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落雨!

    一直以来,这位真女落雨都是凌风羽翼下不起眼的人物,人们知道有这么一位小萝莉,但还从未重视过,却从未想过她并非是人物,而是生灵。

    而且。

    她的血是至宝天药,稀有而珍贵,世间难寻。

    这样的生灵问世,本就是逆道而生,而她的精血、血肉、筋骨等更是无上天药,要是能够喝上一口,吃上一块,天知道会发生何等异变?

    本来,这样的真相要永恒下去,却没有想到因凌风离开,王者、灵空重伤,直接导致落雨出世,进而被曹炎打伤,泄露其真正身份。

    “这样的神奇天药养在身旁,怪不得凌风会那般厉害!”一些人物惊呼道。

    “天药诞生生灵,那精血将更非凡,仅仅嗅上一口,便觉得能够更进一步,要是真正喝上一口会如何?”一些天神神目锃亮,真正垂涎起来。

    “嘿嘿,仅仅是那凌风的麾下人物而已,即便是诛杀,虚空道的规则也不会问罪我们!”

    至虚星众神神目变得腥红起来,打量着落雨的背影,便像是打量着猎物一般。

    “竟然是生灵?”

    就是在远方的东方诗诗都在发愣,她的神目不同,能够看透许多事物,但那落雨却是她完全没有看透的,以前只是觉得那位小萝莉身上的气息很清灵,却从未联想到天药上面。

    “怕是要出事啊!”

    东方诗诗皱眉道,以至虚星众神疯狂的性格,这落雨多半要倒霉。

    “小姐,要不要……”

    东方诗诗身后的那位靓丽天女神目晶亮,向着东方诗诗征询道,这样的生灵对于她们来说非常重要,而且要是落在东方诗诗手中,在这虚空道还真没有几位天神敢动手。

    即便是那凌风都要投鼠忌器!

    “蠢货!”

    东方诗诗脸色狂变,肃杀地望着那靓丽天女说道:“你真的要找死吗?”

    “小姐……”

    那靓丽天女脸色瞬间惨白,她还从未在东方诗诗口中听到过这么严厉的斥责,而且东方诗诗更谈到“找死”这两个字,可她还是费解啊。

    “整个事态都是失控啊!”

    东方诗诗并未回应与解释,而是打量着远方,脸上闪过一抹冷厉,那曹炎已经在犯错,他真当旁人看不出其中的问题吗?

    而落雨则是禁忌!

    能够养出这等生灵的势力真的简单吗?至少需要几位天尊吧?即便是东方诗诗在直面这样势力都要谨慎郑重,特别是在现在这个微妙时刻。

    更何况,这里是虚空道!

    即便是那些大人物垂涎落雨都要隐晦的来,不可太过张扬,否则后患无穷,而东方诗诗要在这里摘夺,那等同于在找死啊,即便是东方诗诗都要遭到倒霉。

    因而。

    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就要慎重,越是聪明的人物,越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摘夺。

    而且。

    在这里,讲究的是天神间的较量,而这较量是在规则中的,处于二级天神境界的凌风到底有多么可怕?直到现在东方诗诗都看不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要是其倾尽全力,那三位奇才估摸着都要出世。

    要是落雨重伤垂死,在场的人物估计都要殒命!

    “天药而已!”

    东方诗诗云淡风轻的说道:“虽然稀有,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她真正渴望的是那至道力量,唯有真正将其融入体内,才能够谱写与众不同的未来,而天药在至道面前,简直幼稚地相隔孩童。

    她神目闪烁,忽然间有个相当精妙的策略!

    ……

    “哪里逃!”

    那曹炎在微微愣神后,便彻底疯狂起来,身躯如电,直射向落雨,抬手便是强大的天力空间,闪电穿过王者与灵空,要拘禁落雨。

    “开!”

    王者、灵空大口喷血,却倾尽全力向前劈出,以天尊剑与虚空进行碾压,虽然没有将那天力空间劈断,却将其震偏,轰隆一声打在远处,而落雨则是逃出升天。

    但!

    就是这般落雨还是受到波及,那天神空间的波荡力量对于真神来说是致命的,因而她大口喷血,半偏身躯被打的血肉模糊,而更耀眼的天药气息则是汹涌而出,让众神的神目彻底腥红起来。

    “上,天药啊!”

    “吃掉她,便能够超脱!”

    人们汹涌向前,完全无视那些山村星辰,事实上就是山村星辰都在向前冲,特别是与凌风不太对付的天神,他们亦想在这里分一杯羹。

    现在的落雨便是唐僧肉!

    “她是我的!”

    曹炎冷冽而非凡,闪电向前,一脚将王者踹飞,一拳将灵空崩飞,任由他们血肉模糊,生命力在减弱,而此刻完全顾不上将其废掉,更重要的是落雨。

    呼!

    落雨知道事态严重,她只能拼尽全力冲向主楼,唯有在那里才是安全的,现在她在意自己的生死,并不是因怕死,而是留恋那被宠爱呵护的感觉。

    她想等到凌风回来!

    她想多看看这个哥哥一眼!

    她流着泪,爆发出十二分的潜能,将速度飙升到极致,一点一点的靠近主楼。

    但!

    她的速度又岂能与全盛状态的曹炎并论呢?

    “你逃不掉的!”

    曹炎快速逼近落雨,脸上的笑容神经质,而后双手便抬起来,抓向落雨,要将其完完整整地生擒,防止这珍贵的天药浪费。

    “捏碎那柄利剑!”

    王者流着血,但却在狂呼,现在的局面太凶险,落雨时刻都会被生擒,而以他们现在的能力,完全没有扭转的可能,而要是落雨惨死,他们这辈子都要活在自责中。

    因而。

    他不顾一切地捏爆那柄利剑!

    砰!

    利剑炸开,直冲天际,形成一道盖世光,驱散天地光,而其中的隐晦力量则是疯狂地冲向远方。

    逆神利剑!

    这是凌风在临行前交到王者手中的,要是遇到他们无法解决的问题,涉及到生死问题,便立刻捏爆,他会在最短时间内飞回。

    而现在,王者选择动用!

    “希望他能够尽快回来,否则便太晚了!”灵空踉跄地爬起来,倾尽全力地冲向曹炎,想要在其生擒落雨前,将其拦下来,哪怕血拼废掉。

    但还是太迟!

    然而。

    就在曹炎就要抓住落雨的时候,一道灵光乍现,骤然间出现在落雨身后,堪堪顶住那曹炎的双手,将其压制下来。

    “谁?”

    曹炎一惊,而后怒不可遏地望向身后:“谁敢坏老子的好事?”

    “咯咯,这世间敢向我这么开口的,你还是第一个呢!”

    一道轻笑,带着恬静的味道,东方诗诗便出现在曹炎面前,她微笑着说道:“老子这个称呼很不错,就是不知道姐姐会不会喜欢呢。”

    曹炎呼吸一窒,脸上火辣辣的疼啊,他虽然是上一届的第四尊,但还没有神勇到敢跳出来与此届那个火辣女叫板的程度。

    更何况。

    要是让东方氏族知道这个称呼,估摸着会有一些老古董跳出来将他干掉!

    “口误口误!”

    曹炎心神一凛,赔笑的说道:“先前只因太过着急!”

    “我还以为你喜欢这个称呼呢!”东方诗诗微笑的说道。

    “诗诗师姐说笑了!”

    曹炎脸皮直抽,差点吓尿,就是其他两大氏族敢在东方诗诗面前这么称呼,估摸着都要引来血拼,更何况是他呢?

    “放过她吧,还只是个孩童呢。”

    东方诗诗满目怜惜地望着落雨。

    “哦?”

    曹炎心中一惊,望着那消失在主楼中的落雨,淡漠的笑道:“师妹对那天药也垂涎吗?”

    “我只是怜惜那个孩子!”

    东方诗诗叹息的说道:“她问世化形本就不易,你们何必这般苦苦相逼呢?”

    “呵呵,我们修行更不易啊!”

    曹炎心脏一窒,感觉事情正在发生质变,东方诗诗涉足问题就会变得复杂。

    “修行便是走捷径吗?”东方诗诗笑着说道。

    “师妹,那天药与你们有渊源?”曹炎问道。

    “没有!”

    “师妹,要是这般,便不要阻拦了吧?”曹炎淡漠的笑道,现在他已满心疯狂,只要与东方诗诗没有渊源,那就没有任何关系,并不担心得罪东方氏族。

    “要是我偏要阻拦呢?”东方诗诗冷漠的说道。

    “我想师妹是压制不住我们这么多人的吧?”

    这时,那一直不曾开口的第三尊出现,而在其身后则是至虚星众神,每一位都想在落雨身上劈下一块血肉,喝上一口精血,而且这并不与东方氏族冲动。

    “你们真的要这么做吗?”东方诗诗叹息着问道。

    “是!”

    曹炎狂野的笑道,这不仅仅是天药,更是打压那凌风嚣张气焰,对我至虚星有利,我想师妹也并不想看到至虚星被欺压吧?

    “确实!”

    东方诗诗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拦不住你们,但希望你们不会后悔!”

    说完。她转身便走,完全没有阻拦的意思,只因这个时候落雨、灵空、王者等已步入主楼,在这个时候他们并未逃,而是躲在主楼中,意味着那里应该有防御奇门,至少可以压制一些时间,而她要做的就是为其

    争取那一点点时间。

    这便够了!五更,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