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八十六章 真凶

    小叔祖!

    这三个字太有压迫感了,让凌风都窒息了一下,就连云溪、柳舒舒、傲娇鸟、龙狮都无比惊诧,他们没有想到隐、秦傲会这么称呼叶欣然。

    而更让凌风气愤的是,既然他承认了逆神少主这一事实,你们不应该先来敬拜我么,为什么却是叶欣然?

    他感觉很受伤。

    “小叔祖,是上一代逆主的弟子。”隐显然看出了凌风的疑惑,出声解释道。

    “我擦……”凌风又被震惊了,叶欣然来头太大了,上一代逆主的弟子,那可是能与当今逆主平起平坐,丝毫不落下风,虽然她的境界还不足以威胁到逆主,但她实在太年轻了,未来的成就绝对无法想象。

    “恩!”

    叶欣然神色从容,她瞥了隐、秦傲几人一眼,道:“怜儿,真凶!”

    她声音简短,却透发出不容置喙的力量,她没有问怜儿是谁,更不知道她有什么来历,她只是需要一个真凶,一个答案。

    “是!”

    隐、秦傲恭敬的点头,而后,转向凌风说道:“少主放心,只要那个人在蛮荒秘境,他就一定跑不掉,而今少主是我逆神的少主,那就是与我整个逆神为敌。”

    “不管是谁,杀!”

    杀气铮铮,如一柄战刀撕裂了布帛,凌厉而锋利。

    对于如今的逆神来说,没人可以阻止古武的崛起,而凌风就是古武的希望,他承载的太多,一旦死亡那对于逆神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所以,但凡威胁到逆神的,皆杀!

    下一刻,他们躬身退了出去,依旧没有问怜儿是谁,也没有问凌风、柳舒舒以及那怜儿有什么来历,他们想要知道答案,就一定可以找到答案。

    “既然你们都已经承认我是逆神少主,你是不是也该换一个称呼了?”凌风恶趣味的说道。

    “他们这么称呼我,逆主也这么叫我。”叶欣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得凌风一阵无语。

    难道,让他叫叶欣然:小叔祖么。

    ……

    不足两天的时间!

    隐、秦傲又回到了小别院,他们脸上也有着难以掩饰的疲倦之色,可眉宇间,却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喜色,凌风成为了逆神少主,这一消息已经传回了逆神,让得人们都振奋不已,而在得知有人对凌风不利的时候。

    逆神之主只说了一个字:“杀!”

    无头无尾,却充斥着凌空的气势,这是与整个逆神作对,而这样的人要么已经离开了蛮荒秘境,要么都已经化成了一具白骨了。

    于是,整个逆神都疯狂了,如一朵绚烂的焰火,冲上了高空,彻底炸开,而后,就是蛮荒秘境的沸腾,而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他们就找到了真凶。

    “金峰岛,绝云门!”

    隐站在叶欣然面前,也站在了凌风面前,他双目倒映着森冷的杀意,他虽然不知道凌风、柳舒舒为什么会得罪这样的势力,但只要是敌人,那就必杀。

    “绝云门?”

    凌风、柳舒舒都是一怔,虽然凌风来到西神岛时间不久,但他知道绝云门是圣岛的一个势力,根本就不是玄空宗可以相提并论的。

    柳舒舒也摇头,在她的记忆中,玄空宗和绝云门没有什么交集,更谈不上冲突,他们有什么理由杀害怜儿姐姐?

    “不止如此,我们还得到了一个消息,是关于玄空宗的。”秦傲沉声说道。

    “什么消息?”柳舒舒焦急的问道。

    “阴山冷壑,玄空宗所有弟子几乎都被困死在那里,绝云门要把玄空宗赶尽杀绝。”

    “什么。”柳舒舒小脸一下子就煞白了起来,身躯更是摇摇欲坠,那已经干涸的眼睛,又一次渗出了鲜血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凌风脸色铁青,那绝云门下手还真狠啊,杀了怜儿还不够,还要灭了玄空宗满门,手段何其残忍。

    不过,他却隐隐地发现不对劲,绝云门有什么理由这么做?除非是玄空宗有人得到了天地至宝,让他们都逼得不已,下此杀手。

    “五天前!”隐神色古怪的说道。

    “也就是说,玄空宗众人已经被困在那阴山冷壑之中,整整五天了?”凌风眼角抽搐了一下,身上的气势更加内敛,但熟悉的是人都知道,那是凌风真正动了杀意的时候。

    “正是!”隐无比肯定的说道。

    “呵呵,当真把我们都当成白痴么?”凌风眯着眼睛,他宁静地站在叶欣然身旁,这个少女的确没有再对他出手,也没有这个必要。

    “还有什么消息吗?”良久,凌风才转头问道。

    “没有!”隐摇头了,这才是他真正感到古怪的地方,绝云门与玄空宗年轻一代的悬殊很大,在整个玄空宗也有那么几个人可以与他们争锋的,在这样的悬殊之下,玄空宗依旧坚持到了现在,这其中怕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是因为阴山冷壑有着武者的禁制阵法,还是因为玄空宗弟子得到了惊人的至宝,可以压制住绝云门的攻击?

    可即便是如此,只怕也很难坚持到现在吧?因为至宝动人心,绝云门难道就不担心时间拖得越久,越会引人瞩目吗?

    这显然是不肯能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而真正让凌风震惊的是,就连逆神都找不到真相,这才是最令人头痛的。

    “凌风,我要杀人。”

    柳舒舒止住了泪水,身上杀气一道道卷起,她紧攥着双手,凶戾的说道:“我们不能在这样的等下去,不然的话,我玄空宗的弟子就都要死在那阴山冷壑之中了。”

    “好!”凌风点了点头,眼神很阴翳的说道。

    他敢肯定那绝云门围困玄空宗众人,目的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很可能就是冲着柳舒舒来的,可这样的猜测,他是不会告诉她的。

    “不过,要稍等一下。”凌风拍了拍柳舒舒的肩头,把她交给了云溪。

    “舒舒,我们这就去准备,放心谁也杀不了玄空宗弟子的。”云溪心领神会,她知道凌风有话要单独与逆神说,而且不想让柳舒舒知道,所以,她拉着柳舒舒走了出去,柔声安慰起来。

    “你想说什么?”叶欣然问道。

    “我在灵空岛的时候,曾经被人暗杀。”凌风目光阴沉的说道:“那是两个老者,其中一个是武圣,而我的九天杀,也是从他手中得到的。”

    “你怀疑在那绝云门里面有王烟的后人?”叶欣然一怔,虽然依旧冷冰冰的,但是却带着一股芬芳之气,扑面而来。

    美人如花,却比万花多了一分娇羞。

    “恩,他们是冲着我与舒舒来的。”凌风顿了顿,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猜测:“虽然我不知道那绝云门到底有多么强大,但是必然不是玄空宗可以阻挡的,他们能隐忍五天,这说明玄空宗不是他们的目标,只是他们的诱饵。”

    诱饵,整个玄空宗年轻一代都被堵在阴山冷壑之中,只有柳舒舒一个人徘徊在外面,他们诱的什么饵。

    “所以呢?”叶欣然酷酷的问道。

    “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是斩掉叛徒后人的最好时机吗?”凌风龇牙,这个少女简直是个妖怪,当然在这世上是没有这么美丽的妖怪的。

    “的确是。”叶欣然点头,说道:“你现在是逆神少主,铲除逆神的叛徒,自然是你的责任。”

    “……”

    “你代表的是整个逆神!”叶欣然嘴角掀起了一抹冷冰冰的笑意,却如牡丹盛开,万花无颜色,凌风都有点恍然失神。

    旋即,他心头狂喜,叶欣然虽然没有直说,但那一句话却足以说明一切了。

    “你代表着整个逆神!”

    凌风心头激荡,他知道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和整个绝云门争锋的,即便是加上傲娇鸟、龙狮、云溪、柳舒舒都只是去送死而已。

    唯有逆神!

    他之所以说出逆神叛徒,就是为了激发叶欣然心中的怒火,毕竟王烟是逆神的耻辱,可叶欣然表现的太平静了,让他以为后者根本就不在乎。

    可是,冷酷不是不在乎,沉默不代表不杀人!

    叶欣然走了出去,隐走了出去,秦傲也走了出去,可是凌风却笑了,此刻,他目光炙热而疯狂,在蛮荒秘境他可和整个天下为敌。

    他忽然发现,叶欣然也不是那么讨厌,其实也蛮可爱的。

    “舒舒,我们去杀人!”

    走出了房间,凌风拉起了柳舒舒,直接跳上了一头金鹏身上,那金鹏通体都闪耀着璀璨的金光,有着五丈高大,气势凌空,是一头九级武圣,强大到变态的程度。

    这可是拥有着金翅大鹏血脉的妖兽,可却也只能臣服在逆神的脚下,沦为了坐骑,当然也只有逆神才会这么彪悍。

    随后,傲娇鸟、龙狮、云溪也飞落在金鹏身上。

    “呼哧……”

    下一刻,金鹏腾空,巨大的身躯上,九道圣光直冲云霄,一时间,气势澎湃,掀起了一道道尘浪,把整个小别院都炸碎了,惊动了荒城,只不过人们只看到了一个闪电金光,刹那而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