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四十章 隐

    逃!

    疯狂的逃!

    凌风、云溪、柳舒舒三人脸色很凝重,他们已经感觉到了危机,像是被一只恶狼给盯上了,哪怕是凌风都感觉到了深深的惊悚,所以,他们在把秦傲收入储物戒之后,就拼命的跑路,把吃奶的力气都施展出来了。

    一天过去了,凌风三人已经跑出了三百余里,远远地离开了乱古之地,在里面他们也得到了惊人的收获,打劫了很多武者,光是圣药都有着数千株之多,即便是以玄空宗的底蕴,都要惊掉下巴的。

    “呼!”

    在一处山谷之中,凌风停下了脚步,他小脸略显苍白,这是持续了一天的消耗,就连他都感觉到很吃力的,更不要说云溪、柳舒舒以及傲娇鸟、龙狮了,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

    “已经跑这么远了,我们还会被追上吗?”柳舒舒向着凌风问道。

    “还没有,我有种更加危险的感觉!”

    凌风小脸一紧,那只是一种感觉,不是武皇之力、体魄灵光,乃至于是精神念力可以感觉到的,而是武者的第七感,来自于天人合一之境对于危险的感知。

    他感觉到逆神之中,已经有人追来了,而且要比秦傲更加的可怕,让他都毛骨悚然,心中的不祥愈来愈强烈了。

    “还要逃下去?”云溪蹙眉,这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

    如果逆神真的有人追了过来,那么,他们多消耗一分,对于他们的性命就多了一分威胁,她虽然没有感觉到那种危险,但却不会怀疑凌风的判断,这一路走来,有很多次就是因为凌风的对于危险的感知,让他们一次次避开了可怕的生死杀机。

    而现在,就连凌风都深感压力,脸色严肃的吓人,他能够感觉到危险的临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

    她宁可那个人早一点出现,痛痛快快的杀一场。

    “逃!”

    凌风双目渐冷,心海中煞气纵横,心中无比傲气,同样是领悟了天人合一之境,感知到了一些逆杀的煞气,他不相信自己会逊色多少,哪怕后者是一个高手,他也有信心打破逆神的魔咒。

    他要坚持下去,超过三天!

    “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凌风咬牙说道:“我们的确是在消耗,但是逆神那个人也在消耗,战斗从我们敲昏秦傲就已经开始了,我们别无退路。”

    “不是我们,而是你!”云溪补充道。

    ……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都是同一战船上的,逆神到底有多么可怕,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既然可以追下来,相信是不会放过我们每一个人的。”凌风无耻地把几个人全部绑上了。

    “那就逃吧,我不想死,所以谁如果想让我死,那我就让他不得好死!”云溪杀气腾腾的说道。

    “我和云溪姐姐一致!”柳舒舒紧紧地握着小拳头。

    “嗖”“嗖”……

    下一刻,傲娇鸟与龙狮已经先一步跑路了,它们速度如闪电一般,连说话的力气都节省了下来,因为它们知道这一次对手有多么的变态。

    可以说,到了这个时候,它们的退路已经完全被砍断了,只有拿命出来拼,才有希望,而且它们对于凌风还是充满了信心的,尽管逆神很强大,可想要发现它们的踪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可以找到一个古地,像乱古之地一样,有着禁制压制,它们直接躲进去,等到一年之后,蛮荒秘境再次开启的时候,他们就得救了。

    “这两个家伙……”

    凌风摇头,随后与云溪、柳舒舒也疯狂的向前跑去,速度丝毫不慢,如风驰电掣一般,眨眼间就消失在天边。

    时间如同砂砾一般,每一分一秒都像是细碎的砂砾,而凌风、柳舒舒、云溪三人就像是从风中走出来的三位老人,正在用那苍老的手,细细地数着。

    度日如年!

    这就是现在三人的感受,又是疯狂的一天,三人比之前还要快速一些,又飞出了三百多里,虽然蛮荒秘境很广阔,如同一座神岛,远的无法想象,但在这样的飞腾之下,凌风已经彻底远离的乱古之地,开始向着蛮荒秘境的核心之地冲去了。

    而在这一路上,他们也明显地感觉到了很吃力,先后遇到了数百头可怕的妖兽,大多都是圣兽,幸好凌风天人合一之境无比的强横,带着众人躲闪了过去,否则,不死都要脱一层皮的。

    “凌风,我们已经远走六百多里了,就连气息也被抹去了,逆神还可以追上来么?”柳舒舒气喘吁吁,在众人之中,她实力是最弱的,连续两天的疾行,对她的消耗也是最大的,让她脸色煞白,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而这还是因为她一直在吞噬极血丹,借此来弥补体内武皇之力的流失,可是现在她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

    “近了!”

    凌风眼神很凌厉,望着身后的远方,他能够隐约地感觉到,那股杀气越来越近,如影随形,无论他们怎么逃跑都走不掉。

    “怎么会这样?我们已经把所有的痕迹都抹掉了啊,他是怎么追来的?”云溪震惊的说道。

    “这一点我也不是很清楚。”

    凌风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们做的已经很全面了,但是,终究会有一些痕迹是无法抹去的,要知道九天杀不仅是一种可怕的功法,更是追击、隐杀的利器,逆神在蛮荒秘境时间太久了,他们有些隐秘的手段,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被他们追上了,我们必死无疑。”连傲娇鸟都支撑不住了,它精神不正,有点蔫。

    “我知道!”凌风双目烁烁发光,心海之中杀气激荡,凝声说道:“这是一场消耗战,彼此之间都会很疲倦,可是也正因为这样,我们之间的差距会缩小一些,这对我们有利。”

    “那我们要逃几天?”云溪点了点头。

    “三天!”

    凌风沉闷地说道,他心中有股傲气,一定要超过逆神一直以来的极限。

    当然,这也不是完全就是赌气,而是众人的极限,他敢肯定那逆神的人必然是全力以赴,拼命赶过来,所以,他们的消耗不会比自己小,而在这种情况下,谁胜谁输,还很难盖棺定论。

    实力强大,不一定会活到最后。

    “然后呢?”柳舒舒问道。

    “挖坑,把他们都埋了!”傲娇鸟冷酷的说道,它已经感受到了凌风心中的杀意,现如今他们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只有拼死厮杀,才有一条生路。

    哪怕是逆神也要干掉!

    这就是他们的野望!

    “没错!”凌风无比肯定的说道。

    ……

    这一次,柳舒舒、云溪眉头黑线都闪了闪,不得不说,这两个家伙很另类,一面疯狂的跑路,一面又要挖坑把所有人都埋了。

    这到底是什么逻辑?!

    为什么不是刚开始就挖坑,等着那逆神的人往里面跳?

    “走吧!”

    下一刻,凌风、柳舒舒、云溪以及两头妖兽又逃了,他们都吞噬了极血丹,并且还是如涅盘,这可是把云溪与龙狮都惊懵了一下,这种丹药千金难求,对于武者的好处不言而喻。

    于是,他们望向凌风的目光,就像是一轮轮太阳,炙热的吓人,让凌风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癫狂的第三天!

    凌风都感觉到心口都血要喷出来了,他已经把速度飙升到了极限,可依旧感觉太慢了。

    事实上,到了这一天,柳舒舒、傲娇鸟都已经精疲力竭了,一个钻进了凌风的怀中,一个软绵绵的趴在了背上,就连龙狮、云溪都是胸口剧烈起伏,累出了一抔狗血。

    从清晨,中午、黄昏、星夜。

    凌风卯足了力气,整个人都充斥着一股凌厉的锐气,五道焚焰已经暗淡无光了,可是,体魄灵光却炸开来,到了后面,连精神念力也俯冲而出,托着他的身体,以流行之势,疯狂的远去。

    这让得云溪、龙狮都无语,那个小妖孽,简直就是来气人的,一个枯竭了,还有另外一种,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相比的啊。

    “麻蛋,无耻少年!”

    与此同时,夜空下,一个青年气得几乎要骂娘了,已经快要三天过去了,他已经要追去千里之遥了,可是,却一直在兜着那个人的屁屁追,这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羞辱!

    要知道,自从他走出逆神的那一刻,就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也没有人可以让他连续追上三天三夜,哪怕是武圣都不行,无论躲在什么地方,他都可以找出来。

    但是,那个少年似乎看透了这一点,疯狂的逃,那自己几个人的气息完全抹去了,四面八方都可以感觉到杀气弥漫,即便是他都要自己去揣摩、判断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他是隐!

    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大亏!

    那个少年放佛是在告诉他,我就这么这么跑下去,你能怎么样?!

    “逆神的历史上,最差劲的武者,想要追上一个武者,也就是三天三夜而已!”隐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心中快气疯了,那个少年已经把他这个逆神年轻一代的翘楚,拉到了史上最劣质的水平,而且,还想狠狠地扇他一巴掌!

    妈的,气死老子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