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虚空沉闷!

    天地间飘荡天音,奇诡而莫测,一面青铜古碑就立在他们前方,散发出可怕的气势,仿佛要夺天一般,宏伟的气息正在激荡着四位天神的内心。

    下一刻。

    那青铜古碑发出沉闷的巨响,似九天惊雷,于顷刻间便激荡在他们身上,强势而狂暴地将他们击飞出去,打的他们直吐血。

    要知道。

    此刻,四位天神才由那青铜古碑的束缚中飞遁出来,身上的力量完全枯竭,短时间很难形成防御,因而在猝不及防下,他们重伤,血肉模糊。

    “该死!”

    “真是那青铜古碑在作妖!”

    傲娇鸟吐出鲜血,脸上洋溢着薄怒,先前这面古碑并没有出世,埋在土里,因而让他们着道,直接被镇封,险些将他们气炸,而现在才展现出可怕的神威,更将他们重伤。

    而且。

    那沉闷的巨响仅仅是单纯的力量,形成声音竟是狂暴到这等程度,不过让他们疑惑的是,天尊的声音仅仅就这么点威势吗?

    “不太对!”

    凌风擦掉嘴角的鲜血,望着那龙墓方向,皱着眉说道:“这仅仅是青铜古碑的力量吗?”

    “一位天尊就这么一点气势吗?”

    显然。

    他在其中嗅到不同寻常的味道,要么那装死的真龙在诱惑他们,要么就是那装死的真龙真的半死不活,失去往昔力量,快要废掉,因而那力量仅仅能够重伤他们而已。

    “先离开这里,恢复过来!”

    凌风快速飞遁,要先远离这里,毕竟这里有面青铜古碑太凶险,而他们现在的伤势很重,连防御的能力都没有。

    “是!”

    王者、灵空、傲娇鸟三位天神亦是这般想的,因而在凌风说完后,他们便立刻起身,飞向寿天山上空,消失在这片龙墓中。

    而后。

    他们寻到一座隐蔽的山,盘坐下来进行恢复。

    “那头生灵并未出世,要么它还没有醒来,要么它就没有那般强横的实力。”半晌,众神恢复过来后,凌风眯着眼睛说道:“我们要再探!”

    “是不是太冒险?”灵空担心的问道。

    “风险是有的,但我觉得值得!”

    凌风神目灼灼的说道:“我先前在那里感应到至宝资源的气息,我觉得要是能够得到,我们便不虚此行,而就这般离开,你们愿意吗?”

    “……”

    三位天神闭嘴,他们哪里愿意啊,才刚刚步入龙墓便遭到青铜古碑镇压,让他们心理形成阴影,有些忌讳那青铜古碑而已,否则他们早就将这里掀个天翻地覆。

    他们不愿意啊!

    但,他们更害怕成为这龙墓的祭品。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

    凌风郑重的说道:“你们在担心那青铜古碑及那头半死不活的生灵,这是有道理的,因而我觉得我们不要一同进去,要分开来,一旦其中一位发生任何问题,其他天神还可照应。”

    “就这么办!”

    王者额首,只要有一位天神在这里,那就可照应其他天神,万一他们受困,可飞回虚空道求援。

    “我没问题!”灵空额首。

    “不过,该怎么个寻法呢?”傲娇鸟神目闪烁着问道。

    “我先找到那生灵的宝藏,而后由我先来,要是我没有碰上危险,你们再一个个去寻。”凌风沉吟片刻,解释道:“不过,有些事情要提前说清楚。”

    “那宝藏我们皆有份,更不知道其中的资源至宝,因而在此之前,便分成四个方向,我只寻东方至宝,而你们可任意挑选一个方向。”

    “我便西方吧!”灵空额首,这是个相当公平的方式,凌风并没有亏待他们的意思。

    “北方!”

    王者点头,并不在意这个,现在谁也不知道那宝藏在哪个方向更多,价值更珍贵,凌风都不计较这个,他们还有资格计较吗?

    而且。

    这已经是很倾向于他们的方式,毕竟他们在这里付出的很少。

    “我南方!”傲娇鸟对那至宝资源可是很期待啊。

    “当然,要是在那个方向得到的至宝不需要,可用来交换。”凌风解释道。

    “没问题!”

    “走吧!”

    下一刻,他们向着龙墓而行,仅仅片刻间便来到那龙墓前,望着那可怕的青铜古碑,四位天神进入全面战斗状态,身上笼罩着一重重天力空间,将机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要小心一点!”傲娇鸟提醒道。

    “不要强求!”灵空、王者说道。

    “放心,我有分寸!”凌风额首,他并不是白痴,宝藏重要,但小命更重要。

    咻!

    他身躯闪烁,直接消失在三位天神面前,而后他双目闪亮,直接动用神图双目,并且将那道仙力祭出,落在神图上,将其彻底点亮。

    而后。

    整个天地发生质变,原本仅有一面青铜古碑,而现在四周的青光及那青苔都清楚地呈现在凌风面前,方圆五千里尽在那青铜古碑镇压的范围内,气势阴森。

    而且。

    那面青铜古碑并没有他们看到的那么小,而是波澜壮阔,直插星云,其上似乎有一道道枷锁,恐怖的难以想象,那个范围是在方圆三千里。

    这意味着那青铜古碑范围才是真正不可碰触的,而青光范围则完全不同。

    “青铜古碑,很有意思啊。”

    凌风心中有个疯狂的想法,这么强大的青铜古碑自然是要扛走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先让其在这里待上一些时日吧,而后,他便将神目转向四周,打量着天与地。

    同时,他动用神觉,将空洞粒子融入进来,携带着可怕的道韵,来寻出那宝藏的位置。

    “并不在这里!”

    凌风身躯不时闪烁,在青光四周飞行,惊得那王者、灵空三位天神心脏直跳,像是要从心中跳出来一般,呼吸都窒息,担心凌风会再次掉进去,而那时情况会更严重。

    盖世绝壁要多少年才会出现?

    没有他们的合力,仅凭着凌风的本能技能,能够将青铜古碑的镇封束缚劈开吗?

    “不在这里,那便是在青光中!”

    凌风神目骤然凌冽起来,有些犹豫,青光很危险,虽然猜测那青铜古碑三千里的范围才是最凶险的镇封束缚,但猜测是一回事,而真相则是另一回事。

    “总是要拼一拼的!”

    凌风沉闷的说道,他自噬灵珠中,扔出一柄利剑,直接飞向虚空,进入那青光范围,那利剑中融入凌风的神魂印记,可感应到那青光及镇封束缚的波动。

    刺啦!

    那利剑本身并不坚固,处于神兵范畴,在碰触到那青光后便立刻消融,就是凌风的神魂印记也在顷刻间瓦解,可凌风还是感应到那青光的强度。

    并非是束缚,而仅仅是青光而已。

    当然。

    仅仅是一柄利剑,凌风是不够方向的,他直接将九重石中的七重祭出,打向四周,带着神魂印记飞向四方,与那青光碰撞,却并不会被湮灭瓦解,而其神魂藏在其中,更不会被其磨灭。

    “越是靠近那青铜古碑,青光便越强烈,而那三千里范围则是彻底的镇封与束缚!”凌风推测着,脸上终于呈现出笑意,而后,他快速飞向那七重石的中心,带着它们飞驰,每一重石像是镇压在其四周百里,要是那青光发生可怕的质变要镇封他,七重石便能够感应到,而凌风则是会在短

    时间内撕碎青光进行遁走。

    应该来得及!

    嗡!

    下一刻,体域空间及两道空洞顷刻出世,带着可怕的气势力压而上,推开那青光,尽管是在被快速磨灭,但还是能够坚持下来的。

    接着。

    凌风神目闪烁,神觉与神图全面展开,快速地向前推进。

    “在那里!”

    终于,在沿着边沿飞驰两千里后,凌风的神目瞬间就亮起来,他感应到强烈的至宝资源的气息,并不在龙墓中,而是在龙墓上方的虚空中。

    显然。

    那头生灵是不同的,并没有将神兵利器等资源葬在墓中,亦或者说整个虚空道都是它的坟墓。

    呛!

    天道凶刃快速出现,携带着狂暴的本能截天术,劈空而出,刺啦一声便将那片虚空劈开,可让凌风惊骇的是,他劈开的仅仅是一重空间而已,而那至宝仅仅是气息变得强烈一分而已。

    这意味着什么?

    那至宝资源至少要埋在十重空间,乃至于是百重空间中。

    “全力劈开!”

    凌风将七重石镇压在身躯四周,而后强行劈天,形成毁灭般的力量,摧枯拉朽的压向前方,一举将空间湮灭,连劈七重空间,而后他直接打进空间中,进行终极劈天。

    轰隆!

    终于,在他劈开三十三重空间后,一片虚空出现,繁星点点,湛蓝、鎏金、神虹等颜色,闪亮他的眼睛,更有一颗颗恒星照亮千古,它们耀眼而强大,他们璀璨而夺目。

    可!

    就在那空间被劈开的时候,那繁星竟是快速“洒落”下来,向着四周的天地山河俯冲,就是那恒星都直撞下来,像是要毁天灭地一般。

    瑰丽而华美。

    这是一场流星雨!

    这更是一场至宝雨!

    ps:今天堵车十几个小时,到十点半才到家,急急忙忙的码字完,只能一更了。

    留香今天累残了,对不起大家。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