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人合一

    “我想要杀了你!”

    天地苍苍,凌风声音沙哑而平静,他像是在对魔君说:我想要吃饭,我想要喝水,这般简单一样,那平静之中透发出了无与伦比的自信与狂傲。

    那是从骨子里迸发出来的自信!

    这一刻,他眼眸深邃的如同一弯虹,隐约间,像是有一柄刀虹从中间飞了过去,飞入了体内,与焚焰融合,飞入了断刃之中,与断刃融合。

    那是凌风心中的刃芒!

    想要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必须要要让心中有刃,烙印在焚焰上,烙印在断刃之上,人如焚焰,焚焰如断刃!

    天人合一!

    在那强大的压迫之下,凌风终于突破了,领悟出了天人合一之境,在这一刻,他整个人都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他感觉到了草木的脉动,感觉到了天地的运转。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柄刃,藏在了刀鞘之中,当战刃出鞘,必然是石破天惊的局面,所以,从容自信,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

    “我要杀你!”

    这就是最有力的攻击,平淡无奇,却有充满了杀气!

    “小儿,你这是找死!”魔君冷笑,丝毫没有把凌风这句话放在心上,他转身就走,而后又从另一个方向杀了过来。

    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当!”

    然而,那一剑依旧被抵挡住了,凌风岿然不动,他只是抬起了断刃,向着脑侧挡了一下,那魔君很快,可是凌风更快,他闭上了眼睛都可以感受到了魔君的动作。

    魔君的气息锁定的地方,就是他要抵挡的地方。

    无孔不入,这才是天人合一之境。

    “不可能!”魔君惊呆了,他已经快得惊魂了,连自己都害怕了,怎么可能被抵挡住?!除非是见鬼了,随后,他又飞出了出去,一击迅速地退走,不给凌风丝毫的反击机会。

    因为,他现在身体很虚弱,精神念力被那念力剑痕打得千仓百孔,这样下去,他可承受不住凌风的攻击的,更何况,他还要等待下去,希望可以找到另一外一个天才,而不是妖孽。

    “咻”的一声。

    魔君又动了,比之前更快一些,天空中只能看到一个虚淡的影子,眼睛看见了,但是身体却跟不上,而那魂器更是内蕴的,所有力量只有在爆发的那一刻,才能呈现出来的。

    “当!”

    清脆的声音,在魔君耳畔响起,就像是豆粒落在了地上,大珠小珠落玉盘,轻松写意,更是轻描淡写,这可怕魔君吓坏了,脸色又惊又怒。

    如果说,第一次是意外的话,第二次是巧合,那么第三次呢?!

    这一刻,魔君真的感觉到了心惊肉跳,这个少年竟然把他看穿了,让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在那极短的时间内,他发现凌风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

    “你怎么可以抵挡得住?”魔君怔怔发呆,整个人都傻了。

    “我想挡得住,自然挡得住!”

    凌风脸上洋溢着戏谑的笑容,他缓声说道:“现在是不是轮到我了?”

    说完,他抬起了断刃,火焰腾腾,燃烧到了身上的每一处,紧跟着,蔓延到了断刃之上,而心海中的那一道刃芒也飞入了进去。

    随后,他就从山谷中走了出来,刃芒所指很随意,但是,却让魔君感觉到了惊悚,刃尖所向,他的毛孔机会炸开。

    “嗡……”

    没有空气破裂的声音,却有嗡鸣声,凌风动了,他就像是散步一样,轻描淡写,那断刃也是随意地杀出,可是,落在魔君的眼中,却只剩下了惊骇,落在了云溪、柳舒舒眼中就只剩下了动容。

    一刃杀出!

    四周的草木都像是要化成了利刃,肃杀的气势,从天而降,魔君抬起了手中的魂器,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防御,而那一刃却已经到了眼前。

    “噗”的一声,断刃刺入了精神念力之后,令得魔君哀嚎,以他的眼光,以他的速度竟然没有躲过去,他明明看到凌风散步式的走了过来,怎么眨眼间就到了眼前?

    这之间,有一个呼吸吗?!

    这是什么招式?!

    魔君完全被打懵了,他感觉匪夷所思,脸上呈现出了浓浓的不可置信的神色,他是怎么做到的?!

    可惜,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

    “撕拉!”凌风手执断刃劈斩了过去,就像是农夫劈柴那么简单,自然而然的,可是,魔君的一条腿就被撕碎了,在半空中爆裂而开,化成了漆黑的碎末。

    “啊!”他凄厉的惨叫,老脸不断地抽搐,迅速地向着远方冲去,如今的凌风在他的眼中,完全就是一个恶魔。

    “你走不掉了。”

    凌风平静的说道,可是却像是和这片天地融为了一体,而后,他迈出了一步,依旧那般的闲散,可是,却在瞬息之间就到了魔君的面前。

    “噗嗤!”

    下一刻,他果断的一刃杀了下去,刺入了魔君的大腿上,将它砍了下来,这让得魔君哀嚎的更加惨烈,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弱,如果精神念力也可以流汗的话,现在魔君应该已经冷汗涔涔了。

    “嗖”“嗖”……

    他依旧在逃亡,整个人都惊得汗毛倒竖,脸色死灰,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明白的话,他就是白痴了,只怕那个少年是在自己的威压下顿悟了。

    “喀擦”

    只可惜,他没能逃走,凌风手中的断刃,却再一次的刺入了他的手臂之中,把那条手臂也拆卸下来了,痛得魔君悲嘶,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凌风怒了,要把它大卸八块。

    那是真的大卸八块啊!

    “喀擦”一声。

    魔君的另一条手臂也被砍了下来,如今魔君就只剩下了一个头颅和下面耷拉的身躯了,他惊恐到了极点,疯狂的往前冲。

    “太晚了,回来吧!”

    凌风断刃甩出,如一道血色的闪电,一下子就插在了魔君的胸口,将他给贯穿了,而后,那断刃去势不减,硬生生地盯着在一块山石之上。

    “啊,你不能杀我!”魔君胆战心惊,他感觉到自己的残魂,正在从里往外瓦解着,他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可是,他不想死。

    “少年,我有神诀、知道一些圣药、武尊级药草所在,你不要杀我。”魔君惊恐的吼叫道。

    “我说过,我只想杀你!”

    这时,凌风缓步走了过来,他把断刃拔了出来,双手用力,将魔君摁在了脚下,一刃钉穿了后者的腹部,切下了一大块残魂。

    “不要,我还知道神药的消息。”魔君恐惧了。

    “这些我都会知道,你所能知道的也不过是这乱古试炼而已,我想要的都会自己找到。”凌风不为所动,他知道魔君心思歹毒,绝对不能留。

    “喀擦”

    他又切下了一大块残魂,令得魔君惨嚎声直冲天宇,震得山石上的粉尘都在乱摇:“少年,你到底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要不我可以向你臣服。”

    魔君颤巍巍的说道。

    “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奴仆!”

    凌风一刃刺穿了魔君的脖颈,而后,用力一切,把它的头颅剁了下来,而后,焚焰直接飞了出来,把那残破不堪的身躯笼罩了起来。

    “呃啊……”

    在熊熊烈火之中,那魔君化成了一缕青烟,只剩下了一个凄厉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

    一代魔君惨死!

    天地静寂,罡风瑟瑟。

    傲娇鸟已经苏醒了过来,远远地望着这一幕,也是心头震撼,它还是第一次见到凌风表现出如此强势的一面,太霸道了。

    而柳舒舒与云溪则是心砰然而动,在魔君被斩杀的那一刻,他们看到了一个凌厉的身影,帅气的掉渣!

    凌风!

    强势无比的凌风!

    他做到了,即便是圣级的残魂,也最终还是被他干掉了,这要多么的强大啊。

    “那个妖孽要无敌了!”傲娇鸟咧嘴说道。

    “一刃袭来,霸气八方!”云溪也暗自点头道。

    “最强的那一杀。”柳舒舒双目璀璨,她已经从那一刃从看到九天杀的力量,也只有它可以做到这一步。

    扑通!

    凌风倒在了地上,他艰难地爬起来,吞下了几枚极血丹,盘坐着开始吸纳天地玄气,宁心静气的疗伤。

    可以说,这一次他伤到了根本,魂海受到了震荡,只怕短时间内是无法战斗了,而血肉之上也被挑出了一个个血窟窿,看上去森然可怖。

    时间流逝……

    凌风不言不动,足足沉默了两天,身上的血气才消失,额头四周的裂痕也才缓缓的闭合,这让得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久后,凌风身上的血痕消失了,他才睁开了眼睛。

    “凌风,你怎么样?”柳舒舒与云溪同时问道。

    “魂海暂时愈合了,但是,还不能恢复到巅峰时期的状态,这几天怕是不能催动出来了。”凌风有些遗憾的说道。

    “没事就好。”柳舒舒点了点头。

    “好了,现在魔血兽与那个老怪物都已经被杀了,我们也该进入这第七试炼地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凌风收敛了一下心神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