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想杀你了

    山谷中,乱石拍空。

    这原本是凌风斩杀那魔血兽的地方,可是,现在他却也落到了一个惨烈的境地,眉心流血不知道,后脑勺的骨头都龟裂了。

    他双目昏沉,感觉要死掉了一样,那沉重的力量,让他疯狂,也不甘心。

    他怎么可能被那个满脸褶皱的老怪物夺舍?!

    他勉力的催动出二重石,护住了一个方向,让那魔君不能冲过来,而后,又祭出了断刃,阻挡一个方向,他依靠在二重石上,不断的吐血鲜血。

    “凌风!”

    “凌风!”

    无论是云溪,还是柳舒舒都无比焦急,她们想要冲过来,可是却因着伤势太重,不能帮忙,反而会让凌风更加的被动了。

    “老匹夫,今天我一定要杀掉你!”

    凌风声音苍白无力的说道,他气血正在流逝,最关键的是眉心受到了重创,短时间根本就不能恢复过来,而此刻,魂海也是一阵激荡,让他很痛苦。

    他不想死,所以,他必须领悟出九天杀那最后一杀。

    可以说,每一个体修的意志力都是无比强大的,在这样的颓势之下,凌风依旧没有丧失信心,而是目光更加的凝练。

    “噌噌……”

    他手持断刃,不断的轰杀而出,背靠着二重石,让他松了一口气,感觉安全了许多,而后全身心的感悟着那第九杀,甚至尝试杀出那一击。

    “当!”

    突兀地,那魔君脸色一惊,他出手必杀的一击,竟然被凌风刃芒给抵住了,让他身躯一个哆嗦,精神念力毕竟还是无法和武者之力向抗衡的。

    它天生羸弱,能够催持出那样威力,但如果真正的碰撞的话,还是会吃大亏,毕竟,武皇之力没了可以在吸收,但是,精神念力碎掉了,那就不可能恢复了。

    “第八杀!”

    凌风轻喝一声,又一刃斩出,把四周的天空都点亮了,八道刃芒形成了逆天式的暴杀,四面八方的轰击向了魔君。

    “噗”

    这一次,魔君没有躲开,他本就是要冲过来的,结果被刃芒扫中,击飞了出去,腹部被切开了一道口子,精神念力又凋零下来一块,痛得魔君抱头哀嚎,身上的光芒也迅速地暗淡了下去。

    “小儿,我会让你死的很惨烈!”

    魔君怒声怒气,身上的戾气都快实质化了,随后,他就从原地消失了,等到再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在凌风的头顶。

    一剑杀下!

    精神念力狂暴般的催动着魂器,刺破了二阳圣火,而后,才迅捷地俯冲过来,向着凌风的魂海中涌入进来。

    “呃啊!”凌风脑袋剧痛,感觉像是要爆裂而开,头顶上的骨头都裂开了一条缝,他只能催动精神念力全力抵挡。

    与此同时,他扬起了断刃,凶狠地刺向了魔君,在剧痛之下,凌风爆发出了最快的速度,一刃斩在了那魂器之上,把那魂器击飞了出去,连带着魔君也受伤了,精神念力摇曳,扩散成了雾气形态。

    当然,这一击也让得凌风头皮炸开,发丝耷拉下来,染上了粘稠的鲜血。

    “杀杀……”

    凌风吞下了一枚极血丹,借助药力来疗伤。

    此刻,他双目通红,完全杀疯了,断刃接连斩出,从第一杀到第八杀,虽然目光染了鲜血,精神念力遭受了不轻的伤势,但是,他却感觉隐隐地触摸到了一个门槛。

    “我要迈步过去!”

    凌风嘴角滴血,虽然不断的斩杀九天杀,但是,还是防不住那魔君的偷袭,而且,他不止是对凌风的脑袋下手,根本对凌风身上的大穴下手,让凌风鲜血喷涌,身子越来越虚弱,嘴唇都苍白如纸。

    “噗嗤!”

    下一刻,那魔君一剑又刺在了凌风的眉心,一剑过后,快速的闪人,他把猥琐无耻,发挥的淋漓尽致,可是,凌风却无可奈何,后者的速度就是必杀的。

    伤不到,只能被伤!

    “噌!”

    在凌风气急败坏的时候,魔君的第二剑又到了,直刺凌风的脑袋,撕开了一道长长的血口,魔君显然并不是要杀死凌风,他要把凌风耗尽昏死,而后夺舍。

    “人与兵的融合……”

    此刻,在那生死边沿,在暴杀之下,凌风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周遭的一切都像是消失了,他可以感觉到体内焚焰的脉动,也感受到了手中断刃的脉动,它们像是鲜活了起来。

    “门槛……”

    凌风苍白的呢喃道,他已经感觉到了那种气息,只要迈步进去,就是一个不一样的天地,可是,这种感觉太难以捉摸了。

    “噌!”

    忽然,他一刃杀出,焚焰如燃烧,断刃在颤抖,可是却总欠缺一点什么,导致两人无法融合,断刃不能燃烧。

    “一花一草,一叶一木,什么是兵器?”

    忽然,凌风心中浮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而后,他就明白了过来,嘴角扬起了一个璀璨的危险,在鲜血的点缀下,就像是血中的玫瑰。

    何谓兵器?!

    心中有兵器,那么,什么都可以化成兵器,也只有如此,才能让自身、焚焰与兵器融合,同时脉动,与天地脉动。

    “心中的刃!”

    凌风暗自呢喃,狂喜不已,虽然现在重伤了,随时都会死掉,可是那种狂喜却是无法遏制的,他感觉身上的焚焰闪烁着,感觉到每一块血肉都澎湃着。

    更感受到了断刃之上,那憋屈的杀意!

    “嗡!”

    下一刻,他心海之中,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随着凌风劈出的九天杀越来越多,而显得愈加清晰,最后,它浮现了出来,那是一柄刃!

    它只有一寸长,像是一柄小匕首,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气之中,它看上去很柔和,没有丝毫的锋利气息,可是,凌风却在心中感受到了杀意,感受到了不屈的战魂!

    人不死,兵器不死!

    战魂不休!

    “小子,我已经失去耐心了,这一次不会再给你机会了!”那魔君脸色越来越沉,在先后几次的攻击中,他已经伤了几次了,这样下去,他怀疑自己都熬不过那个少年。

    所以,他不想再等了。

    “呛!”

    魂器轻鸣,爆射出了惊人的剑芒,它飞杀而出,去势比闪电都要璀璨,在天空中形成了长虹,“撕拉”一声,凌风没有躲过去,那一剑直接插在了凌风的脑侧,把二阳圣火都崩开了。

    事实上,战斗到了这个时候,二阳圣火都已经暗淡无光了,而在圣火崩开的时候,魔君脸上带着狞笑的光芒,精神念力全部暴动,如同瀚海一般的向着凌风的魂海涌去。

    夺舍!

    不容阻挡的趋势!

    那可是圣魂的精神念力,根本就不是小小的宗师可以抵挡的,它像是一个巨锤,撬开了凌风的魂海,生猛地向着里面轰杀而来。

    “砰,啵……”

    下一刻,凌风的精神念力冲来,却被那柄巨锤生生地砸了回去,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啊,这让得魔君狂喜不已,按照这个趋势,他不仅可以霸占凌风的身躯,还可以把后者的精神念力吞噬了。

    可是,就在他狂喜的时候,凌风魂海那一轮残月四周,却突兀地飞出了十八道剑痕,每一道都释放出惊人的光芒。

    “唰唰……”

    它们无声无息的飞了过来,照着魔君的精神念力就斩杀了下去,原本平静的剑痕,此刻却爆发出了圣魂应有的威势。

    它比刀剑更锋利!

    “呃啊!”

    魔君惨叫,脸色扭曲,如果见了鬼魅一样,精神念力在顷刻之间就被刺穿了一个个窟窿,让他身躯越来越虚弱。

    “念力剑痕,这个少年魂海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魔君恐惧无比,浑身都在颤抖,而后,他急速地从凌风魂海中退了出来,逃也似的飞出去很远。

    “小儿,你敢坑我!”魔君气得浑身直哆嗦,他差点就被那念力剑痕给杀了,即便是逃出来了,精神念力也遭受了重创,都快要跌落圣魂这个层次了。

    “原本以为你是一个极品炉鼎,可现在发现你根本就不能留!”

    这一刻,魔君终于露出了杀意,既然不能夺舍,那就只能毁灭了。

    “杀!”

    下一刻,他自原地消失,一剑刺向了凌风的胸口,要把凌风的五脏六腑都刺穿绞碎,他眼眸中流露出愤恨与残忍的目光。

    “当!”

    然而,就在那一剑即将要刺破凌风血肉的时候,一柄断刃却突兀地架在了剑尖之上,发出了清脆的巨响之声。

    “这怎么可能?”魔君大惊失色,他刚才施展出了全力,速度快的匪夷所思,而这个少年却准确无误的抵挡住了。

    是巧合吗?!

    罡风冷厉,二重石临天而立,一个少年正在了眼睛,他目光平静,淡淡地望了一眼魔君,缓声道:“你之前杀了我那么多剑,现在是不是轮到我反击了?”

    “你说什么?”魔君一怔,看向凌风的目光,如同看白痴一样,你一直在反击好不好?

    可是,我速度就是无敌,反击有用吗?!

    “我说,我想杀了你!”凌风静静的一笑,温和有力,但是在血光中,却是那么的狂傲自信,与之前歇斯底里的疯狂,迥然不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