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三十九章 活捉

    那是一个超级变态的大势力!

    一个秦傲就这么可怕,凌风丝毫不会怀疑,三级武圣只怕只是逆神之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可是逆神绝对不会只有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高手,甚至会有可怕的老怪物,即便是柳药来了,怕都不够看的。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武皇级的小人物,被数十个武圣,乃至于是武尊追杀的场面,那是可以让人头皮都发麻的。

    凌风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没昏死过去,如果真被一个变态的势力给盯上了,那么他们在这蛮荒秘境会寸步难行,随时都会有性命危险,特别是逆神最擅长的就是杀人,领悟了九天杀,甚至更可怕的逆杀,会与四周的草木都融为一体,凌风自认为可以发现秦傲这样的高手,但是如果更强的武者呢?

    逆神!

    这两个字就像是悬在凌风头上的一柄利刀,让他都有种无法喘息的感觉,太强了会被骂的,他们知不知道这个道理?!

    “呼,你说我现在向他道歉,他会原谅我吗?”凌风忽然转头,蹙着眉头向着云溪、柳舒舒问道。

    ……

    云溪、柳舒舒脸色黑了一下,不过心中也震撼不已,这样一个比玄空宗都要可怕太多,底蕴惊的人哑口无言的可怕势力,连她们都忌惮万分。

    光是那从远古之前,就传承下来的,就足以给人极大的压力,试问这样的一个变态势力,如果走出蛮荒秘境,在整个神武大陆,又有几个势力可以匹敌?

    “怎么?现在害怕了吗?”那秦傲冷笑着说道。

    “害怕?”

    凌风咧嘴,傲气的说道:“我只是想知道,现在如果逃出蛮荒秘境还来不来得及而已。”

    ……

    一群人全部无语了,柳舒舒、云溪全都有种想要冲上去,把凌风暴打一顿的冲动,这个家伙难道不知道无耻这样的字眼是怎么诞生的吗?

    “可惜,如今蛮荒秘境已经关闭了,形成了天然的牢笼,你们是走不掉的。”秦傲摇头。

    ……

    凌风一龇牙,他自然也知道这个令人心烦的事实,可是一想到被一群老怪物追杀,他就感觉头皮发麻,心中有一股逆血直冲脑门。

    “那么,王烟呢?”忽然,他眼睛一亮问道。

    “那是一个叛徒,他应该是得到了某种至宝,可以逃避禁制,从而离开了蛮荒秘境,不过,他终生都不敢再进来的。”说到王烟,秦傲的脸色明显的冷了下来。

    “哦?那是什么至宝?”凌风心中一动,不禁问道。

    “呵呵,如果我们逆神知道的话,也不会被一直困在这里了。”秦傲的神色暗淡了一下,这也是他们的悲哀,一直都在寻找出路,可惜这么多年下来,却始终没有找到。

    蛮荒秘境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太小了,他们想要出去,看一看神武大陆更广阔的天地。

    “真的不知道?”凌风失望的问道。

    “真的不知道!”

    秦傲叹息一声,说道:“如果你可以找到那种至宝,令我逆神逃避蛮荒禁制,那么,今天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

    相比走出蛮荒秘境,这点伤势又算得了什么?

    ……

    凌风沉默了下来,他一直在观察着后者,发现秦傲并没有撒谎,如果可能的话,谁愿意被困在这里,一辈子都在荒凉之中度过?

    那是人生的大遗憾啊。

    “那么,你进入第七试炼地做什么?”凌风转过头来,双目烁烁发光,以逆神的底蕴,对于那座古殿只怕图谋绝不会那么简单的。

    年轻一代的磨砺?!

    那是不可能的,逆神在蛮荒秘境存在了太多年,只怕已经把蛮荒秘境各大古地都探查了一遍,如果说磨砺的话,其他地域足以,不至于进入第七磨砺之地。

    虽然凌风也知道,可能是与那逆杀之境有关,但这显然还不能够说服他的。

    ……

    那秦傲沉默了起来,久久都没有说话,可是神色却无比复杂,而凌风三人也不着急,就那么静静地望着他,在这个时候,秦傲没得选择,如果再欺瞒下去的话,那就是白痴了。

    “与禁制有关,那逆杀意境,或者说古殿之中的东西,可以躲避开禁制。”良久之后,秦傲才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悠悠的说道。

    “什么东西?”凌风一怔,心中大喜,如果不想被数十个老怪物追杀,那么,能够帮助逆神开启禁制,就是唯一的选择。

    当然,这也会令得后者感激,毕竟,逆神这样的势力,不可为敌,只能为友。

    “我也不知道。”

    秦傲苦笑地摇头,说道:“我才刚进入那逆杀空间,就被人一棍子敲昏了,没有进入那古殿之中,也是很难确定下来的,当然这也只是我们的猜测,最后能不能成功,也很难说的。”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凌风皱了一下眉头,瞪了秦傲一眼,说道:“即便是我没有敲那么一棍子,你也走不出逆杀空间的,你才抵挡了三道刀锋而已,就已经重伤体力不支了,后面还有三道刀锋,如果等到它们全部杀下来,你连活命都是奢望。”

    “这么说,你已经走进了逆杀殿?”秦傲一愣,旋即大喜道。

    “是!”

    凌风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你得到了逆杀殿里面的至宝?”秦傲激动无比,连声音都变了,双目就像是两轮小太阳,看得凌风直发毛,那是什么眼神?

    “算是吧。”凌风摸了摸鼻子说道,连他都不能肯定那如同残月一般的闪电,能不能开启蛮荒禁制,但这个时候却不能够表现出来。

    这说不定会成为他保命的东西,如果真被那个变态的逆神追杀,他会祭出来。

    “那是什么?”秦傲脸色都红润了起来,挣扎地想要坐起,这对于整个逆神来说,太重要了,太珍贵了。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凌风,你和我一起回到逆神,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如果真的能够开启禁制,我们逆神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秦傲笑容满面,身上的杀气已经消失殆尽了。

    伤势可以恢复,但是如果错过了这样的机缘,他们又要等上多少年?!

    “你当我是白痴么?”

    凌风怒了,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武皇而已,而逆神对他来说,是一群变态,一群强大的疯子,他躲都来不及,还要自己送上门去?

    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他想要隐瞒都已经不可能了,以老怪物的实力,就连古器断刃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那闪电烙印也必然会被发现,他是死还是生,都是逆神的一句话。

    凌风可不会觉得自己和逆神的关系有多么的融洽。

    “你说,我现在杀了你,逆神会不会发现是我?”

    忽然,凌风笑眯眯的望着秦傲:“或者说,以我的实力能不能坚持一年,到那个时候我就可以离开蛮荒秘境,天高任鸟飞啊。”

    “你既然已经领悟了九天杀,又触摸到了煞气,想必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吧?”秦傲不慌不忙的道。

    ……

    凌风低头沉默不语。

    的确,正如秦傲所言,九天杀、煞气对于周遭的变化都非常敏感,哪怕是有丝毫的蛛丝马迹都会被找到的,凌风自认为做的已经很隐蔽的,但是能够逃出那些变态老妖怪的鼻息么?

    “那你认为我们能够坚持多久?”凌风沉声问道。

    “三天!”秦傲淡淡的说道,神色无比的自信,带着冷厉的傲气,整个蛮荒秘境都可以说是逆神的天地,想要找出几个人,以及他的踪迹,易如反掌。

    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少年也修炼了九天杀,只怕不出一天就可以找到的。

    “那我就尽量争取到第四天吧。”凌风冷笑了一声,眼中燃烧着战意,这已经超出了单纯的力量战斗,而是九天杀的较量,他也充满了神往之色。

    “你可以试试!”

    ……

    泥塘飘散着淡淡的馨香,夏荷才露尖尖角,一片片硕大的荷叶,如同一个个莲蓬,撑了开来,将泥塘中鲜活的鱼儿都遮盖了起来,隐隐可见有金银两色的光芒,在地面闪耀着。

    “秦傲失踪!”

    一个突兀地声音,在泥塘边沿响了起来,无头无尾,就像是空气在响动一样。

    “哦?”在泥塘岸上,一个中年人睁开了眼睛,深邃的就像是夜空中的星辰,望一眼都会让人沉没,他神色不见丝毫的波动,声音却很平静的传来:“是谁?”

    “一个少年、两个少女,还有两头妖兽。”那声音很淡薄的飘来,不过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们在哪里感受到了九天杀的气息。”

    “是那个叛徒的后人么?”中年人声音一沉。

    “暂时还不能确定,隐已经追踪过去,想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还有什么”中年人问道。

    “那个少年进入过逆杀殿,很可能得到了那个东西。”

    “活捉!”中年人声音也有瞬间的不平静,显然那逆杀殿对他的触动很大,也或许有那个叛徒的关系,而在那声音消失之后,他扔开了鱼竿,神色复杂地望了一眼天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