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一十九章 六级武皇

    山风冷厉,可是却没有云溪、柳舒舒的心冷。

    她们直视着凌风,内心有股寒气直从心底往上冒出来,这个少年太可怕了,心太黑,不仅把人打了,还要狠狠的奚落他,让他生不如死。

    这是从内心到外表的彻底击败,甚至可以说是轰杀。

    还有比这很狠的吗?!

    云溪、龙狮都心头一颤,对视了一眼,幸亏没有和这个家伙敌对,否则的话,天知道自己会多么凄惨,最可怕的是,这个少年实力深不可测,一般人很容易被迷惑。

    当你以为五级武皇就是他的全部的时候,他会惊爆出精神念力。

    当你以为精神念力就是他的杀手锏的时候,他会爆发出体魄灵光,那才是最森然的可怖,一力降十会,那石头上飞出的骊龙,会把人从内心深处击溃。

    杀人何必动刀剑?!

    这一句话让云溪、柳舒舒都咧嘴,无比鄙视,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他的确没动刀剑,却动用了石头。

    当然,在击败了对手之后,他才会说这样的一句话,因为他想把人活活的气死。

    ……

    夜色漆黑,天空中的月亮很美。

    凌风、柳舒舒、云溪并没有贸然地进入核心乱古,而是在山峰上沉静了下来,傲娇鸟出去抓了一头妖兽,那是一头白虎,实力不弱,达到了七级皇兽的地步,可惜,它遇到了一个更可怕更猥琐的家伙。

    它是被偷袭至死的。

    而后,傲娇鸟就熟练的洗剥起来,把兽皮剔除干净,兽骨连着兽肉一块块的切割下来,随后,柳舒舒点了一个火堆,把兽肉架在上面烧烤。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山峰上就传出了浓郁的肉香,而后,傲娇鸟又从储物戒中,捣鼓出了一些小药**,洒落在烤肉上面,令得那清香更加浓郁起来。

    “这是什么?”柳舒舒奇怪的问道。

    “作料。”傲娇鸟答道。

    “你从哪里弄来的?”柳舒舒一怔,愈加的奇怪了,看着那一堆****罐罐,她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以前看过凌风姐姐烤肉,就用过这些作料,所以,在进入蛮荒秘境之前,我从玄空宗厨房走了一趟,一不小心就打包带过来了。”傲娇鸟咧嘴笑道。

    ……

    此刻,柳舒舒满脸黑线,她真的很怀疑,傲娇鸟是不是把玄空宗所有的作料都搬过来了,甚至她还看到了刀具。

    “吃肉。”

    凌风干咳了一声,打断了这一幕,他眼神闪烁,因为他们当初在圣炎秘境吃过一次亏,所以,在进入蛮荒秘境之前,他就给傲娇鸟提了个醒,谁知道这个家伙把整个厨房都搬空了,据说为了此事,玄空宗的厨师,整整骂了三天三夜。

    说到底,他才是罪魁祸首啊。

    一大块兽肉被凌风塞进嘴里,入口即化,唇齿留香,这让得在场的无论是人、兽都食指大动,啃得不亦乐乎,就连柳舒舒与云溪都是一脸的馋相,也不再追问作料的事情了。

    这让得凌风松了一口气。

    “真好吃。”

    云溪感叹的说道,她遥望着星空,眼神有些迷离,虽然她和凌风、柳舒舒、傲娇鸟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可以感觉到他们对自己没有恶意,而且把她当做朋友来看待,这让她心情格外的舒畅。

    “有朋友的感觉真好。”她在心里小声地想道。

    “我要突破!”

    吃完兽肉之后,凌风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身上精气四溢,眼神无比凌厉,原本大战所留下的伤势,已经完全愈合了。

    而这些天的磨砺,也让得的焚焰不断的拔高,到了六级武皇的边缘,在即将进入核心乱古,他也充满了危机感,谁敢说自己就是蛮荒秘境无敌手的天才?!

    今天只是遇到了一个圣岛天才而已,就逼得他施展了全力,甚至有些虚脱,如果是一群呢?

    那个时候不要说保护柳舒舒了,就是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都很难说的,所以,他也不想耽搁,每强大一分,他就多了一分胜算。

    “你还要晋级?”云溪惊得手里的兽肉都掉了,这个变态已经很雷人了,在武圣之下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可是,他现在竟然还要突破,要不要这么打击人?

    而柳舒舒则是摇了摇头,她自然看得出来现在的云溪和当初的自己差不多,被这个非人的妖孽惊得要抓狂,打击的要死要活。

    不过,习惯了就好。

    柳舒舒满嘴苦涩啊。

    “我要晋级六级武皇。”凌风点了点头,一脸的严肃,在这个境界他都不需要吞噬武皇丹的,而且如果可能的话,他也不希望动用。

    他坚信,只有依靠自己吸纳晋级的武皇之力才是最强的,依靠丹药的话,终究是落了下成。

    “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云溪备受打击的苦笑。

    ……

    凌风满脸黑线,郁闷不已,他望着云溪,脸色阴晴不定,就算你想夸我,能不能换一个称呼?

    忽然,他灵光一闪,笑呵呵的说道:“你哭起来真的很美。”

    ……

    柳舒舒愣住了,傲娇鸟下巴掉了下来,从嘴里面滑落下来一块嚼烂的兽肉,就连龙狮都屏住了呼吸,所有人、兽的目光都落在凌风与云溪的脸上。

    时间有片刻的停止。

    “啊!”

    云溪满脸通红,身躯都气得直颤,芳心震动,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那一哭至今让她都感到羞赧无比,好在凌风不说,其他人也不知道,可是……

    “凌风,我要和你拼命!”

    说完,云溪弹身而起,向着凌风扑杀了过去,而凌风则是大笑出声,快速地跑了出去。

    “凌风,你个无耻败类,没有信誉……”

    云溪在身后大骂道。

    ……

    凌风盘坐在地上,如老生入定,整个人都进入了一个空灵的状态,身上的每一处毛孔都舒展而开,如果仔细看到的话,会发现在毛孔四周已经形成了小型飓风,正在吸纳吞噬四周的天地玄气,令它们一点一点地涌入血脉之中。

    不止如此,他五窍同开,朝着半空中,海量的天地玄气正沿着呼吸而入,进入到焚脉之中,源源不绝地化成了淡白色的灵光。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而凌风不动如松,在他丹田之中,那淡白色的天地玄气越来越多,形成了白雾,把所有的武皇之力,乃至于是火如冰都笼罩了起来。

    在这一刻,凌风的丹田就像是星空,云雾缭绕,而焚焰与火如冰则是化成了星辰与太阳,构建在一起,形成了神秘的天地。

    不过,在云雾越来越多,浓郁的几乎要看不清楚的时候,它们突兀地动了,开始向一起汇聚,形成了一个水滴,只有豆粒那么大,依旧在不断的吸收着。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直到夜空中的星辰都消失了,凌风毛孔、五窍才缓缓地闭合,而此刻他丹田的那一滴水已经有拳头那么大了。

    “压制!”

    凌风轻喝一声,丹田一震,强势地挤压那拳头大的水滴,让它不断的浓缩到只剩下了豆粒那么大,而在这个过程中,水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是淡白色的了,而是变成了深邃的暗金色。

    “呼哧……”

    最终,它被其他五道焚焰点燃了,熊熊燃烧,火焰越来越炽热,从丹田的底部腾升而起,璀璨的就像是一轮小太阳。

    第六道焚焰!

    无疑,这一刻凌风突破了六级武皇,所有的焚焰都环绕在火如冰四周,绽放出璀璨的火光,把丹田照的通透,散发出鎏金一般的光彩。

    不过,凌风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继续的淬炼,直到那第六道焚焰连一丝一毫杂质都找不到的时候,他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至此,他的境界巩固了下来。

    “呼”

    他丹田一动,六道焚焰都飞了出来,并列在他的肩膀上,尽情的释放出可怕的灼热气势,即便是地面都在快速的干涸,龟裂而开。

    因着凌风的体质不同,所以,他每突破一级,那战斗力都会发生暴增,五级武皇的时候,他都和半圣战斗了,而现在六级武皇,完全可以把一般的半圣都击败,这种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当然,相比云溪那样的武者,还是要逊色许多的,毕竟,后者的武皇之力也很沉炼,并不逊色于他多说,据凌风估计,至少也要晋级到八级武皇的时候,才能压制云溪。

    而一旦让他晋级到九级武皇、武皇至境的时候,就是武圣都可以杀掉的,这对于凌风来说,只是一个开始,他真正期待的是武圣境界,到了那个时候,火如冰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会不会出现第二次涅盘?!

    凌风沉思了片刻,嘴角微不可查的掀起了一抹微笑,要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境界,而且比以前更强太多,那个时候他要回到灵城、杀到武国皇城,也想回到圣山去看一看。

    至少,他要搞清楚太一真水的来历。

    “不知道那个老头子怎么样了?”凌风仰望着星空,眼神时而清明,时而又模糊起来。

    冷月当空,他们也在看月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