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百九十二章 寒如月

    烈风云败了。

    岳中天败了!

    两人在冲云宗赫赫威名,但却被人三拳两脚的秒杀了,恐怖的速度,强大的气势,形成了碾压式的风暴,让冲云宗一干弟子都深感压力,难以呼吸。

    每一个人都猩红着眼睛,凌风的强大,已经让他们感到无力了,有谁可以击败这个妖孽?!

    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却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一个小刁蛮就已经很可怕了,那样的天赋在同龄人中,都找不到几个,但偏偏有个更妖孽的。

    有这么打击人的吗?!

    之前,守山门的两个人又来了,他们额头上直冒冷汗,幸亏没有听岳中天的,否则,现在他们的下场绝对比烈风云还要惨,后者骨碌碌滚出好远,灰头土脸的,连冲上去大战的勇气都没有了。

    今天,冲云宗惨败!

    风云涌动,天地失音。

    小刁蛮、凌风站在人群当中,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他们傲视群雄,目光扫过的地方,人们不自觉地低下了头,可是心中却无比的憋屈。

    “七天才之一败了,那就让更厉害的天才过来!”

    “这个少年太嚣张了,气焰熏天,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离开了。”

    “就算是玄空宗第一天才,也不可能这么狂妄!”

    人们震怒了,有人低声的议论着,想要请出冲云宗年轻一代第一高手,把凌风打压一顿,否则,任由这个少年这么离开了,冲云宗的名誉也被彻底地毁了。

    年轻一代竟然镇压不住两个人,玄空宗这是要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崛起啊。

    “我不是一个惹事的人。”

    凌风扫了一眼四周的众人,淡笑道:“那岳中天想要欺负舒舒,我自然是要欺负回去的,你们可不要欺负我,否则,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

    ……

    “今天这一战你们做的很完美,我们这就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每个人都脸青,很想打人,什么叫他们做的很完美?!

    “太可气了,真想把这货打死!”有人气的龇牙咧嘴,恨不得把凌风生吞了。

    “你们就不要送了,我们这就离开!”

    说完,凌风挥了挥手,就向着山下走去,小刁蛮胜出,岳中天也被撂翻在地,至今还没有苏醒过来,他也不想把冲云宗得罪的太死。

    ……

    冲云宗一个个弟子直炸毛,他们什么时候说要送了?只是不想凌风就这么离开了,因为已经有人前往后院,去请年轻一代的高手了。

    忽然,凌风目光一转,脚步一顿,他嘴角轻轻咧开,人群分开,空气中弥漫着剑兰的香气,阳光都暗淡了下去。

    白雾依托,山河拱卫,一缕斜阳正散落在身上,一席白衣连成了群,婀娜的身躯、悠然的脚步,她如万花丛中的一缕金光,她似九天上的那一轮弯月。

    这是一个绝妙的少女,她眉如剑雨,微翘的唇含着一丝春意,小琼鼻在风中被点缀出了一抹寒意,纤细的手指捧着一支玉笛,悄然而来。

    冰肌玉骨,如画中仙!

    那一刻,凌风眼睛亮了,这样的一个少女,给人一种无比空灵的感觉,不像是世间之人,玉眸闪烁,像是有朵朵白云飞过,闭花羞月,美的不可方物,让人窒息。

    就连小刁蛮都忍不住望了过去,双目中掠过一丝惊艳,这是一个令人心动的少女。

    “寒如月!”

    那少女秀口微张,吐气如兰,声音飘渺若神,玉眸直盯着凌风,白皙、美艳的小脸如结出了一层寒冰,白裙徐徐翻飞,在白雾、山河的拱卫下,真如天上的一轮明月。

    “人如其名,凌风!”

    凌风淡淡一笑,这位少女看上去清冷的可怕,身上不染丝毫的武皇之力,但凌风却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这绝非是烈风云、岳中天可相提并论的。

    有一种人会把战意表露在外面,而有些人则是内敛的,如藏在刀鞘中的利箭,不出鞘时,就好似扑通的铁棍,可一旦出鞘就是石破天惊,杀机迸射,势不可挡。

    无疑,这个少女就是属于后者。

    “今天这一战很精彩。”寒如月惜字如金,可眼神却很凌厉,让很多人都在失神,这可是冲云宗的女神,比柳舒舒更靓丽脱俗,多了一股寒意的灵性。

    最关键的是,她是一个传说,在冲云宗年轻一代中,无人可以与之匹敌,哪怕是排名第二的王锋都要甘拜下风,她只出过一次手,一击击飞了王锋,强横的令人仰望,至今都没有人敢挑战。

    那是高山仰止的强。

    那是飘渺在上的美。

    谁也没有想到寒如月会来,因为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从来不过问年轻一代的争锋,可今天她却来了。

    难道是因为凌风藐视冲云宗年轻一代七天才?!

    这让很多人眼神炙热,原本他们也就是想请来排名五、六名的天才,毕竟,像王锋那样的高手,他们的对手已经不是年轻一代了,可谁想到寒如月会来。

    “凌风,完蛋了!”

    “寒如月出手,连王锋都不是对手!”

    “要知道,岳中天虽然很强,但也是能够看出来的,但是寒如月却是深不可测。”

    人们议论纷纷,自信寒如月是无敌的。

    “过奖。”凌风眯眼一笑,不得不说寒如月很厉害,让他都有种棘手的感觉,要知道他可是领悟出九天杀的第八杀,由此可见,那寒如月有多么可怕了。

    “既然来了,那就请君听一曲吧。”

    寒如月声音很平淡,像是多年不见的朋友,要演奏一曲,可是,语气中却有种不容置喙的味道。

    “那就快点吧,我比较赶时间。”

    凌风摸了摸鼻子,有些吃不准寒如月的来意,仅仅是因为他击败了冲云宗两大天才吗?

    “凌风,你要小心,寒如月很不简单,只怕在灵空岛年轻一代中,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匹敌的对手。”柳舒舒小声提醒道。

    “你几个意思?”凌风眉毛一挑,气愤的道:“难道我不是人吗?”

    “难道你认为我不是她的对手?”

    ……

    柳舒舒撇嘴,直接转过头去,懒得搭理他了,这个家伙不仅无耻,还很自恋。

    山风冷冽,寒如月捧起了玉笛,缓缓地吹奏起来,初时如百鸟朝天,发生清脆的声音,空灵的直冲天空,让人的心神都跟着一起飞扬。

    紧跟着,玉笛悠扬,一曲高山流水,点缀出了鸟语花香的场景,四周的天地都斑斓起来,鸟鸣、鹤舞,引人入胜。

    可是,凌风却一脸的肃穆,目光深邃的可怕,他在其中感受到了精神念力、武皇之力,鸟鸣化成了光刀,鹤舞形成了风暴,都向他碾压过来。

    而且,那声音还可以让人心神失守,在不知不觉之间,杀人于无形,这才是最可怕的。

    “玉笛太过单调,我来舞剑助兴!”

    话音落下,凌风衣衫猎猎,伸手一拍小刁蛮的腰间,软剑出鞘,他迎风狂舞。

    “噌噌……呛呛……”

    剑如龙,风雨潇潇。

    笛如杀,纵横四野!

    剑与笛竟然奇妙的融合在一起,让人整个地沉浸在其中,难以自拔,就连小刁蛮都是如此,现在人们只怕就差一壶酒了。

    可是,对于凌风与寒如月来说,这却是一种争锋,精神念力、武皇之力的激战,笛声形成了一片肃杀,而九天杀则是横斩过去。

    “啵!”

    到了最后,笛声突兀的高扬,化成了一道古音,从天而降,隐约间,凌风看到了一个音符炸开,如同花朵绽放,可是,杀机却是冲天而起,能把人生生地碾碎。

    “呛!”

    他目光冷厉,软剑化成了焚焰,从他身上燃烧了过去,人如火,焚焰与自身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第八杀。

    一剑斩过,那音符被切割而开,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凌风持剑而立,傲骨临风,而寒如月却是后退了半步,玉笛声也戛然而至,她目光有一丝诧异,玉手隐晦地藏在了白裙中。

    “凌风,希望可以在蛮荒秘境中相见!”

    一曲结束,寒如月转身即走,这让得沉浸在飘渺之音中的众人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胜了?还是败了?

    “走吧!”

    凌风一拉柳舒舒,软剑一甩又缠绕在后者的腰间,两人转身下山,再也一人敢阻拦,连寒如月都没有能够留下那个少年,他们自然不会想着去送死的。

    “凌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下山的路上,柳舒舒依旧迷迷糊糊的,寒如月是来了,但是却并没有出手,只是单纯的吹奏一曲?!

    怎么都有种怪异的感觉。

    “她来试探。”凌风皱了皱眉。

    “你们战斗过了?”柳舒舒惊呼道。

    “恩……”凌风望了一眼身后,眼眸有些深邃,那寒如月很可怕,绝对是他的劲敌。

    “那么,谁赢了?”柳舒舒眨巴着眼睛问道。

    “她没有赢,我也没有败。”

    凌风摇头,道:“她没有尽全力,我也没有,只怕要到蛮荒秘境才能分出一个胜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