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危险时局!

    对于逆神来说,要是他们的意图展现在至虚星众势力面前,那便要直面四大可怕势力的重击,这将是史无前例的。

    即便他们的意图没有展现。

    只要天国出现在众势力面前,那些势力人物亦不会放过他们,发展到现在这个规模,没有任何势力希望是陪衬,哪怕是虚空道这种势力,亦希望能够主宰整个星空。

    因而。

    这样的时局对于逆神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事实上。

    天国已出世,虽然现在落在逆神手中,但顶级势力中的大人物并不是白痴,他们迟早会看出问题,届时逆神将直面整个星空的雷霆重击。

    要是那时,逆神的羽翼已丰满,完全可直面这场血难,但要是逆神还处于雏形,简直就是灭世。

    而且。

    现在凌风、叶魔女他们正在这些势力中,只要大人物们开始动刀,他们就没有活命的可能,因而东方诗诗并非是无的放矢。

    这也正是凌风头疼的原因!

    但!

    凌风更知道至道力量不可面世,否则后患无穷,而且天知道东方家是不是那幕后黑手,东方诗诗这些话的可信度并不高。

    要是东方家真的得到至道力量,而他们才是那真正的元凶,那第一个要流血的便是逆神。

    “这便是至虚星的时局吗?”

    凌风微笑着说道:“抱歉,我并未感觉到,而且这仅仅是你的一面之词。”

    “我知道!”

    东方诗诗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目前不会相信,但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可怕的血难来临,我希望你能够放出至道力量,我更希望那个时候还不是太晚。”

    “如果我得到至道力量,如果真有那样的局面,我定第一个想到师妹!”

    “但愿如此!”

    东方诗诗深深地望着凌风,要是现在还看不出来,那她便不是东方诗诗,至道力量就在凌风身上,只不过隐藏极深,让她感应不到。

    “要是那幕后人物向你们动刀,我希望你能够第一个向我们求援!”

    东方诗诗微笑着说道:“我会倾尽全力!”

    “因为你们还是觉得至道力量就在我身上?”凌风幽幽的说道。

    “并非!”

    东方诗诗脸上的笑容消失,变得正色起来,说道:“因为你!”

    “我?”

    凌风笑的更隐晦,嘴角带着讥诮:“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师妹重视的地方!”

    “战意,斗志!”

    东方诗诗微眯着眼睛,说道:“我并不觉得你的出现更有利于至虚星,但我更欣赏你,拥有这样斗志这等战意,理应比别人得到的更多。”

    停顿片刻。

    她问道:“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你们要怎么办呢?”

    “怎么办啊?”

    凌风微微皱眉,脸上带着奇怪的微笑:“他们会知道,我们都会知道!”

    说完。

    他大步向前,心中却燃烧着前所未有的火光,他知道,他们知道,逆神众更知道,他们可以流血可以喋血可以横死,但逆神从未败过!

    他们携带着先祖们的意志而来,便要携带着先祖们的意志而战!

    唯战而已!

    当那一天来临,他希望逆神更强大够坚强,他们将迈着激扬的步伐,踏着同门的尸骨征天!

    他们不是先祖!

    他们要征服的更不是现在!

    当前世古武倒下,秦枫将扛着大旗,轰开千古万道,让整个星空知道,此刻的古武非万古!

    他们是逆神众!

    当然!

    凌风并不想与东方诗诗过多的纠缠,特别是感情方面,至虚星时局动荡,他也感应到了,而能够引起这种动荡的仅有四方势力。

    上官、东方、大周、虚空道!

    显然。

    这其中有势力发展到**颈,急需在短时间内将这**颈打破,而最快的办法,便是要将对手打压,只有这般才能够掩盖其发展**颈的事实,否则一旦被发现,他们便要倒霉。

    但!

    这也仅仅是其中一个可能而已。

    另一个可能便是其中有势力发现其发展**颈,便想在短时间内将其吞噬,却在其真正意图显现前,并不想让对手知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凌风担心逆神便是那池鱼。

    现在!

    他并不能够看出谁才是真正的元凶,在真相没有出现前,东方家有最大嫌疑,而且他怀疑有人在利用他们,当初刺杀他的那幕后人物应该就是这一势力人物。

    就目前来说,任何势力人物都不知道相信,逆神的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道天世界!

    这里满是荆棘,殷红的血雾正一团一团的爆开,弥漫向四周,将整个天地都染上血色,似乎这才是血腥战场应该有的模样。

    这里处处危险!

    这里满是鲜血!

    凌风、东方诗诗初步进来,倒是还没有领略到道天世界的“精彩”,但当他们一步步走向中心时,整个世界变得不同,不时会响起天兽悲鸣。

    显然。

    虚空道的天神们快速而至,正在闯向那中心,与其中的天兽血拼,用来磨砺,一场场血战正在发生,而当这种血战越来越多时,整个道天都在被推向颠沸。

    仅仅一天时间!

    整个道天世界颠沸,一头头天兽出世,杀向天神们,那惨烈的画面让这道天血雾更浓郁,到这个时候凌风脸色才严肃起来,原来这血雾真的是无尽鲜血铸成。

    原来!

    这里当真埋葬着古往今来的先辈!

    尽管虚空道已尽可能地保护弟子,但还是有不少弟子来不及展开那枚棋,进而葬身于这道天世界,毫无疑问,这里要比虚天域更血腥更残酷。

    但!

    这样的世界更利于磨砺,没有任何退路,一往无前!

    天神们需要这样的神勇!

    凌风、东方诗诗亦在向前,他们碰上一些天兽,并不是很厉害,因而他们应付自如,一步步逼向中心,只因往届天战烙印便在那里。

    真正有志的天神都将在那里血拼往届天神!

    忽然!

    凌风神目骤然凌厉起来,在空气中嗅到一种别样的味道,像是至宝的气息,又像是天药出世,夹杂着他熟悉的香味儿,初时他倒是没有想起来,但很快脸色便阴沉起来。

    “快跑!”

    凌风脸色狂变,拉着东方诗诗就要跑。

    “很不对劲!”

    东方诗诗亦发现不对,玉颜失色,只因先前那狂呼声消失,整个天地出现诡谲的平静,这在道天世界非常不正常,这像是风雨前的宁静。

    不过。

    她并没有凌风那般警觉,只是觉得事情蹊跷。

    “幕后元凶就在这里!”

    凌风满脸肃杀,胆敢做出这种事情的人都该杀。

    “他要杀我们?”东方诗诗一愣。

    “应该说是来杀我!”

    凌风正色,脸上的杀意比先前更加浓烈,阴沉着说道。

    “他应该没有这样的胆量,这里是道天世界!”东方诗诗声音骤然冷冽起来,区区此届天神还真没几个被她放在眼中,而在知道凌风真正实力后,她更有这样的自信。

    就是上官问天、周奇天一同出现都要被镇压。

    “他的确没有这样的资格!”

    凌风脸色更沉,急促的说道:“可杀人何须动刀剑?”

    “天兽?”东方诗诗玉颜一窒。

    “不错!”

    凌风眯着眼睛,说道:“这可是道天最有利的资源,要是那幕后真凶不知道利用的话,那我倒是会轻视他!”

    “道天诡谲平静!”

    东方诗诗严肃的说道:“便是天潮袭来的前奏,而且这天地间有股异香。”

    “你还是聪明呢?”

    “没办法!”

    凌风阴测测的笑道:“这世间想要我生命的人太多,想要努力活着,就要时刻警觉。”

    东方诗诗神目一闪,忽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位天神能够走到这一步属于偶然吗?

    他一步步走到今天,怕是每天都在与生死搏斗吧?

    “这异香有点熟悉。”东方诗诗皱眉道:“这些人物何止是拼,竟然要牺牲天药来杀掉我们。”

    “何止熟悉啊!”

    凌风神目锐利而杀气腾腾:“她就在我身旁!”

    “落雨?”

    “是的!”

    凌风心中有压制不住的煞气,只因这天地间的药香太熟悉,熟悉的让他忘记不掉,那是落雨的精血,当初因曹炎落雨真正身份显现,导致落血。

    那是完全是一场血难,最后谁得到精血完全没有人注意,而现在这落雪却成致命武器。

    天兽在意什么?

    宝药!

    而在宝药中,落雨的精血属于顶级,哪怕仅仅是一点点,也足以让整个道天世界暴动,那些疯狂的天兽肯定要向这个方向而来,届时他们就是被踏平的一方。

    他们速度很快,但在天潮面前却还是太慢。

    吼!

    一声清亮的声音在天宇上炸响,揭开暴动序幕,四面八方的天兽出世,快速地向着凌风、东方诗诗这个方向而来,整个天地都在轰鸣,像是要被踏平一般。

    那可是虚空道大人物们精心布置数十年的天兽,有些在这道天空间已完全成长起来,非一般天兽能够并论,而当其数量达到一个极限的时候,就是顶级天神都要授首。

    这是一场精心布置的杀局!ps:这是第一更,晚点还有一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