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八十九章 玄空宗的黄昏

    大战如火如荼。

    整个荒林都被染成了血色,地面上一片猩红,方圆十里之内全都裂开了,古树残叶上,洒满了鲜血,甚至有碎裂的血肉,它压弯了残叶,缓缓地滑落而下,构成了最残忍血腥的一幕。

    玄空宗弟子从刚开始进入蛮荒秘境数百人,到现在只剩下了一百五十余人,虽然大多都是武皇,但是当他们发狂起来,不顾生死,所能爆发出来的潜能,也是无法估量的。

    “皓然,我给你杀出一条血路,你尽快冲出去!”慕容秋兰浑身是血,脸颊上被人砍了一刀,一面脸颊上的血肉全部被削掉了,露出了森森白骨,爬满了鲜血,看上去狰狞可怖。

    她一剑砍杀了对手,冲到了慕容皓然前方,圣光瞬间就掀起,化成一条金色的大剑,迅猛地劈了下去,强横的气流,与霸道的剑芒,“当”的一声,就把慕容皓然的对手给震退开去。

    “姐姐,我不走,大哥战死了,我慕容皓然要为他报仇,我不怕死!”慕容皓然血红着眼睛。

    在慕容家,他们三兄妹就是整个家族的骄傲,特别是慕容蓝雨,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半步武圣的境界,在进入蛮荒秘境不久,就突破了武圣之境,纵观慕容家族这么多年,他也是最快的一个人,说他一个人挑起了慕容家族年轻一代也不为过。

    很小的时候,慕容皓然就把大哥当成了偶像,希望有一天可以达到、甚至是超过慕容蓝雨,可是,他虽然天赋很不错,但终究是逊色许多的。

    可这并不影响他与慕容蓝雨之间的感情,因着在玄空宗,慕容蓝雨一直在照顾他,所以,两人的关系极好,可是,如今慕容蓝雨却战死在了蛮荒秘境,而凶手就在眼前。

    他岂能不疯狂?岂能不厮杀。

    慕容蓝雨不怕死,所以,他和雨凌天走了出去,和绝云门的天才战斗,也丝毫不退,作为他的弟弟,又岂能丢脸。

    “皓然,不要胡闹!”

    慕容秋兰双目赤红,大声呵斥道:“我知道你不怕死,蓝雨大哥也不怕死,我们慕容家没有一个孬种,可是,你却不能死!”

    “无论是为了蓝雨大哥,还是为了我们慕容家,你都必须活着回去,你知不知道,在整个慕容家年轻一代之中,你的天赋都是最好的,连蓝雨大哥都不如你。”

    “不,大哥才是天赋最佳的天才!”慕容皓然痛苦的吼道。

    “是你!”

    慕容秋兰不容置喙的说道:“你之所以不如蓝雨大哥,是因为你磨砺不够,你只看到蓝雨大哥的强大,可是你却不知道这些年他经历了些什么,他是我们慕容家的第一天才,所以,他只能不断变强,哪怕那很血腥。”

    “大哥,他很疼你,所以,不想让你挑起这个重任,可是,现在他死了,你就必须活下来。”慕容秋兰双目恸哭,可是声音却愈加狠厉了:“如果你死了,慕容家年轻一代就全完了,所以你要活着。”

    “也必须活着!”

    “大哥,他……”慕容皓然浑身巨震,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整个人如遭电击,他想到慕容蓝雨每次在比斗的时候,都强势地把他击败,他以为这是在激励他,可是没有想到,这是在爱护他,不想他过早的背负起家族振兴的使命。

    可是,现在大哥死了,慕容家族进来的几个人,只怕也很难活着离开,就连慕容秋兰也形势危急,在此时此刻,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他不能死,也没有资格去死!

    所以,他要活着,慕容家族年轻一代,只有还有一个人,就绝对不会倒下去。

    “杀!”

    他血泪长流,在得知了真相之后,心中更痛,哪怕是血肉被撕裂,都让他失去了感觉,他跟在慕容秋兰身后,不断的血杀,试图冲出去。

    “砰!”的一声。

    就在他和慕容秋兰联手,从绝云门的封锁之中打开了一个缺口,准备冲出的时候,却被一道凌厉的拳头,一下子打了回来,肩头的骨头都碎掉了,在血肉之间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想走,就凭你么?”

    在天空上,李风雨冷酷的说道,他即便是在和雨凌天大战的时候,依旧可以分神他顾,在见到慕容皓然想要逃走的时候,果断的杀出了一拳,仓促之间,就把后者打得狼狈不堪,差点半废了。

    “有一天,我要杀了你们全部!”慕容皓然血红着眼睛,嘶哑的惨叫道。

    “蚍蜉也敢和皓月争辉?”

    李风雨轻蔑的笑了笑,道:“以你这种天赋,即便是给你十年二十年、上百年又能如何?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你永远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你……”慕容浩然被噎的说不话来,他的天赋在慕容家族算是出色的,即便是整个灵空岛也可以说是天才,但是,在李风雨这样圣岛天才面前,的确不值得一提。

    “皓然,不要被他动摇,无论如何,都要杀出去。”慕容秋兰脸色难看,她血流的太多了,已经快要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她知道自己是无法活着离开了,只希望慕容皓然可以活着离开,难道这也成了奢望吗?

    ……

    大战愈来愈惨烈,玄空宗高手大多都已经死绝了,真正能和绝云门一争高下的天才,也就只剩下了一个雨凌天,而现在他也被李风雨给缠住了,很难分神他顾。

    这也致使玄空宗全面落入了下风,被绝云门上百弟子围困这绞杀,一时间,哀嚎遍野,几乎每一个玄空宗弟子都染上了鲜血。

    当然,绝云门虽然强大许多,但在这样的血战之中,也有人遭受了重伤,甚至被几个发狠的玄空宗弟子给拖进了沼泽里面,一下子就被吞没,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

    “喀擦,噗嗤……”

    随着血肉破碎的声音传来,玄空宗一位少女被人生生地拗断了脖子,鲜血从骨头缝里渗出来,凄艳的就像是瑰丽的花朵,她瞬间就香消玉殒。

    泣血的玫瑰!

    “吴丽师姐!”有人疯狂的大吼,声音无比痛苦。

    她是一个温柔的大姐姐,对于新晋弟子都格外照顾,哪怕是进入了蛮荒秘境也是如此,而每当有人被欺负的时候,她都会站出来,为他们遮风挡雨。

    此刻,谁又能为她遮风挡雨。

    “呃啊,老子和你们拼了!”有人怒吼,歇斯底里地杀向了那位杀掉吴丽的绝云门弟子,“轰隆”一声,他身上的气势爆炸了,一下子打破了九级武皇的限制,冲到了武圣境界。

    圣光沸腾,一刀斩下!

    “噌!”

    天空被撕破了,只剩下了一道绚烂的刀光,它或许不够气势恢宏,不够夺目耀眼,但却是他最强的一刀,他要为吴丽师姐报仇。

    “你太弱了!”那个人冷笑连连,对于后者突然突破到了武圣境界,也有些吃惊,但也就仅仅如此,以他这个境界,根本没必要把后者放在眼中。

    下一刻,他动了。

    整个人化成了一道虚淡的风,从后者攻击的方向消失,紧跟着,他五指一张,就扼住了玄空宗弟子的喉咙,眼眸中燃烧着嗜血狰狞的笑意。

    “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蝼蚁。”话音落下,他五指用力,瞬间就把后者的喉咙捏断了。

    “咯咯……”

    鲜血从陈良口中逸散出来,他眼神哀伤,双目翻卷着,他心中恨意滔天,恨不能斩尽仇敌,恨不能为师姐复仇啊!

    死不瞑目!

    而对于玄空宗来说,这只是血战中的一个小缩影,有太多的武者就这么战死了,而他们也被杀的节节败退,根本坚持不下去,不过,即便是绝云门高手众人,也不可能封锁着所有人。

    “轰隆隆……”

    一个巨大的声音,从战场中间炸开,把四周的武者全部掀飞了出去,就连地面都被打的四分五裂,涟漪直冲天空。

    “姐姐啊!”慕容皓然凄厉的惨叫,牙齿都磨碎了,浑身直哆嗦,悲从心头起。

    血泪长流!

    恨不能为她杀敌!

    战斗越来越艰难,玄空宗可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了,慕容秋兰知道不能再等了,她的血已经流干,战斗力羸弱不堪,所以,她望了最后一眼慕容皓然,决绝地自爆了。

    武圣自爆!

    那威力可想而知,就是三、四级的武圣,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威力,当场就有人惨死,也有人被掀飞,在东南方向,形成了一个缺口,一片真空地带。

    “走!”

    下一刻,有人一拉慕容皓然,根本就不给他反应时间,直接冲了出去,向着沼泽深处逃去,更多的人也跟随而至,虽然绝云门众人反应也很快,但还是难以阻挡这种洪流。

    这是慕容秋兰以生命换来的机会啊!

    人的力量,在这个时候彻底激发出来,越级战斗,数十人冲击几个人,哪怕是武圣都要被震开,而后,玄空宗势如破竹的飞了出去。

    然而,在那一个方向,他们的去路前方,只有一条河——阴河!

    这是一个绝境,这是玄空宗的黄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