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百八十章 丹药也能涅盘?

    炼丹师!

    这是比精神念师还要令人惊撼的事实,在神武大陆无比稀少,它需要强大的恒心、毅力、天赋,在玄空宗的炼丹师,虽然也有许多,但是,像凌风这样,已经是三位一体的武者,却还能炼丹的,连一个都找不到。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天赋可以形容的了,而是真正的超级天才。

    当小刁蛮还在沾沾自喜,武者境界赶上凌风的时候,他已经远远地走在了前头,后者也和她是差不多的年纪,可无论是武者境界,体修、精神念力,都要比她强横太多,如今再加上一个炼丹师,让柳舒舒都要疯狂了。

    还有比这个更打击人的么?

    完完全全的天赋碾压!

    一瞬间,她感觉所有的骄傲、自信,都被踩得粉碎,内心就像是落入大海中的石头,不断地沉落下去,最终变成了一缕黑暗。

    那是个什么妖怪?他是从娘胎里面开始修炼的吗?!

    可以说,这样的怪物是可以排进神武大陆超级天才一列的,她都不知道爷爷柳药是怎么把后者给“骗”过来的,按理来说,这样的天才,就是神岛都要动心的,而后者却来到了玄空宗。

    柳舒舒眼神阴晴不定,怔怔地望着凌风。

    “砰……砰……”

    房间里,凌风脸色严肃,焚焰急速燃烧,不断地压迫向金色丹炉,精神念力也再次汇聚起来,强势的控制。

    可是,因着那巨震,一切也都在走样。

    “轰!”

    不久后,金色丹炉轰然摇动了一下,像是被巨锤砸中了,发出金属般的颤音。

    一切都停止了,连空气都黏稠了起来。

    时间有刹那的静止。

    焚焰徐徐地消退,精神念力也飞入了眉心,凌风面无表情,伸手抹去了脸上涔涔汗水,有丝丝水雾落在了金色丹炉上,“嗤嗤”有声。

    “咕噜”

    一个脑袋从凌风怀中冒了出来,贼头贼脑的,头顶有一撮毛,它“嗖”的一声飞了出来,爪子如闪电,就没入了金色丹炉中,摸出了一枚丹药。

    “我擦……”傲娇鸟爪子一个哆嗦,那丹药滚烫如沸水,上面冒着热浪,把它抓住都烫红了,差点没扔出去。

    而下一刻,它原本惊喜、欢腾的目光,也戛然破碎了,因为它的目光落在了那一枚丹药上面。

    那是一枚暗灰色的丹药,上面皱巴巴的,就像是缱绻的纸页,谈不上圆融,连一颗星辰和流水的线条都看不到,药香也不是很浓郁,甚至还带着一股烧焦的味道。

    它像是一个畸形的婴儿,一个迟暮的老人。

    “嘁,一个月的时间里,你竟然失败了,太让我失望了!”傲娇鸟懊恼的撇嘴,直接把那枚丹药扔给了凌风。

    “你不要?”凌风皱了皱眉。

    “话说,最近你似乎不在状态啊,失败了这么多次,这不是你的风格啊。”傲娇鸟摇头,那不是一个废丹,鬼才要呢。

    要知道,它之前看凌风炼制了这么久,认为会出现一个半步宗师级丹药,要不然它怎么会“舍得”牺牲尊严呢?

    于是,它很失望,也很气愤,因为凌风欺骗了它的感情。

    “一个月的时间啊,值不值得呢?”

    凌风双目闪闪发光,像是要望穿手中的那一枚丹药一样。

    “哼,这么久了,竟然还失败了,看样子这个家伙的天赋也不怎么样嘛。”小刁蛮站在门口,也没有打扰凌风的意思,当然,现在凌风很专注,虽然知道柳舒舒来了,却也没有心情去过问。

    他眼中只有那一枚丹药!

    “啪”

    忽然,凌风抬起了一根指头,轻轻地敲在了丹药上面,顿时间,那丹药就裂开了,准确的说,是上面一层皱巴巴的暗黑物质裂开了。

    一缕药香很清幽。

    “啪……啪……”

    暗黑色物质不断的裂开,皱巴巴地凋零了下去,而一缕暗金色的光芒,正从凌风手中缓缓出现,它驱散了四周昏黄的天色,驱散了傲娇鸟那失望的眼眸,驱散了柳舒舒刚刚吐出的一口浊气。

    只有豆粒那么大的丹药,缩小了一圈,无比圆融,也没有九颗星辰与流水线条出现,却有一个残缺的弯月,并不是很规则,但是却像是九颗星辰破碎了,融合在一起一样,更像是残月火焰。

    暗金深邃,药香蓬勃!

    它比极品丹药更极品,它比阴阳丹药更阴阳,因着凌风焚焰不同,所以炼制出来的丹药也不同,那深邃的光芒,点燃了每一个人的眼眸。

    不是失败了,也不是成功了。

    而是超脱了!

    它与地丹不同,与宗师级丹药也不同,和所有的丹药都不同,但是,那浓烈的药香,就如美酒一般,让人无法忽略,更让人呼吸急促。

    谁说丹药不能涅盘!

    凌风咧嘴一笑,这一个月的时间,他收获是无比巨大的,这枚暗金色丹药,虽然还不是宗师级丹药,却已经不逊色于半步宗师级丹药,甚至药效更强。

    傲娇鸟气得浑身直哆嗦,目光不善地望着凌风,它敢肯定后者一定知道,这是一枚不同的丹药,把上面炼得皱巴巴的,欺骗了所有人的目光,甚至很好心的提醒它。

    你不要?!

    它忽然有种一巴掌怕死自己的冲动,与阴阳极品地丹相比,它无疑更不同,绝对是融合后的产物。

    小刁蛮小嘴又变成了“o”形,她也气的浑身直哆嗦。

    她感觉自己又受到了欺骗,明明是一枚很厉害的丹药,偏偏弄得和从煤渣里面捡到的一样,估计就是扔在角落里,也不会有人多看一样,可是,瑕不掩瑜啊。

    “嗖”

    傲娇鸟突兀地飞出,爪子如闪电,直扑凌风手中的丹药。

    “啪!”

    凌风冷冷一笑,抬手直接拍了过去,把傲娇鸟摁在了金色丹炉上,焚焰飞出,镇压在它身上,让傲娇鸟动弹不得。

    “傲娇鸟,你要做什么?”

    “我们是不是兄弟?”傲娇鸟也不生气,笑眯眯地问道。

    “有时候是的,有时候……不是。”凌风早就知道这个家伙很狡猾。

    “……凌风,你几个意思?”傲娇鸟龇牙道:“什么叫有时候是,有时候不是?”

    “比如血拼的时候,那肯定是兄弟,又比如说,你要抢丹药的时候,就不是了。”凌风咧嘴道。

    ……

    傲娇鸟又想打人了,这个坑娃。

    “再说,我之前给过你了啊。”凌风很“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傲娇鸟趴在金色丹炉上不动了。

    它恨啊!

    “噗嗤!”

    柳舒舒忍俊不禁,那只紫金鸟,她是见过的,当初那位武圣就是后者干掉的,可是,她怎么也无法想象,一个人和一只鸟是兄弟的情景。

    “突破了四级武皇,不错了。”凌风抬眼望向柳舒舒,微微点头,一个多月的时间,能够突破一级,这种天赋当真是很厉害了。

    可是,柳舒舒却不领情,她俏颜酡红,总觉得有种被羞辱的感觉,如果是之前的话,她也是这么认为的,然而现在她却倍受打击。

    那枚丹药绝对是地级丹药,而凌风的境界,也毋庸置疑了,地级丹师!

    他才多大啊!

    炼丹是最枯寂的,也是最艰辛的,有人一熬就是数十载,在玄空宗也不乏炼丹天才,在二十几岁能够晋级到地级丹师,这个行列,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可是,你见过十三岁的五级武皇么?

    你见过十三岁的青铜灵体么?

    你见过十三岁的念力宗师么?

    你见过十三岁的炼丹地师吗?!

    而当这样的一个组合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那何止是动容,那是惊天!

    柳舒舒咧了咧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这有多打击人啊?

    “这是地丹吗?”柳舒舒摇了摇脑袋,暂时不去想这么一个打击人的问题,转头望着那枚暗金色的丹药问道。

    “可以这么说。”凌风笑道。

    “我也见过地丹,就连宗师级丹药我也见过,不过,那上面都是一颗颗星辰,还从来没有见过残月这种的。”柳舒舒皱眉道。

    “可能是炼废了。”凌风嘿嘿一笑,也不去多做解释。

    “是么?那给我看看。”柳舒舒伸手道。

    “不行。”

    凌风拒绝了。

    “嘁,也不就是一星地丹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柳舒舒挑了挑眉,对凌风充满了不屑。

    “一星地丹?我说小刁蛮你在逗我吗?”

    傲娇鸟不干了,这简直是在侮辱它,怎么说曾经都是武圣,连阴阳极品地丹都见识过,怎么可能因为一星地丹,就干出这么丢脸的事情?

    七级武皇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吗?!

    “你就是拿一千枚一万枚一星地丹,都不可能相比的,就是极品地丹都不能相提并论,就是你爷爷那个老头,见到了都要动容,差不多也会抢!”傲娇鸟直接下了定论,怎么都要把一个武尊绑在同一战车上。

    否则,它的面子往哪隔?!

    “你说什么?!”

    柳舒舒气得直跳脚,这个无耻鸟,败类鸟,竟然敢侮辱自己,贬低她爷爷,如果能够打得过它,她一定选择单挑。

    不过,她内心也无比震撼,那是一枚什么样的丹药,竟然连武尊都要心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