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三百三十九章 极寒冰魄

    竹床上。

    凌风将凌清抱了起来,脸色无比难看,他感觉到事情很棘手,明显的这一次寒冰魄的爆发比上一次强烈了很多,因为那寒气已经上升到了鼻翼下,如果等到它上升到额头的时候,那就没救了。

    这让他心中很沉。

    “寒冰魄不是被压制了么,至少这几年不会爆发才对啊?”凌风走下床,双手搭在凌清的手腕上,身上的焚焰飞了出去,徐徐地向着凌清体内探去。

    “啊,疼……”凌清闷哼,秀气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她现在已经是半昏迷的状态了,不过,身体依旧能感觉到那焚烧血肉的气息,这与寒冰魄是相悖的,自然更难受。

    “姐姐乖,马上就好了。”凌风心中一疼。

    他咬紧牙关,焚焰瞬间就冲了进去,在凌清的血肉、骨骼之间,他感觉到了很冰冷的寒气,它们已经形成了冰霜,当焚焰冲过去的时候,才令得冰霜融开。

    可是,当焚焰出现在凌清丹田的时候,也猛地巨震,一下子就熄灭了。

    “恩?”

    凌风手一松,被那股寒气震荡了一下,这让他脸色很难看,最关键的是,都不明白凌清丹田是怎么一回事。

    “再来。”

    凌风沉闷地喝道,他感觉凌清体内有古怪,特别是丹田,寒冰魄就是再可怕,也不可能把九道阴阳灵气给吞噬了吧?

    更何况是焚焰了。

    不过,他也知道凌清现在的情况,是无法承受焚焰的,所以,这一次他动用了精神念力,沿着凌清的血脉,向着丹田冲去。

    “噗嗤”一声。

    然而,就在精神念力进入丹田的一刻,却瞬间就溃散了开来,这让凌风一惊,他“看”到了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寒冰刺骨,将九道阴阳灵气都笼罩了起来,那可怕的程度,可以把精神念力粉碎。

    “不对,寒冰魄绝对没有这样的威力。”凌风眉头紧蹙。

    一时间,他也有些迷茫,按理来说,凌清体内不该有这么可怕的寒气,不然又怎么可能被融血丹给压制住呢?

    对于凌清体内的寒冰魄为何提前爆发了,他也隐约的知道了,这一年来,凌清一直守护着他,心力交瘁,荒废了修炼,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

    可现在不是追究问题的时候,而是如何解决?

    “先试一试极血丹吧。”

    凌风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发红了,他知道姐姐的时间不多了,这样寒气的侵蚀下,她要不了多久就会死掉的。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凌风快速地取出了一枚极血丹,塞入了凌清的口中,在那药力缓缓的融开,凌清身躯明显的要温热了很多,可就在凌风松一口气的时候,凌清又闷哼了一声,张口就吐出了一口气寒气,将凌风的眉毛都镀上了一层冰霜。

    而后,她身躯又快速地寒凉下去。

    “连极血丹都束手无策?”

    凌风心头更沉了,这证明凌清的寒冰魄更加严重了。

    “圣药!”

    凌风也不敢耽搁,他直接取出了圣药,将之揉碎了,放入凌清的口中,随着药液化开,凌风的寒气被逼退了一些,可是没过多久,又快速地变了回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刻,凌风脸色如死灰一样,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就算圣药不能治愈寒冰魄,但至少可以压制一段时间,可偏偏就不行。

    “圣酒!”

    随后,凌风又取出了圣酒,灌入了凌清的嘴里,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圣酒的确对寒冰魄有效,里面沸腾如岩浆一般,是以灼热圣药炼化而成,自然与众不同。

    可是,当凌风精神念力冲进去的时候,却发现那圣药也只是压制着,在凌清的丹田中,两股力量正在对峙,那白茫茫的寒冰雾气,正在逐步地吞噬圣酒。

    这个过程并不是很快,但以肉眼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只怕就是圣酒也坚持不了多久。

    最关键的是,凌清现在也只是武灵而已,圣酒太过霸道的,一小口都能武皇血肉崩开,生死折腾,完全就不是凌清可以承受的。

    “呃啊,好疼……”

    凌清闷哼,丹田鼓了起来,如同塞了一个巨大的馒头,她额头上出现了密集的血线,整个人似筛糠一样颤抖着。

    而血肉正在一点一点龟裂而开,里面的寒气虽然被逼入了丹田,可圣酒还是将其撕裂了。

    “姐姐!”

    凌风双目里面都爆出了血线,他紧握着双手,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他一时间手足无措,第一次感觉到心慌。

    哪怕是自己废了,活不过一年,他也没有这样过,因为凌清对他太重要了啊。

    “怎么办?”

    凌风紧紧握着拳头,从内心有种无力感,他深感自己的渺小,如果是武圣、武尊的话,或许会可能把那寒气逼出来,但是他现在却不敢冒险的。

    “对了,紫风!”

    忽然,凌风双目一亮,一下子想到了武尊,后者有着一年的恢复,想来应该有了苏醒的可能,只要他全力的催动,付出大代价,是可以做到的。

    那一战,对于紫风的消耗是毋庸置疑的,那四次出手掏空了紫风的所有力量,而武尊的恢复也不可能那么快,更重要的是,他在噬灵珠中,正在被一点一点地蚕食。

    “姐姐,你忍一忍,我这就想办法。”

    凌风放开凌清,他嘴角掀起了一抹狠厉的光芒。

    下一刻,他焚焰、体魄灵光以及吞噬魂刃都飞了出去,直接向着拇指上的噬灵珠中冲去,爆发出了可怕的波动。

    噬灵珠很非凡的,虽然被他炼化了,但是和当初的一重石一样,会直接抽空他的力量,不止如此,对他自身也会有反噬的。

    “嗡,轰……”

    一瞬间,噬灵珠发出了血色的光,所有的力量都冲进去的,焚焰也正在被蚕食,就连体魄灵光、精神念力都不例外,当然,有一部分也是被紫风吸收的。

    这般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

    饶是凌风体魄惊人,精神念力与焚焰都很强大,但是也经受不住这种无底洞一般的吞噬,他已经摇摇欲坠了,只能将灵源、宗师级药草都塞入了口中,以此来对抗这种消耗。

    焚焰源源不绝……

    两个时辰后,凌风精神恍惚,头晕眼花,面色煞白,他已经被抽空了,可依旧感觉到,那噬灵珠还在吞噬,它完全就是一个无底洞。

    当初,凌风也是拼尽全力,耗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才让噬灵珠炼化的,那消耗岂止是恐怖那么简单,可现在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啊。

    可要让他放弃也不可能的,现在也只有问问武尊紫风,看看有没有办法,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丝丝……”

    到了后面,他体内的气血都在流逝,整个人的血肉、骨骼都在松动与龟裂,要知道,他可是涅盘过的,本身就很强大,可依旧是如此,足见噬灵珠有多么可怕了。

    也难怪连武尊都倒霉。

    “嗡!”

    可是,就在凌清悲戚,就要被噬灵珠切断的时候,他体内的焚脉去轰然运转,虚空道、体魄脉络以可怕的势头疯狂的咆哮了。

    一时间,四周的天地玄气汩汩而来,都没入了他的体内,甚至都来不及转化,就进入了噬灵珠里面。

    “是凌风么?”

    许久之后,那噬灵珠里面才传出了一声闷哼,紫风终于苏醒了过来,不过他太虚弱了,从噬灵珠口中夺来的天地玄气不多,这也导致他无法“走”出来。

    “紫风前辈,是你吗?”凌风一喜,忍不住问道。

    “是我,灵武学院的危难终于度过了吗?”紫风虚脱的道,他现在连一道虚身都无法分离出来,不过,他也能感觉出凌风的变化,似乎比以前更强了。

    这也让他欣喜,也只有凌风越强,他才越有希望走出来的。

    “多谢紫风前辈了。”因着那一战,凌风对于紫风很尊敬了。

    “小子,你找我什么事情?”

    “紫风前辈,我姐姐寒冰魄爆发,我想知道如何解救?”凌风急促的问道,无比期待,像是抓住了最后的稻草。

    “寒冰魄?”

    紫风一蹙眉,努力的回忆了一下,道:“你先说说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

    凌风心念一动,直接将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紫风,而后者也随之沉默了下来,好片刻,他才悠悠的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很麻烦了,这绝不是寒冰魄那么简单。”

    “那是什么?”凌风一怔,神色顿时一暗。

    显然,凌清的问题,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但无论多么艰难,他都要救治凌清。

    “丹田寒气逼人,寒冰魄不是这样的。”

    紫风蹙眉,道:“这种情况我也只是有个模糊的印象,很可能是极寒冰魄!”

    “什么?!”

    凌风一懵,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双目更是赤红如血,对于极寒冰魄他也知道,那绝对不是寒冰魄可以相比的。

    简单的来说,寒冰魄就如一滴水,而极寒冰魄就是一条河流,那寒气的恐怖程度,足以把一个武圣生生吞噬掉。

    而这样的寒气,竟然在凌清体内出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