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盗墓的四位天神来说,最可怕的莫过于这墓的奇诡。

    特别是像这种天尊墓,里面会发生一些离奇可怕的事情,那并非是鬼物,而仅仅是一种他们不可理解的力量而已,但正是这种力量,却偏偏让他们直炸毛。

    先前。

    他们看不透这墓的真相,不过在凌风动用仙力及体域空间加持在神图上时,朦胧间看到无尽青苔,而他们则是立身与青苔中,而在他们身后则是一面无字碑。

    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受困于无字碑,被生生束缚在上面。问题是,在他们面前还有一面无字碑啊,上面布满青苔,似乎与凌风看到的那面无字碑很相似,不同的是在他面前的无字碑并不够大,而凌风看到的那面无字碑则像是万座山累加在一起,直插星云,高不

    可攀。

    “这到底是什么鬼?”

    灵空炸毛,皱着眉说道:“我为何看不到青苔?”

    “你可以再闯一闯。”

    凌风严肃的说道:“我觉得先前你们不曾看到的力量,正是那些青苔,我们很可能闯到无字碑的镇封奇门中,现在只怕很难离开。”

    “不闯!”灵空立刻摇头,开玩笑刚才可是血的教训啊,直到现在他还觉得肉疼。

    “我来!”

    王者看出凌风的意图,主动请缨,事情要真的像凌风说的那般,估计他们现在就是刀俎上的鱼肉,不尽快闯出去,等到那些青苔飞来,他们便再也没有躲闪的能力。

    “好!”

    凌风双目刺痛,那些青苔正散发出蒙蒙利光在刺痛他的神目,似乎不想让其看到真相,要不是仙力与体域空间的压制,他怕是坚持不住。

    咻!

    王者不敢耽搁,快速向前俯冲,而凌风神目中则是爆出一重重光,直视着王者前行的方向。

    砰的巨响。

    王者惨嚎一声,便快速飞回,胸前出现血洞,额首被撕裂,顷刻间便重伤,大口喷血,来到凌风面前便快速服用丹药,这里的地势实在太奇诡。

    “看到了吗?”傲娇鸟问道。

    “嗯!”

    凌风神目沉重,说道:“那是虚淡的青光,非常奇诡,完全看不透,而且其出现的有点诡谲,类似于度神拂,防不胜防,而且,威力可怕,想要硬闯过去并不现实。”

    “傲娇鸟,你去探探另一个方向!”凌风向傲娇鸟说道。

    “好!”

    傲娇鸟直龇牙,知道事态严重,由不得他考虑,而后便飞向身后方向,那里不通向无字碑,而是一片灰暗的天地,向上则是无尽星空。

    咚!

    然而,就在傲娇鸟飞出千里后,却骤然吐血,额头像是磕在山上,痛的直流泪,可就在它龇牙咧嘴的时候,却禁不住惨嚎一声,身上衣服尽湮灭,血肉一块块的凋零,形成齑粉簌簌飞落。

    他快速倒飞,形同见鬼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

    灵空、王者脸色同时惊变,那是他们来时的方向,此刻竟然行不通,事情的真相正在进一步的向着凌风推测的方向发展着。

    “无字碑!”凌风脸色难看,这面碑比他想象的更可怕,就在先前他看到蒙蒙青光闪过,像是由那无字碑内发出来的,顷刻间便将天力湮灭,进而湮灭血肉,要不是傲娇鸟见势不对,第一时间飞遁,怕是此刻已灰飞烟

    灭。

    “难道我们真的被困在无字碑上?”灵空毛直炸,觉得事情诡谲的不像样。

    “应该是!”

    凌风眉头皱的更深,他向灵空努努嘴,说道:“麻烦你另选一个方向。”

    “不要啊!”

    灵空哭丧着脸,说道:“这里实在太惊悚,就这么冒险探寻是不是有点吓神啊?”

    “那你要我们都困在这里吗?”

    “你这是道德绑架。”

    “对啊!”

    灵空瞠目结舌,被凌风这种不要脸的精神征服,他快速冲向远方,与王者、傲娇鸟完全不同的方向,可是他去的速度快,回来的速度更快。

    一道看不到的青光闪过,灵空便像是瀚海扁舟,直接被打翻回来,身躯血肉模糊,口鼻喷血,完全遏制不住。

    “到底什么情况?”

    王者起身严肃地望着凌风,他们三位天神不顾生死的血拼,只希望凌风能够看到的更多一点而已。

    “我们受困于无字碑!”

    凌风十分肯定的说道:“但我不知道这是无字碑中的空间,还是一种奇门。”

    “要是无字碑空间会如何?”

    “那就可能是天尊法则空间。”凌风沉闷的说道。

    “那要是奇门呢?”

    “那便是天尊奇门。”

    “有什么区别吗?”灵空问道,无论是天尊空间,还是法则空间,那都不是他们能够触犯的力量。“要是天尊奇门,我们倒是还有机会,动用究极力量将其撕开,但要是法则空间,估计我们基本没有活着的希望。”望着三位脸色惨白的天神,凌风并不想他们太过担心,又接着说道:“但并非不可破除,至

    少要闯一闯。”

    “怎么闯?”

    傲娇鸟皱眉道:“要是我们直接散掉虚身,能不能回到主身中?”

    “天尊法则空间能够影响到本身!”

    王者嘶哑的说道,他比其他人更清楚天尊法则的可怕,要是天道人物能够劈断虚身与本身间的联系,但天神还做不到那个地步,会被天尊法则直接找上进行湮灭。

    “那就劈开它!”

    凌风神目灼灼,在这一刻他都感觉到生死压迫,不过他心中一直在怀疑,他们面前的那面无字碑似乎与困住他们的无字碑是有联系的。

    “我来探探!”

    说完,他直接飞向那面无字碑,望着上面无尽青苔,脸色空前严肃。

    “小心一点!”

    王者、灵空、傲娇鸟三位天神纷纷提醒,凌风现在是他们唯一的依仗,要是凌风身死道消,那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死。

    而且。

    在场的四位天神中,也仅有凌风能够看透这个局面。

    “我会的!”

    凌风额首,仙力与体域空间全面发光,加持在神图上,而凌风面前的画面像是被放大一般,一重重迷雾正在散开,呈现在他面前的则是无比清晰的一面无字碑。

    碑体沧桑,由青铜打造,制作粗糙但表现出的气势却空前强大。

    青铜古碑。

    而在青铜古碑上的青苔亦在放大,有点像是爬山虎,根茎细小,却紧紧地束缚在那青铜古碑上,散发出淡淡的青光,这让凌风心情更沉重。

    只因。

    他猜测先前重伤三位天神的仅仅是那叶片上散发出来的青光,要是青光都这般莫测强大,那青苔会可怕到什么程度?

    他并没有像王者他们盲目的冲击,而是停在青苔上的那些青光前。

    而后。

    他骤然出拳,迅猛如同闪电,更是动用两道空洞空间,施展出崩道神威,全力打向青苔上的青光。

    咻!

    嗡!

    咚!

    当崩道拳打落在青苔上时,一道道青光闪耀而出,形成无匹的力量强势横推而来,对空洞的力量进行湮灭,只不过凌风非灵空、傲娇鸟,空洞的力量远比他们的要更厉害。

    但!

    就是这般,空洞的力量也仅仅僵持片刻,便快速瓦解,而后那青光劈向凌风。

    伟力莫测!凌风闪电消失,让青光劈空,可就在他在沉思的时刻,一道青光骤然间打落在他的后背上,哪怕是炼体天神的体魄亦扛不住这样的青光,凌风后背瞬间血肉模糊,腹部被打穿出一个血洞,差点便伤到丹田

    。

    “该死!”

    凌风快速转身,直面身后,而神图双目更闪亮,同时“打量”着身后,防止那青苔发光伤到他。

    不要说凌风,就是王者他们这些正在瞩目的天神都被这诡谲的一面惊到,凌风明明攻击的是前方,这后方竟然还会杀出可怕的力量。

    太奇诡!

    凌风快速飞回到王者他们身边,盘坐虚空,服用丹药疗伤。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灵空彻底费解,堂堂天神竟然搞不懂真相。

    “两种情况!”

    片刻后,凌风起身,体内的伤势正在药力下快速恢复着,而这里太不安全,他并不放心王者他们三位天神,现在青光还处于平静,要是主动攻击,那他们就没有活着的希望。

    “哪两种?”

    “第一种情况是母子碑!”

    凌风满脸肃杀,有点犹豫与惊心的说道:“这里可能有两面无字碑,一面是母碑,就是这面无字碑困住我们,而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则是子碑。”

    “母子碑!”

    三位天神脸色阴沉的都要滴出水来,一面碑都这么可怕,更何况还有第二面碑呢?

    要真是母子碑,估计情况比他们想象的都要严重太多。

    “那另一种情况呢?”

    “幻象碑!”凌风吐出一个更可怕的实情。

    “何谓幻象碑?”三位天神费解。

    “我们看到的皆是幻象,而真正的碑就一面,我们身后的碑就是我们面前的碑。”

    “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为何在听到这些言词后,三位天神毛炸的更厉害,他们被困在碑体上,却能够看到整座碑,简直像是入魔一般,情况会更复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