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级天神!

    这虽然是一小步,但对于凌风来说距离那一大步则更进一步,而且迈出这一步,他已有资格与东方诗诗、三大奇才并列,再也没有任何犹豫与忌讳,他们要战便战。

    而且。

    处于这个境界,他的心态更完美,气势处于全盛状态,相信自己有能力将对手揪出来,一个在明的对手与一个在暗的对手是完全不同的。

    此刻!

    在凌风丹田中,两大空洞并列,中心则是空洞粒子,其上迷蒙着一道仙力,更显超脱,显然那是比空洞更完美的力量,而且仙力也表现出其该有的威势,将三级天神都已镇压。

    这让凌风充满信心,以他现在的状态完全可对付三大奇才,而要是动用仙力,此届没有任何一位人物能够是他的对手,现在他的对手已是至虚星那些老天神。

    当然。

    仙力与人体宇宙目前还不可暴露,否则后患无穷,至少要等到他弄清楚虚空道对于人体宇宙的态度。

    “二级天神,想来一些人物应该会很期待吧?”

    凌风自噬灵珠中取出一件衣裳穿在身上,直接从中飞出,而后身上的力量便不受控制的出现,引来四周天地气势变化,正在将一场风暴推向远方。

    呼!

    凌风一步迈出,出现在洞府中,身上的二级天神气势完全惊射而出,先是惊爆洞府,接着那气势便冲向天宇,让主楼发生颤鸣,让整座山呈现出奇光万道。

    而且。

    他并没有直接将气势完全泄露出来,而是一点一点的泄露,每过片刻便会增加几分,让这片山河颤栗,让这片天地轰鸣。

    这让妙语神目闪烁,心中似乎有种很疯狂的想法出现。

    轰隆!

    逆字洞府上空,气氛沉闷,万道奇光飞现,徐徐压制下来,而四周的天地气势正在发生本质变化,星力、灵气正快速而至,填满整座主楼,而后便向着洞府中涌来。

    不过。失去洪荒之气,这座洞府等同于半废,大不如前,即便无尽星力、灵气亦填补不了,这倒是让凌风叹息不已,以他目前的进步速度与可怕程度,只怕等到他步入顶级天神行列,这虚天洞府得废掉十几座之

    多,不知道那时虚空道大人物们会不会疯掉。

    要知道。

    这样的洞府打造出来一座都相当困难,而自己则是在短时间就能废掉,这需要耗费多少心血才能够填补重铸啊。

    ……

    “嗯?”

    逆字洞府上空出现这等风云变幻,立刻便引人瞩目,而最先看到这种变幻的则是凌风洞府旁的一座洞府,一位老人睁开眼睛,望着那满天的风云,骤然一惊,进而咧嘴大笑。

    “还真是一位人物呢,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问道二级天神,此届可并不多啊。”他幽幽的开口,说道:“显然,他感受到压力,想尽快问道。”

    “可,他并不知道这压力与局势是有人刻意营造出来的啊。”

    毫无疑问。

    他是至虚星一位老天神,知道这些天那些小辈人物在做什么,汤酒、白玉衡的废掉,彻底刺激到至虚星年轻的这一辈,让他们想对凌风下手,而什么情况才对他们有利呢?

    一级天神境界的凌风简直是无敌的,唯有刚刚步入二级天神时,他的力量才是最弱的,要是在这个时候,至虚星二级天神发出挑战呢?

    “嘿嘿,等着吧,这将是一场风雨!”

    老天神起身,林立于空,望向那变幻莫测的天际,更望向那一座座洞府。

    虽然,他也觉得汤酒、白玉衡有些过分,但他还是至虚星天神,立场上他并不觉得凌风应该活着应该压制着这一世的天神,而且他们更担心凌风成长起来,会让至虚星众神殉难。

    凌风就是一座坟!

    那坟头每长出一株草,都需要埋葬一位天神,即便是浩瀚广阔的至虚星也埋不起啊。

    “呵呵,终于问道了吗?”

    远方,一座奇山上,一位青年飞空而上,先是打量着满天风云变幻,而后咧嘴便笑,他们早已在等待这一天,趁着凌风最“虚弱”的时候,直接废掉。

    一废再废!

    直到他彻底荒废!

    让他知道至虚星并不是谁都可欺辱的,而想要站起来,那肩头上要扛着的则是整座天地。

    “期待已久啊,爷爷等这一天头发都快白了!”

    一位老天神龇着牙花,迈步向前,他早就看凌风不爽,奈何这一世的天神太让人失望,没能够镇压凌风,反而让其更猖狂。

    但!

    凌风步入二级天神境则完全不同,他便有资格与其激战,将其镇压。

    “付老头,你头发白与等他没有多大关系。”一位中年人调侃道。

    “滚!”

    付老头怒斥,而后也咧嘴笑起来:“他的潜质真的很接近三大奇才人物,能够废掉这样的人物,还真是很爽。”

    “嘿嘿,付老头可别掉以轻心,小心栽在里面。”

    “啊呸!”

    付老头很生气的说道:“乌鸦嘴,你这死德行什么时候才能够改?”

    “是要小心一点啊。”

    正在这时,几位天神同时飞空而起,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意,开口道:“不要着急,现在他正处于问道时刻,我等可不能触犯规则,而且这很不道德啊。”

    他们笑的很阴险,完全没有道德的模样。

    “说的没错,我们要很道德的教他做人!”

    一位天神阴测测的笑起来,说道:“让他知道至虚星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跳的,呵呵二级天神!”

    “让他跪着!”

    一位天神凌冽的说道:“我虽然不能够将其彻底废掉,但要将其打到自废!”

    四周众神顿时一凛,望着那位天神不禁皱眉,这位天神可是汤酒的师兄啊,据闻两人很是亲近,是一场场生死中叩问出来的兄弟。

    而汤酒因刺杀凌风被废掉,他这位师兄虽然不可干预,但早已恨透凌风,而先前的布局这位天神正是其中一位,目的就是要逼迫凌风尽快问道二级天神。

    显然。

    汤酒、白玉衡身后的势力是要与凌风至死方休!

    “我要生生拧下他的脑袋!”

    又一位老迈天神开口,虽然潜质上不及其他天神,但却是二级天神中深不可测一位,而且他针对凌风是有理由的,只因他是白玉衡的叔叔!

    “等着,等到他彻底步入二级天神的那一刻!”

    第三个势力天神开口,先前因汤酒、白玉衡的问题,他们的势力亦受到影响,损失惨重,而这笔账自然要记在凌风的头上。

    “形势凶险,我这位师弟还真是招恨呢。”

    东方诗诗早已立于虚空中,望着满天众神,禁不住扬眉,这样的局面形成,直接威逼凌风,形势可是相当不妙啊,虽然这不是她的局,但她还是蛮期待的。

    期待众神将凌风逼迫到绝境!

    期待凌风早日投向她的怀抱!

    “二级天神,这个家伙还真是急切呢。”

    她努努嘴,灵韵等立刻搬来玉桌,其上摆满奇珍玉果,另一位麾下则是搬来玉椅,东方诗诗就势而坐,伸出纤纤玉指剥开一颗紫色葡萄送进嘴中。

    啪!

    那颗紫色葡萄爆开,满腔皆是惊喜与美味。

    “在这里,二级天神可要比一级天神多很多啊。”东方诗诗笑呵呵的说道:“你们猜我这位师弟能够坚持到第几人?”

    “他才刚步入二级天神,我猜他一位都坚持不住。”灵韵笑盈盈的答道,她是个聪明的神女,知道这位女主希望听到什么。

    “应该能够坚持几位!”

    东方诗诗身后一位美妇面无表情的说道:“虽然刚步入二级天神,但他毕竟在一级天神中无敌过,这等人物一旦再问道,也要比寻常二级天神更强一点,不过他坚持不到最后。”

    “只要那几个势力人物动手,他必败无疑!”另一位麾下说道。

    “要是他能够坚持下来呢?”

    东方诗诗并没有回应众神的话,而是嘀咕般的问道。

    “……”

    众神愕然,这样的问题实在太惊神,即便是三大奇才人物在直面这样的场面都要倾尽全力,区区凌风能够与三大奇才并列吗?

    “要开始了吗?”

    背对山风,那位少爷满脸笑意,他虽然不能亲手毙掉凌风,但只要他想,这世间任何人物都可成为他的棋子,那几个势力以为是他们在布局,可却并不知道他们也不过是棋子而已。

    他才是真正的王!

    “是的!”在那少爷身后,一位老人笑呵呵的应道:“少爷要不要过去看看?”

    “一场悲剧而已,何须旁观?”

    那位少爷冷酷的说道:“我将其推向万众瞩目,这便够了,而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万众瞩目!

    似乎在这一天,整个虚空道都在瞩目,乃至于至虚星一些势力亦在关注,而正在闭关的秦枫、王者、灵空三位天神立刻苏醒,第一时间飞向逆字洞府,迎接着这场风雨。

    而在那一刻,洞府中的气息更强盛,天空中的如山压力更狂野,这意味着凌风正走向问道二级天神最后一步。

    与此同时。

    虚天洞府上的天神们已飞向逆字洞府,满目尽是狂喜!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