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三十七章 逼问

    云梯之下,安静无比,落针可闻。

    每一个人都怔怔地望着凌风与傲娇鸟,神情呆滞,下巴都有脱落下来的势头,他们完全无法回过神来,这两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如雷霆破山,快得匪夷所思,不要说那些人了,就连云溪、柳舒舒、龙狮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凌风还一脸气愤的模样,不把那个青年杀了,誓不罢休的模样,可是转眼就对那些人下手,无比的果决与狠厉,让她们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半点都没有动静。

    快、狠!

    这到底是两个什么家伙啊?!

    “你们……”云溪张了张嘴,却只说了这两个字,如果她这个时候还不明白的话,那会被当成白痴的,可以说,所有人都被凌风给坑了。

    她敢肯定,之前凌风一直是在演戏,以后者的精明,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那些人是想把他当成炮灰?!

    这一刻,柳舒舒恍然,她嘴角抽搐了几下,有种想把凌风与傲娇鸟都踩在脚下,狠狠地碾一番的冲动,她甚至怀疑,如果这两个家伙想要坑她的话,只怕此刻自己还在给他们数银子呢。

    “妖孽!”云溪龇牙摇头。

    除了这两个字,她已经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凌风与傲娇鸟了。

    “全部打昏!”

    凌风咧嘴一笑,小脸格外的兴奋,人在半空之中,却飞了过去,与傲娇鸟拍了一爪子,在场之中,也只有傲娇鸟懂他,知道他要做什么的。

    “扔进黑暗空间吧?”傲娇鸟利索地把那些人身上的储物戒都搜刮了一遍,而后,对着凌风努了努嘴,这些人是不可以活着的,否则会出大问题。

    先不说,他们苏醒过来,一定会把凌风视为生死仇敌,更可怕的是,一旦让他们猜测到,凌风才是那可能得到“武神传承”之人,后果不堪设想,只怕整个蛮荒秘境都要杀他而后快了。

    至宝动人心,这就是最大的原罪!

    凌风他们不想死,所以,死的就只能是后者,这就是武者的世界,没有绝对的对错,而凌风也绝对不会冒险,那自己的性命来一场豪赌的。

    随后,凌风把所有人都捆了起来,扛着他们冲进了云梯,在沉闷如闷雷一般的声音之中,走进了黑暗空间,把那些人全部都扔了进去。

    望着那一个个还在流血的武者,凌风摇了摇头,他敢肯定如果让这些人知道是他得到了那一道闪电烙印,或者逆杀闪电,后者也会毫不犹豫杀掉他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也不会心软。

    弱肉强食,对妖兽来说是如此,对人类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凌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云溪、柳舒舒都忍不住了,她们俨然是想不到凌风会这么下杀手的,如果那个青年当真走了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凭他们几个是不可能抵挡的。

    “吼……”龙狮也嗷了一声,它也无比费解。

    “其实,也没有什么的。”凌风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试炼第七地,应该是和九天杀有关系,在那黑暗空间里面,就是要抵挡得住那种暴杀的,不过,就是我都小看了它。”

    ……众人深吸了一口气,双目烁烁发光,也不说话都静静地等着凌风说下去。

    “九天杀不是尽头,在上面还有更可怕的意境。”凌风语气沉重,却又带着一股自信的风采,说道:“天人合一并不代表无敌了。”

    “在黑暗空间,我碰上了可怕的刀锋,连砍了我六刀,我身上的伤势就是因为它。”凌风龇牙一笑,道:“不过,也因祸得福,在我拼尽全力之下,在心海之中把那六道刀锋逆转了,就和那金碧辉煌的古殿一样,形成了一个逆杀!”

    “一道闪电!”

    ……

    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虽然不知道那六道刀锋有多么可怕,可凌风身上的伤势太惊悚了,要知道后者可是一个小妖孽,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在这个年龄上,不说前无古人,也差不多了。

    但就是这样,他都伤成了这样,足见那六道刀锋有多么可怕了。

    而真正让他们惊骇的,还是逆杀,也就是那道闪电,到底是什么样的杀意,才能让这样的六刀合在一起?!

    “那是什么样的杀?”柳舒舒满脸兴奋的说道。

    她知道九天杀就已经惊心动魄了,她现在已经走到了第六杀,可相距凌风还有很大的距离,可是只要凌风感悟出来,对她的帮助就是巨大的,何况,还有更强的一种力量啊。

    “煞气逆转,就会形成独一无二的意境,具体是什么,我还在感悟当中。”凌风摇了摇头,他知道的也就是这么多了。

    “那个青年呢?”

    云溪点了点头,她对九天杀愈来愈好奇,能让妖孽凌风都推崇备至的功法,想来会让人疯狂的,当然,这不急于一时,她准备厉害试炼地之后,就开始修炼。

    随后,她就问出了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齐刷刷的一道道目光都掠向了凌风。

    “我说他已经进入了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你们信么?”凌风摸了摸鼻子道。

    ……

    众人眼睛眨都不眨,鬼才相信他呢。

    “咳咳,他被我打昏过去了。”说到那个青年,凌风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低声说道:“那个人挡住了九天杀,正在冲击六道刀锋的时候,被我敲昏了。”

    ……众人撇了撇嘴,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

    “他竟然能够抵挡得住九天杀?”柳舒舒心中一惊。

    “恩,因为他来历很神秘,估计和那一武圣有关!”凌风语气冰冷的吓人,如一柄刀锋一般。

    “好了,我们先离开这里,不能让其他进来的人发现我们。”

    说完,他快速地向着金碧辉煌的大殿一侧冲去,在那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古阵,仅有两丈大小,掩埋在草丛之中,阵纹暗淡无光,如果不是眼尖还是很难发现的。

    当然,所有人都把它当成了一个破碎荒废的古阵了,因为武皇之力、圣光都是没办法催动起来的,可是,凌风是从那大殿之中走出来的,他知道这里与众不同。

    如果武皇之力都不能开启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杀气,煞气!

    “凌风,这座古阵能用?”柳舒舒问道。

    “应该可以吧,这是唯一的出路,我想可以试试。”凌风沉声说道。

    话音落下,他双目微闭,直接进入了天人合一之境,迅猛地向着那倒悬地闪电逆杀笼罩而去,他知道九天杀估摸着是无法开启的,只能依靠煞气!

    “轰……嗡。”

    那一下子,像是捅了一个马蜂窝,凌风的心海都炸锅了,那逆杀闪电猛地一闪,惊射出来可怕的煞气,让得凌风身体上都蒙上了一层血光,一股戾气悠然而生,快速地向着古阵冲了过去。

    而下一刻。

    一道道阵纹闪亮了起来,形成了流水一般的线条,从地面上掀起来,在半空中不断的交织,最后形成了一个光道,延伸向一个蔚蓝的虚空。

    “走!”

    凌风一把扯过了两女两兽,冲进了光道之中,他身上笼罩着煞气,眼睛血红一片,在那眩晕的传送之中,他们如一道闪电,快速地从试炼地之中一闪而逝。

    ……

    扑通!

    一个青年被扔在了地上,身上捆着兽筋,结结实实地就像是一个粽子,而在那些兽筋上面还燃烧着火焰,冰蓝的光芒,耀得人脸都成了蓝色。

    啪!

    凌风一脚踢在了那个青年的胸口,令得后者翻滚了出去,而在剧痛之下,才悠悠地苏醒了过来,只是眉头却紧蹙着,身上的伤势依旧在流血。

    “你们……是谁?!”

    那个青年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四周,眼神就阴翳了起来,声音沉沉地问道,却一点都不慌张。

    “这似乎是该我们问你吧?”

    凌风居高临下,冷冷地逼视着那个青年。

    “我认得你们。”

    忽然,那青年从云溪、柳舒舒、傲娇鸟、龙狮身上扫过,而后冷酷的笑道:“你就是那个走进逆杀空间的人?”

    “准确的来说,是打昏你的人。”凌风淡淡的笑道。

    ……

    “为什么?”青年沉沉地问道。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凌风蹲了下来,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想知道你,或者你们的势力,为什么要杀我。”

    “杀你?”那青年明显的一怔,而后摇头道:“你是谁?”

    “哦,我说错了。”

    凌风又一指柳舒舒,说道:“你们为什么要杀她?”

    “她又是谁?”青年皱着眉头道。

    “你很不诚实!”

    凌风站起身来,双目冷厉,带着一股冷厉的杀意,说道:“我这个人比较随和、诚实,有一说一,从不撒谎,既然你选择了我做为你的敌人,那我一定会成为你最合格的敌人。”

    ……

    一时间,整个天地都安静了下来,云溪、柳舒舒张了张嘴,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个家伙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而那青年脸色也冰冷了下来,显然他只听到了那最后一句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