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虚天洞府!

    这本是虚空道内最不起眼的一座山,真正的奇才人物另有奇山洞府,而能够在这里盘坐修行的皆是相对平庸的天神,像周奇天、上官问天、东方盈玉等奇才人物并不在这里。

    可!

    就在今天,虚天洞府万众瞩目,哪怕是虚空道中的一位大人物都已关注,至虚星众多势力瞩目,这关乎至虚星天神荣辱,更关乎至虚星的未来。

    镇压凌风!

    镇压山村星辰的希望!

    他们要在今天将那将要站起来的山村星辰天神镇压跪下,他们跪一时便跪一辈子吧。

    “至虚星,欺人太甚!”

    一位山村星辰的老人怒不可遏,像他们这等人物自然看得出至虚星天神那毒辣的计策,这是要将凌风镇压到死的节奏,不会任由其强大起来。

    镇压十年!

    镇压百年!

    镇压千年!

    届时,凌风最佳时刻已经过去,而其对手早已成长起来,那时凌风就再也没有可能对峙至虚星天神,而汤酒、白玉衡的血恨也在今天清洗。

    手段极其卑劣!

    “凌风才强势起来,他们先是刺杀,而现在更是要极端镇压,至虚星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一位中年天神生气的说道:“难道我们要坐视不管吗?”

    “至虚星太猖狂,他们要镇压便任由他们镇压吗?”又一位天神开口。

    “凌风的潜质已严重影响到他们,只要给他一点时间,这虚空道的未来天地未必就由至虚星!”一位老迈天神看的很透,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凌风潜质到底有多么可怕,但至少也是仅次于三大奇才的人物。

    这等人物要是成长起来,自然能够为山村星辰撑起一片天。

    而现在呢?

    至虚星天神竟然要将这个苗头湮灭,你说山村星辰众神怒是不怒?

    但是!

    更多的山村星辰天神则是冷眼旁观,他们跪了这么多年,早已丧失勇气对上至虚星,而且凌风能够压制,他们却不行,这般得罪,未来他们会是什么下场?

    因而。

    他们更多的则是先顾及自己,不想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这让老天神很失望,凌风能够挽救气势,能够救活一些人,但并不能救活所有神。

    有些天神天生活该跪着!

    “谁敢伤凌少!”

    这时,秦枫冲空而起,力拔山河,那天神气息压盖八荒,自一座洞府中飞出,落在逆字洞府上空,神目凌冽地望向四周,任何敢对人主不利的人物都应该诛杀。

    毫无疑问。

    这让众神心惊,只因他们在秦枫神山感应到极强的气息,并不亚于当初一些天神刚步入虚空道的气势,而秦枫才刚问道天神而已,就有这等气场,焉能让人不心惊肉跳呢?

    而且。

    秦枫不过是凌风的麾下而已,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这般想来凌风在一级天神时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这让他们心中更增杀意,要是凌风成长起来,在二级天神中站稳脚跟,怕是能够威胁到三大奇才。

    “呵呵,这年头连至虚星都在惧怕吗?”

    灵空迈步而至,满脸冷冽,阴森的说道:“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你们的先祖不觉得蒙羞吗?”

    顷刻间。

    至虚星众神脸上洋溢的笑容瞬间熄灭,变得无比狠辣,这个灵空实在太打脸,用这种方式本就觉得有些丢脸,但他们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可!

    灵空却强行揭开这道伤疤,让他们满脸通红,愣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他们的确在惧怕,否则不用这般急迫!”

    王者大步而来,望着满天众神幽幽而笑,嘴角噙着冷嘲,凌风的强势有目共睹,而至虚星不想让其成长起来,想尽快镇压,否则等到凌风一步步向前,节奏会彻底失控,那时就由不得他们了。

    “但,今天你们休想得逞!”

    王者、灵空、秦枫三位天神上前一步,并肩而立,直面至虚星众神,而后落雨、妙语两位人物则是立于他们身后,满目森然而坚定。

    这意思是说,想要镇压凌风就要踏着他们的尸体过去。

    “呵呵,你们以为这样便能够拦住我等吗?”一位中年淡漠的说道。

    “至少,我们能够血拼掉几位!”灵空笑呵呵的开口,说道:“烂命一条而已,你们想要废掉凌风,而我们又扛不起这面旗帜,那便陪着他吧。”

    玩命!

    这就是几位天神的心思,特别是秦枫,当初凌风遭到刺杀,逆神那面已经压力空前,现在这个时候凌风要是被废掉,估计整个逆神都要疯掉,而那几位就真的会踏空而至,力推天下。

    这对于逆神来说很不利!

    因而。

    他今天就要倾尽全力,不让人主受任何伤害!

    “敢伤我哥,落雨今天必要你们付出鲜血与生命!”落雨稚气的说道,但那童颜上可并非是在开玩笑。

    “至虚星何时需要这般做事?难道真觉得凌少会压制你们吗?”

    妙语则是要成熟许多,语气森然的说道:“三大奇才人物坐镇,难道你们对他们也没有任何信心吗?”

    这话就显得忒毒!

    妙语将三大奇才捧出来,就让至虚星众神很忌讳,难道他们要说三大奇才镇不住凌风吗?难道他们是不相信三大奇才人物吗?

    那不是在打三大奇才的颜面,而是在找死!

    而且。

    这等同于是在逼迫三大奇才人物出世,皆是影响力会变得空前,要是战胜凌风,那其中一位奇才会如日中天得到更多爱慕,而其他两位奇才则是会恨透他们。

    但!

    要是被战胜了呢?

    那个时候估计三大氏族会将他们胫骨拆掉!

    “休要在这里胡说!”

    一位中年天神开口,灰衣在风中翻飞,他冷冽而来,气闷的说道:“三大奇才人物焉能是凌风小儿能并论的?不过,本尊的师弟因凌风而废掉,我自然要来讨回个说法。”

    “师弟?”

    灵空一愣,进而冷嘲道:“汤酒还是白玉衡?”

    “他们因刺杀同门而被虚空道揪出来,实属咎由自取,即便凌风不动手也自然会有将其灭掉,而凌风还留着他们的狗命,已经够给你们颜面了!”

    “你们是在表达对虚空道这种判决的不满吗?”王者就比较毒辣了。

    “你!”

    那中年张口结舌,虚空道这是比三大奇才还要巍峨的巨山,他小小手臂还对不上:“并非,但同门情谊,我兄弟流的血,自然要由我来清洗,不论是非,只轮情谊!”

    “那便是助纣为虐!”

    “我只想为兄弟劈上一刀,仅此而已!”那中年天神一脸的心疼,说道:“这一刀后,我便与其恩情尽断,他犯下的错便由他来背负吧。”

    只因生死兄弟的恩!

    只因生死间的感情!

    他将欺压摆到这种至高的道义上,就是灵空都不知道该说他们不要脸,还是说他们非常不要脸。

    但!

    这虽然有点触犯虚空道的规则,却不会受到多大影响,最多就是禁闭而已,这对于天神来说算不上什么,但能够废掉凌风,这笔买卖就很划算。

    “呵呵,有意思啊!”

    秦枫冷笑着说道:“兄弟感情,这张牌打得好,怕是汤酒、白玉衡的颜面都被你们耗尽了吧?”

    “你找死!”

    “可我想问一问,你是因感恩而来,那他们呢?”王者望向四周。

    “汤酒曾救过我!”一位青年幽幽说道。

    “汤酒曾经救过我媳妇!”

    “白玉衡曾指点过我!”

    “白玉衡是我心中的英雄人物与偶像,偶像受辱,我这个粉丝做点事情应该不过分吧?”一位秀气的天女这般说道。

    感情牌!

    这还真是让人无解啊。

    就是秦枫、灵空、王者三位天神也没有谴责的道理,要是他们薄情寡义,那才真正让人看不起,可大多天神真的是为此而来的吗?

    他们要的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这只是一部分吧?”

    王者又望向其他几个方向,那些天神似乎与汤酒、白玉衡干系不大吧?

    “当初挑战,凌风镇压我族天才,现在我等自然要过来挑战!”

    “说的没错,这正是我们期待的,渴望一战!”

    “为战而来,凌风已问道二级天神,不会连迎战的勇气都没有吧?”

    他们更咄咄逼人,单纯的为战而来,更让人说不出话来,这的确就是虚空道的规则,只是在规则中还有人情与道义,大多挑战都是在问道天神逐步稳定下来后,还从未有人这般急迫过。

    更何况是虚天洞府中的至虚星众神。

    他们来势汹汹,在同一时间要挑战凌风,那就不是在挑战,而是在欺压。

    “这理由不错,至少我们找不到理由拒绝!”秦枫森森说道。

    “那就接受吧!”

    “不过,今天想要挑战凌少,就要踏着我们的尸体过去,杀掉我们才证明你们有资格与凌风激战!”秦枫大步上前,视死如归。

    “还有我们!”

    山村星辰一位位老人、中年天神飞出,整整十八位之多,大多是二级天神,极个别是一级天神,他们不能让凌风被废掉,凌风让他们看到希望,他们就不能够让凌风失望。ps:第二更稍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