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百三十八章 重操旧业

    炎荒古路,昼夜不分!

    金色的光芒,将几座山脉都点亮了,夜晚时分,山林中人影绰绰,一道道身影都在向着金光的尽头赶去。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想要真正地走出炎荒古路,需要不断的战斗、打败一个个对手,在炎榜上列入十六强,才有那种资格,否则,也只能在道台下,当一个观众了。

    金光把夜色拉的很长,而人们则是成了孤寂的影子。

    “嗖”

    忽然间,三道身影从一片山林中暴掠了过去,他们速度还是非常快的,而在他们身后,则是传来了低吼之声,一头黄金猿,双目如杏,一脸的戾气,急速地冲杀了过来,它双拳垂着胸口,将地面都震得“咚咚”直颤。

    可惜,那三个家伙逃的非常快,眨眼间就将黄金猿甩开了,没入了一方山川中,消失的没影了。

    “吼!”

    那黄金猿捶胸顿足,猛地挥拳,将四周的几株老树都打断了,枝桠从天空中凋零下来,吓得一些妖兽四散惊走,随后就被那暴戾的黄金光给撕成了粉碎。

    “呼”

    在远处一座小山峰上,那三道身影停了下来,他们松了一口气,面庞上闪过了一丝狂喜之色,他们可是猿口夺食啊,竟然弄来了不少地源,这对于他们突破,有极大的帮助。

    “七级灵兽,还真是不好惹,可惜我们也只是带出来一部分。”那为首的一个黑衣青年咧嘴一笑,却又有点遗憾。

    “下次,非要让龙家兜着屁追杀它不可。”一位大龄少年龇牙咧嘴,他的臀部上被拍了一下子,差点散架了。

    “呼哧呼哧……”

    忽然间,在这座小山上,一股狂风掀了起来,四周的老树剧烈摇晃,地面上山石滚动,尘土化成了漩涡状,一点一点地盘旋而上,远远看去就像是浓烟一般,很快就将这片地方淹没了。

    “这是什么鬼山?平地起狂风吗?”

    那大龄少年皱了一下眉头,之前还是很平静的模样,忽然之间就出现了这么一幕,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对,是敌袭!”

    那为首的青年站起身来,拔出了战剑,脸色陡然间变得难看了起来,显然这股狂风是人为造成的,有人竟然跟着他们来了,要下手打杀了。

    下一刻,那狂风肆意,地面上的碎石头都被吹了起来,形成了浩大的风暴,将他们笼罩了进去,无比浓烈,就连金光都照不亮,伸手不见五指。

    “不好,快走!”

    三人大喝一声,就要向着那飓风外冲去,他们身上冲起了七道灵气,都是七级武灵,就是在圣炎秘境都属于不弱的武者了,但是在炎荒古路上,也只是陪衬而已。

    “噌”

    蓦地,一道阴阳光从那飓风中闪亮了起来,它形成了一个棒影,骤然间就撕裂了飓风,一下子打在了那大龄少年的头上,“砰”的一声,带着后者的惨叫声,将他击飞了出去,仰天栽倒,双目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而直至昏死的一刻,他没有看到来人。

    “咚”

    几乎是同一刻,一声闷响就在飓风中响起,夹杂着痛苦的闷哼之声,一位青年倒下了,他口吐鲜血,在昏死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紫金色的鸟影。

    “砰”

    不久后,一个拳头犁开了飓风,势如破竹将那为首青年的七道灵气全部打碎,余威不息,将他打的横飞,整个人都被掀翻了过来,一脑袋磕在了地面上。

    “你们……”

    他猛地爬起来,在那飓风中,隐约看到了两只鸟,以及一个“人形凶兽”,他脑海中灵光一闪,脸色大骇,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妖孽般的组合。

    可旋即,他眼皮就是一沉,直挺挺地倒下了,刚才那一拳是打在他的后脑勺上,让他已经眩晕起来了,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的。

    不过,即便是昏死过去,他也是龇牙咧嘴,无比的懊恼,竟然遇到了传说中的祸害组合——洗劫二人组!

    “金色地源,可惜就是少了点!”

    傲娇鸟动手凌厉,眨眼间就将三人搜刮干净,不过却丝毫没有欣喜的意思,随着阴阳极品地丹的出世,眼界自然也提高了很多,一般的地源很难被它放在眼中。

    “杀!”

    在一处密林中,八位武者正在血战,他们是来自两个势力的武者,彼此并不和睦,而今在炎荒古路上相遇,自然是要动手的。

    “噌”

    一位少女手执一张小弓,在手心中拉开,猛地射杀出去,形成了一道紫光,“噗”的一声,将一位少年肩头射穿,横飞了出去。

    然而,那少女还没来得及惊喜,一柄利刀就劈斩了下来,虽然她提前发现了,却闪躲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将手中的一柄窄剑,抵在了身前。

    “当”的一声。

    她仰天横飞,左肋都被那灵气杀伤了,喷出了一口鲜血,秀气的面庞,也不禁苍白了起来。

    “嗷!”“战”……

    一棵棵树木倒下了,枝桠乱飞,八名武者大战正酣,每个人都竭尽全力,这不止是关乎他们能否在炎荒古路待下去的问题,更关乎了家族的荣耀。

    足足三刻钟,这场大战才结束,两拨人势均力敌,杀到最后都力竭了,躺在地上直喘粗气,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能瞪着眼睛,怒视着对方。

    可忽然间,金光闪了一下,一个少年连闷哼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被打昏了过去,而后,那狂风才掀了起来,将众人都掩盖了下去……

    而即至风沙尽散的时候,八位武者全部昏死了过去,每个人脑门都挨了一棍子,鼓起了血包,连一丝挣扎和反抗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打昏。

    “战斗太磨蹭!”

    在临走的时候,傲娇鸟在一棵老树上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前它躲在枝桠上,都快睡着了,这八人大战太慢了。

    ……

    “嗷,气死我了!”

    不久后,那密林中传出了一声狼嚎般的惨叫声,凄厉的让人头皮发麻,无疑他们看到了傲娇鸟的留言了。

    “洗劫二人组,欺人太甚!”

    “卑鄙、无耻!”

    “竟然躲在暗处,还嫌弃我们战斗的慢!”

    八位少男少女鼻子都气歪了,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家伙,完全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最关键的是,他们被洗劫一空,连兵器都拿走了。

    事实上,不止是他们,在接连三天中,靠近火城的这一条炎荒古路上,洗劫二人组接连“光顾”了十几拨武者,无一例外,所有人都被敲昏过去了,就连八级武灵都不是对手。

    这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消失了几个月的细节二人组重现,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是好事,一时间每个人都人人自危。

    “洗劫二人组,还真是他们!”

    一个个武者都气的咬牙切齿,之前人们还认为,后者已经被打怕了,不敢露头了,可现在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从实力上来看,后者更加强大了,依旧是那般的手段,凌厉的让人反应不过,依旧是那般的无赖、无耻,让人只能仰天无语。

    而那些个本来还想冒充洗劫二人组,趁火打劫的,顿时间就偃旗息鼓了,正牌都已经出来了,神出鬼没,鬼知道哪天就找上他们了?

    还是低调一点好!

    而后,各大家族子弟已经开始向一起聚首了,落单是要挨打的,而这也符合洗劫二人组“择洗”标准,无疑,整条古路因着后者的出现,而变得有点大乱的迹象。

    “哼,洗劫二人组很嚣张吗?”

    “如果他敢对我们冷家下手,我们会让他们有去无回!”

    冷家很冷傲,而今不同于以往了,不止第一高手来了,各大天才都出现了,光是半步武皇就不止一位啊,那洗劫二人组再嚣张对他们,怕是都无比忌惮。

    当然,他们也有这样的资格,冷家是不可招惹的。

    可是,就在第二天,洗劫二人组就给出了强力的回应,冷家聚集在一起的十几个人,全部被撂倒,彻底的打昏,而最惨的就是一个青年,他牙齿都被打脱落了,整个脑袋上围了一圈的血包。

    显然,就是这个家伙出言不逊,招惹了洗劫二人组的。

    “丫的,叫嚣个毛线,即便是冷家天才也照打!”

    这一句话,瞬息间就传遍了古路,令得众人又龇牙、又想笑,冷家嚣张过头了,惹毛了后者,结束就连九级武灵都被打得昏死过去了。

    这也让很多人都倒抽冷气,因为这会触怒冷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的,特别是那句话,简直就是打脸啊,从这一方面,也可以看出洗劫二人组的肆无忌惮,完全不惧冷如霜。

    “洗劫二人组深不可测,最起码也是半步武皇,这条古路怕是也不会平静了。”人们暗自呢喃道。

    “咦,这里有点熟悉。”

    傍晚时分,紫风忽然皱眉,自噬灵珠中浮现,望着远方一座低矮的小山,眼睛闪烁了几下,而后惊呼道:“我们过去,应该就在那小山下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