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平天锅!

    这是一口惊世天锅!

    据闻,这口天锅曾属于一位强大的天道人物,其动用平天锅耀眼一世,多少人物倒在这口锅上,多少奇才就此黑脸,那一世是属于一口锅的。

    而现在!

    这口天锅再出世,强势的一塌糊涂,拥有着瓦解天力的神能,无视空间防御,直接打出,任你万般能耐,都在倒在这口锅下。

    毋庸置疑!

    这口天锅来头太大,即便是十六个顶级势力都要重视,这更意味着这位“西门倚仙”来历非凡,否则岂会得到这等利器呢?

    “真可怕!”

    颜竹菱直抽寒气,没想到这位狂傲的“倚仙”竟然真的有这等狂傲的资本。

    “平天锅啊,多少世能够出世一回?”

    老道雨晨满目尽是羡慕,这口天锅实在太拉风,拍天神的姿态更帅气,更能够气疯一些天神,要是哪天旁人问起,那五位天神是如何倒下的,他们该怎么解释?

    一口锅?

    这估摸着比杀掉他们还要难受吧?

    就是不知道那五位天神在醒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这位倚仙到底是什么来历?”一位老执事问道。

    然而。

    这个问题即便是颜竹菱都回答不出来,而斗篷哥更是直言与这位不熟,让她也很无奈。

    “平天锅出世,可先前他为何被那位天女打得那么惨?”

    这是人们想不通的地方,要是先前他便祭出平天锅,怕惨烈的便是那位天女,可偏偏他并未这么做,而是直接飞遁,直到完全被动,连祭出平天锅的时间都没有。

    “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吗?”一些天神嗅到了别样的味道。

    “你们不懂啊!”

    正在这时,一位青年幽幽的开口,神态间带着疯狂的意味:“你们知道那位天女是谁吗?”

    “不知道!”“广寒宫四尊奇才中的一位!”那青年声音带着颤音,进行解释:“广寒宫在百年前乃是第二势力,四尊皆可位列十六强,而今届天战还没有开始,但那位天女很可怕,在她出现后,即便是广寒宫其他三位奇

    才人物都生出忌讳!”

    “这么厉害?”

    众神惊骇不已,没想到那位天女的来头更大。

    “厉害?”那位青年吐出一口浊气,这才开口道:“厉害可形容不了她,潜质可惊九十九座天山,形成可怕的异象,仅次于那位顶级奇才天神实力莫测,曾横推八荒天际容颜倾仙,让奇才人物都心动更是被广寒

    宫天尊看重,列入弟子人选!”

    显然。

    能够知道这么清楚的天神应该是来自于广寒宫,而这位青年的口气也证明这一点,而叶魔女的强势一面,也仅有广寒宫的天神才能够领略到。

    叶魔女与凌风有些相同,在知道隐藏不下去后,便强势横推,完全不掩饰,打的广寒星众神直到现在还元气大伤,恢复不过来。

    不同的是,凌风更莫测,一种种力量埋在体内,体内更有禁制压制,即便是天道人物亦看不透。

    “那西门倚仙虽然不错,但到我广寒宫四尊面前还不够看,而且我猜测那位人物应该是知道她的厉害,这才飞遁。”那位青年有些神经质的说道。

    “……”

    众神额首,这是唯一可以解释西门倚仙飞遁举动的,碰上广寒宫四尊中莫测的一位,哪怕是动用平底锅都要倒血霉,而且,反抗的越激烈,将会被打的越惨。

    因平天锅出世,傲娇鸟横推八荒,藐视众神,而这个时候众神也终于冷静下来,不再嘲笑。

    毕竟!

    傲娇鸟落败于广寒宫那位天女,并非是因其太弱,而是因广寒宫那位天女太盖世,而现在平天锅已然证实他的强大,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白痴才会上去送死。

    而且。

    平天锅虽然是天道利器,但被其拍翻还是很丢脸的好嘛。

    ……

    洪荒道场后院!

    傲娇鸟正凌冽地打量着凌风,他鼻青眼肿,叶魔女虽然没有下毒手,但打的他血肉很疼,这种伤势就是天神都要几天时间才能够完全消掉。

    显然。

    叶魔女是要让傲娇鸟吃痛,记住这次的犯错。

    “是你对不对!”

    终于,傲娇鸟开口,直接定性,都不给凌风反驳的机会,他敢肯定这事凌风事前是知道的,却完全将他蒙在鼓里,典型的卖友求荣、重色轻友。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啊。”凌风一脸无辜地看着傲娇鸟。

    “就是你!”

    傲娇鸟气的牙疼,但这事抓不到证据,而且他也打不过凌风,否则真要上去拼命。

    “你别诬蔑我!”凌风翻翻白眼说道。

    “那你和我解释一下,什么叫着剧情需要?”傲娇鸟最郁闷的便是这句话,直到现在还想不通。

    “她在担心!”

    凌风心中更暖,自己没有考虑到的,她在考虑,自己考虑的是整个逆神的未来,而她在考虑的则是自己的安危。

    这样的女人值得用一生来等待与守护。

    “担心什么?”傲娇鸟费解的问道。

    “担心我们身份暴露,你的平底锅是个祸源,而我的截天术更是祸源,这样的事情瞒不住天尊,而且那寿天山虽然被蛟龙抹掉,但只要十六个顶级势力认真彻查,就一定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

    “要是他们查到我们身上,并且将矛头指向逆神,届时我们的意图将彻底暴露,到时候我们就没有活着的可能。”

    “这与我被狂殴有什么关系?”傲娇鸟郁闷的问道。

    “其一,她在生气,意味着我们先前还是太过冒险其二,她在尽可能地瓦解人们的猜测,我们走的太近,很容易让人猜测到,而她的显目更是在刻意让人们忽视我们。”

    “现在,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有!”

    “还有?”

    “有!”

    傲娇鸟肯定的说道。

    “那你问吧!”凌风有点无语。

    “她们还会不会过来打我?”傲娇鸟心虚的问道,这是个相当严峻的问题,叶魔女先动手,那其他女人也会动手,他怕怕啊。

    “不会!”凌风十分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傲娇鸟一愣。

    “因为她已经打过了!”凌风笑眯眯的说道。

    “是这样?”

    “就是这样!”

    于是,傲娇鸟在与凌风分开后,便相当果断地躲起来,轻易不再进入虚天域,开玩笑凌风在这种事情上这么肯定,那就十分不肯定。

    “我要十六个顶级势力人物详细的资料!”

    在离开洪荒道场时,凌风向颜竹菱说道,他知道颜竹菱需要什么,但他也希望颜竹菱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

    “没问题!”

    颜竹菱爽快地答应下来,这对于洪荒道场并不困难,那些顶级人物的真正实力与情况他们可能打听不到,但最基础的情况还不是问题。

    而且。

    凌风这般开口,意味着那些人物要是还没有出世,便直接打上门进行挑战,而这正是颜竹菱希望看到的。

    在这洪荒道场低微的时代,他们太需要一场挑战来碾压其他道场。

    ……

    万重楼!即便是在夜晚,这里依旧是灯火通明,宛如白昼,而前往万重楼的人物并不在少数,并不是每一位天神对于虚空道的秘本都不期待的,至少那些山村星辰及至虚星中性势力的天神,还是非常期待能够看到

    顶级秘本的。

    事实上。

    就是东方诗诗、东方盈玉等亦对虚空道的顶级秘本重视,要是能够得到,与东方氏族的秘本相互映照,将会诞生出更恢宏的功法。

    只不过。

    万重楼太浩瀚,每重皆不同,而且彼此独立,众神并不是簇拥而至,因而在挑选任务的时候,才不会受到影响,更不会有人知道秘本中的内容。

    此刻!凌风正立在万重楼第二重中,在他面前一个个道台闪亮,形同一盏盏灯火,而在那灯火中则是翱翔着一本本古册,特别是那中心道台上,烈火沸腾,形同沸腾的水,而在其中则是漂浮着一本古册,薄如蝉

    翼,迷蒙着雾气,让人看不清楚那古册真迹。

    道级任务!

    在一重楼中仅有这一个道级任务,却有着九个天级人物,对于天级人物凌风已经知道其深浅,那天狐的幽幻空间的确可怕,但却被克制。

    但!道级任务则完全不同,在虚空道史上能够完成道级任务的天神并不多,而只要做到皆是凤毛麟角的可怕人物,在其中三大氏族、虚空道的天神居多,而其他势力的人物则极其稀少,特别是山村星辰的天神

    ,在虚空道史上也仅有四五位天神能够完成。

    “还真是让人期待呢。”

    凌风并没有任何犹豫,大步向前,穿过天级人物,直接走向道级任务,而后他伸手便摘向那灯火间的古册。

    但!

    就在这时,那古册发亮,形成可怕的虚光打向凌风,如同毒龙,相当于二级天神的力量推枯拉朽而至,要将凌风的双手湮灭。

    “禁制?”

    凌风一惊,双手快速拉回,而后空洞天力点亮,又强势地压向那虚光,将其一重重瓦解,直接穿透过去,伸向那薄如蝉翼的古册。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