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道场落针可闻!

    叶魔女凌空而立,就那般直面星空众神,这里是她的主场,上官问天喋血横死,铸造出其无上气势,更将其推向一个莫测顶端。

    这一刻!

    谁敢直言能够战胜这样的天女?这

    一刻!

    广寒宫正以强有力的战音展现出他们盖世武力!这

    一世,他们依旧是主场!而

    虚空道自以为能够战胜其他势力的奇才人物还是不及广寒宫这位天女,这对于虚空道众神来说,打击太过沉重,先前他们还觉得只要虚空道三尊出世,便能够镇压对手,可直到此刻才发现那是多么可笑的笑话。他

    们从未真正的接触过对手,更不知道他们的来历!仅

    仅一位天女便力压上官问天,让整个至虚星众神颓废,要是那些针对过他们的天神全面压迫过来,那简直就是一场血难。

    “一个人的秀场!”

    虚空道一位老天神幽幽的说道:“上一世的惨烈,这一世的悲壮,还要持续多少世?”

    “广寒宫第四尊都这般可怕,那这一世我们虚空道还有什么盼头?”另一位天神悲伤的说道,他们已经悲催一世,并不想虚空道一直悲催下去。

    但!

    有时候并不是他们太弱,而是对手太强。扪

    心自问。上

    官问天真的弱吗?并不弱,乃至于比上一世的上官氏族的奇才还要更厉害一点,但这一世的广寒宫更可怕,根本不需要广寒宫的天功便可镇压上官氏族闻名多年的天功。

    徒手接白刃!

    这是多少年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竟然并不是出现在天战中,而是出现在这里。“

    广寒宫其他三尊未必就能够压制这位天女!”

    广寒宫一位老天神严肃的说道:“她真的很可怕,即便是放在千年前那样的盛世,亦寻不到几位对手,而且这还仅仅是她个人的力量而已,接下来要步向天战,广寒宫将开启天重,届时这位天女将更进一步。”

    “你的意思是?”

    那几位虚空道的天神彻底失色,脸色惊变不已,只因那广寒宫天神的言词太骇人,要是真的是这般,那虚空道怕要绝望。“

    怕是……真的还没有倾尽全力啊!”人

    们惊得脸皮直抽,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吗?

    叶魔女在没有倾尽全力的情况下,将上官问天秒爆,这要是让虚空道那些骄傲的家伙知道,估摸着得疯掉,要是那么一点差距,他们还能够努力,但要是这差距足够大呢?

    还如何跨过?“

    事实上,我等都没见过这般可怕的天女!”

    广寒宫那位天神满脸严肃的说道:“要是在上一世可位列前八,仅凭她现在的力量!”人

    们直抽寒气!

    天战还没有开始,广寒宫就已能够位列前八,要是其他三位天骄比叶魔女更厉害,广寒宫四尊便能够在八强中独占四位?

    要是广寒宫真的做到这一步,那在整体实力上,就没有任何势力能够与他们叫板。“

    每个势力的追求不同!”

    洪荒天道一位老天神郑重的说道:“虚空道是在追逐其他势力,不想一直被压制,但像广寒宫则不同,他们想要的是那第一!”“

    心态决定格局,格局决定未来!”…

    …

    这场激战落幕!

    以人们匪夷所思的结局落幕,至少在此前人们想看的仅仅是上官问天而已,却没有想到现在他们更要重视的则是叶魔女。只

    因她可战胜上官问天!

    只因不见天涯比天乾更无敌!

    而且。

    这些年下来,人们对付天乾已有克制的办法,但不见天涯才首见,这更难对付。“

    广寒宫依旧无解!”“

    叶欣然称得上是魔女!”

    “这是要至霸的节奏啊,敢问整个星空有几位天神可与叶魔女扳手腕?”

    “这才是我们广寒宫,虚空道吃泥巴吧!”

    广寒宫众神狂笑不已,在伟大的广寒宫天骄面前,区区虚空道又算什么?他们真正的对手应该是那第一势力,而不是虚空道。

    “距离天战还有几年时间,到时候仅仅叶魔女便够那些人物喝一壶的!”“

    还是暴露的太早,要是这种力量出现在天战中,更无解!”

    人们额首,提前出世,便让那些人物有时间研究与克制,这对于叶魔女是不利的,不过换句话来说,那些势力人物的能力更容易被克制。更

    何况,叶魔女并不在意!至

    虚星众神叹息一声退场,连上官问天都已横死,以他们的能力又能奈何到叶魔女吗?而且即便是东方盈玉、周奇天出世,怕也未必能够镇压这位魔女吧?

    不得不说。因

    叶魔女的出现,让至虚星众神心中蒙上一层阴霾,在未来的天战中,他们不再是优势一方,而将全面处于劣势,而叶魔女的可怕,更为一些人物敲响警钟。

    此届不同于往届,将变得更凶险。“

    先是斗篷哥,斗篷天神,接着便是叶魔女等人物,这届天战将会变得更热闹啊。”

    “哼,不管多么热闹,走到最后的依旧不会变!”一

    位青年天神淡漠开口,而后便消失于洪荒道场。

    这让得众多势力天神脸色微微一沉,望着那位青年天神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语,此刻的叶魔女是很不错,但距离那伟岸般的人物还有不小的距离啊。

    当然。

    叶魔女在此战中并未倾尽全力,而且广寒宫天重还没有开启,未来还真未可知。

    “还真是热闹啊。”

    东方诗诗出现在一座空间中,懒洋洋的说道:“叶魔女击败上官问天,那惊世伟力估摸着姐姐都能够感受到压力吧?不过,仅仅是这样的实力,想要挑战那个势力,怕还是不够。”“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凌风起身,自空间中出现,打量着东方诗诗说道:“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我说我能够嗅到你身上的气息呢?”

    “……”凌

    风嘴角直抽,此刻他并没有顶着大斗篷,以正面目出现在这里,即便是颜竹菱亦不可发现,而他现在后悔的是,先前并未动用体域空间进行压制,否则即便是东方诗诗亦休想发现他。他

    先前因太过担心,忽略了这些重点问题。“

    我还真没有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凌风笑着说道:“不过你先前担心的问题并不是问题,我相信以东方盈玉大小姐的能力,想要镇压那些人物并不是问题的。”

    “太难!”东

    方诗诗并不乐观,由叶魔女便可窥视那第一势力,而且上一届的天战第一天神可比这要可怕太多,现在顶级人物均在闭关,目的就是朝着那上届第一人的实力努力。但

    !东

    方盈玉要做到那一步太难!

    “师妹太过悲观了!”凌风笑着说道。

    “当然,要是你肯回答我先前的问题,想要做到这一步也并不是那么困难!”东方诗诗莞尔道。“

    我的答案,师妹应该知道。”东

    方诗诗并不想逼迫的太紧,她现在已知道凌风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因而转移话题道:“你呢?”

    “我?”

    凌风愕然的说道:“我怎么了?”“

    你要走到哪一步,你的对手又将是谁呢?”东方诗诗好奇的问道。

    “我没有对手!”凌

    风笑呵呵的说道,说完便想离开,现在的东方诗诗让他感觉到危险,这位天女不急躁不毛躁,有点温水煮青蛙的意思,偏偏他就是那只可怜的青蛙。

    “没有对手?”东

    方诗诗微微愕然,有时间有点不太明白,而且这个回答本就是几个方面的,主要看怎么理解。

    没有对手。第

    一重意思是凌风淡雅,与世无争。第

    二重意思是凌风并不想参与这样的激战,并且不在意排名。

    第三重意思是他并不在意整个星空的天神,只因他有无敌的信念!而

    且。东

    方诗诗并不知道这是不是凌风的真心话,或许他有着狂野的雄心,却并不想吐露出来,亦或者凌风并不想在天战中争个头破血流。“

    还真是狡猾!”东

    方诗诗望着凌风匆匆离开的背影,嘴角上扬,小琼鼻嗅着四周的气息,莞尔笑道:“虚空道低调是不想让我们发现,可最后还是没有掩盖住,那么,在虚天域的低调呢?”“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斗篷哥!”

    要是凌风在这里,估计下巴都要惊掉,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尽可能地隐藏,躲过那些大人物的法眼,却最终倒在东方诗诗手中。

    体域空间是很厉害,但凌风不可能一直祭出,特别是在步入洪荒道场后,那气息更不可掩盖,东方诗诗的能力非同寻常,能够找到并不是问题。而

    且。凌

    风先前的本能截天术,在虚空道出现过,虽然招式与韵味不同,但东方诗诗还是在其中发现端倪,看出问题,她沿着那气味找到这里,就要想印证心中的猜想。

    “哼哼,你以被本姑娘看透,任你逃到天涯海角,亦休想逃出本姑娘的手掌心!”东方诗诗眯着眼睛说道:“要是揭开斗篷哥的身份会不会更有意思一点呢?”“

    可是,这样就不好玩了呢!”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