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八十七章 阴山冷壑

    泥塘翻滚着泥土的气息。

    逆神之主目光炯炯有神地望着前方,深邃的杀意,直要穿过这片天空,而在他身后叶欣然、隐、秦傲都冷然而立。

    “绝云门,王烟是你么?”他声音沉沉的,让人感觉天空中有一块大石要压落下来。

    “竟然有人要对我古武的希望下手,呵呵。”逆神之主在笑,可是声音却是冷的吓人,逆神强者把古武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凌风的身上,那么,他就不容易有任何意外的发生。

    何况,他已经从叶欣然那里知道,凌风已经凝练出古武血脉,显化出了异象,也正因为如此,整个逆神都空前的欢呼。

    雷劫火凤!

    这种血脉太罕见了,即便是神龙血脉都未必能够媲美,最关键的是,还是那遮盖在雷劫火凤上面的星空,它太深邃,太神秘,让逆神之主与叶欣然都沉思着,他们看不透,却可以感受到它的强大。

    独一无二!

    最终会绽放出怎样的璀璨,连他们都充满了兴趣,或许,在未来古武会因着那个少年,绽放出更加绝艳的光芒呢?

    当一个在绝望中的人,看似星星点点的希望,就会爆发出无尽的潜能,而现在的逆神就是这样,他们真的在凌风身上看到了古武之火在熊熊燃烧。

    那么,谁要掐灭这一火种,他们就会掐死那个人!

    而这也是为什么叶欣然都要亲自回来,把这一消息告诉逆神之主的原因,古武血脉异象代表着非凡的意义,也代表着凌风可以动用逆神多少力量。

    “他要什么,就给他什么!”

    逆神之主深吸了一口气,逐渐地平静了下来,敢和逆神作对的都要倒下,何况,在那绝云门中,还可能有逆神的叛徒后人,这就不可饶恕了。

    必杀!

    “是!”

    秦傲、隐都重重地点头,他们因着逆神之主的一句话而变得热血沸腾,双目中的杀意不加掩饰的爆射出来,可以说,逆神沉默了太久了,虽然偶尔也会打杀几个作死的家伙,但大多也就是走出一两个人而已。

    可是,今天!

    整个逆神因那个少年而动,它如同出鞘的利剑,要彻彻底底的绽放出绝艳的光辉,这也是逆神在向全天下宣战,谁与争锋。

    不过,逆神也不会倾巢而动,老辈的强者,根本就不会参与到这种战斗中,毕竟,蛮荒之境只对年轻一代开放的,那自然也是年轻一代的争锋拼杀了,如果,干翻一个绝云门都要逆神老辈强者出手的话,那么古武就真的没救了。

    于是,隐、秦傲出世,逆神年轻一代二十余人出世,而压阵的则是叶欣然!

    “啸”“啸”……

    连金鹏都感受到了这种热血,它们修炼的也是古武,不甘这种平静,现在它们终于也要走出去了,怎能不冲动。

    一股热血冲天宇!

    “哗啦……”

    狂风大作,劲气崩云,三头金鹏扇动着翅膀,卷动着漫天的风沙,直冲天宇,而在金鹏的背上,则是站着二十四名逆神年轻一代的天才,清一色的武圣,而且都不是一般的武圣,每一个人都可以越级战斗。

    这种一群变态啊!

    ……

    阴山冷壑,三面环山,一面靠水,终年阴风阵阵,在山脉深处更是有一个个如同幽冥一样的洞口,汩汩冒出冷森的阴气,即便是强大的武圣,在这里都要打一个冷战的。

    山峰耸立而起,就像是笼罩在天空中的一朵青云,每一座山峰都很庞大,横亘在冷壑四周,即便是武圣想要翻越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毕竟越是往里,那阴气也愈加的浓烈,沁人心脾,夺人魂魄。

    而在冷壑的另一面,则是一条阴河,蕴含着浓重的煞气,对于武者来说,那也是恐怖之物,而且上方还有着阴云笼罩,武圣也不可以横渡过去的。

    不过,在三座山峰之间,却有着一条“罅隙”,可以进入阴山里面。

    此刻,在那“罅隙”之间,有着浓重的血腥气味飘散着,一具具尸骨,在炙热的阳光下,已经扭曲变形,散发出恶臭气味。

    “呵呵,竟然坚持了这么久,的确是出人意料。”

    一处矮小的山峰上,几位青年凝立着,他们透过山峰的“罅隙”,望向了那阴山冷壑,眼眸中燃烧戏谑的杀意。

    “玄空宗,的确有几个棘手的人物啊。”其中一个青年摇头说道。

    “哼,一个玄空宗而已,各位师弟就不要妄自菲薄了吧?”一个声音说道,紫衣飘动,他面庞很普通,但却有着与之不相称的凌厉气势。

    “风雨师兄,一个玄空宗自然不值得一提,但是,那个人要杀的,可不止是他们啊。”站在李风雨身旁的锦衣青年笑道。

    “据说,那只不过是一个武皇级的少女,怎么会这么就都没有消息?难道已经变成了一具红粉骷髅了吗?”李风雨蹙眉说道。

    蛮荒秘境充斥着的恐怖太多,沼泽大川,随时都会把一个武者埋葬,连渣渣都不剩,他们自然也是找不到的。

    “不是说,在那少女身旁,还有一个武皇级别的贴身高手么?”那锦衣青年华立嘴角微翘,虽然语气很平稳,但言语中却无比的蔑视。

    一个武皇而已,即便是很逆天,又能威胁到他们吗?

    “说不定,他们双宿双死了呢?”有一个青年讥笑道:“风雨师兄,我们还要在这样的等下去么?已经五天了,我只怕夜长梦多。”

    “而且,时间拖得越久,越会让人猜忌,估计就算那小妮子知道玄空宗众人被困,也不会赶来的。”

    “恩!”

    李风雨抬起头来,望着那逐渐阴沉下来的天空,说道:“山雨要来了,我们就再等上一天吧,如果那个少女还不出现,就先除掉玄空宗一众废物。”

    ……

    “五天了!”

    荒林森森,空寂的让人心头都开始恐慌起来了,一群人零散地坐在山林中,一个个愁眉深锁,眼睛无神地望着不远处的沼泽。

    “那绝云门的攻击越来越猛烈了,只怕我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慕容皓然脸色惨白的说道。

    “云绝师兄重伤了,连苏灿师兄也遭遇了不测,在这么下去,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慕容秋兰痛苦的摇头,她俏丽的面庞满是忧色。

    毫无疑问,他们正是玄空宗年轻一代一众人。

    云绝、苏灿代表着玄空宗最强的战斗力,可是,那绝云门攻击太恐怖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绝云门弟子是怎么出现的,而后,他们就遭遇了伏击,当场就战死了十几人,就连苏灿也在逃亡的途中,被那人一剑斩杀。

    而在他们躲进阴山冷壑第三天的时候,云绝也被绝云门的高手打成了重伤,经脉都破损了,头部也遭遇了重击,昏死至今,让玄空宗一众弟子都是愁云惨淡。

    “现在只有雨凌天师兄,带领着一众师兄师姐在阻挡。”一位少女眼睛红红的,布满了血丝,这是他们经历过的最惨烈的一场战斗,眼睁睁地看着曾经熟悉的面庞倒在了血泊里,看着苏灿为了给他们争取时间,被人活生生的撕裂。

    那种感觉,恨不能斩尽仇敌!

    而现在曾经的玄空宗年轻一代七绝,死的死,残的残,只剩下了雨凌天与蒙括两个人了,可是,在绝云门那恐怖的攻杀之下,他们又能坚持多久呢?

    何况,那绝云门最可怕的天才,乃是一名七级武圣,就是雨凌天都无法相提并论的。

    一片绝望!

    原本玄空宗年轻一代有数百人之多,可现在剩下的却只有不到一百人,而在这五天之中,几乎每天都会有近十人战死,埋骨蛮荒秘境。

    “阴山大壑隐藏着很多恐怖之地,暂时那绝云门还不敢冒险深入进来,可是,在这样下去,我们首先就要崩溃了。”有人撕心裂肺的大叫道。

    阴气逼人,煞气侵入。

    众人都有种身体发寒的感觉,像是在阴山里面,有一头魔鬼正远远地盯着他们,那就是笼罩在众人心头的阴云,让他们不敢深入进去,而且,就是在阴山接近深处的边缘地带,都有着数十位弟子付出了生命,有人被沼泽吞没,有人被泥潭中的妖兽一口吃掉。

    还有人不慎掉进了阴河之中,在极短的时间内,化成了一具白骨,那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他们每天都笼罩在这种死亡阴影之下,精神上都要崩溃了。

    “幸好舒舒与怜儿,没有和我们在一起。”慕容皓然轻声说道。

    “你认为那绝云门会放过怜儿与舒舒吗?”慕容秋兰摇头说道:“那绝云门根本就是要赶尽杀绝,不留活口,很可能怜儿与舒舒已经遭遇不测了。”

    “不会的!”

    慕容皓然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目赤红,却倔强的摇头道:“舒舒虽然战斗力不够强大,但是,她身边却有一个凌风,他不会让舒舒受到伤害的。”

    “云绝师兄、苏灿师兄比那凌风如何?”慕容秋兰拍了拍慕容皓然的肩头,站起身来,说道:“不管舒舒现在怎么样了,我们都要尽可能的活着走出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