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三十二章 逆杀

    天人合一。

    那是人、武皇之力以及兵器的融合,爆发出来的最强力量,可以感知到周遭事物的变化,那是一种直觉,但是却比精神念力感知还要深刻几分。

    可是,这就是终极了吗?!

    一直以来,凌风心中都有一个很大的疑惑,怀疑九天杀都不知道这种意境的尽头,在上面还有更加可怕的境界与力量,天人合一固然很厉害,但也并不代表它就是无敌的。

    此刻,他站在黑暗之中,目光如深渊中的骊龙,深邃的吓人,身上的冷汗涔涔而下,他感觉到了四周肃杀的气势,如冲天的戾气,如汩汩岩浆,如那浩瀚星宇中深沉的孤寂。

    一个人,一柄断刃,却只感觉到了无边的寂寞与心惊。

    精神念力、天人合一之境都延伸而开,但是在这种恐怖的空间里面,他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危险气息,不过,他依旧觉得心头寒凉一片,身上汗水禁不住滴答下来。

    这只是一种直觉,是凌风从一次次死亡边缘挣扎回来的危险感觉,他感觉头顶悬着一口铡刀,随时都会“喀擦”下来,那绝对是势不可挡的。

    雷霆一击!

    他不敢动,也不能动,天人合一令他每一个动作都如同无懈可击一样,断刃所指着的方向,就可能是一击必杀的契机,然而,在无边的黑暗中,他却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无论摆出哪种防守的姿势,他都感觉不到安全。

    这让他身体紧绷着,眼神微闭,因为在黑暗中,眼睛都是没有用的,如果天人合一与精神念力都感知不到这种力量,即便是睁着眼睛也不过是在等死而已。

    “心神归一!”

    凌风深吸了一口气,令那正在剧烈起伏的胸口平静了下来,身上的焚焰、体魄灵光以及残月都在闪耀,笼罩在身体四周,构建了一个牢笼,困住了自己。

    与此同时,断刃横在胸口,天人合一之境在上面迸发,形成了璀璨的光芒,他已经做好了随时迎敌的准备。

    蓦地,一道雪亮的狭长刀锋中,天空中飞了下来,它如同一道蜿蜒的闪电,上面还缭绕着电弧,看上去无比耀眼,更重要的是,它撕开了黑暗,清晰可见。

    第一时间,凌风的精神念力与天人合一就感觉到了,只是令他惊骇的是,他虽然做好了防守的准备,这本该是无懈可击的防御,但是在那道闪电刀锋之下,却瞬间就瓦解了。

    连天人合一之境都被压制!

    只有一道闪电刀锋,却破开了一切阻挡,瞬间就飞到了凌风的眼前,刀锋所向,势不可挡,断刃虽然迎击了上去,但还是落空了,而后,凌风身躯一个哆嗦,整个倒飞了出去,他胸口被劈中了,一道斩的很深,皮开肉绽,连骨头都裂开了。

    形成了触目惊心的一道血痕,斜斜地从凌风的右肩,延伸到了左腹,鲜血淋漓,看上去惨不忍睹,特别是那纵横的剑气,甚至要把凌风的血肉都碾碎了。

    你看到了,不一定可以抵挡得住。

    你无懈可击,但它却超越在上。

    无疑,这是比天人合一还要可怕的一刀,璀璨夺目,强势的一塌糊涂。

    在这个世上最可怕的杀招是什么?!

    是你即便是发现它了,但你依旧要被斩杀,而且也是用的你最强的杀手锏,以力破力,让你从内心深处的自信都被彻底地崩塌与瓦解。

    此刻,就连凌风自信的念头都倍受打击,这是多么可怕的一刀,连天人合一都只能被压制,几乎就在刀光飞来的时候,他的天人合一之境都戛然而至了。

    它并不快,但是却更加的无懈可击。

    显然,这就是超越了九天杀的一种意境,比天人合一更加可怕,也是凌风一直在怀疑的,而现在黑暗空间帮他证实了。

    “噗”的一声,他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难看的吓人,那一道刀锋像是要被他的身体都劈成两半,幸亏他体魄惊人,加上三种力量护持才堪堪地保住了性命。

    太凶残了!

    凌风小脸肃穆,这比他涅盘还要惊险,感觉像是在死亡的边缘饶了一圈。

    “呼……”

    突兀地,一道清风飞过,在清风中夹杂着一道闪电,猝然而止,就像是从凌风肩头上滑落下来一样,快得让凌风这种天人合一境界的高手,都感觉匪夷所思。

    下一刻,他就倒飞了出去,跪倒在地上,鲜血从上面汩汩落下,在双膝下形成了殷红的一片,他依旧没有躲开,刀锋从左肩切割到了右腹,连丹田都差点被撕裂,痛得凌风浑身直哆嗦。

    “这到底是什么?”凌风亡魂皆冒,这种刀锋闻所未闻,就连紫风也不知道,而在圣山三千古籍中,也没有这种记载啊。

    最关键的是,它太强大了,凌风连抵挡一下都做不到,完全就是在被暴杀,如果不是他体魄惊人,只怕此刻已经被横斩了。

    “唰、噌……”

    一道道刀锋斩来,如同一道道疾驰的闪电,快速、璀璨、眼睛看到了可是身体完全跟不上,而凌风一次次地被斩飞了出去,身上的血痕越来越多,血肉已经完全翻卷了过来,连骨头都断了。

    可是,他却咬牙坚持了下来,这是生死的考验,如果不能承受下来,凌风丝毫不会怀疑,那刀锋会把他斩成碎片的,可是接连几下子,他都没有抵挡的住,无论是精神念力,还是天人合一的感应,都察觉不到那刀锋的丝毫轨迹。

    它就像是这黑暗的一部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凌风咬牙切齿,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身上的鲜血流的越来越多,身躯摇晃不止,可是,他连吞噬丹药的机会都没有,也不敢,稍稍有一点疏忽,可能送掉的就是自己的小命。

    “噌!”

    又一刀飞斩而至,如浮光掠影,从凌风的脚下斜斜地劈出,在他的右腿上形成了可怕的刀痕,连骨头都被劈裂了。

    “嗷!”凌风闷哼一声,目眦欲裂,额头上冷汗直冒,可怕的不是骨头的伤势,那也是凌风能够承受的,最惊人的则是不断侵蚀进来的那种杀气。

    感觉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摧毁了!

    第六刀!

    这已经是凌风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了,从肩头一直到脚下都是伤,血肉模糊,如果不是脑袋还完好无损的话,只怕已经成了一个血人了。

    天地又安静了下来,原本肃杀的气氛,也突兀地消失了,这让得凌风很难受,这就像是一个人已经势如猛虎一样,扑向了一头恶狼,可是,那恶狼却忽然转身就跑,让他扑了一个空。

    “又特么怎么了?!”凌风恨得直骂娘,这黑暗空间到底是什么鬼?!

    虽然他感觉不到那种杀气,可依旧心魂不安,鬼知道它还有什么可怕的杀招会冒出来,万一比之前六道刀锋还要可怕,他连坚持都会成为奢望。

    “咦,不对!”

    忽然,从噬灵珠中传出了紫风的惊呼之声,他很早依旧苏醒了过来,一直在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可是在这种氛围之下,他比凌风还不如,而且他也不敢打扰后者,担心会出现大问题。

    可是,此刻他却再也忍不住了,说道:“凌风你身上的刀锋,仔细去看的话,很像一个字。”

    “恩?”

    凌风一怔,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都这个时候了,紫风竟然还有兴趣来取笑他,让他咬牙切齿的,如果现在紫风可以出来的话,他一定先把后者暴打一顿,然后推出去挡刀。

    “先别激动。”紫风神色很凝重,深吸了一口气道:“那是一个’杀’字!”

    “什么?!”

    凌风大吃一惊,以他的聪明自然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那六刀不是无缘无故的砍杀的,而是形成了一种规律,从左右肩头到两腿,正好组成了一个血淋淋的“杀”。

    这是巧合?还是另有蕴意?!

    凌风双目微微睁开,无比复杂,直到现在黑暗空间还没有消散,或者他还没有走到尽头,而那血淋淋的“杀”里面,充斥着毁灭般的杀意,正在不断地冲击他的身体,他的心海,乃至于是精神念力,让他都有种要砰然炸开的感觉。

    “那古殿上方有一个倒写的’杀’,而现在我身上则是一个正写的’杀’,两者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

    “又或者说,这才是黑暗空间的考验?”

    “凌风,既然你已经快抵挡不住那可怕的杀意,不妨就引入心海。”紫风踌躇了一下,想到了一个无比冒险,甚至称之为自残都不为过的办法。

    ……

    凌风很憋屈,他小脸一阵青红皂白,他很想大喊,谁说我抵挡不住的?!

    不过,最后他忍了。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感受到的也并不一定就存在,不妨就把它们都吸纳到心海之中,形成一个倒悬的杀吧,这或许是唯一的生机。”紫风沉重的说道,他自然知道凌风现在有多么危险,可以说随时都会被那疯狂的杀意吞噬,以他现在的体魄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而“逆杀”是唯一的选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