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虚空中。

    凌风姿态平淡,整个人正散发出淡淡的魔力,正在衬托出他此刻的疯狂。

    十万刃!

    要是其他天神都要枯竭,郁闷泣血,但他却并没有这种感觉,而且扬言要挥出百万刃,这是要完成一大壮举的节奏啊,可问题是挥出百万刃的意义何在?

    至少,傲娇鸟等三位天神是这般想的,他们觉得十万刃与百万刃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会更熟练一点。

    可!

    他们不懂啊!

    十万刃让凌风真正意义上进入无神状态,懵懵懂懂,像是刚刚张开眼睛的孩童,不谙世事,眼睛清澈而有力,可往往正是这种眼睛能够看到许多事情的本质。

    而且。

    凌风要的就是熟能生巧,十万刃让凌风熟悉截天术的力量,百万刃呢?

    当凌风挥出的天道凶刃越来越多,打出的截天术更多,这会形成身体的本能,闪电间便可截天,就形同吃饭呼吸那般自然而然,这样的力量还需要意境吗?

    那是艺术!

    那是完美!

    那是变态的圆润!

    那时的截天术真意并不在他的心海,而是在他的体内,融入到他血肉胫骨中,要知道本能是比真意更可怕。

    现在,凌风就在做这件事情。

    呛!

    天道凶刃发出颤鸣声,凌风举刃便杀出,撕开一重重青光,正在向那青铜古碑一步步逼近,这个时候四周的青光形成全面的肃杀,防不胜防,哪怕是体域空间在这一刻都不够看。

    嗤!

    凌风的后背被刺穿,形成一个血洞,鲜血淋漓。

    噗!

    凌风手臂出现血洞,鲜血如注,疼的直哆嗦,那青光拥有可怕的吞噬力道,非力量能够压制,逼得凌风只得动用涅槃真火来吞噬。

    呛!

    天道凶刃接着杀出,形成绚烂的光刃,直劈而下,将青光撕开,模糊间似乎凌风心中正在颤鸣,迷雾正在被一种呼之欲出的力量崩散。

    然而。

    凌风完全不在意,像是不知道一般,还是一刃接着一刃劈出,他找到了方向便要大刀阔斧,神勇向前,不能因旁支末叶而改变心意。

    执着!

    正是他的韧性!

    坚持!

    正是他的狂放根源!

    “真疯了?”灵空眉头皱的更深,在这生死面前,他的心态都有点失衡,而更狂放更骄傲的凌风呢?

    他会不会因压力太大而失衡?

    “并不像入魔啊?”

    傲娇鸟非常担心,凌风可是他的生死兄弟啊,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闯过来,早已分不开,他害怕这位兄弟先一步离开,更不想自己先一步离开。

    他那么变态,即便是阎王都要害怕吧?

    而且。

    要是让那些天女知道因自己而让凌风冒着生死而来,并且直接入魔,她们疯狂起来会不会活扒了他?

    “不是入魔!”

    王者认真地打量凌风片刻,说道:“他身上没有入魔的征兆,不过心态估计是在失衡。”

    “我们要不要劝说?”灵空担心的问道。

    “不行!”

    傲娇鸟摇头说道:“现在的凌风太不对劲,要是这个时候惊扰他,很可能将他推向入魔,那时候才更危险。”

    “那我们要怎么办?”

    “等!”

    王者说道:“等两个月后,或者等到他体力耗尽时。”

    我们的确在等,一等便是一个月。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快速地恢复,并且打磨天力,让其变得更锐利,而且三位天神还先后冲向青光,利用青光来进一步打磨,要是他们的力量能够撼动青光,那韧性与可怕将远超先前。

    不得不说。

    他们是成功的,天力空间一次次被粉碎,但当其重铸的时候都会便强一点,一次倒是没有什么本质的改变,但千百次呢?

    他们前面十五天才打磨,而后面十五天则是在闯青光。

    仅仅十五天而已,他们便觉得天力发生质变,力量正在成倍暴增,坚不可摧,这让三位天神狂喜不已,特别是王者,他觉得天尊剑的道韵正在壮大,正在散发出那肃杀的天音。

    “百万刃!”

    疲倦!

    深度的疲倦!

    凌风觉得全身麻木,气血逆流,连手指都变得惨白起来,虎口已是血肉模糊,他从青光中退出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虽然疲倦到瘫软,可只要他想便能够劈出天道凶刃,这并非是力量,而是一种本能。

    不用去多想,不用去思考,只要挥刃便可截天!

    先不说这本能是不是一种至高真意,单说这种本能,它形同打破体能极限,在生命枯竭的时候还能够爆发而出,对于对手来说,那是最致命的。

    “真意,何须真意呢?”

    凌风微笑着喃喃自语,感悟不出来,那便不需要感悟,将其融入到胫骨血肉中不是更厉害吗?

    “散吧!”

    凌风平淡的说道,像是在呼吸一般,但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氤氲在他心海中的迷雾散开一角,一道虚空般的光飞出,带着仙力的味道,充斥着仙力的质感,真正的出现在凌风的心海。

    然而。

    那道虚光仅仅出现片刻,便快速消失,融入到凌风的胫骨中,不融入它是意境,融入则便是本能。

    这一刻的凌风有更非凡的想法,连这种截天术都能够融入到体内,那道韵等为何不能相融?不过此前则是非常艰辛,需要“熟能生巧”,至少要让道韵等达到融入胫骨血肉的条件。

    这个过程便是煎熬!

    而且。

    未必能够成功!

    此刻,凌风的血肉胫骨像是在生长,发出吱吱声,像是有嫩草自土地中冒出尖尖来,又像是血肉蠕动的声音,而后淡淡的虚光便从凌风血肉胫骨中闪烁而过。

    至此。

    凌风身躯便平静下来,再也没有任何光惊现,更没有任何物质闪烁,心海中迷雾还在,朦胧的让人看不清,像是先前发生的一切都不真实一般。

    可凌风知道截天术真的呈现出一角,哪怕这只是星空中的一颗繁星而已,但那力量已让自己受用无穷。

    而且。

    他能够清楚地感应到体魄的质变,体域空间被硬生生推出三十丈,血肉更显坚固,感觉正被推向三级天神的程度,让他觉得要是再碰上痴鬼二神,估摸着血肉都能扛死一位。

    更重要的是在那截天术一角力量融入到血肉筋骨后,凌风体能正在快速恢复,一股前所未有的强横力量正在体内酝酿,仿佛下一刻就要毁天灭地一般。

    “逆道!”

    凌风神目骤然一亮,忽然读懂截天术的本质,何谓截天?

    那便是要逆天!

    这与虚空道、以身伺道本质上是相同的。

    以前凌风觉得以身伺道,适合他的神功很少,可现在才发现是虚空道、截天术等正在将他推向以身伺道,他本就是适合他的神功宝术。

    “两个月时间,值得!”

    凌风笑眯眯的说道,即便此趟完全是打酱油,有这样的收获也值得他跑这一趟,当然要是能够劈开束缚,得到真龙血才更有价值。

    “凌风,不要再劈了!”

    这时,王者、傲娇鸟三位天神抓住机会,快速飞上前来,语重心长的劝说道:“虽然我们被困,但还有的是时间,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是啊,不急于一时,总归是能够想出办法的。”灵空也劝说道。

    “我觉得沉静下来,体会那种真意,不断的揣摩更合适。”王者就比较委婉一点。

    “你们到底想说什么?”凌风皱眉。

    “就是……”傲娇鸟直言道:“能不能不要用那么愚钝萌蠢的办法?这很丢脸啊。”

    “愚钝蠢萌?”

    凌风愕然半晌,有些哭笑不得,要是这都属于蠢萌愚钝,那顿悟不是显得更傻逼吗?

    “熟能生巧,或许这更合适我。”

    “万万要不得啊。”傲娇鸟调侃道:“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

    “你信不信我打你一顿?”

    凌风气的直龇牙,大步向傲娇鸟逼迫而来,于是傲娇鸟撒丫子狂奔,开玩笑这根本就不是问句好嘛?

    “这并非是愚钝蠢萌!”

    凌风并没有追杀傲娇鸟,而是郑重的解释道:“我挥出百万一十万刃,看起来的确有点蠢,可这百万刃后,天道凶刃会成为我的本能,我不用去思考,只要伸出手便会抓住,闭上眼睛亦杀出。”

    “有用?”

    王者、灵空、傲娇鸟三位天神立刻上前,有点疑惑的问道。

    “本能不需要思考,本能更不会耽搁,想杀便至,想要便得,还有比这更快的吗?杀人一刃便足以!”

    “仅仅一刃是不是太单薄了点?”傲娇鸟问道。

    “什么样的脑袋需要两刃才能够结束?”

    “这就是你在寻找的?”王者、灵空很吃惊,与这货在一起总能发现一些新奇的事物与体会。

    “是!”凌风肯定的说道。

    “可这与劈开束缚有什么关系?”

    “我在将那种力量激发出来,融入血肉筋骨,形成本能!”凌风郑重的说道:“有时候本能是你意境道韵更可怕,让你们真正体会到这种不同,就会知道它到底有多么强大。”

    说完。

    他转身望向青铜古碑,脸上洋溢着旁人看不懂的笑容,这一步迈出他的天地将完全不同。

    “是时候劈开束缚,看一看这座坟墓!”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