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百八十一章 九天杀

    小刁蛮炸毛了。

    一直以来,柳药都是她敬仰的爷爷,一个强大的武者,怎么可能让一只败类鸟这么亵渎?!

    她柳眉倒竖,目光阴冷,咬牙切齿地盯着傲娇鸟。

    “小刁蛮!”

    傲娇鸟一缩脖子,从凌风手中挣脱出来,直接闪进了凌风的怀中,它本着好鸟不与女斗的节操,很傲娇鸟地瞥了瞥鸟喙,眼神也很高傲。

    无疑,这刺激了小刁蛮,当场抓狂,差点冲上去与傲娇鸟拼命。

    “舒舒,你如今虽然突破了四级武皇,但是想要击败王冷水、吴明昊还是不够的。”凌风有些无语地摇头。

    “我也知道,可是想要在短时间内,达到六级武皇的境界,哪有那么容易啊。”柳舒舒嘟嘴,小脸一暗。

    忽然,她双目一亮,直勾勾地盯着凌风,落在了后者手中的那一枚暗金色丹药上:“我觉得如果吞掉这一枚丹药的话,应该是可以的。”

    “想得美!”傲娇鸟又冒头了。

    “死鸟闭嘴。”柳舒舒气极,这么关键的时刻,竟然有只败类鸟跑出来拆台。

    “不可以。”凌风皱了一下眉,摇头道:“你在武皇境已经吞噬了一两枚武皇丹了,武皇之力还不够凝练,过多的吞噬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嘁,就知道你小气。”柳舒舒流露出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模样。

    ……

    凌风、傲娇鸟脸都黑了一下,有个小刁蛮要逆天。

    “你想多了。”

    凌风苦笑的摇头,道:“你现在已经是四级武皇了,但是,你连三级武皇的战斗力,怕都发挥不出最强的杀伤力,如果让你晋级五级武皇,乃至于六级武皇,那力量完全超过了你所能控制的,只怕连三级武皇的战斗力都发挥不出来。”

    “哼!”柳舒舒扬了扬小脑袋,任由秀发翻飞,缕缕清香,在空气中弥漫而开。

    “其实,对于吴明昊、王冷水来说,四级武皇足够了。”

    忽然,凌风双目闪闪的道:“武者不是境界越高就越强的,有些人完全可以越级战斗,不止因为他们的武皇之力非凡、很强,对于……”

    “你要是想让我夸你,就直说。”柳舒舒扬眉打断道。

    ……

    凌风气的浑身直哆嗦,这个小刁蛮最近是怎么回事?就算你要夸我,也不用这么直接好么?

    “咳咳,我要说的不是我,你还记得那一武圣吧?”凌风望了一眼柳舒舒,也不等后者回答,就说道:“对于兵器、战力以及境界的悟性、掌控,无比重要,以你现在的武皇之力,如果彻底发挥出来,绝对可比肩五、六级的武皇。”

    “而若是能够两倍的发挥出来,即便是吴明昊、王冷水联手都不是你的对手。”

    “那……我要怎么做?”柳舒舒倒抽了一口凉气,双目闪闪发光,她自然知道那一武圣的可怕,一柄战矛挑杀出无比可怕的气势,连凌风都吃了大亏,差点被杀掉了。

    “你使用什么兵器?”凌风一笑问道。

    “剑,软剑!”柳舒舒咧嘴,纤手在腰间轻轻一点,顿时间,一柄银色的软剑,如一道闪电般杀了出来,带着一片绚烂的银光。

    那剑薄如蝉翼,上面雕刻着一头凤凰,看上去就像是一条玉带。

    可是,它却是剑!

    银光闪烁,它气势内敛,古朴无华,如果没有武皇之力冲起的话,怕是很难被发现,无疑,它是一柄皇级兵。

    这也是柳药对于孙女的厚爱,隐藏在腰间,是杀人的利器,一个不慎,就是凌风都要受伤,这一点与他的断刃隐藏在丹田中很相似。

    “好,那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练剑!”凌风一喜,眼神如火焰在燃烧。

    ……

    “九天杀?”

    盘坐在房间中,柳舒舒手捧着那薄薄的一本古籍,双目沉思了起来。

    那九天杀只有一式,但是,她亲眼见到武圣一矛挑出了九道光,从四面八方掩杀过来,不要说凌风了,就是强大的武圣,都绝对躲闪不掉。

    “正是,你现在对于战力的悟性、兵器的悟性还不够,如果你能在三个月后,一剑挑出四击,那么就足够击败吴明昊、王冷水了。”

    凌风面无表情,可是,眼底却在闪光,如果小刁蛮真的可以做到,他不介意让后者成为五级武皇,而到那时候,冲云宗的天才,也要臣服!

    “那我试试!”柳舒舒惊喜,她对于九天杀也充满了期待。

    既然已经决定要“杀”上冲云宗,她自然不想被击败,这么多年来,被欺压、嘲讽,她想狠狠地打回去。

    不然,她就不是小刁蛮,有仇必报!

    把《九天杀》扔给了小刁蛮之后,凌风也松了一口气,而后,他走出了小楼,向前走去,整个人都入定了,脑海中,只有一柄古刃,一式。

    “喀擦”

    他指尖飞出了一道焚焰,从一株古树上,斩下了一截枝桠,“噌噌”几下,就削出了一柄古刃,刀锋狭长,剑锋冷酷,这是一柄完整的木刃。

    断刃沉重,木刃轻盈。

    这对于力量的控制、兵器的悟性,要求更高,而一旦做到了只会更可怕。

    木刃所及,人兵合一!

    这就是凌风所要去做到的。

    “咻”

    下一刻,他双目交织,汇聚到了那一柄木刃之上,轻轻地向前刺出,一道刃光,如闪电一般,猝然杀出,快的不可思议。

    眨眼间,就把一株古树刺穿。

    “咻”

    他一只手负在身后,又向前迈出一步,一木刃刺出,“噌噌”两声,亦如落叶凋零,轻微如颤鸣,两道焚焰化成了璀璨的绝光,自两个方向轰然杀下。

    一时间,古树枝桠被斩断,簌簌落下,而那刃光却已然消失。

    快如云烟!

    蹬!

    凌风第三步迈出,又一木刃刺出,犹如闪电独龙,只有轻颤的气流动荡了三下,旋即,三道逆光,自木刃上闪过,如金属在阳光下快速折射而过。

    “噗噗……”

    枝桠乱舞,四周的古树都要摇晃,那三道逆光自不同的方向,刺杀而来,突兀而又诡异,纵然是虚空一步都难以提防。

    这才是九天杀的真谛。

    它把武者在这一境界的最强速度都飙射出来,更是越级而上,势不可挡。

    武道至尊,唯快不破!

    在这一刻,它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嗡!”

    凌风又迈出了一步,手中的木刃急剧颤动,平静地斩出了一刃,速度看似很缓慢,可是,天空中却只剩下了一道虚影。

    快到了肉眼的极致,剩下的就只能是残影。

    “啵”

    四道光碾压而过,全部斩在了一个地方,令一株古树当即就轰然倒下,而一个平滑的断裂,才出现在了凌风的眼底。

    连一丝碎屑都不曾溅出,这才是真正的快!

    五杀!

    凌风脚步不停,又迈了出去,他身后的残影才戛然破碎,五道刃光,却已然把一株古树切成了碎块,簌簌落下。

    “喀擦”

    而到了此刻,凌风还想再迈出一步,因为他对于焚焰有过磨砺,控制力极强,绝对达到了小成境界,可是,他手中的木刃却瞬间破裂,化成了木屑,“嘭”的一声炸开,化成了缕缕阴霾。

    “呼,可惜控制还不够啊。”

    凌风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换成断刃的话,他绝对能杀出六杀,可问题这是木刃,这种非凡的控制,细微到发丝,也强横到豪颠,自然与众不同。

    不是焚焰不够强,而是人不够!

    因着施展出九天杀,他对于它有了初步的了解,一个模糊的念头正在逐渐的形成。

    “好酷,好可怕!”

    柳舒舒双目异彩涟涟,直愣愣地盯着凌风发呆。

    那挺拔的身躯,那潇洒的挥刃,那一刃一刃积累出来的气势,那一击一击的肃杀,让她都有种无力感,强是一种直觉,可是那强到了什么程度,她却有些不理解了。

    他太酷!

    因为,他年轻俊朗,风神如玉。

    这让得小刁蛮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她双目都冒着红光,在想象如果她在冲云宗施展出这样的一击,会不会把那两个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当希望化成了野火,那么,冲动、热血就是最好的悟性。

    而这也正是凌风所要的结果,她要让柳舒舒看到这几击,相比那枯燥的文字,这种肃杀、气势,才是最好的诠释。

    只是,柳舒舒有她所需要悟的东西,而凌风也是一样。

    他感觉木刃、木剑才是基础,在轻盈之间,才能把九天杀发挥到极致,飞花可杀人,摘叶可斩敌,我就是兵器,战力即是我!

    只有这样,他才能进入人兵合一之境。

    接下来几天。

    凌风又削出了几柄木刃,不断的劈斩,打出九天杀,在肃杀、气势之间,揣摩、感悟,而小刁蛮则是手握软剑,也开始尝试挥剑。

    相比凌风,她的起点太低,连第一杀都很困难,更不要说木剑了,但是,只要让她看到了希望与动力,小刁蛮也是很可怕的。

    时间匆匆,两人都进入了一个空灵的状态,凌风在悟刃,而小刁蛮则是从凌风身上悟剑。

    冷风悠悠。

    一人,一刃,组成了肃杀又和谐的画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