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七十一章 宗师巅峰

    金海碧涛,太一真水都因着这股震动而翻滚了起来,掀起了一朵朵小浪花,一股浓郁的芬芳,也是从那浪花之中逸散了出来。

    残月浓缩在一起,看上去好似透过树影看到的圆月,饱满扭曲,四周还在燃烧血色的月晕,就连四周的黄金药汁都因为这股震动,而悬浮了起来,它好似一个蓄满水的闸口。

    “轰!”

    下一刻,那残月猛地一震,里面传出了涟漪般的巨力,撕扯着凌风的灵魂,让他痛不欲生,而那残月也冲击起来,向着四周蔓延,好似真空中的水滴,从中间裂开。

    那种痛苦让凌风有种灵魂被撕成碎片的感觉,额头上、脑袋四周殷红的血管都爆了出来,小脸涨红,身躯更是哆嗦的和筛糠一样,吸收了那么多黄金药汁,凌风的精神念力也增长的极其多,已然超出了原先的一倍,达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炸开,也是必然的结果。

    可那也只是刹那间的景象,紧跟着,在残月中心浮现出了一个太极漩涡,是由闪电与涅盘之火交织而成的,它形成了恐怖的吸扯力量,把那逸散在四周的精神念力全部倒卷而回,不止如此,就连太一真水都被卷入来几滴。

    于是,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在那残月上闪电雷鸣,火光乱舞,还夹杂着金色的雾霾,不断地与残月交融在一起,强势的融合着,毫无疑问,这比吞噬那黄金药汁还要惊人,残月上的气势正在以阶梯性的递增着,强势的一塌糊涂。

    “轰!”

    不久后,残月发出了脆响的声音,上面光芒闪耀,虽然还是原来的模样,但所蕴含的力量却是以前的数倍之多,恐怖的光芒令得四周的气息都不稳定起来,就连太一真水都像是被利刀砍过,犁出了一道道裂纹,而那残月也逐渐变成了深邃的金色。

    它看上去很普通,就像是金子沐浴上了一层夜色,却比夜色多了一分杀气。

    中级宗师境界!

    凌风心头狂跳,欢喜不已,力量倍增所带来的惊喜,就是他有更大的把握可以推开古武塔第一重门,当然,他可以感悟出那炼神第二式了,心中没由来的轻松了几分。

    要知道,一直以来,凌风的精神念力都不能与焚焰、体魄灵光相比的,有点鸡肋的感觉,只有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才能秒杀比他强大一些的武者。

    可鸡肋就是鸡肋,而现在他终于可以告诉众人,他的精神念力可以匹敌九级武皇,直面都丝毫不惧怕,这就是精神念力,每提升一级都不是武者境界可以相比的,而在他焚焰被吞噬的情况下,一跃成为了仅次于体魄灵光的力量。

    怎么能不惊喜。

    可,惊喜远远不止如此,那残月依旧在酝酿,黄金药汁已经消耗殆尽,可是闪电、涅盘之火以及太一真水都还在翻滚,气势节节攀升,让得凌风小脸皱在一起,疼痛正在将他吞噬。

    “难道要突破宗师巅峰境界了吗?”

    凌风心头狂喜,不过很快就被压制下来了,精神念力的突破可比武者要凶险很多,一个不慎就会成为行尸走兽,无主的孤魂。

    而在那心神沉寂之后,他又迅速地从储物戒中摸出了二十株金魂草,分出一丝精神念力,将它们统统包裹起来,卷入了魂海之中。

    “嗤嗤……”

    仅仅片刻之间,金魂草就碎掉了,杂质都化成了飞烟,从凌风的眉心飘散出来,而黄金药汁则是融入了还在翻滚的残月之中,一时间,原本暗淡的闪电、涅盘之火又熊熊地闪耀起来,把残月念力彻底的遮盖了起来……

    痛!

    灵魂被粉碎一般的疼痛!

    凌风双目直翻,口吐血沫子,比中毒还要恐怖许多,精神念力像是被刀剑砍了一次又一次,被雷劈了一道又一道,虽然已经是半昏迷的状态了,但是,凌风依旧可以想象到,如今他的精神念力必然是“断壁残垣”的。

    “嗷!”

    不久后,他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那精神念力被火焰吞噬,被闪电刺穿了,那种感觉简直就是透心凉,心冰凉,比死亡都要痛苦百倍,精神上的折磨让他快疯掉了。

    此刻,在太一真水上方,那黄金药汁全部融入了残月之中,而闪电、虚淡的涅盘之火则是形成了太极光,在上面徐徐的盘旋着,如龙凤呈祥,如光茧裹着蛹。

    天亮了,漆黑的颜色被清晨的一缕阳光撕的粉碎,而凌风大汗淋漓,也被闪电、涅盘之火撕的粉碎,不过他已经麻木了,反而觉得没有之前那么疼痛了。

    这一次,那残月酝酿了许久,足足有四个时辰,而那魂海也安静了下来,金海波澜不惊,而凌风也慢慢地恢复了知觉。

    “咦,这是怎么回事?”他微微发愣,魂海太平静了,只有被太极光茧包裹的残月念力,而令他吃惊的是,他竟然已经感觉不到那念力的存在,宛若已经毁灭了一样。

    这让凌风变得很警惕,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他已经看出来了是那太极光茧斩断了这种联系,而那光茧之中最后会酝酿出什么,连他都感觉惊悚了。

    六个时辰!

    凌风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可他的小脸却越来越严肃,因为那太极光茧开始裂开,一道道涅盘之火以及闪电都向着光茧中涌入,里面漆黑的让凌风都感觉不到。

    但一股很不稳定的气机,却依旧传了出来。

    “嗡……”

    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强烈的波动从那光茧中传了出来,它已经变得很普通了,因为闪电、火焰都已经融入了凌风的精神念力之中。

    “呃啊!”

    与此同时,凌风惨嚎震天,这是他由此以来经历过最恐怖的疼痛,从魂海延伸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神经,你感受过千刀万剐么?

    光茧一点一点的裂了开来,首先出现在凌风魂海中的是那深邃的鎏金光芒,映照着四周,与太一真水交相辉映,紧跟着,光茧凋零下来一脚,露出了一道扭曲的弧线。

    “那是什么?”凌风眼角都撕裂了,可他还是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

    “轰隆……”

    下一刻,那光茧彻底炸开,化成了齑粉,从凌风的毛孔中渗透了出来,而一个深邃的闪电出现在了凌风魂海之中,与他的身体融合。

    那闪电只有一寸长,但不是匕首的形态,而是扭曲的弧线,晶莹剔透,瑰丽的和宝石差不多,可是,在它的边缘却绽放出了血色的电弧,将四周的空间都镀上了血色的光芒。

    这是与众不同的宗师念力!

    当闪电与残月、涅盘之火交相辉映,又融合了太一真水,凌风的精神念力也发生了逆变,化成了闪电形态,比中级宗师都要锋利太多,强横太多。

    雷火劫!

    一个念头就这么出现在了凌风的心中,再也挥之不去,还有比这个词汇更能诠释现在的念力么?

    它是全新的闪电,也是前所未有的念力!

    在这一刻,凌风打破了中级宗师境界,一举突破到了宗师巅峰,魂海都沐浴在雷火劫念力之中,饶是凌风有了心理准备,都暗自咋舌,被惊得发呆。

    可以说,现在的雷火劫真的不逊色于体魄灵光了,只是两者却又有所不同,体魄灵光表现出的是霸道,是强横的一塌糊涂的暴杀,而雷火劫则是势如破竹的刺破。

    一个如战刀,一个似匕首!

    这显然也不是凌风之前能够想象得到的,心中不无侥幸,如果没有那蛮荒九神云,他即便是晋级宗师巅峰,也绝对没有这种变态的雷火劫出现的。

    感谢蛮荒九神云,感谢逆神!

    “只是不知道如果那逆神之主知道这个消息,表情是什么样的呢?”凌风恶趣味地向着,旋即他就摇头把这个念头挥走了。

    以逆神那些变态的家伙,估计会直接一棍子带走吧?

    夕阳西坠,凌风笑对长空,小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惊喜,一跃两级,这在精神念力之中只怕都是凤毛麟角吧?而能够形成雷劫火的,绝对独一无二,凌风粗略的估计了一下,三级武圣一下全灭。

    就是这么自信,就是这么风骚!

    你可以骂他无耻,不要脸皮,但你不能侮辱他的战斗力,他的雷火劫!

    或许是感受到了凌风风骚的气息,那剑痕看不下去,从太一真水中冲杀了过来,直刺凌风的精神念力,而那强横的气势,直达圣师的境界。

    “……”凌风下巴都掉下来了,要不要这么无耻,不是说好了只强一个级别的吗?怎么忽然间就成了圣师级别了呢?

    如果是宗师至境的话,凌风还是很有信心大战一场的,可是达到圣师这个境界,哪怕是雷火劫都只剩下了唯一的可能——虐!

    躲闪是不可能的,闪电、火焰都被压制,那剑痕如入无人之境,将闪电斩断了,把火焰掐灭了,一路杀了进来,给凌风来了一个透心凉,心飞扬,而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