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八十四章 逆神少主

    火如冰盛放。

    体魄灵光似独龙横空。

    雷火劫似闪电裂空!

    “轰隆隆……”一时间,劲气四溢,涟漪从房间中,向着四面八方卷出,可很快又倒卷了回来,形成了裂变、聚变的过程,毁灭的狂潮更甚。

    大地被撕裂了,房间四五分裂,在涟漪中化成了齑粉,连空气都在轰鸣,天地玄气完全被点燃,熊熊燃烧,带着森然可怖的色彩,而那巨爆声穿金裂石,令得柳舒舒耳膜都开始流血了。

    可是,这样的可怕二重石与断刃,却被挡住了,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诡异地伸了过来,就抵在了下方,令得凌风那狂暴的气势,一下子止住了,席卷的狂潮,也纷纷在天空中定格,而后分崩离析。

    彩衣翻飞,一个英朗的少女站在二重石下,双手抬起又缓缓地落了下来,指尖不沾尘埃,身上不染碎屑,冷冰冰的表情上,有着与之不相称的年轻。

    她看上去仅有二十来岁的年纪,可浑身的劲气,却凌风四野都不稳定起来,一道道圣光俨然实质化了,比刀锋都要锋利,满眼的杀气,满身的煞气,瞳孔像是两个漩涡。

    “你就是凌风?”那少女开口,声音清脆就像是清晨鸟儿的叽咋的欢呼,轻盈脱俗,但却给人一种很冷酷的味道,声如其人,她也是一个冰冷的人。

    “正是在下!”凌风瞳孔一缩,深深地一惊,这个少女比他想象的要可怕许多,刚才那圣光冲起的时候,他就知道结果了。

    武圣至境!

    在蛮荒秘境,这就是无敌的战斗力,如果仅仅是这样,凌风也不是不能一战的,可问题是那圣光太凝练,完全就是从生死鲜血中磨砺出来的,如果凌风不是先后两次涅盘,又在古武第一重天里面完成了古武血脉,他的武皇之力在质上,绝对不能与那少女相提并论的。

    力量悬殊太大,而傲娇鸟、云溪、龙狮又落在了她的手中,让他束手束脚,有心无力。

    “既然你是来找我,那么,先放了他们吧。”凌风逼视着那少女,眼神冷厉的说道。

    “好!”那少女点了点头,伸手一挥,束缚在云溪、傲娇鸟以及龙狮身上的圣光,瞬间就散了开去,而她们三个也重获自由。

    “嗷……你个小凉……”傲娇鸟瞬间就冲了出去,那少女着实太狠了一点,连她们的声音都一起压制住了,而在那冷酷的威压下,它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太憋屈了!

    不过,在碰触到那少女凌厉的眼神之后,他还是生生地把最后一个字又吞了回去,这样一个冷酷又暴力的女子,连鸟都害怕了。

    “凌风!”云溪也飞了过来,胸口剧烈起伏,也惊骇不轻,之前她在房间中修炼,那少女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抬手就是一道圣光,让她连反抗都做不到,恐怖的让人心神都不安起来。

    “恩!”

    凌风目光闪烁,顾不上和云溪说话,他愣在了原地,没有想到一句话就真的让那少女把云溪三个给放开了,这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不符合逻辑啊。

    “你到底是谁?我与你有什么仇怨?”凌风蹙着眉头,天地良心,他真的不认识这个少女,而且,他也弄不清楚这个少女的来历。

    “我来自逆神。”那少女平静地直视着凌风,沉默了一下又补充道:“逆神叶欣然。”

    “……”

    凌风脸色彻底难看了下来,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而且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上许多,他虽然隐匿在荒城之中,可是,他却小觑了逆神,一个在蛮荒秘境纵横了无数年的势力,它的触角足以延伸到每一个角落,若说在这荒城之中,没有逆神的人,凌风死也不信。

    他千万小心,却依旧被发现了,这让他内心充满了悲愤。

    逆神,这个无耻、不要脸的势力,要不要这么欺负人,他只是一个武皇好不好?

    “逆神,你们是要忘恩负义了吗?”凌风气的浑身直颤,怒喝道:“我虽然我囚困过秦傲、隐,却也被你们囚困过了,两者算不算扯平?”

    “我帮你们开启了蛮荒禁制,让你们不会被限制在蛮荒秘境,可以走出这片天地,算不算大恩?”

    “那逆神老头曾经说过,如果我帮你们开启禁制,就欠我一个天大的恩情,你们怎么出尔反尔,追杀我到这里?”

    “我们的确欠下了一个大恩。”叶欣然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一瞬间,凌风舌头差点掉下来,眼前的这个少女显然与逆神之主、隐都不同,竟然坦然地承认了,这让得凌风接下来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追杀到此?阴魂不散?”凌风又生气了。

    “因为你!”

    叶欣然抬起头来,俏丽的面庞永远酷酷的,她静静地站在破碎的门窗前,平淡的问道:“你得到了古武传承。”

    “……”凌风神色一阵诧异,愕然的问道:“什么古武传承?我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从小读书就很少,你可不要欺负我。”

    “再说,那蛮荒充满了大恐怖,我能够揭开古武禁制,差点死掉,我怎么可能得到那古武传承,冒昧的问一下,所谓的古武传承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叶欣然表情不变,只是很认真地打量了凌风小脸片刻,而后转过头去,望向了远方的破旧的巷子,冷酷的声音,却缓缓的传来:“你的确得到了古武传承。”

    “虽然你是逆神的人,但是也不能这样诬蔑别人吧?”凌风气哼哼的叫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来搜身啊。”

    “我不会搜身。”叶欣然表情依旧很平淡,头也不会的说道:“不过我会打你,直到你承认为止。”

    “……妈的!”

    凌风感觉自己被活生生地扯光衣服侮辱,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暴龙啊,动不动就打人,你知不知道这很伤别人的自尊心的好吗?

    不过,凌风也直到,暂时自己还不是叶欣然的对手,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据我所知,在逆神年轻一代中,那隐就是第一人,还从来没有听过说叶欣然这个名字,更不知道你。”

    “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年轻一代过。”叶欣然平静的说道。

    “……”

    凌风嘴角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几乎不用去想,他就明白了过来,如果他是逆神的弟子,估计也不想把这个暴力女当成年轻一代,那压力太山大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凌风沉声问道,他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即便明知必死,也要倾尽全力一战。

    “我不是来杀你的。”

    那叶欣然一句话就让凌风松了一口气,而后,她又说道:“古武传承,那是我逆神强者留下来的,他既然选择了你,自然无不道理。”

    “逆主视你为古武的希望,这近一个月来,我们都在找你,可是隐、秦傲那两个白痴,竟然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

    凌风小脸黑了下来,他很想大声的告诉这个暴力妞,大隐隐于市,你懂不懂。

    就连他自己都未必能找到自己的。

    “你们找我做什么?要夺回古武传承?”这一刻,凌风也不否认了,刚才他就施展出了古武血脉,呈现出了异象,以柳舒舒的目力,或许还还不清楚,但眼前的这个少女俨然就是一个怪物,不可能忽略了这一细节的。

    “承认你少主的身份,也有可能会杀了你。”叶欣然道。

    “……”凌风毛又炸了一下,不过,他也不说话,摒弃聆听。

    然而,那叶欣然只是静静地望着远方,双手随意地插在彩衣的口袋里。

    死一般的静!

    那叶欣然不动,凌风却忍不住了,他问道:“你现在要杀我?”

    “我不杀你。”叶欣然终于转过头来,双目闪过了一丝色彩道:“不过,如果你直到现在都没有凝练出古武血脉,成为古武传人的话,我会杀了你。”

    “……”

    凌风忽然感觉牙疼,他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哭死,那古武塔中有一个老怪物,而这里又有一个小怪物,进入生死难测,不进入生不如死。

    “那么少主又是什么意思?”凌风龇牙问道。

    “逆神少主!”叶欣然想了想又说道:“你古武血脉异象很惊人,可以和远古时代的古武天才相提并论了,有资格成为逆神的少主。”

    “我拒绝!”凌风大声喝道,小脸发青,逆神给他的记忆犹新,那里已经被凌风列为了蛮荒三大不祥之地之一,第一是鬼斧、第二是神工,第三是逆神!

    所以,他绝对不想在踏入逆神半步,鬼知道这个女暴君会不会坑死他。

    “你没资格拒绝!”叶欣然冷然道:“如果你不同意,我会打你。”

    “妈的!”凌风心肝脾肺肾都气疼了,如果不是暂时还打不过她,凌风一定把她暴打一顿,从来没有人可以这么威胁他,侮辱他的。

    他怒极反笑道:“我想知道你天赋这么强大,为什么没有进入蛮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