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四十九章 逆神之主

    神工!

    它像是一个天然雕琢而成的山峦,怪石嶙峋,却拼凑出了和谐美景,四周笼罩着紫色的雾气,飘渺无垠,给人一种遨游在仙境的感觉。

    它与鬼斧不同。

    如果说鬼斧像是一柄斧头,那么,神工就是无迹可寻,但是,却充斥着一股辉煌的气韵,就像是从远古走来的女仙,超然物外,完全就不是鬼斧可以相提并论的。

    它磅礴如海,却又平静如清流。

    它浩瀚绵长,却又柔和如水。

    它没有鬼斧的神秘莫测,但是却凌驾在上,如女仙一般俯视着世间。

    鬼斧之上,有神工!

    无疑,它比鬼斧更加的深邃,即便是感觉到了它平静波澜不惊,却也深深地折服与忌惮,这种感觉很矛盾也很复杂,但却真实的存在着。

    此刻,凌风就是这样的感觉,他安静地躺在神工下方,抬头望着那云端的天穹,心中无比悲催,他已经很小心了,可还是被坑了,或者说,这鬼斧就是一个坑,而他一头闯了进来。

    阳光正艳丽,从天空中洒落下来,在枝叶茂密的龙树中,被剪成了一个个残碎的光斑,披在了凌风、云溪、柳舒舒三人身上。

    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了,他们也都陆陆续续的苏醒过来,只是一时间却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前方。

    “喀擦!”一声。

    一个紫云果应声而破,流出了殷红如血的果汁,从秦傲手中滴落下来,满脸的享受,而后,他才转过头来,望着凌风,笑眯眯的道:“不错,你的储物戒中珍藏的都是不多见的灵果,口感也比这蛮荒秘境要好上许多。”

    “……”

    凌风胸口中了一刀,血淋淋的痛,嘴角也哆嗦了一下,气的鼻子都歪了,很明显秦傲是故意的,蛮荒秘境就是一片荒芜的大陆,里面的天材地宝太多了,像紫云果这种东西,虽然珍贵但也谈不上不多见。

    这是秦傲在讽刺他。

    “喀擦!”

    又是一声脆响,秦傲又咬破了一个龙枣,唇齿留香,他闭上眼睛,细细地咀嚼了一番,而后回味无穷的说道:“非同凡响,我仿佛感觉到了绝处逢生的快感,爽!”

    “……”

    凌风、云溪、柳舒舒全都是满脸黑线,他们现在一个个被捆成了粽子,圣金散发着强横的光芒,无论他们如何挣脱,都是不可能拗断的,可是,秦傲的那一句话,就像是五柄刀子,捅在了众人、兽的胸口,令他们气息都不畅起来。

    “咕咚!”

    这时,隐也从阴暗的角落里面走了出来,他手里拎着一个酒坛,浓郁的酒香,即便是相隔三里远都可以闻到。

    “这圣酒也是佳酿,即便是逆主出手,也是要搁上个几年的,不可多得啊。”

    “……”

    “不过,这酒喝的痛快,芳香如饴,我感觉像是从生死之间活了过来,把对手暴打了一次又一次,让我再喝一年!”

    “……”

    这一次,凌风气的七孔都开始冒烟了,咬牙切齿,这两个家伙实在太过分了,吃他们的灵果,喝他们的圣酒,还要冷冷的讥讽他们一顿,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太过分了!

    欺人太甚!

    如果不是他们现在被捆着的话,早就冲过去和他们拼命了,随后,他们的神色就暗淡了下去,可以说从头到尾,他们都低估了逆神,这个从远古就传承过来的势力,怎么可能就这么一点底蕴。

    何况,在蛮荒秘境之中,也不是没有人发现过这一势力,可是,却没有人可以找到他们的踪迹,这一切都说明,逆神是隐藏在极其可怕的地域之中。

    可是,他们还是忽略了鬼斧!

    可以说,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天坑,他们一路向着蛮荒秘境深处逃亡,为的就是躲避逆神的追杀,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隐是从他们身后追杀过来的,而在隐被他打昏带走之后不久,就感觉到身后若有若无的有种可怕的杀气,逼得他一步步地向着鬼斧冲来,最后一头扎了进来。

    可,鬼知道鬼斧才是逆神的根本!

    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一步步地让凌风自己冲进来送死,而隐与秦傲也是坑,他们在鬼斧之中,不断的蛊惑,竟然让自诩坑娃的凌风都上当了。

    这是莫大的羞辱!

    这一刻,凌风有种撞死的冲动,十年玩鹰,一朝被鹰捉了眼睛,还有比这更讽刺,更伤人的吗。

    “你们都醒了?”

    秦傲眯着眼睛望了过来,他把手中的灵果放下,笑眯眯的说道:“这种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

    凌风双目闪闪的回答道:“这里是哪里?”

    “逆神所在!”隐骄傲的说道,他眼神诡谲,以那凌风的聪慧,都已经落到这个地步,自然能够猜测的出这里是逆神所在,可是他偏偏还是问了。

    “原来逆神一直都是在鬼斧之中,难怪各大势力苦寻无果了。”凌风苦笑了一下。

    “你想说什么?”隐淡淡的问道。

    “我和逆神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仇恨吧?”凌风小心翼翼的问道。

    “以前是没有,但是现在有了,你打昏了我,还扇了我两巴掌。”秦傲指了指自己的脸,虽然这件事情很丢人,但是,这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了,掩埋反而容易吃亏。

    “那么,在打昏你之前,我们和逆神之间没有仇恨吧?”

    “没有。”

    “恩,我的确是打昏了你,但是你现在却活着回到了逆神,是不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秦傲警惕的问道。

    “我打了你一顿。”

    凌风一咧嘴,笑嘻嘻的说道:“隐想杀我,却被我活捉了,但是你们都已经安然无恙,本来我的目的就是想把你们送回来的,你们看其中有没有什么误会?”

    “……”

    隐、秦傲都愣住了,就连云溪、柳舒舒、傲娇鸟都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们也没有想到凌风会这么说,特别是秦傲与隐,他们嘴角都直哆嗦,那是气的!

    这要多么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没有误会,你打昏了我,还……”

    “错!”

    秦傲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被凌风打断了,他摇头说道:“不是打昏,而是打了你一顿。”

    “这有什么区别吗?”秦傲冷厉而又气愤的说道,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痛,也是逆神弟子的耻辱,他就像是被活生生地钉在了痴如架上。

    “有本质的区别!”

    凌风很肯定的说道:“我只是打了你一顿,不过因为你太弱了,所以没有承受住,就昏死了过去,这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

    这一刻,天与地都静了下来,人们面庞抽啊抽,感觉整个面庞都要碎掉了,而秦傲的脸却是黑的深沉,都快拧出水了,脑门上黑线直闪,气的心肝脾肺肾全疼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气人的吗。

    还有比这个少年更可恨的吗。

    如果不是逆神之主有过交代,在没有开启禁制之前,绝对不能动眼前的这几个人,他早就冲过去,一巴掌拍死他们了。

    他可是三级武圣啊,什么时候弱了。

    “所以说,我们的问题就是我打了你,然后,我把你们都送了回来。”凌风斟酌言辞说道:“那么,现在你打我们一顿,然后把我们送回去吧。”

    “……”

    这一次,不光秦傲满脸黑线,就连隐嘴角都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眼眸冷厉地盯着凌风,差点就暴走,掐死这个少年。

    可偏偏,后者能把他们说的哑口无言,连反驳都做不到。

    无疑,这是在智商上的碾压,尽管他们让凌风自己跳进坑来,可凌风很快又反击过去了,就像是两把刀子,插在他们的心脏上。

    而一旦想到,他们竟然被一个小屁孩欺负成这样,就有种抓狂的冲动。

    “逆主要见你们!”

    隐冷冷的说道,完全就当没有听到凌风的话语一样。

    逆神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来历神秘,处于鬼斧之中,是不可能轻易放出去的,万一消息泄露,那对他们来说也会造成不小的灾难。

    “逆神之主?”

    凌风一怔,不过随即就明白了过来,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特别是九重石,断刃,两者都藏在体内,除非把他杀了,否则是不可能得到的,而如果凌风死了的话,那么,他在第七试炼地所得到的至宝,也可能会永远的埋葬了。

    这显然,也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当然,凌风已经“送上门来”,自然也没有反抗的余地,而他也不会这么屈服!

    想通了这一点,凌风目光闪烁了一下,咧嘴笑道:“前面带路。”

    他本来还想挥手,很有气势的蔑视秦傲与隐一眼,可惜双手都被捆住了。

    可就是这样,也把两人气的不轻。

    “呵呵,带路就免了,我亲自来见你,是不是会让你感觉到更有面子?”

    这时,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由远及近,刹那间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他背负着双手,面庞普通,即便是放在人群中都不会引人注意,可是,当他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却自然而然的转向了他。

    双目一惊,天地骤亮!

    有些人就有这样魔力,不是因为相貌,而是那种浑然天成的气质。

    逆神之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