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又扔出去了?

    “爷爷,你说什么?”

    柳舒舒下巴都快掉下来了,险些摔倒在地,她毛又炸了,俏颜一黑到底,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人竟然还要和自己住在一起?!

    “我说了,凌风是要贴身保护你的。”柳药讪讪的一笑。

    “不信!”

    柳舒舒口气很凌厉,她是不会容许这样一个人住在她的小楼中的,否则,她会疯掉的,更不要贴身高手,这种暧昧的称呼了。

    “舒舒,不许胡闹。”柳药脸色一沉,变得前所未有的严厉:“从现在开始,凌风就开始贴身保护你,直到蛮荒秘境关闭。”

    一直以来,她都太过宠溺柳舒舒了,只要不闹出太大的波澜,大多时候也都随她了,但是这一次不同,蛮荒秘境太过危险,动辄就会送命的,如果这个时候,还要惯着她,那就是在害她了。

    而且,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能进入冰原山脉最深处,又能走出来的少年,无论是实力、勇气、毅力,智慧,乃至于运气都是无比强大的,在年轻一代中还真的找不出几个来。

    也只有凌风跟在柳舒舒身旁,他才能安心。

    “爷爷,你……”柳舒舒愣住了。

    她也没有想到柳药会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从小到大,她还没有被凶过呢,这让她对凌风的记恨,又上升了一截。

    “舒舒,爷爷这是为你好。”

    柳药摇了摇头,语气变的柔和了几分,道:“蛮荒秘境你是知道的,每次进入的,能有一半活着出来就不错了,那是惨烈的战场,你的实力还很弱小,需要一个人保护。”

    “那可以让慕容大哥啊。”柳舒舒泫泫欲泣的道。

    “呵呵,你难道还不相信爷爷的眼光么?”柳药拍了拍柳舒舒的脑袋,而后,对着凌风道:“凌风,以后你就坐在楼下吧,诺,就是那个房间。”

    “好的。”凌风额首,他有点哭笑不得,怎么会碰上这么一个刁蛮萝莉?

    他对于什么贴身高手并不感冒,如果不是答应了柳药,他早就转身走人了,萝莉是最难伺候的。

    “好了。”

    柳药笑道:“舒舒,以后如果修炼遇到什么问题,可以问问凌风,至于那件事,就这么过去吧,另外,圣火种残种我也得手了。”

    “凌风,你对于炼化火种应该比我们都清楚,舒舒就交给你了。”

    说完,柳药转身,瞬间就冲了出去……他竟然施展出了身法?!

    这一刻,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显然,这个小刁蛮怕是很能惹事,连柳药都很怕她。

    “哼,凌风是么?”

    柳舒舒转过身来,叉腰恶狠狠地道:“我记住你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糊弄我爷爷的,但是,我明确的告诉你,这里不欢迎你。”

    “立刻、马上,嗖嗖的给我走。”

    “哦”

    凌风撇了撇嘴,直接向着那一房间走出,完全把小萝莉当成了空气,这可怕柳舒舒气的不轻,她嘴角都抽搐了一下,一个闪身,就冲到了凌风的前方,堵在房门前。

    “不要逼姑奶奶发飙!”

    “哦”凌风淡淡地望了一眼柳舒舒,闪电出手,抓住了小刁蛮的血兔绒衣,将她给拎了起来,而后,直接扔了出去。

    又扔了!

    “啊!”

    小楼内,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柳舒舒气疯了,那个少年太霸道了,竟然在自己的小楼中,对她下手,可是,偏偏自己连武皇之力都被禁锢了,连反抗都做不到。

    这是莫大的羞辱!

    她恼羞成怒,对着凌风大吼道:“凌风,你给我等着,得罪本姑娘,你完蛋了。”

    “砰!”

    然而,回答她的则是森冷的关门声,对于小刁蛮的威胁,他只是撇撇嘴,虽然玄空宗年轻一代弟子实力都不弱,但真正能和他匹敌都不多,至于武圣么,难道打得过武尊?!

    当然,柳舒舒太过刁蛮了,如果不在这个时候,挫挫她的锐气,一旦进入了蛮兽秘境,将会酿出不可估量的后果,所以,凌风丝毫不心慈手软。

    对付这种小刁蛮,只有两个人——镇压!

    房间内。

    凌风盘坐在一个蒲团上,双目微闭,吞下了一些药草,浑身毛孔舒展而开,开始吸纳天地玄气疗伤……这半年来,他遭受了数次重伤,虽然依靠着丹药、药草愈合了,但是,体内依旧留下了一些隐伤。

    而今,终于松懈了下来,他一边吸收天地玄气,让自己的力量逐渐恢复到巅峰,一边催动火如冰来洗礼血肉、骨骼,让那些隐伤也愈合。

    “气死了,气死了!”

    在小楼第二层,柳舒舒靠在一个藤椅上,晃荡着两条如羊脂玉般的双腿,气呼呼叫道:“我柳舒舒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哼,想住在我的古楼,凌风你真的要完蛋了!”忽然,柳舒舒目光一转,顿时间,流露出冷冷的笑声……

    翌日。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乍现的时候,凌风也徐徐地睁开了眼睛。

    此刻,他脸上呈现出了一抹喜色,他体内的隐伤已经完全愈合了,四道焚焰燃烧出更加璀璨的光芒,已经到了四级武皇的巅峰,他甚至已经感觉到了突破的契机,触摸到了那个门槛。

    冰原山脉固然恐怖,那在那种威压下,无论是对体魄,还是焚焰都有莫大的好处,而最大的收获就是炼化的火如冰。

    “或许,在进入蛮兽秘境之前,我可能会突破到六级武皇。”

    凌风暗自思讨道。

    “恩?”忽然,他眉毛一挑,嘴角就掀起了一抹冷笑,看样子那小刁蛮依旧不死心啊。

    “凌风出来!”

    在小楼外,一位大龄少年,正冷厉地望着小楼,而在他身旁则正俏生生地站着小刁蛮柳舒舒。

    “找我什么事情?”凌风施施然地走出。

    “据说你欺负了舒舒,还霸占了小楼?”那大龄少年目光都快喷火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少年,连宗主的宝贝孙女也敢欺负。

    “哦,是小刁蛮告诉你的吗?”凌风淡淡的撇嘴,望了一眼柳舒舒。

    “凌风,你现在麻溜的、咻咻地给我跑路,否则,本姑娘不客气了。”柳舒舒哼了一声,扬起了脑袋,对着凌风威胁道。

    “哦”凌风还是那一副气死人的腔调。

    “慕容大哥,你看就是他,昨天晚上还把我扔出来了。”柳舒舒气得牙痒痒,而后,可怜巴巴地对着慕容皓然说道。

    “嘎?”凌风下巴差点掉下来。

    这个小刁蛮明显就是个小坑货,她故意在扭曲事实的真相。

    “凌风,你太过分了!”

    慕容皓然大怒,虽然他也听说了,凌风是跟着宗主大人进来的,可是,这也不是他嚣张的理由,竟然还把柳舒舒从小楼中赶出来,完全就是喧宾夺主,让他怒火中烧。

    “说完了吗?”凌风懒洋洋的道。

    “找死!”

    慕容皓然冷喝了一声,他一个箭步冲过来,身上的七道武皇之力,俯冲而出,形成了刚猛的一拳,向着凌风砸了过去。

    他是不可能任由凌风这么嚣张下去的。

    烈风拳!

    这也是玄空宗极其厉害的一门皇级武技,而此刻在盛怒之下,慕容皓然毫不犹豫地施展了出来,而在这么近距离杀出,就是凌风也躲闪不及的。

    “呵呵。”

    面对这一击,凌风只是抬起了手,淡然地向前迎去,体魄灵光直接乍现,如洪荒猛兽一般,狠狠地迎击了上去。

    “咚”的一声。

    气流激荡,武皇之力形成了刀锋,将四周的地面都掀起了一块一块,而当那光芒落下的时候,慕容皓然手臂剧颤,痛得嘴角抽搐,整个人都踉跄地向后退了数大步,脸色也呈现出了一抹病态的苍白。

    而凌风则是傲然而立,他发丝微微扬起,目光中带着戏谑般的笑容,连动都不曾动一下。

    开玩笑,七级武皇的确很厉害了,但是,想和他对拳?

    要知道,连八级武皇都被对死了,就九级武皇都无比忌惮,这是血肉之力的强大,除非是找死,否则,谁会和体修对拳?

    哪怕是施展出了武技也是不行的,凌风已经接近白银宝体了,血肉就堪比七级武皇巅峰,毕竟,他是与众不同的白银宝体啊。

    慕容皓然完全不够看啊。

    下一刻,凌风一个爆闪,迅疾地冲到了慕容皓然的眼前,他直接抓住了后者的衣领,将其拎了起来,在后者惊骇的目光中,猛地掷出。

    那慕容皓然脸色大变,他虽然催动了武皇之力,却丝毫撼不动凌风的手臂,这让他双目骇然,简直无法置信。

    “嗖”的一声。

    那慕容皓然,如同被剪断了翅膀的鸟儿,歪歪扭扭地飞出了很远,而后一头栽倒了下去,他两眼一翻,被那股沉重的巨力,直接击昏了过去。

    “嘎?”

    小刁蛮柳舒舒瞬间傻眼了,她知道爷爷柳药给她请来的这位“贴身高手”实力绝对不弱,所以,她才搬来了慕容浩然这个天才,可是,这一幕却是把她的下巴都惊掉了。

    仅仅一拳,慕容皓然就被击败,最关键的是,她都不明白慕容皓然是怎么落败的,因为她在凌风身上,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武皇之力的波动,这怎么可能啊?!

    紧跟着,那慕容皓然就被扔了出去,而且方式一毛一样,干练、直接,要知道,那可是七级武皇啊,竟然就这样被扔了出去?

    显然,她是不会怀疑慕容皓然的战斗力,不是后者的实力太弱,而是,眼前的这个少年太霸道,太深不可测了。

    这也让她流露出了骇然之色,后者也不过和她差不多的年纪,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战斗力?

    一拳秒杀七级武皇!

    “下次,找个实力强劲一点的。”凌风斜睨了一眼柳舒舒,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转身又走进了小楼中。

    ……

    柳舒舒满脸黑线,下巴都气歪了,这是赤果果的蔑视,丝毫没有把她当成一回事,让她牙齿都磨碎了。

    “凌风,你不要嚣张,本姑娘和你铆上了。”柳舒舒咬牙切齿的道,她双目闪烁着,如同精灵的宝石,正在盘算着,怎么对付凌风。

    “哦,对了。”忽然,凌风又走了出来,他声音平静的道:“昨天你爷爷说,今天要你炼化圣火残种,我差了给忘了。”说完,他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柳舒舒的衣领,将后者给拎了起来,向着小楼中走去。

    “呃啊!”柳舒舒鼻孔都开始冒烟了,她今天穿着罗裙,可是被这么一拎起来,整个脑袋都缩在了罗裙里面,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袋鼠一般,滑稽又搞笑。

    “凌风,本姑娘和你拼了!”柳舒舒肺都气炸了,张牙舞爪地向着凌风抓来,身上的两道武皇之力,也化成了银枪,射杀而来。

    “喀擦”“喀擦”两声,凌风直接出手,一巴掌全部拍碎,而后,他体魄灵光冲了出来,将小刁蛮柳舒舒禁锢了起来,让她动弹不得。

    “小刁蛮,少跟我来这一套。”

    凌风眼神一冷,喝道:“今天你要是不能炼化圣火残种的话,我会让你知道屁屁为什么能开花。”

    “你……你说什么?!”

    柳舒舒又羞又惊,这个少年简直就是一个恶魔,她知道以凌风的性格,绝对干的出来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