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不灭金身诀

    峡谷流光。

    一道道如流水般的脉络闪亮起来,无比璀璨,将夜色都驱散了开来,把凌风那狰狞、扭曲的小脸清晰彻底地呈现而出。

    “呃啊!”

    凌风闷哼了一声,血脉都在沸腾,一条条粗大如虬枝一般的经脉,向着体内延伸了进去,让他身躯都在哆嗦个不停,感觉就像是血肉被撕裂了一般,痛不欲生。

    先是手臂、胸口,而后,那流水般的光芒,就在他胸口炸开,涌向了四肢百骸,而原先已经失去的体魄之力,也正以迅猛地势头,重现绽放开来。

    “砰……”

    突兀地,凌风血肉震颤了起来,如巨锤砸在身上,身躯都被狠狠地甩起来,但是,那只手却被牢牢地吸附在山壁之上,直到所有的流光光芒都涌入了他的体内,那只手才脱落下来,整个人都摔飞了出去。

    此刻,他体内每一条经脉都闪耀起来,透明无比,汩汩涌动,令凌风不断地扭曲,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而那体魄之力,也从无到有,逐渐的达到了巅峰。

    “轰!”

    最后,凌风一头扎进了乱石堆里面,强大的体魄毫发无伤,却将乱石都轰出了一个窟窿,他也被埋了起来。

    “小风。”

    “凌风”

    众人都大惊失色,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透明脉络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冲进凌风的体内?

    最关键的是,以凌风阴阳宝体都抵挡不住,这才是最可怕的。

    “我没事!”

    一声虚弱不堪的声音,从乱石中间传了出来,随后,乱石簌簌落下,一个人从里面爬了出来,他满身的血肉都撕裂而开,血水缓慢地流出,看上去就像是蚯蚓一样,惨不忍睹。

    “凌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紫风、傲娇鸟纷纷问道。

    “这就是你说的至宝啊!”凌风咧嘴一笑。

    虽然,那透明的脉络比太一真水炼体都要痛苦许多,但是,他还是可以承受下来的,也正因为血肉被撕裂,他体内形成了与众不同的脉络。

    那不属于丹田、精神念师,而是属于炼体武者!

    体修也是有经脉的,它贯通了每一寸血肉,和骨头都拼接在一起,可以吸收天地玄气来淬炼体魄,也可以吸收地源、太一真水,形成体修经脉。

    当然,他的收获可不止这些,他还发现这透明脉络中,还有一种武技,那可是独属于体修的功法啊。

    不灭金身诀!

    在凌风的胸口,有一个璀璨的光点,它薄如蝉翼,只有指甲那么大,可是,当它徐徐展开的时候,凌风却感觉到了古朴、沧桑的气韵。

    那是一本古卷!

    上面正记载着不灭金身诀,是一种很可怕的功法,可以让炼体武者的体魄,练成金身,达到巅峰的时候,就连圣兵都休想砍出一道印迹的。

    “炼体武者也有武技?”

    听着凌风的解释,众人都傻眼了,下巴“喀吧”一声掉下来,好长时间都不能说话,就那么双目愣愣地看着凌风。

    可以说,炼体武者本来就很可怕了,体魄可以硬撼刀兵,让很多武者都很忌惮,而当一个体修掌控武技的时候,那完全就是横扫啊。

    “妖孽,绝对地妖孽!”紫风咋舌道。

    “鸟都害怕了。”傲娇鸟直龇鸟喙,不灭金身诀,光是听这个名字,就让它发寒,如果真的达到这个地步,也就没年轻一代什么事情了。

    “难怪之前感觉不到,也只有体修才可以得到的。”凌清点头道,小脸很雀跃,她知道这对叶晓风的意义太大了,不是祸,反而是惊喜。

    “你们也不要那么惊讶。”

    凌风站起身来,吞下了几枚丹药,盘坐在地上疗伤,一面苦笑道:“不灭金身诀只是一种武技,只有在施展的时候,才会很可怕的。”

    “当然,想要练成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任道而重远啊。”

    他闭上了眼睛,心中既有狂喜,也很苦恼。

    不灭金身诀一共有九重天,一重更比一重强大,就是最差的第一重天,都可以暴杀武皇的,而如果达到九重金身的话,绝对不逊色于武神的。

    但问题是,它修炼起来更麻烦,需要各种药草熬炼,在一些险地磨砺,不把自己熬炼到极限都是做不到的。

    比如,凌风现在已经是灵体极境了,也只有这样才能触动不灭金身而已,但这只是一个起点,路还很远呢。

    得到是一回事,如何修炼也是一个大问题。

    但是,现在凌风也没有时间去纠结那么多,这里的波动这么大,又是在夜间,其他武者也肯定会发现,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要找个隐蔽之地,好好研究一下不灭金身诀。

    不久后,众人就离开了峡谷,而后,十几道身影冲了过来,可惜他们也只见到了满地的乱石……

    “要不要这么夸张?”

    在一处山坳之中,凌风盘坐在地上,身上的宝体光芒,沿着那透明脉络快速涌动,进入了那薄如蝉翼的小页之中,令它徐徐地闪烁起来,上面有一行行小字呈现而出,非常古朴,如鲜血书写而成的。

    凌风匆匆扫了一眼,就惊得目瞪口呆,不灭金身的起点太高了,宝体极境要达到十五万斤才有资格,可以说,就是一般的灵体武者,能够练成一两重就不错了。

    不是从宝体极境十五万斤,晋级灵体的,都不会修炼到很高的境地,而到后面会更加的恐怖。

    如果是以前的话,凌风也要没辙了,阴阳宝体的极限就是十一万斤,可是现在有着透明脉络的出现,他感觉阴阳宝体的极限又提升了许多,或许真能达到十五万斤。

    除此之外,那炼体的药草,也让他直皱眉,光是第一重金身就需要宗师级药草,上百株之多,而且,还要用大锅煮沸,将自己“烹煮”,让药草渗透到血肉之中,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这让得凌风嘴角都哆嗦了几下,估计傲娇鸟、紫风都会笑傻了吧?

    不过,想想金身的可怕,凌风也只能咬牙忍了,希望不会是哪位前辈和他开玩笑才好。

    “宝体极限才勉强可以修炼,而只有晋级青铜灵体,才可以发挥出第一重金身的威力,难啊。”

    不久后,凌风站起身来,苦笑地摇了摇头。

    不过,唯一安慰的就是,他体魄更加凝实,阴阳宝光渗透到了每一寸血肉之中,随着那脉络不断地游走,再也不会出现在肌肤上,让人轻易发现了。

    而那脉络的出现,也让他可以像武者一样修炼,不需要借助阴阳脉来强行地淬炼了,随着它吸收的天地玄气逐渐增多,凌风的体魄也在缓慢地递增着。

    这也是现在最大的收获了。

    “凌风,你怎么样了?”独孤雨月问道。

    “有点麻烦,但现在也不需要想那么多。”凌风笑了笑,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明天四强战就要开始了,最强两人的名单,也是时候了吧?”

    凌风望向了火城的方向,嘴角流露出冷蔑的笑容,药宗既然这么输不起,那就让他们输到哭。

    “陈小胖,你走一趟,带上师姐、姐姐、青鹏鸟也跟你们一起回去。”

    凌风声音冰冷。

    “小风,你……”凌清欲言又止,她知道接下来的战斗,只怕不会那么简单了,凌风既然决定大开杀戒,绝对不会那么轻松的,她有点担心。

    “放心,现在能伤到我的年轻一代,还没有出生呢。”凌风自信的道。

    “何况,一旦白云天死了,药宗绝不会善罢甘休,我不想你们有危险。”凌风温柔地一笑,轻拥了一下凌清,让小妮子脸色有点发红。

    不知道为什么,她和凌风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忽略了年龄的界限,感觉自己才是小女孩。

    “紫皇老大,你要小心。”

    陈笑风感动的道,他知道紫皇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但有些感激是存在心里的。

    “徐隐,必入二强!”

    凌风双目洋溢着战意,后者的强大,也引起了他的兴趣,无论是遇到谁,徐隐都不会败,而他也是如此,相信炎榜也绝对会这么干的,这么多年都是这样。

    最精彩的自然是要留到最后!

    “至于,姐姐、师姐的安危,相信你会安排好的。”凌风若有深意地望了一眼陈笑风。

    “放心,除非是我死,否则绝对不会让她们受到伤害。”陈笑风拍着胸脯道。

    “恩,那你们现在就出发吧。”

    “小风,你千万要小心。”

    凌清、独孤雨月最后望了一眼凌风,而后转身离去,她们知道,这一战以她们的实力,只会是拖累,既然如此,不如让凌风去尽情地战斗,无所顾忌。

    “傲娇鸟、紫风你们准备好了吗?”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落下来的时候,凌风眼眸猝然一亮,杀意惊人,他喝道:“既然白云天想玩,那么我们就给他玩一场大血杀!”

    “据说药宗弟子都是富得流油啊。”傲娇鸟眼睛一亮,它等这一句话已经很久了,本身就是肆无忌惮的货。

    “本尊的刀,早已饥渴难耐了!”紫风也冷笑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