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七十五章 凌风古武血脉

    古武塔第一重门内。

    六臂神猿那巨大的身影,又进入了黑暗之中,整个空间都显得空荡荡的,只有凌风那剧烈的喘息之声,他浑身血肉模糊、胫骨错乱,连眼睛都呈现出一片浆糊,伤势惨重程度前所未有。

    不过,那六臂神猿涂抹在他身上的黄金宝液,比圣药都要厉害,渗透到四肢百骸之间,让他血肉复苏起来,迅速地蠕动,无论是血肉、骨头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呃啊!”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凌风发生嘶哑的吼声,鲜血早就止住了,在他体表上,也结出了一块块伤疤,密集地就像是血色斑纹,就连那英俊的小脸都是如此,不多时,他的眼睛也完全愈合了,扭曲、坍塌的脸骨又衔接在了一起,比以前还要俊朗几分。

    因为他的骨骼是重塑的,虽然看上去差别不是很大,但是在骨头、血肉以及经脉的衔接之间,却是不同的。

    “喀擦、喀擦……”

    三个时辰之后,他身上的血疤就凋零下来了,露出了大块的鲜嫩血肉,虽然还殷红如血,但随着黄金宝液不断的渗透,那血色正在一点一点底消散而开,而凌风的肌肤上多了一分古铜色的健康。

    而凌风的眼睛也睁开了,瞳孔散发着炯炯光芒,充斥着一种叫着霸气的东西,它也决然不同了。

    外伤虽然愈合了,但是内伤的严重程度,却不是那么容易恢复过来的,特别是错乱的骨头与经脉,完全扭曲了,即便是有黄金宝药,也很难在很短的时间就完好如初的。

    “古武经脉!”

    凌风踉跄的盘坐起来,眼睛微微一眯,心中也有一股傲气流过,他现在的经脉全部被打乱了,丹田上方的阴阳脉络折断了,相比而言,体魄脉络与焚脉受到的创伤就少了许多,显然,那六臂神猿更认为阴阳脉络比较弱。

    “那就重塑出来一个古武血脉吧!”

    凌风轻轻叹息了一声,正如那六臂神猿所说,如果它不是动手凌厉快速的话,凌风还真不愿意去凝练什么古武血脉,他的焚脉就是独一无二的,即便是没有古武血脉,他有一天也可以登上神武大陆的巅峰,只因为能够熬过涅盘的太少太少。

    每一次涅盘都是一次重塑,或许现在还不能和古武血脉相提并论,但是,当他涅盘到第三次、第四次,乃至于是第五次的时候,会是怎么一个境地?

    只怕古武血脉都要败退,匍匐在他的脚下,所以,他不需要重塑经脉,相信自己就是最强的,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来吧!”凌风摇了摇头,把心中阴霾挥去,小脸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而后,浑身毛孔舒展而开,汲取体内的黄金宝药,五窍也张了开来,吞噬天地玄气。

    一刹那,风云滚动,在古武塔第一重,天地玄气汇聚成了缕缕清风,把凌风环绕在其中,源源不绝地为他提供着天地给养。

    与此同时,凌风丹田中的火如冰也散发出微亮的光芒,一道道火光化成了武皇之力,冲进了他的经脉,它们在丹田上方破碎的血脉之中冲突,不断的撕裂血肉,来重新塑造出一条脉络来。

    “嗡!”

    突兀地,那游弋在凌风经脉之中的逆杀闪电,猝然冲了过来,融入到武皇之力中,一时间,火光夺目,化成了一柄出鞘的战刃,披荆斩棘,在凌风血肉之中撕开了一条森然的血口。

    不止如此,那逆杀闪电四周飞散出煞气,与火焰交织在一起,又聚拢过来残碎的经脉碎块,帮助凌风在那撕开的血肉之中,重塑出了一条脉络。

    “嗤嗤……”

    可以看到,那煞气、火焰每深入一分,凌风的血肉上就飘散出袅袅血雾,而在此之后,一道血色的脉络也缓慢地呈现了出来,它薄如蝉翼,就像是一纸经脉,随时又被震碎的下场,可随着那黄金宝药不断的涌入进来,加上煞气的融入,令它变得铿锵如铁石。

    最重要的是,它比以前要宽大了数倍,也坚硬了数倍,这俨然就是武者梦寐以求的血脉,因为武者之力可以在里面畅通无阻,无论是汲取天地玄气,还是运转的速度都要快上数倍。

    数倍是什么。

    是武者动手的速度更快,是武者的战斗力更强,是武者恢复的速度更惊人,也意味着凌风能够更快的突破,走的更远,站的更高。

    一般来说,得到的越多,忍受的也越多。

    无疑,那全新的脉络比以前的阴阳脉要强大很多,但凌风也要忍受着血肉撕裂、焚烧的痛苦,饶是以他坚强的性格,都有种崩溃的感觉,煞气入侵,是最恐怖的,他感觉自己游走在癫狂的边缘,死亡的一方。

    整整一天时间,凌风双目浑浊,竭尽全力地抵抗着那不断袭击而来的煞气,在这个过程中,他丹田上方的经脉也终于形成了,让他想不到的是,那经脉很神秘,就像是星辰图谱一样,贯通了血肉之中所有的穴道,看上去有点诡异,但却很强大。

    这也让凌风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才是一个开始,古武血脉非同凡响,必然会打通全身脉络,无论是扭曲的焚脉、体魄脉络都会被囊括在里面,甚至会冲向魂海,最终会是一个什么模样,连凌风都不敢去想象,因为他想不到。

    正如凌风所想,那煞气、火焰都没有停留,它们又迅速地向着凌风双腿、腹部延伸而来,如同旋转的刀锋,绞碎了一大滩血泥,急速前进……

    “嗷……”

    凌风双手紧攥着,紧咬着牙关,眼角都因着那种痛苦而撕裂了开来,殷红的血泪,爬满了英俊的小脸,可他却没有时间,也没有力气去擦拭。

    两天、三天……转眼就过去了二十天,火如冰已经全面恢复过来了,在那逆杀闪电的点缀之下,爆发出了令人心魂都颤抖的光芒,一路打通了凌风的四肢、五脏六腑,势如破竹,让凌风痛的死去活来,可他依旧坚强的熬了下来。

    此时,他血脉迥然不同,真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星图,每一颗穴道都闪亮起来,璀璨的好似夜明珠,密密麻麻的在凌风体内闪耀着,它们沟通了凌风的血脉,如同蜿蜒的神秘泉流,汩汩流淌。

    “轰!”

    不久后,凌风的体魄脉络被打通了,在数次扭曲之后,也就和那巨大的星图连在了一起,攀附到了凌风每一根骨头上,烁烁发光,但是,那逆杀闪电却并没有放过体魄脉络,而是迅猛的杀了进来,撕开了来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而后,黄金宝药、煞气交织着火焰融入进来,令得体魄脉络也得以拓宽,绽放出极其强大的韧性,这让得凌风欣喜不已。

    “噗嗤!”

    在几天之后,焚脉也被刺穿了,它也被煞气给撕裂了,但明显的感觉不同了,焚脉的坚固程度要比体魄脉络还要厉害,给凌风的感觉就像是骨头被人从中间劈了开来。

    冷汗直流!

    这个过程比他想象的还要痛苦一些,足足耗费了五天时间才彻底的重塑起来,成为了那巨大星图的一部分,看上去愈加神秘莫测了。

    一个月时间,就这么缓缓而过,比流水还要绵长,永无止境。

    可那逆杀闪电在重塑了焚脉之后,却没有就此停下,而后,向着凌风的脖颈、脑袋冲了过去,虽说焚脉、体魄脉络也延伸到这一地步,但显然是没法和古武血脉相提并论的,它要爆发出人体的极限潜能,头颅自然也是重点。

    “轰!”

    一刹那,云海翻滚,凌风一头栽倒在地,他感觉脑骨都被那逆杀闪电被打穿了,脑袋上每一个穴道都闪亮起来,逐渐形成了一副星图,与古武血脉连接到了一起。

    而后,从太阳穴中凶狠地贯穿了下去,顿时凌风就如遭重击,整个人都翻白眼,魂海一阵激荡,大脑也轰鸣声不断。

    那可是人体大穴啊,轻者会变成白痴,重者直接死掉。

    但古武就是这么变态,它要打通魂海,让精神念力与武皇之力、体魄灵光形成独一无二的古武血脉,这样残酷、天马行空的想法,绝对是现今武者们不敢想象,也不敢尝试的。

    可古武不是去想,也不是去尝试,而是必须做到,不然就会死!

    “轰!”又是一声巨响,凌风口吐血沫子,双目一番就昏死了过去。

    “轰!”剧痛传来,凌风又痛醒了。

    ……

    这是残忍的虐杀,凌风浑身抽搐,魂海絮乱不休,足足熬过了九次剧痛,那逆杀煞气才贯通了太阳穴,把古武血脉蔓延到了魂海,中间似乎有一条隐晦的线条,与那雷火劫衔接在了一起。

    那一刻,魂海平寂,万物无声。

    丹田、体魄、魂海彻底化成了星图的一部分,彼此牵连在一起,形成了神秘的古武血脉,它徐徐地运转,就像是一个神秘的星空在颤动,一股澎湃的力量,让空间都跟着运转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