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四百零五章 掀开封印

    一器破万法!

    一器斩千重!

    在神武大陆之上,还有什么比古器更璀璨,更神秘,它不是炼器师可以锻造出来的,来历太神秘了,很可能与远古,乃至于神武大陆有关,是最可怕的凶兵,而今断刃还没有展现出那恐怖的一面,但是,绝对比一般兵器坚固、锋利。

    虽然它如今只是皇级兵级别的兵器,但却可以令一般的圣兵都要暗淡无光。

    当然,它最强的地方,不止是可以淬炼九重,甚至有人怀疑九重都不止极限,还因为它可以无视阵法的防御,可以直接的打爆。

    你不需要知道那是什么阵法,一器在手,天下我有。

    这也是一柄古器,可以引发武尊、武圣疯狂的原因。

    此刻,凌风站在矮山之上,他让小刁蛮、傲娇鸟都退到远处,自己一个人缓步而下,目光散发着冷厉的光芒。

    他不知道这阵法的防御有多么强大,一般来说,如果是有人用武尊级别的兵器、阵图来封印的话,就是他手执古器都不可能破开的。

    一方面是因为凌风自身实力不够强,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古器才仅仅是第一重,如果是九重古器,可以无视封印,直接撕裂而开。

    它的锋芒连武神都要退避,那何止一个绝艳了得?!

    “看样子,有必要把断刃淬炼一遍,让它达到第二重。”凌风心中暗自思讨道。

    蛮荒秘境与圣炎秘境有着极大的差距,这里高手如云,杀手锏都很惊人,他之前就遇到了野蛮少女,一丝丝龙的精血,都不是他所能匹敌的,这是唯一的一个吗?

    显然不可能!

    特别是那野蛮少女手执圣兵玉刀,在气势上竟然可以压制断刃,毕竟,兵器也是武者战斗力的一部分,如果兵器足够强大,是可以发挥出更强的力量的,甚至可以成倍的爆发。

    所以,炼化断刃也是势在必行的。

    “呼呼……”

    一簇簇火焰飞出,并排在天空中,暗金色的光辉,如同深邃的鎏金,点缀出了黄昏的昏暗,它如夜空中的一轮月,璀璨夺目,让人不能忽略。

    而后,那五道焚焰都飞入了断刃之中,令得凌风气势蓬勃,直冲而上,一股狂野的力量,正在无休止的迸发出来。

    刃在烧,人如火!

    “斩!”

    这一刻,凌风施展出了九天杀的第八杀,整个人都带着一股凌厉的劲气,火焰腾腾,令得天空中的那一抹残阳都失去了色彩。

    极致的爆发,八道刃芒的汇聚,令得凌风的战斗力,达到了半圣巅峰的境地,一刃杀出,天地都被惊爆了,虚空激荡,像是水波一样涤荡。

    “当,呛……”

    那一刃击落在矮山上,但是却并没有泥土、山石破碎的声音,而是如同砍在了铁石之上,发出巨大的震荡之音,紧跟着,一道道绚烂的光芒,从矮山四周急速冲起,形成了一柄利剑,被一个巨人拎在手中,砍在了凌风的断刃之上。

    蹬蹬……

    凌风脸色苍白了一下,被那股巨力反弹回来,连退了五步,每一步都把山石都踩出了一个骷髅,而他也正是借助着山石来卸力。

    “圣人阵!”

    紫风惊呼出声,脸色也是有些难看了。

    所谓的圣人阵,就是武尊以阵图烙印了自身气息,再补以神兵利器,镇守在中心,就可以催动出武圣境界的攻击,这像是那武尊的虚身一样,不过因着是在蛮荒秘境,所以,与本尊之间的联系,也被彻底的斩断了。

    它只是一个烙印,并不是真正的人,或者武者。

    但是,那圣人阵却无比可怕,如五、六级的武圣出手,威能赫赫,根本就不是凌风现在可以匹敌的,攻击越强,也意味着反击越厉害。

    “的确是圣人阵!”

    凌风一脸的凝重,看样子那封印乱古之地的人野心不小,要知道圣人阵可是会损失一个虚身的,这对于武者自身伤害不小,就像是精气神被抽出来一样,会发蔫。

    “没有选择,要么破开,要么离开!”

    凌风目光冷厉,身上的体魄灵光也飞了出来,他催动出二重石,抱在了怀中,而断刃也从另外一个方向,攻杀而出。

    双重攻击!

    二重石为首,如一座巨山压向了矮山,与那圣人阵碰撞,惊射出滔天涟漪,整个天地都在晃动,像是发生了大地震,劲气溢出,古树粉碎。

    重达五十万斤的巨力,把圣人阵都砸的摇曳不止,而那一道虚身都开始龟裂了,脸色很痛苦,手中的利剑也暗淡无光。

    它是阵法,自然不可能逃离,只能被动挨打。

    而后,断刃杀来了,五道焚焰彻底燃烧,带着惊魂的火光,斩在了圣人阵上,在那虚身上撕开了一个缺口,与此同时,笼罩在矮山上的神秘气息,也缓缓裂开了一条缝,不过,这也只是片刻而已,随后,那裂缝又闭合了,而那虚身上的伤口也愈合在一起。

    阵法与虚身相连!

    “我明白了,那虚身在吸收天地玄气,只要干掉它,就可以掀开圣人阵。”凌风大喜,圣人阵终究不是真正的武圣,在战斗的时候,不可能激发出武技,而且是被动承受,虽然五十万斤的巨力,也没能把它击碎,但是,凌风相信圣人阵是有极限的,只要他坚持下去。

    “再来!”

    他大喝一声,身上的气势暴动,形成了逆流狂潮,汹涌地涌向了二重石,暴动出无与伦比的光辉,一下子拍在圣人阵上。

    天地爆炸!

    四周的山峰都轻微地震动了起来,四面龟裂了一条条大裂缝,而圣人阵也发出了“喀擦”的声音,它又裂开了一道缝,就连那虚身都在无声的悲鸣。

    那沉重的巨力,就连它都很难承受下来,而且,凌风太霸道了,既然已经知道圣人阵可以吸收天地玄气来弥补破损,他又怎么可能给它时间?

    “轰轰……”

    他抡起了二重石,如密集的雨点一般,不断地爆砸在圣人阵之上,打得那虚身都节节败退,身上不断的龟裂开来,当然凌风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一次次被击飞,嘴角有鲜血溢出,连血肉都开始裂开了。

    可以说,这是自残性的大战,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是,凌风脸色自始至终都很淡定,圣人阵很耐打,但是,他更耐打,既然想要打开乱古之地,自然是要流血的。

    十次重杀。

    可是,那圣人阵依旧坚持了下来,虽然已经开始大面积的龟裂了,但四周的天地玄气也在疯狂的冲来,让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封锁这里!”

    凌风近乎咆哮般的对傲娇鸟吼道。

    “交给我了!”

    傲娇鸟神色大喜,它知道凌风已经找到了乱古之地了,只要可以撕开,绝对会是巨大的收获,这个时候不出力,那就等着后悔吧。

    “嗡嗡……”

    下一刻,它与柳舒舒的武皇之力都冲空而起,席卷四面八方,把矮山笼罩了进去,与四周的天地玄气隔绝而已。

    这让得凌风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体内的焚焰正在暗淡下去,没有天地玄气,他也会枯竭的。

    “小爷我乃体修,看看谁消耗的起!”

    凌风很凶狂,如同野蛮小兽,不断地对着圣人阵爆砸,打得地动山摇,山石沉陷,而失去了天地玄气,圣人阵也正快速地暗淡下去,尽管那吸扯之力很刚猛,让傲娇鸟、柳舒舒都深感吃力,脸色煞白无血。

    但终究是坚持了下来。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挨打,疯狂的挨揍!

    “轰隆隆……”

    到了最后,凌风也虚脱了,他直接把二重石扔了出去,砸在了圣人阵上,而后,又祭出了一重石,也砸了上去,整个人都有种枯竭的感觉。

    无疑,这让得圣人阵龟裂的更加厉害,一道道大裂缝,从矮山上蔓延而开,有种奇异的波动,正徐徐涤荡而出。

    “小爷,我这么拼命,你好意思不让我掀开吗?!”

    断刃出现,在凌风手中发光,化成了最凌厉的一击,攻杀在圣人阵上,它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刺破圣人阵的最后一刃。

    二重石、一重石虽然沉重,但终究只是体修的兵器,它们不是古器,自然无法破开圣人阵,而断刃却可以做到。

    天地有刹那的宁静。

    而后,一声爆响,圣人阵就像是被刺破的气球,一下子爆碎了,而那道虚身眼神哀伤、痛苦、不甘,可还是一点一点地瓦解了。

    “呼!”

    扑通!

    无论是凌风,还是傲娇鸟、小刁蛮都虚脱了,他们合力才把圣人阵破开来,而凌风满身血肉都模糊了,在最关键的一刻,他同时祭出了两块石头,承受的重压,把他骨头都压断了,那已经超过了极限,对于力量的消耗更是恐怖无比。

    他仰躺在地上,有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不过,他嘴角却扬起了浅浅的微笑,因为圣人阵已经被掀开,乱古之地已经呈现出了一角,一股沧桑、久远的古老气息,正扑腾而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