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八十三章 你要杀人,我就陪你杀人

    玫瑰泣血!

    从里面殷出了鲜血的血迹,一滴滴地落在地上,触目惊心,它不是真正的玫瑰,而是以血石打磨而成的,本应该流光溢彩,瑰丽如宝石一样的,可现在被柳舒舒攥在手中,却是那么的容易刺伤人的心神。

    她脚步虚浮,一步一个踉跄,眼神很哀伤,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地上的碎石,娇柔的身躯软绵绵地向下倒去。

    “舒舒!”凌风大惊失色,柳舒舒的脸色很明显不对劲,他没有让柳舒舒真的摔倒在地上,而是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把后者抱在了怀中。

    看在怀中,那楚楚可怜的女孩儿,凌风有一刹那的心痛,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她伤成了这样,让她脸色苍白,整个身躯都在哆嗦。

    “凌风,凌风……”柳舒舒躺在凌风的怀中,声音厮杀的喊道。

    “舒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在这里啊。”凌风温柔滴拍打了柳舒舒地背部,柔声安慰道。

    “凌风!”

    柳舒舒蓦然瞪大了眼睛,先是恍惚了一下,而后狠狠地抱住了凌风,她用尽了力量,像是要把娇柔的身躯,挤进凌风的身体里面,指尖更是刺破了凌风的皮肤,而后,她就流下了眼泪,婆娑的如同被剪断了线的风筝。

    泪水潺潺,小刁蛮身躯不断的颤抖着,就连嘴角都抽搐起来,而那张精致的小脸则是像瓷娃娃一样,顷刻之间碎裂了。

    “舒舒,你不要难过,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凌风动容,脸色也难看了下去。

    一直以来,柳舒舒都是一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儿,她开朗快乐,在他身边叽叽咋咋,像是一只鸟雀儿,可是,她又善良可爱,让人心疼。

    “凌风,我想杀人!”

    时间沉静了一下,正当凌风以为柳舒舒不会说话的时候,她还是开口了,一出口就是血淋淋的字眼,与她以往完全不同。

    这一刻,她柳眉倒竖,杀气腾腾,连眼神与容颜上都布满了那股杀气,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凌风我真的要杀人!”

    “舒舒,你先不要那么着急。”凌风愕然,轻轻拍打着柳舒舒的后背,柔声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怜儿姐姐!”柳舒舒用尽了全身力气,晶亮的贝齿紧咬着嘴唇,一面流泪,一面恨声说道:“凌风怜儿姐姐死了。”

    “怜儿姐姐?”凌风一怔,皱着眉头仔细想了一下,对于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印象。

    “她是谁?”凌风问道。

    “怜儿姐姐也是我玄空宗的弟子,她从小就天赋惊人,在玄空宗年轻一代中,也是可以排名前二十的,她和皓然大哥一样,从小就很照顾我,不过,后来因为要进入蛮荒秘境,所以她闭关了。”柳舒舒浑身颤抖的说道。

    “然后呢?”凌风继续问道,其实从柳舒舒的只言片语中,凌风就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了,但是,柳舒舒现在的心情差到了极点,让她说出来会好一点的。

    “她因为闭关的原因,所以没有和我们一起进入蛮荒秘境,估计是晚了几天吧,不过,她答应过我,一旦进来就会第一时间找到我的。”

    “她虽然不是我的亲姐姐,可是,她对我却比我爷爷还要好的。”

    柳舒舒抱着凌风恸哭,眼中都布满了血丝,而珍珠一样的眼泪,更是把凌风的衣衫全部打湿了,好一会儿,她才继续说道:“可是,就在今天我在荒城看到了这一朵泣血的玫瑰。”

    “这又是什么?”凌风问道。

    “它是我和怜儿姐姐约定的暗号,如果她找不到我,就先留下一朵玫瑰。”柳舒舒眼睛都哭干了,她哽咽的说道:“当时,她就说如果我不幸死在蛮荒秘境的话,就留下一朵泣血的玫瑰。”

    “我以为那只是一个玩笑,可它真的出现了。”柳舒舒嘴角殷出了鲜血。

    “或许,这是旁人留下的。”凌风心情很不好,他能够体会这种感觉,当初在圣炎秘境,凌清遭逢大难,他几近疯狂,一路上狂杀过去,幸好姐姐还活着。

    可是,怜儿却已死了。

    “不可能!”柳舒舒悲伤的摇头,道:“我之前也这么认为的,可是这朵泣血的玫瑰上面,还残留着怜儿姐姐的气息。

    她踉跄地从凌风的怀中爬了起来,盯着凌风的眼睛说道:“凌风,怜儿姐姐死了,我姐姐死了,哇……”

    下一刻,她在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声音厮杀,小脸泣血,亦如那一朵玫瑰……

    是的,怜儿死了!

    凌风不会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那朵泣血玫瑰是真的,那残存的死亡气息是真的,柳舒舒哭的肝肠寸断也是真的,更何况,没人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舒舒,不要哭。”他把柳舒舒抱了起来,声音愈加的柔和了,他能够感受到柳舒舒对怜儿的感情,那真挚的让人忍不住跟着潸然泪下,那一定是一个很温和的女孩儿吧?

    “凌风,是谁杀了怜儿,她那么好那么温柔那么善良,在玄空宗的时候,所有人都害怕我,忍受不了我这个刁蛮的脾气,只有怜儿姐姐她从来都不会责怪我,你不懂我的感受。”柳舒舒紧咬牙关。

    “我懂!”

    凌风一只手揽着柳舒舒,又一只手把柳舒舒的小脸给捧了起来,直视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又无比肯定的说道:“舒舒我真的懂,当初姐姐跟随我进入了秘境,她被人追杀,生死未卜,我用尽全力追过去,只差那么一点姐姐就要和我天人永别了。”

    “所以,我懂。”

    “哇……凌风,我要杀人。”柳舒舒大哭,身躯哆哆嗦嗦,无力地缩在了凌风的怀中。

    “舒舒,你要杀人,我就替你杀人!”

    一瞬间,那颤抖的人儿平静了下来,放佛那声音就是铿锵的铁石,就是斩杀敌人的钢刀,风停了,天静了,只剩下了那漫天的杀气。

    “凌风……”柳舒舒抬起头来,眼神放佛是碎裂的琉璃。

    “不要说话。”

    凌风轻轻地摇头,道:“怜儿临死的时候,留下了这朵泣血玫瑰,只怕是有人刻意针对她,她不是争锋的时候战死的,而是被人杀害的。”

    “为什么?是谁要害死我姐姐?”柳舒舒愤恨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只怕问题会比想象的要严重许多。”凌风眼神一下子凌厉起来,先是柳舒舒在冰原山脉被暗杀,之后怜儿在蛮荒秘境被杀,看样子那些人还没有放弃,他们依旧追进来了。

    当然,他不想把这些事情告诉柳舒舒,怕她会认为是自己害死了怜儿。

    “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找出杀害怜儿的人。”

    “恩!”柳舒舒安静了下来,柔弱无骨的身躯,软绵绵的抱着凌风,她眼神困苦,精神上的巨大打击,让她精疲力竭,只有在凌风的怀中,才有一丝安全感。

    “傲娇鸟、云溪、龙狮,你们陪我去杀人。”凌风冲着小别院那残破的几间房间喊道。

    然而,那房间出奇的平静,傲娇鸟、云溪、龙狮都没有丝毫的动静,这让凌风皱了皱眉头,按说即便是云溪、龙狮不想跟着他冒险,搅合道玄空宗里面来,但是傲娇鸟不会,它就是一头疯鸟,早就与他绑在了一起,一旦战斗起来悍不畏死。

    何况,敌人还没有找到,它没必要连躲闪的。

    这般想着,凌风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如果不是他们故意躲闪,忍住不吭声,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舒舒,待在这里不要乱动。”

    凌风小心翼翼地把柳舒舒放下,身上的气势,瞬间腾升起来,无论是体魄灵光,还是火如冰,亦或者是雷火劫都闪耀起来,爆发出可怕的波动。

    当他进入天人合一之境的时候,在那房间里面就感觉到了那股气息,正是云溪、傲娇鸟、龙狮,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到了一股深邃的波动,让他都隐隐感到心悸。

    “嗡!”

    下一刻,凌风身上的气势全爆,古武血脉彻底汹涌了起来,从丹田直冲向了魂海,他满心都是戾气,让得杀气纵横在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与此同时,古武异象也轰然浮现。

    深邃的星空下,一道道闪电轰鸣,沐浴在一头火凤身上。

    雷劫火凤!

    这一刻,他气势冲天,二重石与断刃都浮现了出来,伴随着三种力量的涌入,它们都绽放出了璀璨的色彩,让得地面都炸开,摇曳的木门当场就碎掉了。

    “不管你是谁,敢动她们都要死!”

    凌风大吼一声,携带着狂暴的气势,一举杀了进去,天人合一之境完全撑开,速度只能用鬼魅来形容,如一道赤色闪电,眨眼间就杀到了傲娇鸟三个所在的方向。

    而后,他断刃与二重石都毫不犹豫地杀了下去,凌厉无匹,他知道能够无声无息囚禁云溪、傲娇鸟、龙狮三个的绝对不是简单的货色,所以,他也不敢有丝毫的保留,一上来就是倾尽了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