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逆神空间!

    这一天,注定不同!

    杨主正望着远方,玉颜上闪烁着戾气,就在刚才她感应到逆神令的消失,那神光一闪而灭,其中勾勒出四个血腥的字迹。

    幕后真凶!这

    意味着什么?人

    主正在生死间血拼,而他并未捏爆逆神令,而是将其撕裂,让其彻底消失,这是人主在向他们表示不满,这么长时间竟是还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这不是对手的问题,而是他们的问题。这

    更是在强有力的表明态度!

    他需要答案!那

    来自逆神的答案!他

    更在愤懑!

    当其挥手劈开逆神令时,便意味着他要亲自来查,要将对手湮灭,这要是让其他逆神众知道,怕是要将至虚星掀翻,他们的人主在流血奋战,而他们在做什么?他

    们来至虚星的意图是什么?这

    是叩问!

    “查!”

    杨主大步向前,神目执着而肃杀:“即便将整颗至虚星翻过来,都要查到那幕后真凶,人主在流血,逆神众们在看着,人主需要答案,而我更需要答案!”“

    在天战前,将其揪出来!”“

    是!”

    逆神众们神目在腥红,这些年人主付出多少,他们牢记于心,而现在人主需要那幕后真凶,他们即便血拼到底亦要查出来。

    疯狂!

    这本就是逆神众的气质!

    当他们不顾生死,杀向至虚星的时刻,秦枫、死神神目更是腥红,这意味着逆神众已对他们失望,天荒压不住,那便由蝴蝶来。

    真正的蝴蝶在此刻出世!

    她们将煽动着翅膀,携带着满天血雨,主控整颗至虚星!“

    查出来!”恒

    天星辰上,行澜直接开口,声音传向远方:“要是他们查不出来,我将亲自飞向至虚星!”

    “人主在流血,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这一刻,精锐蝴蝶纷纷出世,武装到牙齿,而幽幻空间正在撒向这里,由她们来领悟,寸仙急速在蝴蝶中发挥出顶级力量。她

    们是人主的耳目!而

    现在这耳目正等着那冲天的烈火!

    一股暗流正在汹涌,这是旁的势力感应不到的,但像焚天尊这等人物却能够知道,至虚星太广阔太伟岸,逆神想要在其中翻起浪花来太不容易。

    因而。他

    们每一步都要流血,但仅有战胜至虚星,他们才能够强壮!事

    实上。叶

    魔女、傲娇鸟等人物正在关注整个事态,特别是寒如月,她亲手打造出来的蝴蝶,要是在此刻展现不出顶级威势,那她便是失责,届时她将亲自出世。管

    他什么势力!

    管他什么未来!

    此刻!

    她仅仅想做那一双耳目,为其劈开前方荆棘!

    ……道

    天空间!凌

    风脸上尽是寒霜,他真的在生气,秦枫、死神到底还是偏弱,在这方面远不及寒如月,否则即便处于至虚星,亦可查出问题。

    他更愤懑的则是那幕后真凶,竟是想利用他!要

    是此刻东方诗诗死于非命,那东方家第一个要找的对象便是他,这完全就是嫁祸!而

    且。

    对手利用的还是落雨精血,怕是这场布局从落雨受伤便已开始了吧?

    天潮!

    整个道天世界的天兽都在飞来,黑压压的延伸向天际尽头,落雨的精血魔力实在太可怕,他们坚持到现在,东方诗诗已体力耗尽,自己更是消耗太多。这

    是双杀!

    东方诗诗殒命,那东方家等同于失去一臂,不过他们还有时间与精力来打造第二位“东方诗诗”,但要是他殒命,那整个逆神都要垮掉。这

    是血债!凌

    风要疯狂,更要逼迫逆神众们疯狂,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输家输掉整个星空。

    “来吧!”凌

    风声音激扬,东方诗诗已昏迷,不会影响到他,而那幕后真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虚空道的大人物虽然莫测,但那只手还伸不到这里。还

    需要什么束缚?还

    需要什么压制?

    他迎着那远远飞来的万兽,迎着似火烈阳,神目锐利的像是烈阳,而体内的力量则是在喷薄,以完全压制不住的势头,以盖世的狂潮姿态。

    尽出!

    轰隆!这

    不是天兽的轰鸣声,而是来自于凌风体内的精血声。

    那一刻,人体宇宙终于展现其盖世魔力,万道星辰点亮,来自于穴道,一道道星河亘古而现,来自于精血,而在其闪亮的那一刻,四周的气息正汹涌向凌风,让他灰暗的力量快速点亮,让那灰暗的气势变得鼎盛。虚

    空!何

    须道!

    这是整个星空最莫测的血脉,却可在短时间内让凌风力量重生,让其力量十二倍的喷薄,这个时候的凌风完全不同,表现出那盖世的压制力。

    下一刻。

    体域空间、仙力、焚道等出现,整体力量发生质变,力之所向,睥睨万世!“

    杀!”截

    天术在焚道上盛放,直接劈杀而出,三级天神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完全就是渣渣,顷刻间便瓦解湮灭,连灰烬都没有剩下。

    “万法皆空!”

    当凌风喊出这样的战音时,众天兽颤栗,只因一股惶惶天威正覆盖般的压落下来,方圆千里尽在这个范围,那无解的静止,更无解的则是诡谲的湮灭。“

    吼、嗷……”

    众天兽悲鸣,于顷刻间灰飞烟灭。凌

    风大步向前,脸上洋溢着空前战意,此刻他才是真正的人王。

    人王之下,众生匍匐!

    “天音!”

    没有任何预兆,当这两个字出现的时刻,整个天地失去声音,诡谲的力量便在那一刻出世,像是魔鬼出行,摧枯拉朽地将方圆五百里的天兽打的灰飞烟灭。这

    便是道韵的魅力!

    强只是起点,狂只是中点,而灭世才是终点!

    “仙力!”在

    那一刻,凌风动用这种禁制般的力量,当那雏形仙力出现在虚空中,当其形成截天术的那一刻,众天兽禁不住颤栗,不仅仅是身躯,还有力量。

    众生膜拜的仙!

    千万力量俯首的仙力!它

    才是真正不可克制的伟力,像是天生的君王,俯首众生。刺

    啦!

    没有任何巨响,仅有仙力劈开血肉筋骨的声音,当这股力量出世,那意味着凌风的怒意已攀升到顶点,势必要从天潮中撕开一条血路。神

    挡杀神,佛挡杀佛!事

    实上。在

    仙力的压制中,众天兽早已匍匐,那源自骨子里的颤栗,让他们充满惧意,没有任何战斗**,而在顶级血脉的影响中,凌风保持着鼎盛状态,方圆十万里的天地气息近乎被他抽空。

    这是何等的疯狂?

    但!

    即便是这般,在那天潮中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还是让凌风疲倦万般,而当他站在山岭上,傲世这世间,傲世那众天兽时,整个道天世界似乎都俯首于其脚下。

    “我是凌风!”

    “我在这里,来战!”

    那声音夹杂着仙力,横推向远方,让其后方的众天兽战战兢兢,第一次他们望向那位人王时生出惧意,第一次他们俯首在一位天神脚下。

    那是唯我独尊的霸气!

    沐浴着无尽鲜血的凌风,更像是主宰道天的仙!

    而后。

    凌风便消失在这片山河,出现在远方,这里属于道天世界,凌风并不确定虚空道的大人物们能不能看到,生死时刻他顾不得那么多,但现在安全,就要多想一点。

    片刻后。

    他力量消散,疲倦像是睡意,正快速汹涌而来,让凌风虚弱不堪,神目昏沉,整个天潮爆发三天三夜,而他们血拼三天三夜,要不是虚空血脉的原因,怕是他也坚持不到现在。

    要知道。他

    们血拼的可是一头头天兽啊。

    这个时候他非常担心那幕后真凶出现,要是在这个时候动刀,他与东方诗诗就真的危险。因

    而。他

    找到一处偏远的山洞,便立刻闯进去,并动用体域空间,将四周镇封,而后便一头栽倒在地上,昏睡过去。不

    知道过去多久。

    当凌风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并非是这山洞的景色,而是那靓丽的神目,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毋庸置疑。

    拥有这般靓丽神目的仅有东方诗诗这位天女,她要比凌风醒来的更早,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整个战斗已经结束,他们已远离天潮。然

    而。

    那可是天潮啊,即便是四级天神碰上都要脱层皮,而凌风仅仅是虚脱,这让她非常惊奇,在那最后凌风到底是如何逃出升天的呢?更

    重要的是,他到底可怕到什么程度?直

    面天潮!

    这是何等的气魄?至

    少,她倾尽全力也仅仅扛过十五拨而已,而这不过是天潮一角,真正可怕的是后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货肯定在隐瞒着什么,否则不会闯过天潮。“

    醒了?”

    东方诗诗打量着凌风。“

    嗯!”

    凌风平静的坐起来,以相同的姿态打量着东方诗诗。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么?”东

    方诗诗移开神目,望着山洞前,幽幽的说道:“直面天潮,并且成功闯过来,估摸着那位幕后真凶要喷血吧。”

    “我不要他喷血!”

    凌风血淋淋的说道:“我要他的命!”“

    我会将他找出来!”

    东方诗诗额首,她知道凌风并不想在那个话题上纠缠,因而说道:“敢向我们伸手,付出生命还真是便宜他!”p

    s:第二更稍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