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不朽门

    清风、明月,安静的风。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凌风站在月光下,发丝被那撩人的风掀起,不断地拍落在肩头上,他身材高挑,已经不逊色于云溪多少了,如果不是那一张俊秀稚嫩的面庞,很少有人会把他当成一个孩童来看待了。

    他目光温和,气息内敛,温文尔雅。

    他沉默的时候,四周的风都在静寂,他露出笑容的时候,天上的明月都失去了颜色。

    他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可偏偏云溪、柳舒舒就不会这么认为,凌风身上的气息决然不同,温和之中带着出鞘刀锋的气势,笑容之间带着凌人的煞气,最令她们心惊的是,在这样的少年面前,她们竟然本能地感觉到了压力。

    显然,这是在几天前没有的,何况,她们还晋级了,比以前更加的厉害,但面对凌风她们甚至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这还不够反常的吗?

    “凌风,这几天我们是不是错过了吗?”傲娇鸟绕着凌风飞了几圈,眨巴着眼睛说道。

    “没有。”凌风直接摇头,瞳孔都不动一下。

    开玩笑,他在那古武塔中,被虐了一个死去活来,最后还是逃也似的飞奔而出,这么丢人的事情,他怎么好意思告诉她们?

    而且,还是被一头妖兽给侮辱了,哪怕那头妖兽可以神龙之子叫板,他也感觉很受伤,他会把这种糗事说出来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感觉你的气质变了,让我都有种压迫感。”云溪走了过来,她丢过来一个“我不相信”的眼神,后者是一个说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家伙。

    “我也有这种感觉。”柳舒舒点了点头,仔细的把凌风打量了一遍,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好吧,我想通了一些事情。”凌风“坦诚”的说道,在八目环视之下,他知道也不可能一直隐瞒下来的,以傲娇鸟、云溪的性格,只怕很快就会联想到古武塔上面去。

    “逆杀之境?”柳舒舒惊呼了一声,双目发出灿烂的光芒,她现在已经可以施展出九天杀的第六杀了,感觉自然比旁人要敏锐一些的,凌风身上那股煞气,无不在昭示这一点。

    “是的!”凌风微微一笑,不无傲娇鸟的甩甩飞扬的发丝,说道:“不过,还谈不上领悟,只是触摸到了那道门槛,想要迈过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原来如此!”

    云溪、柳舒舒、龙狮都暗自点头,也只有这样的境界,才能压制着她们喘息都沉重起来,唯有傲娇鸟狐疑地打量着凌风,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

    美人、醇酒、夜光杯。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星空下的灿烂,凌风几人一面烹煮着妖兽肉,一面举杯痛饮,这是他们进入蛮荒秘境以来,最安宁的一个夜晚,心神完全敞开了,没有那么压制,可以大块吃肉,大杯喝酒,给人生都镀上了一层恬静的色彩。

    “凌风,现在我们都已经突破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柳舒舒吃的满嘴流油,却向着凌风问道。

    蛮荒秘境的资源太多了,虽然他们也想走出去,拼杀争夺一番,可逆神的强大,还是让他们停下了脚步,因此他们只能隐藏在荒城之中。

    但是,柳舒舒、云溪也都很不甘心,那样的资源怎么可以荒废呢?

    所以,在柳舒舒话音落下的时候,云溪、傲娇鸟、龙狮也都望了过来,现在的凌风俨然已经是她们的核心,而且以凌风的性格,估摸着也忍不住了。

    “兜售丹药!”凌风笑眯眯的说道。

    这无疑是最佳的抢夺方式,像那阴阳极品地丹,就可以拍卖出一个天价,而“如涅盘”丹药更是可遇不可求,价值连城,他们虽然不能去寻找资源,得不到最神秘、强大的机缘,但在乱古之地收获也不小,而以凌风炼丹的速度与质量,绝对会掀起一股掠夺的风潮。

    所以,在凌风话语落下的时候,众人的眼睛都亮了。

    “拍卖会?”傲娇鸟嘀咕道。

    “当然不是。”凌风摇头,说道:“我之前就说过荒城的拍卖会无比圣炎秘境,深不可测,水太浑浊,让人不敢下网。”

    事实上,凌风刚开始也想把丹药拿去拍卖的,可自从进入蛮荒秘境之后,他才感觉到圣岛的可怕,一个武圣或许不足以让他忌惮,但是一群武圣呢。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当凌风把如涅盘拿出来的时候,必然会令拍卖会都心动,那样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的,相比而言,兜售丹药却要安全许多。

    “你准备怎么做?”柳舒舒问道。

    “想办法盘下一个药坊。”凌风沉思了一下,缓声说道:“初期我只会兜售一些地丹和普通的宗师级丹药,等到我们实力足够的时候,才会放出如涅盘。”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未必就占有优势啊。”傲娇鸟不甘心的说道。

    “你太心急了。”凌风摇头,这只鸟太贪了,不过这也正是凌风想要说的:“我们不止兜售丹药,还会兜售兵器、功法、药草,想必在荒城之中,如果不是太稀有、珍贵的话,也不会有人轻易动手的。”

    “也只能如此了。”

    云溪、柳舒舒、傲娇鸟都点了点头,像云溪还是很不愿意把如涅盘拿出来拍卖的,不过这只是在凌风没有炼丹之前,自从凌风开始炼丹之后,她的观念顿变。

    第二天。

    凌风几人就顶着一个大斗篷,进入了荒城最繁华的地域,那里车如水马如龙,川流不息,一个个武者都很厉害,甚至凌风还看到七级武圣,这就让他不得不震惊了,难道没有被蛮荒秘境限制境界吗?

    “吼!”

    突兀地,一头妖兽横行而过,五彩斑斓的翎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让整个街道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妖兽身上。

    “五彩鹤!”有人暗自咋舌道。

    五彩鹤非常了得,在妖兽之中,都可以挤进前十的,它体内有凤凰血脉,比龙狮还要略微强横一些的,就是一般的武圣见了都要皱眉。

    可……这头五彩鹤却拉着一个车鸾,兽皮铺成的地毯,圣禽翎羽编制而成的车顶,无不揭示出那车鸾的主人有着非同凡响的战斗力,试问有谁可以这么奢侈?

    试问又有谁可以用五彩鹤来拉车。

    云溪虽然也得到了龙狮,但她却被后者视为朋友,从不奴役,事实上,她也没有奴役的资格,由此可见,那车鸾中的主人,有多么可怕了。

    他敢这么招摇过市,而无人敢打他的主意,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不朽门的车鸾,上面是当今不朽门的七彩聂云吗?”有人眼神炸开了一道光线,认出了那车鸾的来历,瞳孔也不禁地猛缩了一下。

    不朽门,这三个字拥有着惊人的魔力,让得安静的街道都变得喧沸了一下,人们的眼神火热了起来。

    “竟然是不朽门!”

    云溪也惊呼一声,娇俏的面庞略显苍白了一下。

    “不朽门是什么?可以吃吗?”傲娇鸟满不在乎的说道。

    “白痴!”云溪嗔怒,呵斥道:“你小声一点,如果惹怒了那一门,只怕你不死都要变成残废。”

    “不朽门到底有什么来历?”凌风眼神一眯,目光闪烁了一下,问道:“是圣岛的一个强大势力吗?”

    “不错。”

    云溪点点头道:“在蛮荒秘境中,灵岛都只是垫底的,而圣岛才是令人忌惮的,一般的灵岛天才,也是少有敢惹的,不过,在圣岛之中,也有一个禁忌,那就是圣岛一门二宗。”

    “不朽门我已经知道了,那么,另外两宗呢?”凌风点头。

    “傲世宗,斩天宗!”云溪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都沉重了起来:“一门两宗都是最顶尖的势力,深不可测。”

    “当然,这不是最令人忌惮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每隔三年的圣岛大比之中,一门两宗力败其他势力,独占鳌头,数十年如一,你说可怕不可怕?”

    “可怕!”凌风认真的想了一下,目光愈加闪烁。

    “而这车鸾的主人,绝对是不朽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估计只怕都是九级武圣了,不是我们可以惹得起的。”云溪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可怕!”这一次连傲娇鸟都忍不住点头了,只是它的眼睛和凌风一样都在闪光。

    不久后,那车鸾轰隆隆而过,街道上才恢复了平静,众人都吐出一口浊气,刚才实在太压抑了,而凌风则是面色古怪地瞥了一眼那车鸾离去的方向。

    有一种战斗叫着,刹那一眼!

    傍晚时分,凌风几人走到了一个石楼前,停下了脚步,相比丹药坊、兵器阁之类的店铺,这里明显太冷清了,用门可罗雀都不为过。

    而在那门前,也只有一个懒洋洋的大龄青年,目光无神,哈气连天。

    “武技阁!”凌风望着那三个大字,抿嘴一笑,他走到了那大龄青年面前,很认真的问道:“这位兄台,你这武技阁卖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