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百八十三章 人如火

    柳药来了,又走了。

    他很欣慰,笑意盈盈,这段时间以来,柳舒舒的变化很大,从偷懒的丫头,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整天沉浸在修炼之中,这让他对凌风刮目相看。

    到了他如今这个年纪,这个境界,最想的是后继有人啊。

    “一个月后,舒舒要决战冲云宗。”

    他远远地眺望着一个方向,眼底闪烁着冷锋,道:“这或许是一个契机,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吧。”

    “宗主,舒舒现在的实力也不过是四级武皇而已,是不是太冒险了?”

    一人从阴影里面走出来,他皱着眉头,道:“何况,那也只是凌风一个口头约定,当不得真,只怕那两人也未必会当成一回事吧?”

    “你不懂!”

    柳药淡淡地摇头,道:“无论成败……照我说的做吧。”

    ……

    因着慕容浩然、慕容蓝雨兄弟的战败,整个玄空宗都沸腾了,每一个弟子都握紧了拳头,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少年,竟然成为了小刁蛮的贴身高手,还把两大天才打伤了。

    他们很气愤,但却没有贸然出手,从凌风击败两人的实力,可以看出来,后者绝对有比肩半圣的战斗力,贸然杀上去,那简直就是去送啊。

    不过,这种事情发生在玄空宗,让他们也必然要挑战的,否则,整个宗门的威风都要扫地。

    然而,不久后小刁蛮与凌风就失踪了,这让得很多人都气得浑身直哆嗦,可是,在几天之后,柳药却亲自发话,把众人的情绪都压制了下来。

    这让人费解地同时,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让他们和一个半圣打,还真的一点信心都没有啊。

    “什么?”

    傍晚时分,一道消息突兀地炸开。

    一时间,所有人都动容,每个人的嘴角都哆嗦了一下,感觉像是天被捅出了一个窟窿。

    “你说的是真的?舒舒师妹要挑战冲云宗的两个弟子?”

    慕容皓然一骨碌爬起来,一张笑脸都蹙成包子了:“消息可靠么?”

    “可靠,据说是宗主无意中透露出来的。”一个少年重重点头道。

    “师妹是疯了吗?”

    慕容皓然一脸的诧然,他自然知道宗主是不会在这种问题上开玩笑,而这似乎也不是柳舒舒的风格啊。

    “是凌风,一定是他!”慕容皓然龇牙道。

    “慕容师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那少年踌躇的问道。

    “不行,我要去见舒舒师妹,绝对不能让她冒险,那吴明昊、王冷水都是六级武皇,以她现在的实力,上面完全就是找虐,这个凌风是要害死师妹么?”慕容皓然真的生气了。

    这也只是玄空宗的一个缩影。

    在这道消息传出的半个时辰中,玄空宗炸锅了,一个个少年、青年都站起身来,气得咬牙切齿,显然,他们都把这场挑战,归咎到凌风身上了。

    “舒舒师妹,没有这么无聊!”

    这就是他们的话语。

    可是,在小楼中,他们却并没有发现柳舒舒、凌风,这更让他们气愤不已,甚至有人怀疑,凌风事先知道他们要来问罪,所以第一时间就夹带着柳舒舒跑路了。

    “可恶!”

    一群人恶狠狠地喊道:“凌风你最好别让我们知道你在哪里,否则……我们单挑你一个人!”

    ……

    落叶如雪,朝阳似火。

    凌风拄刃而立,身上的气势已经攀升到了一个巅峰,凌厉而霸道,整个人就似出鞘的利剑一般,就连四周残碎的落叶,都被那凌厉的气势切割而开,变成了细小的碎末。

    焚焰腾腾,如一柄战刃!

    突兀地,一片落叶自凌风的眼眸上滑落而下,也就是在那时,凌风动了。

    木刃如秋水长虹,刃芒似深渊骊龙。

    “噌噌……”

    眨眼就是七刃,刃芒纵横,如一张密集的大网,撕开了清晨最后的一缕黑暗,所有的杀气都是内敛的,在攻击到对手的时候,才轰然炸开,整个地面都在剧颤,一株两人合抱的老树,直接被从中间劈了开来。

    一刃比一刃更狂野!

    一刃比一刃更夺目!

    当木刃七杀过后,四周无比凌乱,残肢乱飞,肃杀的气息依旧在涤荡,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放佛有闪电,从身旁劈落一样。

    快得匪夷所思!

    可是,凌风却没有就这么停止了,他从容地向前迈出了一步,与之前相比,这一步很沉重,就像是大地的脉动,山河流淌。

    咚!

    不知道为何,柳舒舒从领悟的状态中,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感觉到了心跳、心颤,感觉这方天地的天地玄气、空气正在撕裂,充斥着一股焚的力量。

    下一刻,她就见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清阳照落在那个少年身上,他悠然向前,手中的木刃轻轻地挑杀而出,看似很普通的一式——裂石开山。

    可是,她眼睛像是出现了一个个幻影,看得不是那么真切了。

    而后,她看到了一簇火焰,从凌风的丹田中燃烧了出来,眨眼间就席卷了全身,蔓延到木刃上,延伸到他的瞳孔里。

    那是一个火一样的人!

    “完蛋了,凌风走火入魔,把自己给烧了。”柳舒舒惊呼了一声,身体都颤抖了一下,后者也太拼了吧?

    还是说,炼到最后都会把自己给炼焚了?

    “喀擦”“轰隆……”

    可是,**的一幕并没有出现,那火焰又没入了凌风的体内,化成了最凌厉的一击,她看到了一道暗金色的虹,如闪电一般。

    而它却是火焰所形成的。

    在晨光中,它像是从深渊中飞出,八道刃芒分别形成了龙首、龙身、龙爪、龙的眼眸,它是那么纯粹,那么的暗金,那么地与众不同。

    古语有云,有龙自深渊中飞出,是为骊龙!

    那是最神秘、最可怕的一种龙,而它也只是第八杀,比那一武圣强横岂止一点?!

    那骊龙一闪而逝。

    古树不动,风声止息,却有泥土、残枝无声的化成了尘埃,那威力、那气势对于武者来说都是一种震慑,一道焚焰而已,却发挥出来三级武皇巅峰地战斗力,简直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一刃袭来,地动山摇!

    这是第八杀的最好诠释,是凌风与焚焰的融合,他化身成了火焰,而焚焰也融合他的身,火如人,人如火!

    整个密林都化成了废墟!

    凌风迎风而立,如同盖世战神,一柄木刃就可以横扫所有对手。

    他目光深邃,皱眉沉思,这一刃给他打开了一个不同的天地,感觉对于焚焰的理念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最强的战力是什么?

    不是火焰,不是圣光,而是他自己!

    这也是九天杀所要诠释的,武者自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啊。

    很长时间,凌风都没有清醒过来,他把八杀都慢慢的梳理了一遍,直到所有的东西都刹那贯通,他才恍然回神。

    “八杀无匹,九杀飞仙!”

    他深吸了一口气,无比庆幸,在那老者身上发现了这一心法,一直以来,他的武者境界、战斗力都要逊色一些,可从今天开始,他要逆袭了。

    最关键的是,他对于焚焰的掌控与悟性,都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地,无论是对以后的修炼,还是炼丹都有莫大的好处。

    而这还不是九天杀的至高境界。

    “凌风,你自杀未遂吗?”

    柳舒舒瞠目结舌,那一刃让她血脉都凝固了,感觉淡金色火焰都被压制了。

    ……

    凌风本来双手背在身后,无比冷傲的模样,可是听到这一句话,差点没趴在地上,这可是人如火啊,怎么就自杀未遂?!

    “凌风,你不要想不开,就算领悟不了,也不用这么想不开啊。”柳舒舒诡异地笑道。

    “啪”

    下一刻,她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凌风气得直龇牙,道:“赶快回去领悟,要是不能在大战之前,施展出四杀,你就等着出糗吧。”

    “哦。”

    柳舒舒委屈地应了一声,不过依旧回眸,笑道:“自杀未遂,还凶我。”

    ……

    凌风感觉自己快吐血了,胸口像是被捅了一刀。

    “我觉得有必要给你一点压力。”

    凌风冷笑一声,缓步向柳舒舒走了过去,手中捏住了一片残叶,“咻”的一声,就向着柳舒舒杀了过去。

    他领悟了第八杀,飞沙、落叶都可以化成利刃。

    “凌风,你是恼羞成怒吗?”

    小刁蛮大惊失色,急急地逃跑:“就算我知道你自杀未遂,也不用杀人灭口啊。”

    柳舒舒眉开眼笑,终于在凌风胸口捅刀子了,这让她有种出了恶气的感觉,不过,很快她的噩梦就来了……

    十五天后,在凌风“温柔的压力”下,小刁蛮终于领悟了第四杀,已经向着小成境界迈步了,而当四道火焰飞出的时候,竟然可以杀出六级武皇巅峰的实力,这让凌风也暗自点头。

    不过,小刁蛮的火焰远没有达到极致的地步,她的修炼太过一帆风顺了。

    “接下来,还有十天时间,你准备一下进入冰原山脉磨砺吧。”凌风思索了一下道。

    “啊?臭凌风你这是报复,是灭口。”柳舒舒跳脚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