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c_t;    火焰炙热,熊熊燃烧,那一丹炉瞬间就滚烫起来。( 广告)访问: 。

    凌风神‘色’不慌不‘乱’,将金铃‘花’、九叶草‘揉’碎了,待得丹炉炙热起来,才放入了丹炉中。

    他小脸严肃,手掌上真气浮动,形成了一尺长,其中一道控制着火焰,而另一道则是探入了丹炉中,将那两种草‘药’碎末都包裹了起来。

    这是他从云梦炼丹心得上看来的,这种方式对于真气的控制要求极高,一不小心就会前功尽弃,但是凌风有这个自信。

    “噗嗤。”

    然而,仅仅片刻时间,那两种‘药’草碎末就散了开来,四周焦糊,中间却是枯黄‘色’的,显然他是失败了。

    他对于真气的掌控仅限于武者,而炼丹师要求却是无比‘精’细。

    这是两种不同的掌控,也是中级炼丹师需要学习的。

    “呼”

    凌风呼出一口气,拭去脸上的汗水,‘揉’了‘揉’那被炙热的发烫的手肘,嘴角也是苦涩了起来。

    “再来!”

    略微思考了片刻,凌风又重新开始了,炼丹师无比枯燥,繁琐的重复着一件事情,需要强大的毅力与耐心。

    这一点凌风倒是很符合,他不急不躁,失败了就思考,然后重新开始。

    毫无疑问,这一次的确要进步了许多,那草‘药’碎末滴落下了‘药’液,呈深青‘色’,带有淡淡的草‘药’香。

    可是,那‘药’液落入炙热的丹炉中,却有瞬间焦糊,都被蒸干了。

    “太难了!”

    凌风皱眉,他不止要压制着火焰,还要分心去控制草‘药’的提炼,可以说极其艰难,他甚至怀疑炼丹师,是不是一个个都是‘精’神分裂。

    当然,叫苦归叫苦,凌风依旧是认认真真地提炼,不断地‘摸’索,尝试着控制力。

    直至傍晚时分,他小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微笑,感觉已经‘摸’到了‘门’槛了,不过想要真正达到彻底掌握,也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或许明天就能掌握了!”

    他轻笑一声,收拾一下就回去了。

    次日,他早早地就来到了炼丹房,将自己埋在了其中。

    “嗤嗤”

    在经历了十几次的失败之后,凌风终于成功了,火焰被压制,一滴滴青‘色’‘药’液滴落在丹炉中,徐徐滚动,青翠‘欲’滴。( 广告)

    这让得凌风欣喜不已reads;。

    而后,他又将那根青‘色’独角磨碎,扔进了丹炉中,继续提炼与那‘药’液相融。

    “噗嗤”

    他又失败了!

    “继续!”

    凌风不急不缓的喊道……

    时间匆匆就是四天,这四天中,凌风光是提炼那根青‘色’独角就不下于百次,何况是两种‘药’草了。

    而在一次次失败之后,凌风又一次成功了,对于那独角提炼,也是得心应手起来。

    “最后一种!”

    凌风眼神发光,将金目血也倒入了丹炉中,顿时间,‘药’液翻滚,蒸腾出一阵阵白烟,所有的‘药’液都在快速干涸,凌风一时震惊,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烧得赤红的丹炉了。

    金目血,来自于金目兽瞳孔里的血,很容易沸腾,一个控制不好,那就会消失殆尽,需要真气包裹,与其他‘药’液融合,一时间凌风倒是忽略了。

    “我就不行了!”

    凌风哼了一声,又一次的开始了,就像是和丹‘药’厮杀血拼一样,顶着一个布满血丝的眼睛,炼制了起来。

    一日,两日,三日……

    时间已经被凌风遗忘了,他现在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炼丹中,掌控的愈加轻松,一道道真气浮现,将那金目血包裹,提炼与融合。

    “成功了!”

    蓦地,凌风惊呼一声,一滴晶莹的血,自真气中滴落了下来,连一点血腥味都没有,只有清香在飘散。

    “融合!”

    片刻后,他将四种‘药’液都融合到了一起,逐步融合,让他们均匀的融合。

    “嘭”

    突兀地,那四种‘药’液爆炸了,飞溅出来,将凌风都染成了‘花’脸,还要那爆炸的威力不强,不然他就毁容了。

    “炸丹了!”

    ……

    距离凌风开始炼制凝真丹,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

    这半个月中,云梦时而会过来指点一下,其余时间则是跟随着凌清一起修炼起来。

    虽然炼丹师对于真气要求不高,但是她境界还是太低了,不提升起来的话,只怕永远要停留在炼丹灵师的‘门’槛了。

    而那内‘门’老师也是很尽心,让得凌清进步很大,不仅晋级五级武徒,而且连武技都已经开始修炼了。

    而也就在这一日,那炼丹房骤然间爆炸了,沉闷地声音,响彻了整个炼丹‘门’。

    “凌风那个‘混’蛋,要将炼丹房给拆了吗?”

    云梦龇牙,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就连凌清也是紧张不已,担心凌风会出事。

    可是,等她们到的时候,却发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正满脸诧然,望着那丹炉,那神情又像是惊喜,又像是苦笑。

    而在他面前,火焰熄灭了,上面一个黑乎乎的丹炉,正摇摇晃晃,随时都会掉下来。

    “又炸丹了?”

    云梦松了一口气,她虽然嘴上嚷嚷着,但是对于这个徒弟,她还是很担心的。

    如今,见到凌风无恙,她倒是放心了下来。

    只是,那丹炉都被炸黑了,这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一般的中级丹‘药’,就算是炸丹,也没有这样的威力吧?

    “嘿嘿”

    凌风咧嘴轻笑,‘露’出了一嘴的白牙,那般形象又狼狈又搞笑。

    “徒弟,你炸傻了吗?”

    望着凌风那般模样,云梦都被他打败了,而凌清则是低声安慰了几句。

    等到两‘女’都离去之后,凌风嘴角微微翘起,那紧握着的双手,也是缓缓地松了开来。

    一股淡淡的清香气息,飘散了出来。

    在凌风的手中,正有一枚丹‘药’,圆滚滚地,通体呈青‘色’,就像是碧‘玉’般的宝石,格外晶亮。

    的确,炼丹房发生了爆炸,但是凌风却是成功了!

    他炼制出了凝真丹!

    那爆炸不是炸丹,而是他太‘激’动、太惊喜了,一不小心八道真气暴走,生猛的一震,才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第一枚凝真丹!”

    凌风狂喜,他满脸黑漆漆的,可是却龇牙而笑。

    半个月的时间,他终于晋级到了中级炼丹师的‘门’槛了,这种进步之快,也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么接下来,他就要炼制各种中级丹‘药’,进而提升成功率,成为真正的中级炼丹师。

    “哈哈,今晚我就能晋级九级武徒,冲击武徒的至境了!”

    凌风仰天狂笑。

    “这丫的又疯了!”

    云梦撇了撇嘴,炸了个丹,竟然还这么欢喜,她都怀疑凌风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了。

    “唉!”

    就连凌清都是无语的摇了摇头,她也是无奈啊,自从凌风大病初愈,就越来越“活宝”了。

    夕阳西坠,凌风收拾了一下,连脸都没清洗,就去和云梦请假了reads;。

    “什么?”

    云梦俏颜一沉,现在凌风正处于炼丹的关键时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估计也就是这几日,就能将第一枚凝真丹炼制出来。

    可这个家伙,竟然请假了,简直不可忍啊!

    要知道,炼丹也是要凭借感觉的,感觉来了,说不定刹那就成了,半途停下来的话,等那种感觉消失了,再想找回来,却需要很长的时间。

    “给我一个理由。”她气呼呼的道。

    “我肚子疼。”凌风龇牙道。

    “啪”

    一把藤椅扔了过来,云梦俏颜都气青了,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吧?

    就算请假能不能想个好一点的理由?!

    “咳咳,其实我马上就要突破五级武徒了,需要闭关几天。”

    凌风一个躲闪,旋即扯了一个谎。

    而这一句话落下,无论是凌清,还是云梦都呆住了。

    她们眉‘毛’直跳,下巴张合,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凌风要突破五级武徒,这怎么可能?!

    云梦还好点,毕竟她知道凌风的确是一名武徒,可是凌清却是惊得合不拢嘴,凌风经脉爆碎了,她是知道的,可如今又是怎么回事?

    “小风,你经脉愈合了?”

    凌清双目瞪大,有点难以置信。

    “恩。”

    凌风挠了挠鼻尖,道:“咳,那天我登上凌武山的时候,虽然被压制的很厉害,可是莫名其妙的有股力量,令我的经脉一点点愈合了。”

    “然后,我就可以修炼,直到今天我已经是四级武徒了。”

    说完,凌风手掌一滩,四道真气就冲了出来,给了云梦、凌清一个更强的震撼。

    “太好了!”凌清狂喜的大叫,清泪直流,她信以为真了。

    而云梦则完全就不信凌风的鬼话,凌武山上压制能将他经脉治愈?

    骗鬼呢?!

    显而易见,这个家伙在扯谎,而且毫不脸红,无耻!

    不过,她相信凌风要突破五级武徒有可能是真的,真气对于炼丹也有着极大的作用,因此云梦点了点头,算是勉强同意了。

    夜月高悬,凌风盘坐在茅草屋外,将那枚凝真丹取了出来,小脸上也是流‘露’出期待的神‘色’。

    旋即,他一仰头,将那枚丹‘药’扔进了口中,那凝真丹入口即化,形成了‘精’纯的‘药’液,向着凌风四肢百骸涌了过去。

    与此同时,凌风运转虚空道,顿时间四周的天地玄气,都向他体内灌入了进来reads;。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