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太坑妹了

    鬼斧!

    太过神秘了,里面充斥着散乱的精神念力,贸然地施展出精神念力,必死无疑,而且一旦走进来,再想要走出去,却是无比的艰难。

    眼睛看到的,精神念力感受到的,可能都只是虚妄的假象,说不定前方就是一个万丈深渊,幽幽魔口,武者踏足其中,必然会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没有比这个更可怕的了!

    凌风小脸难看,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神也阴晴不定起来,他隐隐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太冒失了,原本是想躲开逆神的追杀,可是,现在看来这鬼斧却是比逆神还要可怕太多。

    “聪明不可怕,可怕的是聪明自误!”隐冷冷的讥讽道。

    “……”

    凌风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隐,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这个时候拆台,扰乱了他的心境,原本还有一丝希望的,现在却是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难道,逆神研究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走出鬼斧的办法?”凌风皱着眉头问道。

    逆神和鬼斧一样神秘,在蛮荒秘境这么多年,只怕早就把这片大地研究透彻了,他们底蕴那么深厚,绝对不会没有办法的。

    “有!”隐无比肯定的说道。

    “那快点说出来,现在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如果我们死了,你们也绝对活不了。”凌风急切的说道。

    “如果你们死了,我们自然可以离开。”隐冷酷的说道。

    “……”

    凌风小脸抽搐了一下,他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人,口齿这么犀利的呢?现在他有种先把后者打昏,扔进鬼斧深处的冲动。

    “你说得对,不过在死之前,我会先把你给活埋了。”凌风愤愤的说道。

    “……”

    隐神色一怔,旋即摇了摇头,他知道以那个小妖孽的性格,这种事情的确是做得出来的,不过,鬼斧的确与众不同,即便是逆神都是一个禁区,没有几个人敢走进来的。

    “先放开我们。”隐低垂着眼睛,声音沉闷的说道。

    “这不可能。”凌风摇头拒绝了。

    开玩笑,这两人可是逆神的弟子,本身实力就强大的很,虽然现在伤势还没有痊愈,可即便是这样,凌风也没有把握把他们留下来的,而一旦让后者逃掉,那才是真正灾难的开始。

    所以,他不会去冒险,也没有理由相信那两人。

    “那我拒绝!”

    “我相信你会合作的。”凌风冷笑着说道,他一步一步地向着隐逼去,焚焰、体魄灵光,以及眉心精神念力全面发光,催动出了二重石,“咚”的一声,落在了隐和秦傲的面前。

    “你要做什么?”隐很警惕,眼神如刀锋一样,从凌风身上刮了过去:“如果,你杀了我们的话,那永远都不要妄想活着离开鬼斧了。”

    “那么,我之前说的话,依旧有效。”凌风扛着二重石,震得大地都在乱颤与裂开。

    “什么话?”

    “在死之前,一定会杀掉你们,给我们陪葬。”

    “……”

    空气凝结,隐双目泛着冷光,逼视着凌风,天人合一之境,形成了肃杀的气势,令得云溪、柳舒舒、龙狮以及傲娇鸟都微微变色,多少受到了影响。

    可是,凌风却没有丝毫的忌惮,他双目灼灼如火,与隐对视,眼睛中迸射出一道道火光,也施展出了天人合一之境。

    杀气纵横,涟漪冲空!

    这是势与势的对抗,也是心境的压制,就像是两位无敌的高手,站在天山之上,森冷对视,一个眼神就可以让宵小胆寒与授受。

    这就是天人合一!

    这种对视,足足持续了两刻钟,就连云溪、柳舒舒都紧握着双手,手心沁出了冷汗,那股杀气太重了,让她们都只能屏息,压力山大啊。

    “你不是那个叛徒的后人!”

    片刻后,隐身上的气势一暗,如今他毕竟只是一个阶下囚,不想激怒眼前的这个少年,如果能够活着,他也绝对不想去死,何况,这么大的侮辱,不血洗回来,那完全就是给逆神抹黑。

    他可以忍,逆神都不能忍!

    逆神不接受失败,更不会接受侮辱!

    “我没说过我是。”凌风淡淡地摇头,道:“在蛮荒秘境外,有人想要杀我,却被我杀了,九天杀也是从那个人身上搜到的,如果你们想要报仇的话,应该去找他。”

    “他会死!”

    隐铿锵的说道,没有人可以得罪了逆神之后,还活着的,不过王烟却是一个意外,而另一个意外就是凌风,后者一次次地打破了逆神的记录,让他这个逆神年轻一代的翘楚都吃了大亏,沦为了阶下囚。

    “那么,现在可以说说鬼斧了吗?”

    “其实,逆神对于鬼斧了解也不是很多。”沉吟了片刻,隐的声音才缓缓地传来:“鬼斧涉及到了远古时代的一场大战,那一战影响太大了,直接导致了整个远古时代的没落,也可以说是古武的没落。”

    隐和秦傲的眼神都是一伤。

    他们从出生就在逆神,修炼的是古武,一直把它当成了骄傲的存在,可惜,古武却被那个时代埋葬了,即便是他们做出了很多努力,可还是没有办法,让古武恢复到最辉煌巅峰的时期。

    那个时候,体修、精神念力,都要蛰伏!

    那个时候,古武铸造了一个辉煌的大世!

    那个时候,古武是每一个武者的骄傲!

    可是,在如今这个时代,古武已经没落了,很多武技的遗失,功法的缺憾,也导致它无法重现最巅峰的模样,而他们传承过来的,也就是古武的冰山一角而已。

    这也让他们对于古武充满了神往,逆神的每一个弟子都是以重现古武辉煌,而踏上修炼之路的。

    可惜,这么多年的努力,依旧是失败了。

    “虽然我对那场大战以及古武都很兴趣,不过这些你可以晚些告诉我,现在还是说一说鬼斧吧。”凌风内心一喜,他见识过那破刀的风采,九天杀也是从里面传承过来的,让他心惊的同时,也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如今,秦傲、隐都送上门来了,他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

    隐、秦傲对视了一眼,嘴角直哆嗦,那是气的,如果不是身体不能动,他们甚至想跳起来,把眼前这个少年那张俊秀的小脸,给打成狗头。

    谁说要告诉他了。

    做人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

    “到底怎么才能出去?”

    “把自己弄疯,绝对可以走出去。”秦傲没好气的说道。

    “砰”一声。

    秦傲脑门上黑线直冒,那里形成了一个鲜红的血包,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凌风打了,但是,那羞辱依旧是像撕开血肉一般,每一次都是全新的、刺痛的。

    “秦傲说的也没错。”

    隐点了点头,虽然他眼底也闪过了一丝丝怒火,可还是隐忍了下来,缓声说道:“但凡是疯傻了之后,都可以走出鬼斧,你们也可以试一试。”

    “……”

    凌风心中暗恨,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我们年纪幼小,不适合做这种事情,我觉得两位逆神的天才,就很适合做这种事情。”

    “除此之外,就只能走进鬼斧深处!”

    “理由。”

    “每一个想要进来的人,都向着走出去,结果却成了无头苍蝇,时间久了,反而迷失了自我,沦为了行尸走肉。”

    “而我们反其道而行之,或许可以打破这个魔咒。”

    “听上去,似乎有道理。”

    凌风仔细想了想,又和云溪、柳舒舒商量了一番,众人也都是一筹莫展,各大势力对于这个神秘的鬼斧,也是无能为力。

    而唯一的希望就是逆神,可是,凌风还是很担心,他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走进鬼斧深处,但那绝对是无比危险的,以他们的实力,能不能走进深处都很难说。

    “希望你们不是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凌风沉思了一下,最后开始决定走进鬼斧深处,不过,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他会第一时间把秦傲与隐扔进去,对于逆神他也没有太多好感的。

    “我还是建议你,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把我们放开。”隐冷酷的威胁道。

    “嗖!”

    下一刻,凌风一言不发,他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直接把两人扔进了储物戒之中,那里没有天地玄气,连空气都稀薄,但以后者的实力,是可以坚持下来的。

    “凌风,你相信他们?”傲娇鸟皱着眉问道。

    “不相信。”

    “那么,我们还要进去吗?”云溪微微发愣,有点琢磨不透,眼前这个家伙。

    “先看看能不能走出去,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只能冒险一试了。”凌风也是一筹莫展,他的确不是很相信秦傲与隐,别人不能走出去,但是,他却是要试试的。

    可是,在三个时辰之后,凌风小脸就暗淡了下来,无论是精神念力、体魄灵光,还是焚焰,乃至于火如冰、二阳圣火都施展出来了,可他们还是走不出鬼斧,又转悠回来了。

    “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望着远方,凌风暗自咬牙,他不想被困在里面等死,那就只能一往无前的往前冲。

    “凌风,我有句话和你说。”

    这时,柳舒舒走了过来,小胸脯起伏不定:“这一句话我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

    “你太坑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