她疯狂了!

    她傲气冲起!

    以前她只会歇斯底里的发狂,那是因为她只能拼死一战,可是,今天她不会,因为凌风,他身后站着的是整个蛮荒秘境最恐怖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逆神到底有多么强大,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

    没有人知道逆神内心有多么骄傲,而在今天她感觉到了!

    “血洗绝云门,杀到天流血!”

    傲娇鸟也冲了下来,直接站在了柳舒舒的肩头上,它知道以后者的战斗力,是无法坚持到逆神来临的,而在这个时间中,它、龙狮以及云溪就是柳舒舒的守护,更重要的是,凌风已经暗中交代了,只怕是有人要对柳舒舒下手,才致使玄空宗一众弟子倒霉的。

    “狂妄!”

    李风雨怒不可遏,他就没有见过比凌风几人更嚣张的,不过是武皇而已,就扬言要杀掉绝云门,灭他们满门。

    他们是神么。

    “我们会把你们的尸体一块一块的剁碎了喂狗!”他一步迈出,直冲向了金鹏,而在他身旁的三人也都冲了出去,与他并肩而立,直面金鹏。

    这是他们唯一的威胁,只要拦住了它,后面的战斗,就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了。

    “相对来说,我们就比较仁慈了,由此可见,恶人就如豺狼一样,让人愤恨,千夫所指,恭喜你们恶人做的很成功。”凌风神色不变,金鹏来自于逆神,他相信它的强大。

    当然,如果金鹏伤了,相信一定有人比他们更怒,逆神之主那老家伙很护犊子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