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四十一章 凌风与隐

    晨色四逸,古松林立,枝桠盘踞,如同一头逆龙,不断地盘旋而上,形成了一副很奇特的景观,在清风中摇摆,如龙凤在舞动。

    山峰之上,隐目光阴冷,他仰望着天空,心中有一口闷气,都快把他憋疯了。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

    也就是说,那个人打破了逆神一直以来的记录,把他成功的拉低到了最弱的逆神天才的行列,这让他脸色铁青,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什么时候他隐也落魄到这种程度了?

    更令他憋屈的是,他虽然越追越近,但还是从那几个人残存下来的气息中发现,后者都不是武圣,而只是武皇而已,而他则是被武皇甩开,足足追了三天多,即便是现在都没有结果。

    对于逆神的人来说,这就是最大的耻辱!

    “可恨,该杀!”

    隐身上杀气惊空,把四周的花花草草都撕碎了,他手中握着一柄战刀,冷厉的锋芒就从上面喷发了出来,落在了空气之中,于是,空气发出了爆裂一般的撕裂声。

    毫无疑问,隐怒了。

    一直以来,他都是逆神的骄傲,从他走出逆神的那一刻,还从来没有失败过,即便是武圣天才,他都可以在短短的一天、两天之内追上,这就是逆神的可怕,虽然人数不多,但每一个人走出去,都可以令得各大势力震惊的。

    可尼玛,前面那个武皇到底是什么鬼?!

    他难道比武圣天才,还要妖孽一些吗?让他追到了第四天,这要是传到了逆神,估计他会被笑话死,太丢人了!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如果让我抓住,一定先把你暴打一顿!”隐气急败坏的说道。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他已经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但是,因着妖孽武皇,他也难以保持着心平气和,而每当想到,自己创造了逆神一个前所未有的记录,他心中的怒火就像是泉水一样,喷涌而出,挡都挡不住。

    太欺负人了!

    隐恼怒的想到,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当然一个武皇就有这么可怕的速度,这让他深深的惊骇,那要什么样的天赋才能做到?

    随后,他身躯一闪,在原地刮起了一股狂风,而人已经如同独龙一样冲了出去,眨眼间就消失在晨光之中……

    足足三个时辰!

    隐从清晨,一直追到了中午时分,他时不时地会停下来,仔细地观察四周气息的变化,在确定了凌风消失地方向之后,他才迅猛地赶了过去,这个过程看似缓慢,实则却是无比的快速,他放佛是在拈花佛叶,眨眼间就可以凌风逃向了哪个方向。

    黄昏时分,他终于冲进了一座大川之中。

    这里地势陡峭,四周都是绝壁,里面还笼罩着一股压制力,令得武者的战斗力也受到了限制,就连隐都感觉到了一种压力,不过,他也没有太多的忌惮,双目却闪闪发光。

    因为,在这里他感觉到的气息,越来越强烈,这也意味着那几个人刚离开不久,而且那抹去气息的手段也很散乱,显得很匆忙,像是知道他快要过来了一样。

    “有意思!”隐轻轻一笑,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整个面庞都隐藏在那漆黑的兽皮之下,但是声音却显得很温和,就像是邻家的大哥哥。

    “体力不支了吗?”

    隐站在大川之中,身上的杀气越来越浓郁,大川之中武皇之力散乱,也许旁人感觉不到,但是他却可以捕捉到那么一点点,而这就足够了。

    任谁在经过了快四天的亡命奔逃之后,体力、战斗力也会消耗殆尽的,就连隐都感觉到虚脱,更不要说是武皇了。

    “我还你们能够逃到哪里!”

    隐冷森森的说道,他真的快被那几个人逼疯了,心中愈加的气恼,你们只是武皇啊,能不能不要做得这么惨绝人寰?!

    还让不让逆神的天才活下去了?!

    可以说,时间每拖一分,他都感觉脸上被人扇了一巴掌,虽然他现在不知道逆神之中,现在是个什么的反应,但是,他却可以想象得到。

    怀疑!

    眼神古怪的怀疑!

    这一刻,隐真的有种爆炸了的感觉,所以,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追上那个少年,把他活捉回去,最好可以得到开启逆神禁制的至宝,否则,他这一生都要被人用古怪的眼神盯着了。

    “妖孽,不管你是妖孽,还是武者,我都要收了你!”隐轻喝一声。

    旋即,他吞下了一枚极血丹,人如闪电冲了出去……

    暮色四合,残阳的光芒都已经被掩盖了,风中有股冷冷的寒意,这已经是千里之外了,饶是隐是一位强大的武圣,也深深地感觉到了疲倦不堪。

    在一处山脉之中,他停下了脚步,大口的呼吸,又吞下了两枚极血丹,让得自己那苍白的脸上恢复了几分血色。

    “快到第五天了!”

    隐咬牙切齿的说道,即便是他,现在都有种崩溃的感觉,他又一次创造了历史新低,原本他以为追杀几个武皇,用了整整两天,依旧是很丢人的事情了。

    可是,没有最丢人,只有更丢人。

    三天,那是耻辱!

    四天,让人想死!

    “喀擦”“喀擦”……

    暮色之下,没有星光。

    天空中,电闪雷鸣,一朵朵乌云沉闷的压了下来,就像是隐心中的憋屈的闷气,更像是他那阴沉着,快要滴水的面庞。

    不久后,豆粒大的雨点,就形成了一条珍珠线,簌簌落下,在闪电之下,把漆黑的暮色,也撕裂出了一道道数之不尽的白线。

    闪电、雷鸣、雨幕、风声!

    这构成了一副很唯美又很苍凉的画面。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璀璨的刃芒,撕开了雨幕,直斩而开,它快得匪夷所思,眨眼之间,就到了隐的面前。

    不是偷袭,而是强杀!

    在那刃芒背后,一个少年身披雨水,眼神冷厉,似出鞘的刀锋,他无声无息的杀了过来,人与刃合二为一,迸发出了深邃的白银光芒,在夜色掩盖之下,几乎难以察觉到。

    天人合一之境绝杀!

    如果是一般的武者,在这样的天气之下,也是很难发现的,毕竟那杀气都是被压制着的,不到最后一刻,也不会爆发出来。

    可是,隐却不同,他对于杀气有着天生的敏感,那是近乎鬼魅的直觉,这就是进入天人合一之境的可怕之处。

    如果说,杀手是偷袭、袭杀的话,那么,逆神就是逆杀!

    那是一个真正变态的势力,它比杀手更加的可怕,无论杀手是从哪一个角度,是在哪种情况下偷袭、暗杀,都会被发现,而后,等待他们的就是逆杀!

    此刻,隐笑了!

    他虽然气势羸弱,还达不到巅峰时期,但是对付几个武皇还是搓搓有余的,他有着这样的自信,因为他是隐!

    “呛”

    战刀出鞘,在夜色下划出了一道雪亮的虹,它快若闪电地出现在脖颈上,不偏不倚,正好挡住了那一道刃芒,强横的圣光,形成了雏龙一样的琉璃,把那深邃的银光都击得粉碎。

    “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这里!”隐淡淡的说道。

    “不是我们,只有我一个人!”

    凌风从雨幕中走了出来,他小脸平静,目光深邃的就像是悠悠的虹,直视着隐,说道:“逆神就来了你一个人么?”

    “杀你可够?”隐傲气的说道。

    “够!”

    凌风不可否认地点了点头,后者身上的气势太具有压力了,倒不是实质性的,而是强大的杀气与境界上的冲击,在凌风的心灵上构成的。

    毋庸置疑,眼前的这个黑袍青年,比秦傲还要可怕,以凌风的实力都看不出后者处于那一个境界,这才是最令他心惊的。

    你知道他很强,却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强!

    不知彼此,是会吃大亏的。

    “不过,我觉得你们可以再郑重一些的。”凌风冷酷的笑道。

    “不需要。”隐冷冷的说道。

    “据说,逆神来历神秘,还从来没有追及不到的敌人,而且一般都不会超过三天。”凌风抬起了头来,神色淡然的问道:“请问今天是第几天?”

    ……

    这一刻,隐很想打人,他骨子里是骄傲的,被誉为逆神的天才,还从来没有人可以超过他的,可是这一次他却被那个少年,活生生地钉在了耻辱架上。

    偏偏那个少年,还在向他伤口上撒盐!

    妈的,你跑了几天你自己不知道吗?

    隐很想骂娘!

    不过,他也知道那个少年是在扰乱他的心境,一旦天人合一之境乱了,必然是那个少年的必杀一击,虽然看不透那个妖孽武皇,但是,能在他手中足足逃了四天的人,绝对让他很警惕的。

    “不得不说,你很擅长跑路。”隐反击道。

    “不是很擅长,但是能让你追四天也足够了。”凌风很是谦虚的说道,可是他的表情却无比傲娇,放佛是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隐感觉胸口又被捅了一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