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百八十八章 现在说会不会更有气势?

    冲云宗,气势崩云!

    小刁蛮站在古道上,激扬挥毫,神色气愤又戏谑,几句话就把冲云宗一干弟子都活活地堵死,让他们一个个都快逼死了。

    犀利的语言,凌厉的眼神,宛若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藐视众生,刁蛮到了极点,无疑这是从凌风身上学来的,即便是要把对方打一顿,也让他们哑口无言。

    语言也是一柄刀子,杀人于无形,众人都感觉胸口被捅了几下。

    一直以来,他们都知道柳舒舒是个小刁蛮,可是什么时候这么犀利咄咄逼人了?!

    “好一张利嘴,好一个刁蛮!”

    一位青年排众而出,他目光阴翳,在凌风身上扫了扫,瞳孔猛地一缩,虽然此刻凌风人畜无害,所有的气息都已经内敛起来,可直觉上,他依旧感觉到了危险。

    一刹那,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柳舒舒身上,淡淡地笑道:“不过,今天是对决,一切都要以实力来说话,纵然语言犀利又如何?”

    “那就让那个两人出来,让我打!”柳舒舒豪气干云的道。

    如今,有凌风为后盾,自身实力的强大,也让她充满了底气,对于吴明昊、王冷水丝毫没有忌惮之心,要知道,无论是凌风,还是傲娇鸟都绝对可以用妖孽来形容,与这两个家伙混久了,柳舒舒的眼界已经不局限于灵空岛了。

    用傲娇鸟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给它几年时间,它就可以烤一只凤凰!

    “很好,那就请吧!”

    那青年淡漠的笑了笑,丝毫没有恼怒的意思,他当先而行,带领着柳舒舒、凌风,向着冲云宗一处擂台行去。

    那擂台四四方方,以坚硬的砾石铸造而成,上面还雕刻着古怪的灵纹,显然是一种阵法,可以防止被打裂了,这也是为什么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洗礼,它依旧屹立不倒的原因。

    在擂台边缘,两道身影凝神而立,他们目光阴狠,冷厉地盯着柳舒舒,愤怒之意,不加掩饰,特别是凌风的出现,更是点燃了这种情绪,而今是在冲云宗,即便心中还有惧意,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柳舒舒,你还真有胆量,竟然敢挑战我们,知道’死’字怎么写不?”王冷水揶揄道。

    “所以我来了,教你怎么认字!”柳舒舒冷厉的反击道。

    “就凭你?!”吴明昊眼底闪过了一抹杀意,如果是凌风的话,他的确不敢一战,因为后者太神秘,如一寒潭,深邃望不见底,可是,柳舒舒也不过是三级武皇而已,即便是在三个月中,有所突破,也就是四级武皇而已,想要击败他们?!

    痴人说梦!

    “你是说我不够?”柳舒舒笑眯眯地抬起手来,指了指鼻尖道:“如果,你们觉得我不够资格的话,可以向他挑战啊。”

    说完,她又指了指凌风。

    “你……”吴明昊一下子被噎住了,一巴掌拍翻两位六级武皇,让他们连还手都做不到,虽然不知道后者到底有多么可怕,但绝对不是他们可以匹敌的。

    想要挑战?!

    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无疑,这是柳舒舒的激将法,却如同一个巴掌,挑战是死,而拒绝的话,那就是扇脸,这才三个月不见而已,小刁蛮与以前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光是言辞就能把他们气死。

    “柳舒舒,今天你的对手是我们!”王冷水脸色愈加寒冰,冷酷笑道:“希望在这一战之后,你还可以这么骄傲,这么狂妄。”

    “恩,有道理。”

    柳舒舒认真地点了点头,而后缓缓说道:“你说,如果我把你们打残了之后,再说这样的话,会不会更有气势一些?”

    ……

    “废话少说,上擂台让我揍!”柳舒舒一跃跳上了擂台,扫了一眼道:“你们是一个个的上,还是一起上?”

    侮辱!

    又是侮辱!

    无论是吴明昊、王冷水,还是冲云宗一干弟子全都气炸了,人们恨不得在大战之前,把柳舒舒的嘴巴给缝上,太恶毒了。

    自从小刁蛮走进冲云宗,他们就感觉胸口不断地有刀子捅进来,就连那位青年都有种要吐血的冲动,也难怪连玄空宗弟子对这个小刁蛮,都避之如蛇蝎,打不能,骂不过,和生不如死有区别吗?

    “哼,不需要冷水出手,我一个人就能灭了你!”

    吴明昊真的快气疯了,他眉毛都竖起来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可能做出两个人单挑柳舒舒的事情,那不仅是抽冲云宗的脸面,更会得罪玄空宗。

    而柳舒舒也并不被他放在眼中,这一战,他无比自信!

    “嗖!”

    他跳上擂台,人如风,脚下似乎就九道劲风飞出,一巴掌就扇向了小刁蛮的嘴巴,他实在是恨极了那一张利嘴。

    六道武皇之力都化成了一个硕大的巴掌,冲在手掌的前方,直接扇下。

    “噗”的一声。

    空气爆裂,劲气四溢,擂台上如爆竹一般炸响,空气激荡形成了涟漪,让得四周的众人也向后退了两步,虽然冲云宗也是很强大的,但是,不是每一位弟子都是武皇,而六级武皇也并不多见的。

    可是,那吴明昊脸上的喜色消失了,因为那一巴掌抽在了空气中。

    这怎么可能?!

    “啪!”

    然而,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颊上,鲜红的印迹,如五指山一般隆了起来,强大的劲气如火烧一般,让吴明昊脸皮皮开肉绽。

    他被打懵了,而冲云宗众人也懵了一下,在吴明昊动手的时候,柳舒舒也动了,只是三级武皇而已,可是动若狡兔,在原地只留下了一道残影,人已经如闪电一般,迎击而上。

    她比吴明昊更快!

    快得不可思议!

    擂台下,凌风冷笑,这三个月来,小刁蛮可是经历了大小九次生死之战,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爆发力,都截然不同了,最关键的是九天杀,那是人、武皇之力、兵器的契合,就像是融入了身体的一部分,一步踏出,就连虚空一步都要暗淡无光。

    一般的身法显然不能相比!

    可以说,那吴明昊太轻敌了,如果刚才柳舒舒用剑的话,现在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空气黏稠,死一般的平静!

    每一个人都呆滞起来,像是见鬼了一般,一位三级武皇扇了六级武皇一巴掌,说出去谁信?

    “柳舒舒,我会让你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吴明昊阴狠的说道,当做这么多人的面,那一巴掌是扇在他的脊背上,让他抬不起头,挺不起腰,从今往后,怕都要被人耻笑。

    这是生死大仇!

    只是,他忘记了之前是他想要先扇小刁蛮的。

    “杀!”

    下一刻,他直接拔出了利剑,纵剑杀出,六道武皇之力形成了夺目的长虹,斩杀而出,把整个擂台都填满了。

    强势如龙,这是冲云宗的龙斩!

    空气颤鸣,擂台抖动,都为这一击铸造了无上气势,像是有一头龙,要从大地之下俯冲出来一样。

    “噌!”

    柳舒舒神色严肃,在这一段时间中,她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九天杀,全身心都浸淫在里面,而玄空宗其他功法,则是没有那么领悟的深邃,自然也不可能发挥出吴明昊这种威势了。

    所以,她会的只有九天杀!

    所要施展的也只有九天杀!

    一声龙吟,软剑出鞘,如银色闪电,勾勒出一道绚丽的银虹,她轻轻地向前迈出了一步,瞬间就躲闪而开。

    一剑刺出。

    并不绚烂,三道金色的火焰就腾腾地飞出,深邃如鎏金,中心是隐晦的暗金色,当它飞出的时候,空气中就发出了刀子割裂纸张的声音。

    “刺啦”一声。

    那一剑从六道长虹中撕裂了一道口子,直杀而去,九天杀的步法很诡异,每一步都像是沿着龙斩而走的,可偏偏就是闪了过去,这让很多人无比诧异,就连吴明昊也是一惊,神色一动,武皇之力压制,六道长虹飞出,扑杀向柳舒舒。

    它们挤满了擂台,不给后者丝毫的机会!

    没有机会,那就不需要制造机会!

    “噌噌……”

    柳舒舒神色肃杀,她纵剑杀出,身躯婉转若风,飘渺若神,接连两剑斩出,看上去很平淡,但每一个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两道剑光!

    三道剑光!

    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更恐怖,如灵蛇吐雾,如腾空撕开了黑暗的天际,在三道金色火焰之下,它们爆发出了无上威力。

    它比雷霆多了一分杀气,比火焰多了一分肃杀!

    “啵,刺啦……”

    金光如喷薄的云彩,把长虹斩碎了,它四面八方的射杀而出,让吴明昊无瑕迎接,虽然反应很快,却依旧被一剑斩飞,张口就喷出了一道血箭。

    下一刻,一道残影出现在了吴明昊身前,软剑一横,就架在了吴明昊的脖子上,在后者那死灰一般的目光中,柳舒舒扬了扬眉,冷笑道:“你说我现在如果说那句话的话,会不会更有气势?!”

    “你……这怎么可能?”

    吴明昊脸色狂变,有不甘,有怨毒,可是更多的则是浓浓的惊骇,三级武皇击败了六级武皇?!

    天方夜谭?

    感觉柳舒舒如同变了一个人,三个月前她绝对没有这么犀利,这么强势,她如脱胎换骨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